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四十九章 要她 就现在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东方焰怎么能容许这样的“挑衅”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挑衅他的,还是他的语烟,还用的这种方法。

那唇上突如其来又转瞬即逝的感觉,柔软、清冽,和空余的香甜、微凉的滋味,对东方焰来说,根本就是惊涛拍岸,卷起了千层浪。

这丫头,除了跟他扮无辜、装糊涂,今儿个还会耍赖了!

可是东方焰、东方焰,你怎么就是狠不下心来,真的将她丢得远远的?

“我他妈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恨恨地挤出一句话,什么愤恨、什么恼怒,都抛之脑后,他终于再也忍不住地一把揽过她的脑袋,低头一口将她吻住,满满。

童语烟的小得意还没过去,整个人已经被他控制住,那想要叫出声的双唇刚刚开启,就被他直冲而入,发狠地占据了她口中的每一个角落。

“唔!唔……放开……”她抗议,自己本就抽痛的头,因为突然的缺氧,简直痛得要裂开一般。况且,他凭什么说训斥就训斥,转头说吻,就吻得她气也喘不上来呢?

可她似乎忘了,刚刚是自己先吻的他。

“童语烟,童语烟……”他不顾她的挣扎,一个倾身将她控制在了座椅上,非但没有离开,更用牙齿轻柔又不失力道地咬住了她的唇。

是了,就是这样的味道……整整一个礼拜,日日夜夜,被她这样的味道死死缠住,她知不知道他这是有多想……要她!就现在!

“唔……放、放开……”她低叫,唇瓣却被他扯得生疼,偏只能顺着他的劲道,继而被他一口口勾住她的舌~尖,来回抚~弄,她只觉得头更疼了。

她想要扭动身子摆脱他的控制,挺起的腰身却又被他的大掌顺势箍入怀中,盈盈一握的手感,让他只想要更加贴近,甚至翻身而起,完全将她笼罩。

“唔……东方焰……”她还在拼力抗拒,可是,无力的声音却好似娇媚的嘤~咛,使他只想要更多。

“烟儿……说……你是我的……你,童语烟,是我东方焰的女人……说……”

“我……唔,我说过了……”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整个灵魂和rou体已经剥离,像两股荆棘相互扭结着、碾压着,刺穿、崩榨。

“我要你,说给我听。”终于,他暂且离开了她,双手扶住她的脸颊,仍近在咫尺。“童语烟,说!你是我的!”

好似回光返照,喉咙口发出丝丝力竭的哀鸣,好久好久,终于才恨恨地挤出来,“东方焰……我,讨厌,你。讨厌你!”

冲动的火光,刹那,凛冽。

东方焰甚至能从她的瞳孔中将自己看得一清二楚——他的欲~望、他的压抑、他突然之间的一闪而过的却极凄惨的痛……

所有的,终氤氲在了一汪冰冷的水雾中,一大颗泪珠就那么突兀地滚落下来,却又好像直接砸在了他的胸口,一瞬间,他似乎才清醒过来。

“烟儿……”

“我,头疼……真的疼……”就连那声音也是颤抖的,接着,一颗、两颗……一串串的泪珠就好像断了线,再停不了了。

这大抵还是第一次,她在他面前这样示弱般地流眼泪。有几分是真的头疼?有几分是因为“那个人”?东方焰完全不愿意去想了。

东方焰,东方焰……童语烟最终必须是你的啊……干什么要这么逼她,在这个时候……

抬身揽过她,感觉到她身体的微颤,他抱得更紧。

直到进了房间,上了卧室,将她放置在了大床的中央,她的眼泪一直没有停。东方焰和衣将她搂进怀里,扯过棉被包裹着彼此,就这样,在没有亮灯的房间里,他一遍又一遍地用掌心轻轻揉抚着她的发顶。听着她一声又一声的抽噎,他的心口也一阵紧过一阵。

她或许哭累了,睡了……再一会儿昏昏沉沉地醒来,胸口还在抽气,他的手掌还在缓缓地轻轻揉着……她又沉入昏暗。

不知如此多少次,再次微微睁开眼睛时,四周静极了,有一股温热吹拂在自己耳边。透过微肿的泪眸,童语烟看清了那是他靠在她耳畔的沉睡的脸颊。

童语烟没有动作,只是借着窗外一丝的微光,就那样看着……他是睡着了吗?可他的眉头还紧紧蹙着,睫毛似乎有些不安的颤动……笔直的鼻梁下,他的唇轻抿着,下巴有着刚刚露出的青髭……那么近,每一根都数得清清楚楚……

童语烟一时之间有些失神,指尖却不受控制地轻轻碰触了上去……然而还未挨上,手掌就被一只大掌一把握住。

童语烟抬眼便撞进了他墨黑的眼眸里,那里自己的影子脸色苍白,发丝凌乱。

“头还疼吗?”嗓子的干涩使得他的声音沙哑着,却格外好听。

童语烟茫然地摇摇头。头不止是疼,还有些发热,有些闷重……于是,她又点点头。

“还疼?这里?还是这儿?”

他的掌心在她的发顶摸索着,手掌的力度格外克制,好像怕一不小心就会将她碰碎了一般。脸颊也似有似无地扫过她的鼻尖,贴上她的。

这样的感觉太过于奇怪,此刻这个柔软得要将人溺死的男人……是东方焰?

童语烟更恍惚了,悄悄缩回一寸目光,寻向他的脸,似乎想要看清楚他……可是他好近,寻不到他的脸,只看到他的唇——那唇轻抿着,就连唇线也勾勒着一丝刚毅,然分外好看……这样的唇印上去的那种感觉却可以那么软,软得让所有都融化……

童语烟的脸庞竟掠过一抹诡异的红晕,在苍白的颊上显得很不自然。虽然光线并不明亮,他还是将她一丝一毫的反应都看在眼里,而她的唇有些干裂,微微翕张一下子,竟让他想到了什么……

“还想……亲我么?”比言语更快的,是他向她靠近的双唇。

童语烟完全下意识地一躲,整个人就那么硬生生地退离了他身边一大截。

东方焰郁闷了。别说她刚刚那个迷离迷瞪的样子,盯着他看不是在看他的嘴唇?别说她红了脸不是想要他的亲近?别说她压根忘了她几个小时前是怎么主动亲过他一次的!

虽然就一下!可也不能完了就跟没事一样!他要是不因为她头疼又哭得稀里哗啦的样子,怎么都得把她给……

东方焰!你怎么就不能对她狠狠心!

一瞬间,冲动又占了上风,东方焰手下一个使力就将她一把拉了过来。

童语烟的后脑摔在软枕上,整个头疼得要炸开,身体虚软得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而那个男人已经侵身而上,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东方焰……你、神经病啊!”一会儿柔软得让人迷惑,刹那又如一头想要撕碎猎物的野狼。可她根本不知道,他的神经是被谁搞出病的!

是,她就是不知道!

童语烟你!你……身上很烫。

东方焰低头合眸,用眼皮贴上她的额头,是很烫。“你发烧?”

“没……没有。”他这样的距离让她躲无可躲。

“没有?”

“我只是有点没力气……我、很饿……”

饿?

是的,也许她真的很饿,昨天晚上她基本没有动筷子,他看着。

东方焰生生咽下一口气,抬身将她放置好,“真的饿么?我叫小李买点东西送来。”

童语烟摇头,离开他的压迫,她绵软得像要陷入棉被里,连眼皮也沉了。看她又好似无辜的糖宝宝一般收回了满身的刺,东方焰心里那个恨啊……可又忍不住俯下身来吻了吻她的眉心:“那……想吃什么?”

他知道,最好让自己现在有个借口离开一下,否则,难保自己会不会又忍不住要……

“烟儿……想吃什么?”

“嗯……桂花赤豆……小圆子……”呢呢喃喃说出半句话来,她似乎又昏睡了过去。

桂花赤豆小圆子,是阿妈做的一种童语烟最爱吃的甜食。红豆熬煮,糯米揉圆,还有香甜的桂花酱,混合而成的绝佳美味,童语烟每每能吃两大碗。

只是离开云镇后,这样的味道,只能出现在梦里了。

走出小楼,踏着凌晨的月色,冷风一吹,东方焰的头脑总算是又清醒了些。

这种南方小镇特有的东西也不是完全找不到,东方焰想了想,便径直拉开车门上了车。而就在刚刚坐定,便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原来自己的手机竟一直落在车上,只顾着抱她上楼了……

铃音持续响着,东方焰才忙敛了心神,拿起手机看到的是宁澄玉的号码,这个时候还打电话过来,想必不外乎的寿宴上的事。

电话接通,对面就直接传来宁澄玉急不可耐的声音:“老天!东方大哥,你终于接电话了!我一晚上打了几百个,还有语烟的,都打不通。”

东方焰目光一扫,看到了童语烟的包此刻正歪歪扭扭地躺在座位下。

“东方大哥,你在听吗?”

东方焰轻咳了声,道:“什么事,这么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