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十三章 我的女人不许碰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黑暗的房间里,凭窗而立的浓黑的背影一动不动。只有指间那间或闪烁的烟蒂露出一点点微光。

窗外的雪更大了。

这样的天气里,这丫头不在宿舍窝着,也没有回童家,更没有回这里,她能去哪儿?

东方焰暗灭燃尽的烟蒂,脸上隐隐显露出一丝焦躁。

清晨的时候,他在c市他能找到的唯一一家南方乡下口味的小食店,定制第一份桂花赤豆小圆子,再回芷园的时候,童语烟已经不在了。

那丫头不是饿得没有一点力气了吗!就知道!他怎么就狠不下心……

想到这里,东方焰腹底竟莫名地一阵燥热。他抬手再点燃一支烟,用力吸了一口,才算是稍稍舒缓了那种想要立刻将她一把揪在怀里狠狠蹂躏一番的冲动。

他现在最需要知道的是,她到底在哪儿。难道他让李卓每天接送还不够,非得二十四小时跟着才行吗?

手机再一次响起时,他最快速度地接在耳边,听筒里传来李卓的声音:“找到了,焰少爷。”

“说。”

“傍晚的时候,烟小姐的妈妈去过学校找她,当时听说闹得沸沸扬扬,还差点动了手。后来、后来……”

作为东方焰的贴身跟班,李卓说话很少吞吞吐吐。东方焰有些不耐烦,“说话。”

“后来,烟小姐被那个俄国人带走了。”

东方焰的拳头倏然紧握,眼中冒出了星星邪火。

“然后,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不过少爷,我刚刚查到那人的车现在就停在‘喀秋莎’的停车场里。”

童语烟的确是被伊万带到了喀秋莎。

而童语烟因为高烧昏迷,一直没有醒。

喀秋莎除了一楼的餐厅,楼上都是俄罗斯风情的包间及客房。当伊万怀抱着滚烫而失去知觉的童语烟出现在姐姐卡娅面前时,这个金发美少妇着实吓了一跳。

但立刻,她就反应了上来,安排了vip客房,请来了家庭医生。经过一番诊疗,很快给她用了药,并挂上了吊瓶和营养液。

童语烟因为感冒引起了高烧,再加上长时间没有进食而体力透支,才会一直昏迷不醒。

卡娅用一对蓝色的眸子睨着伊万,“亲爱的弟弟,你到底怎么虐待这小宝贝了?”

伊万无辜又无奈,“这不是我干的……好吧,其实要是我一直跟着她或者阻止她,也许情况能比现在好点。”

“那么这女孩儿……到底出了什么事?”其实,卡娅更想问,东方焰去哪儿了?忍了忍,还未问出口,就听门外似乎传来了一些嘈杂。

“我去看看。”说罢,卡娅走了出去,并带上了门。房间里安静一片,只有微光下童语烟的鼻息里发出的吃力而不均匀的呼吸。

伊万这次是真的感觉到心疼了。曾经面对过无数极端惨烈的伤病情,他连一根面部神经都不曾多余跳动过一下。这一次,她的每一次呼吸,都好像扯得他心口处疼得真真切切。

这女孩儿的肩膀,也许根本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而自己,从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想要借自己的肩膀给她靠,越久越好……

指端拂过她的脸庞,那里,还滚烫着。轻轻摩挲,好像这样也可以帮她带走点热量。

直到他更靠近床边,微微俯下身子,小心翼翼的一个吻轻轻地落在了她的眉心……

东方焰疾步跨入房间,所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顿时,一股排山倒海的怒气冲将上来,人已经上去,一把扯过他的衣领,一记重拳就径直落在了脸上。

若不是伊万反应快,迅速向后撤了半步,那一拳最少也会让他下巴脱臼。即便如此,嘴角还是立刻冒出血来。

这一吻的代价有点大,早知道刚刚直接吻她的嘴了。

墨蓝色的眸子瞬间也闪现过一抹杀气,伊万啐出一口血水,一把甩掉东方焰的手臂,挺了挺胸膛,露出一种蔑视,“东方总裁,你们中国男人一贯都这么野蛮么?”

“我只是用拳头警告你——我的女人,你不许碰。”

伊万耸耸肩,“没有到最后,你怎么这么肯定她就是你的女人?”

东方焰怒。这摆明就是跟他叫板,明抢了!

顿时就想要再一拳挥上去,伊万已经一个闪身反一记拳头就冲东方焰的腹部而来。虽然东方焰避开了,但还是好一个趔趄。

跟着赶来的卡娅看着这样揪斗中的两个男人一下子就急了,上去一手死死地揪住一个,“你们干什么?语烟还昏迷着,你们想要吵醒她吗?”

两个男人眼中的火光丝毫未减,但到底是顾忌到了童语烟的病情,跃跃欲试的紧绷的肌肉这才稍适放松。卡娅趁机使劲地将他们左右推开来,双臂在胸前一抱站在了两个人中间,左看一眼,右看一眼。

这事情,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起先她想要搅起这趟浑水,是想要东方焰来刺激下自己这个老大不小还没有一点定性的弟弟的。没想到,伊万对这个中国女孩还真的上心了。

那么,这个情敌可就不是那么好对付了。

但是,越是有挑战,对于伊万来说,越是有兴趣不是吗?

可究竟最后谁能成为胜利者,就不是她这个当姐姐的能控制的了。卡娅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她更喜欢看龙争虎斗,好过于为了一点私心去帮自己弟弟。谁让她也是一直这么看好东方焰这个男人呢?

卡娅红唇一撇,“好了,现在你们都去外面。要是想决斗,也到外面打。”

两个男人一股狠气儿过去了,都暂时收了手。伊万抹了把唇角的血渍,心里却是极不服气的。

倘若赤手空拳,他也许并不是东方焰的对手。但如果让他拿起一把小手术刀……就算东方焰双手执枪怕也快不过他。

而东方焰此刻的心里更是不爽之极——他的女人他一个俄国老毛子竟然敢觊觎!要不是跟前还有语烟她昏迷着,他非得至少废了他一双手,让他这辈子都别想再拿得了手术刀!

“喂,男人们,没有听到我说话吗?”

两个男人又对视了一眼,东方焰转身想要走向床边。伊万却又抢先一步拦在他面前,“你干什么?”

“用你管!”

眼看火光瞬时又上升起来,卡娅忙上前再次站在两个人中间,挡着伊万,拦着东方焰,“嗨,听我说。语烟现在不适合打扰。”

“我只是要带走她。”

“你没这权利。”伊万断然开口道,“语烟现在不属于任何地方,她被赶出了家门,就和你们这些人都没有关系了。”

被赶出家门?

东方焰微愣了一下,目光一瞥,才看到了床边角落放置的一个大大的行李箱,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心中不禁瘟怒翻腾,更是恨不得将她立刻带到只有自己和她两个人的地方。他的烟儿从来都不需要任何人的收容,有他就够了。

眼看他脚步更坚定地想要走上去,伊万再冲上去,手臂一甩,就见一道银光滑过,直逼东方焰的咽喉——那是他已经握在手里的手术刀。

尖锐的寒意就在他的大动脉处分毫不差,哪怕只是再移动一小步,见血无疑。

这一变故,就连见惯了鲜血、杀戮的卡娅也惊恐地捂住了张开的嘴巴。

“我说了,语烟现在不属于任何地方。你没权利带她走。”

“你更没权利留下她。”

伊万竟扭了扭冰冷的刀口,“我就是要留下她,不行吗?”

东方焰冷目死死盯着伊万露出得逞意味的眼睛,一字一句挤出声:“总有一天,本少爷会用枪顶着你脑袋。”

“那就等那天再说吧。”

此时此刻,卡娅终于缓过神来,怒冲冲地压低声音训斥道:“你们两个够了啊!现在都给我出去!伊万,回你的学校去!东方,也回你的公司去!语烟就给我留在这儿哪儿也别去,在她康复之前,你们两个谁也不许踏进喀秋莎一步!”

东方国际大厦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中,尤其是高层会议室,所有部门经理、高管各个冷汗淋漓,静若寒蝉。甚至时不时传出文件被摔飞的巨响。

苏一鸣一路上来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在会议室外,他向静候在门外待命的李卓招了招手,李卓会意,小跑着过来。

“搞什么呢?外面接待小姑娘说全公司从早上到这阵天都快黑了,把整年的工作拿出来考核,连中午饭都不让人吃!”

李卓看了眼玻璃幕墙内正火气正盛的身影,嘴角抽了又抽,末了一个标准的立正道:“苏队长,焰少爷一向做事严谨、一丝不苟,对属下越严格越能帮他们进步!”

“呸!少给我打哈哈。说!东方焰哪根筋抽了?”

“这……这,我真不知道。”

“你能不知道?”

李卓抿嘴不吭气。东方焰的私事,他能随便说吗?

“赶紧的,我找他还有事呢。”

“苏队长有事,我可以转达。”

“关于上次仓库爆炸案的新线索,我得当面跟他说。去,叫他出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