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五十九章 一条人命的消失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蒋斌面孔抽了抽,他还以为自己做得神鬼不知呢,没想到一下子被这臭女人给戳破,不由得恼羞成怒。

是,他对自己曾经造成的失误和损失掩盖还来不及呢。可是,有人给他撑腰,这个人不是别人,还就是童语烟的养母、医学院的校董,并且指使他一并连伊万教授在研究室的工作也参了一本。自己有什么好处?以后研究室他就是老大了,这还不是好处吗?

“我也不怕告诉你,别以为伊万还能给你当保护伞,也没人说研究室要解散。只不过,那个伊万要滚出我们学校而已,以后研究室就是我的天下了,怎么样,服不服?”

“呵……那么,祝你好运。”

看样子,研究室她也没有必要去作别了。

“走吧,澄玉,帮我去搬行李。”

从今天开始,她童语烟和这里也就再没有关系了。

但是,为什么突然感觉如释重负?

没有家,没有学校,没有亲人……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她童语烟来到这个城市的最初,本来就是什么都没有的。

有手有脚,还怕活不下去吗?

童语烟不想再靠任何人。

如果说,之前因为在童家,而必须做一个女儿该要有的样子,那么今天开始,她就是独立的了。

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宁澄玉可不这么想。

从小没有受过气吃过亏的宁家小姐,眼看这自己的好姐妹被逼得有家不能回,有学无处上,连个可以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即使童语烟不以为然地执意先找了一家小旅社安顿下来,说自己会去找间出租屋,找份工作,但宁澄玉一点也不能接受。

在她以为,童语烟是和他们每个人一样的天之娇女,她的生活不该是这样。

她应该成为一名杰出的外科专家,即便不杰出,也应该过着衣食无忧的安稳生活。

此刻这一切,都是因为童娜兰容不下她吧,早就知道童娜兰不喜欢童语烟,可他们都是一起从小长到大的,怎么也不能又从语烟手里抢了宁程浩,又让她连学业都不能继续。

这未免欺人太甚了!

所以,宁澄玉不作他想,憋着一股气回到市中心医院,第一个念头就是去找童娜兰理论一番。

刚刚走到通往病房的走廊,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穿着病号服的背影向拐角一闪而过。那不正是童娜兰吗?

童娜兰自从流产入院一来,一直娇弱得连病床都下不来,吃饭睡觉甚至上厕所都得要哥哥宁程浩伺候着,这阵怎么跑得比兔子还欢?而且,那是超天台去的方向,她要干什么?

宁澄玉不禁狐疑了,该不会,她没了孩子,想不开,想跳楼吧!

宁澄玉不由得怕了起来,想也没想赶紧跟了上去。

童娜兰住的特护病房在这栋住院楼的顶层,上去一级就是天台。宁澄玉追上去的时候,通往天台的那扇门虚掩着。她刚想要推门出去,就听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还真以为你疯了呢,闹了半天是装疯卖傻。”

“我他妈敢不装吗?我要不装我恐怕小命都没了……我的童大小姐,那是鬼啊!真的有鬼啊!我一出门就觉得有双鬼蓝鬼蓝的眼睛盯着我,那真的有鬼!”

“去你的大头鬼!”那一定就是那个蓝眼睛的伊万了!

童娜兰真怀疑着眼前畏畏缩缩的还是那个外号“方大胆”的家伙吗?简直就是只见不得光的老鼠。

“少给姐白呼什么鬼了神的了,真不是个男人!”

“我他妈现在就不是个男人了!我他妈的已经废了你知不知道?都是你!都是你!你赔得起嘛你!”

方大楼说着话就好似着了魔障一般上来就撕扯童娜兰,那以前五大三粗现在变得佝偻的躯干真的好像个疯子。

童娜兰到底有些底气不足,她甚至怀疑这人确实是疯了!她一边推搡着,一边大叫:“关我什么事!你要找去找童语烟去!你变成这样都是童语烟那个丫头给害的!你去把她抓住,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弄死了我给你摆平!”

“要不是你叫我去整她,我能变成这样吗?童娜兰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看我不弄死你,再去弄死那个小表子!我成这样了,你们都别想好过!”

方大楼扑上去一把掐住了童娜兰的脖子,整个人已经呈现一种癫狂状态,童娜兰喊不出声来,只是拼了命地挣扎。

她没想到这人真的是疯了!她偷偷找他来,是想要叫他再去狠狠教训一下童语烟的。上次被她逃脱了,可她咽不下这口气。尤其是宁程浩竟然到现在脑子里还想着童语烟,对她童娜兰大呼小叫,她就恨得牙痒痒。

为什么她童语烟什么都不做,就能得来她千方百计才能得来的东西。

她恨,她要毁了她!

毁了她!

可是,自己竟然碰上了一个真的疯子!

在门缝处看着的宁澄玉早就被吓得面无血色。眼看童娜兰连喊的力气都没了,她慌张中捡起墙角处一根木棒就跑了出去,一棒打在了方大楼的后背。

宁澄玉这辈子没这么干过,而她的力气也确实太小了,执着木棒的手臂都在发抖。

方大楼闪了一下,没个好歹,红着眼睛看向宁澄玉。

童娜兰趴在地上涨红着脸急喘着,“这个疯子……疯子!他、他要杀我!”

宁澄玉心里一怕,木棒当啷一声直接掉落下来,转身想要跑却双腿发软。

而方大楼竟然拾起木棒照着宁澄玉的脑袋就抡下去。

宁澄玉应声倒地,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而方大楼拎着木棒接着又朝童娜兰而来。

童娜兰涨红的脸刹那惨白,眼看他扬起手臂……

“嘭”的一声巨响,整个人竟被什么力量直接砸飞出三米远,捂着脑袋打着滚惨叫连连。

童娜兰觉得自己就是从鬼门关前晃了一圈,终于看清楚了那个力量是来自突然出现的东方焰的一记重拳。

“表哥!”童娜兰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表哥救命啊!他要杀我!”

此刻冷面的东方焰没有理会童娜兰,只是一步步走过去,站定在喷出一口血还带着两颗牙的方大楼面前。

方大楼嗷嗷叫着,待看清面前的人时,他真的好像见到鬼似的,眼中的凶狠全无,尽是惊恐。嘴里还吐着血沫子,含含糊糊地大叫:“别过来!别过来!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东方焰此刻一身的肃杀,一语不发,只是一步、一步逼近。

方大楼被吓得浑身打颤,歪歪斜斜起身连连后退,几次被自己绊倒在地,再起身后退,再绊倒,直到已经紧贴在天台的围栏处,退无可退。

可是,他还在走!

“别过来!是童娜兰叫我做的!是她!她还要我去弄死那丫头!这都不关我的事!”

东方焰的目光冷得如极地寒冰,突的闪过一道死光,方大楼背脊一凉,整个人完全失重,脑袋往下一栽,竟拦腰从天台上翻滚而出,消失了!

“啊!”童娜兰被吓得一声惨叫。

一声闷响就那样从下面传来,童娜兰知道,那个疯子,就这么完了……完了……

童娜兰是天不怕地不怕,纠结指使一帮小混混去收拾一些她看不顺眼的人也是不择手段从未怕过谁,甚至这一次她在恨极的时候,真的想过将童语烟毁掉的一百种死法。

可眼睁睁看着一条人命就这么消失了,终究还是被吓到了。

尤其是此刻,东方焰正用同样冰冷的目光看着自己,那里的死光,好像刚刚一样!

童娜兰怕了,真的怕了……怕得牙齿都在发抖。

“不是我……我、我没有,表哥我没有……方大楼他胡说的!是他自己想对语烟不轨,他、他还想陷害我……他、他想杀我!表哥你别听他的……你别杀我!你别……”

东方焰唇角一勾,语气柔软,却十足淡漠,“我怎么会杀你,你是我表妹呢。”

童娜兰泪流满面,“表哥,这真的不关我的事。”

“我知道。其实我今天只是想来看望你的。哦,还有句话想跟你说……”

“嗯?”

“有些事情,适可而止。你猜……你拿你肚子做文章这事,要是宁家知道了,会不会——鸡飞蛋打,一场空。”

童娜兰狠狠打了一个寒颤。

东方焰这是在——威胁她!

她以为天衣无缝的事情,为什么他会知道?可他分明是在维护童语烟!

是的,这虽然根本和他没有关系,可他就是在维护她!

而且,一直都是!

就在童娜兰完全还未缓过神的时候,东方焰已经伸手拍拍她的脸蛋——像个“慈爱”的长辈一样,淡淡地道:“娜兰,你是个聪明人,对不对?哦,还有,三分钟之内你回到你自己病房,这里的一切,就和你没关系。你懂的。”

说罢,东方焰过去将晕倒在一边的宁澄玉横抱起身,拔腿而走。

ps:强烈求留言,求推荐,求打赏!亲们的支持是月月写作的动力!谢谢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