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十三章 东方焰 我错了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童语烟直截了当的回答好像一盆冷水,将尤里的兴奋瞬间浇灭了。

伊万的表情也沉寂了下来,随即朝尤里摆摆手,尤里点点头退出了办公室。

一瞬间,办公室里一篇寂静。

童语烟再深呼吸一下,喏喏道:“对不起呀,我好像让尤里不开心了。”

“那么……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透过办公室的落地窗,犹能看到外面一间间整齐有序的研究室,童语烟收回目光,眸中却并没有什么犹豫的神色。

“其实……我并没有这样的梦想。什么造福全人类,我根本没有想过,在这一点上,我真的要比尤里还要渺小。”童语烟实话实说,只是这样的话,她从没有给别人说过。

她看看伊万越发幽深的蓝色眸子,撇嘴笑笑,有些无奈的自嘲,“其实,我只是……除了学好自己的专业,不知道还能做什么而已。伊万,你太高看我了。”

是啊,就连进入医学院,也是因为那是她们最方便的“镀金“方式。

甚至连来离开云镇,到这座城市,都不是她童语烟所能决定的。这些,伊万自然是不知道的。

而伊万,却上前一步,伸手握住她的双臂,一脸坚定地注视着她,“女孩儿,你不是已经破土而出了吗?那么,还有什么不能自己决定的?”

他似乎,也不是对她一无所知。

童语烟却笑了,反而笑得比刚刚更要坦荡,“无论如何,我都要谢谢你。虽然我知道你的目的并不是那么单纯。我就是再怎么杰出,也不至于让你花费这样的人力物力为我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医学王国。你这样,太草率了。”

伊万双手一摊,“好吧,我承认我的目的不单纯。就是因为是你,我才想要这么做。我只是想说……你现在失去的,我会以千倍万倍替你补偿回来。”

可是,那些失去的,本就不是我在意的呢?终究,你还是不懂。

但是,童语烟还是莫名地窝心。至少,还有人这样在意她。可是……

“对不起伊万,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真的要拒绝我?这样很残忍的……”他一瞬间语气也软了下来,表情很有些可怜兮兮。

童语烟却被他逗笑了。

“你越是这样,我越觉得拒绝是对的。”

“哦天!亲爱的……”

“还有,我们中国人不太习惯被这样称呼的,伊万,你能改改吗?”

“宝贝儿……甜心……”

童语烟笑看他。

“好吧,语烟。”伊万一脸苦笑,“真是的铁石心肠的丫头……那我能邀请你共进晚餐吗?”

“送我回富锦城吧,这里离市区好远,我不想回去太晚。”

回到富锦城的楼下,已经晚上八点多。

童语烟乘电梯而上,耳边还回响着刚刚自己下车时,伊万的话——“医学研究所会正常开展,我打赌,你总有一天会来的。”

他何以这么笃定?

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路会通往何处。既然在医学院的学业已经半途而废,她就没觉得自己还会在医学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更何况,拥有一家国际化的医学研究所。

用顾蔓林给她的备用钥匙打开大门,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浓郁的鲜香。

顾蔓林听到了开门声,那活泼的声音已经传来:“童姐姐你回来啦?怎么这么早,和伊万哥哥怎么不多玩会儿?”

童语烟刚想要开口解释下她和伊万的关系,抬眼竟看到了站在客厅正中的一个突兀的身影——东方焰。只见他双手环在胸口,目光如箭。

心口咯噔一下,童语烟便转了口,“哦,我有点累了,就让他送我回来了。”

显然,一句话就让那目光所射出的冷箭几乎要直穿她的胸口。

童语烟偏嘴一撇,好像没看见他一样。

“那童姐姐你吃晚饭了吗?快来,焰哥哥刚做好的牛肉面,可香啦。”

难怪开门就是一股鲜香味道,竟出自东方焰之手。

不知怎的,童语烟刚刚空的打鼓的胃,却一瞬间胃口全无。于是笑着摇摇头,“我在外面吃过了,你吃吧。”

“真的好好吃啊,你真的一点也不尝尝吗?”

“我……我有点累了,先回房间了。”

童语烟只想尽快离开客厅,以免真被东方焰的眼神射杀了。

顾蔓林忙不迭地又回到了餐桌边,一边埋头在牛肉面里,一边含含糊糊道:“童姐姐不吃可太没口福了。焰哥哥,下回你再给我们做哈?”

东方焰伸手揉揉她的脑袋,示意她专心吃,淡淡说了句:“我去叫她。”

顾蔓林也无暇顾及,实在是自己吃得幸福满满,任东方焰就那样走向了客房。

童语烟回到房间,落地窗的窗帘没有拉,远处城市的灯光绚烂将室内映照得斑斑驳驳,她也就没有开灯,解了外衣放在床边,正准备换上宽松的家居服,房间的门就开了。

童语烟还没来得及反应,那高大的身影已经近在眼前,她反射性地想要往后退步,床沿正抵住她的腿,让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被东方焰一伸手臂拦腰将她抱住。

童语烟倒吸一口气,紧咬住唇才没喊出声。她没忘,顾蔓林就在外面餐桌呢。

“东方焰,你干嘛?”压低声音,她压不住恼怒。

东方焰手臂一个收紧,控制住她的推搡,膝盖更是往前一步,抵住她的腿在床沿之间,无法动弹。

适应了室内的昏暗,灯影斑驳让他将她衣衫不整的样子看得清清楚楚,贴身的衬衣穿在身上,刚刚解开两颗的领口使得胸口的饱满若隐若现。

童语烟也将他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得仔细,阻挡着他胸膛的手忙收回想将自己的领口扯好,奈何徒劳无功。

“东方焰!”她有些火了。

东方焰两根手指捻起她的下巴,语调不满道:“童语烟,你有什么权利背着我去和别的男人约会、吃饭?还是你真的忘了——你是我的女人了吗?”

童语烟忍不住微微的颤抖,目光却仍努力坚定,“我有和朋友外出的自由,东方焰,你没权利管。”

“没权利?那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权利。”

语毕,他竟突然收回她腰间他的手臂。本就一直向后努力倾靠的童语烟没有了外力的支撑,一个失重,就直接仰面跌倒在了床上。

而她立刻想要起身的时候,东方焰已经欺身而上,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压着头顶,那唇便直接吻入了她罗露的白皙胸口。

童语烟大惊失色!他不会在这里,就这样要做什么的!可是,他却绝对敢将她就这样暴露得如此狼狈。

他甚至是故意想让她喊出声来,然后让她要多难堪就有多难堪。

他就是故意的!

“东方焰……”童语烟压抑地低哑道,那声音颤抖不已,根本控制不住,她不想这样,他明明知道!

他甚至腾出一只手再去解她胸口的扣子!

“不要!不要……”

“不要什么?嗯?”他的声音更加嘶哑,而那唇却含着濡湿的炙热丝毫不打算客气地继续深入着。

“不……东方焰,我,我错了……我错了……”童语烟恨,恨自己终是屈服了。如果说是屈服于他,不如说是屈服于自己对自己和他这样的见不得光的关系的羞耻中,这样的自己,连自己都要瞧不起。

可是天知道东方焰又有多恨自己。

恨自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让她承诺他对她的唯一。

他有多想拥有完完整整、心无旁骛的童语烟,她知不知道?

可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做。他真的不知道。

他控制所有也控制不了她的心,而恰恰可悲的是,除了控制所有,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做。

“童语烟,听着,回芷园。”他几乎是在用压抑的低吼掩盖着自己的乞求,是的,她听不懂。

童语烟喘息着,看不清他纠结致死的目光,只能感觉到他全身紧绷的肌肉无一不在告知着——他很生气。

她噤声,怕自己稍有不慎再将他激怒。

而她这样惊若寒蝉的模样,才最叫东方焰受不了——她怕他吗?他并不想这样。

于是深呼吸着调整自己的气息,他抬手抚向她的发丝。

童语烟被他突然的举动还是惊吓到了,触电般地向后缩了一下。

东方焰不得不忍着,收回手,“听着,你现在不是走投无路。童家本来就不是你该待的地方。学校,不学就不学,谁指望你童语烟有朝一日成为拯救全人类的医学专家吗?那么辛苦的事,不是我东方焰的女人该去干的事情。我的女人,只需要天天在我身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想做什么就不去做。懂吗?”

这恐怕是东方焰第一次对她说这么多真实的想法,其实,他想说的太多太多,却,再说不出更多。

而仅仅是这些,已经让童语烟心有震撼,她没想到,东方焰竟然……

“所以,跟我回芷园。”

童语烟吸吸鼻子,那里又有点酸酸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