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十一章 不寻常的亲密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而此时此刻的容雪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高贵端庄样子,就像是一个歇斯底里的祥林嫂,声色俱厉地一遍遍痛斥着童语烟的“罪行”。

尖锐、刻薄、诅咒的字眼不乏于耳,人群中甚至也夹杂着愤愤不平的附和声,童语烟却渐渐冷静了。

眼前的女人,是她的养母。即便没有亲切的感情,她也恪守尊重。她也知道自己不是个讨喜的人,尤其在自己养母眼里,所以,她的冷淡,她并不是不能接受。可是,她这样直接的厌恶和诅咒,她还是不好承受的。

可是,她却理解——童娜兰没有了孩子,作为童娜兰的母亲,怎么痛苦激愤都正常。

她只是在想,昨晚的那一幕,为什么到童娜兰的嘴里,就变了样。当时的场景还原一下,她若是要解释给妈妈听,她此时此刻怕也根本听不进耳朵里去。

何况,童娜兰跌下楼梯,终究也是因她而起,这个时候,如果一点不内疚,也说不过去。

容雪的控诉和咒骂已经引来了越来越多的人的围拢,周围的人几乎都在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童语烟,同在研究室的几个同学也在其中,而学长蒋斌的似乎在等着看好戏。

童语烟的名字,除了每次在成绩单上名列前茅,从未像今天这样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她甚至开始怀疑容雪的到来除了激愤,还有别的目的。

但立刻,她逼迫自己甩掉这样的念头。自己这样去想一个伤心的母亲,是不道德的。因而,她努力镇定自己,上前想要扶过她的手臂,“妈妈,对不起,我能去医院看看娜兰吗……”

“滚开!”容雪正逮住机会,手臂一抽一甩,再用力一推,直使得童语烟完全失去平衡,向后趔趄倒去,眼看一屁股要摔在地上,从人群中却突然冲出一道身影,将她稳稳扶住了。

这一幕,看在所有人眼里,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惊呼。不单是因为来得突然,更因为那个扶住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众多学生关注而神往的教授伊万。

童语烟也看清了,来不及去想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学校,何以突然地出现,整个人就被他揽住肩膀半搂在了怀里。

容雪的眼神变得审视,看了看那张异国美男子的脸,再看看那不寻常的亲密姿势,不由得将目光再落在了童语烟脸上,“童语烟,看来,我不知道的事情还不少啊。”

“这位太太,你说的没错。”童语烟还未开口,伊万却已经抢先,纯正的中文带着特有的鼻音,格外悦耳,“我想,身为我的女朋友,她不会有兴趣抢别人男朋友的。是不是,亲爱的?”

最后的问句,是问向臂弯里的童语烟的,可童语烟此刻显然已经被他的话雷得外焦里嫩,哪里还有工夫表态。

伊万笑得“柔情蜜意”,也不管不顾那下巴都要掉到胸口的容雪,还有里三层外三层的头顶冒烟的看客,直接抱着童语烟的肩膀就穿过人群,扬长而去。

童语烟发誓自己只是突然反应迟钝了,直到早已远离了那个“是非之地”,才回过神来,挣开了伊万的手臂。

伊万双手一摊,一脸无辜。

这惹得童语烟想要质问他两句,反而无从发作,只得抿了抿唇,“谢谢你帮我解围。刚刚我和我妈妈她……有些误会……”可显然,他又故意制造了另一个“误会”。

“有的误会可以解释,有的误会没必要解释,而有些,解释也没用。”

伊万说的似乎意有所指,或许他甚至了解了发生在自己周围的事,而那些,都无关紧要,现在最紧要的是,她不能对童娜兰放置不管。

“伊万,你回来了就好,我现在必须得离开一下,研究室可能还有些没有完成的工作我先向你请个假。”

刚要离开的手腕被他拉住了,“不是你的错误,就没必要往自己身上揽。”

现在不是要往自己身上揽,而是有人要往她身上推。童语烟只是觉得,如果自己没有做错事情,这个时候当然没有理由不出面。

“伊万谢谢你,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好的。可是亲爱的你好像在发烧。”

这句“亲爱的”似乎才叫了两遍就顺口了,童语烟只当是一个异国人热情的口头禅,也没有太过于在意,抽出自己的手腕,笑了笑说了句没事,就匆匆消失在微微降临的夜幕里。

到达医院时,天已经全黑了。

童语烟稳了稳心神,按下了电梯按钮。待电梯门缓缓开启时,竟碰到了正要从里面出来的宁澄玉。

宁澄玉看到她,眼睛就亮了,出来一把拉住她的腕子就将她拖到了走廊一边去。

“语烟,你来这儿做什么?”

“娜兰在哪一个病房?”

“你去看童娜兰?那你不是自投罗网吗?雪姨和霜姨要是过来撞上你,非得剥了你一层皮。”

童语烟看看她一脸的紧张,“我只是想来看看娜兰,而且,我并没有推她。”

“雪姨在气头上,她才不会听你的话的。”说着,宁澄玉就将她向外推,边推边催促,“语烟你先赶紧走吧,我爸他马上也到医院了,我就是下来接他的,要是碰上了说不定会难为你。语烟你听我的,你先回宿舍哪儿也别去了,等雪姨她消消气……”

“妈妈她已经去学校找过我了,就刚才。”

宁澄玉一愣,禁不住上前端详,“那、那你有没有事?雪姨她……”

童语烟笑着摇摇头。那些事,对于妈妈这样的性格来说,也许根本不能算是什么事。

宁澄玉自然不知真相,反倒觉得有些纳闷。可转念又想到了什么,“不管怎么样,你现在还是先别上去了……因为,因为我哥他……他被我爸命令全天候守在病房。他现在就在上面呢……你们这时候见面……”

这一点,倒让童语烟踌躇了。

并不是自己有什么不敢见宁程浩的,而是怕宁程浩这个时候情绪不稳。

可就在这一个徘徊间,宁远一身低调的黑色大衣正从大门口而入,且一眼就看到了她们俩。

宁远不由得在两个女孩子面前停下了脚步,眼神深不可测。

宁会长此人一贯是亲民而和蔼的,只有宁澄玉知道,自己爸爸生气起来,是怎么样一场雷霆风暴。

这时候,只要看他那莫测的眼神,宁澄玉就说不出话了。

看吧看吧,让语烟你赶紧离开,你不听,还是撞上我爸了。我爸他就算再被我哥搞出来的这个事气得半死,他也还是我哥,童娜兰肚子里的也还是他孙子。童娜兰说你推得她流产了,我爸他还不……

“宁伯伯。”首先,却是童语烟打破了沉默,毕恭毕敬地叫了声。

宁远却并不像宁澄玉想象得那么大反应,只是淡淡地点点头,随即转过来道:“澄玉,你先上去,我和语烟有话说。”

“啊?爸爸,语烟她……她有急事要回学校……”

“没事的,宁伯伯。我没别的事。”

宁远点点头,用不容置疑的眼神看了宁澄玉一眼,宁澄玉再心有戚戚,还是不得不乖乖转身上了电梯。

宁远接着便往住院大楼外走去,童语烟连忙跟上,一直来到一侧花园的石桌石椅旁才停下来,点了一支烟。

冬夜,刮起了北风,天气更冷了。

童语烟下意识地揪紧了棉衣看着那浓黑的背影,一言不发,直到宁远的烟消失了半根,才听他重重地一口叹气,“哎……语烟丫头啊,天不从人愿啊。”

童语烟心头略略一惊,着实没有想到宁伯伯开口会是这样的语气。她以为他即使不暴怒,对她也是很指责的,可是……似乎完全没有。

“宁伯伯……对不起,这件事……”

“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你的错,你不用向我说对不起。如果要说,也是那混小子该给你说‘对不起’才是啊。”

宁远暗灭了烟蒂,转过身时,眼神却更加深奥了。

“语烟啊,其实从很早之前,我和程浩他妈就很赞成你和程浩两个人的事情,只是怕影响你们的学业和事业,没有表明罢了。我们还想着,等你毕业了,只要那小子给我们提出来了,我们就给你们俩准备办喜事。可是……都是那混蛋小子!”

宁远的每一句话,都好似重锤一记记砸在她的胸口,厚重的力量使得她张张嘴巴,竟一时语塞。但见他有力的手掌拍拍她的肩头,继续道:“孩子,事到如今,你心里也别太过抱怨了。宁程浩那小子对不起你,我们二老脸上也无光,但是事实已经是事实了对不对?”

童语烟心里明白极了,而且,她早就已经没有想过再去抱怨什么,于是很认真地点点头:“宁伯伯,您说的话我都知道。我也早已经和程浩他说了……我不怨恨他。”

宁远的眼中闪过一抹赞许的眼神,再拍拍她的肩,“好,好……你能理解就好。”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