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六十七章 扰了别人好事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苏一鸣再不犹豫了,提起一口气就冲了过去,却听到里面“当啷”一声闷响,紧接着竟是童语烟跌跌撞撞从里面跑了出来,还撞了他个满怀。

苏一鸣看到她发丝凌乱,衣衫的领口也被扯得歪歪扭扭,连胸口的扣子也散脱了,而那眸中尽是水汪汪的泪雾,看得人不由得不心疼。

童语烟似乎这才看到了苏一鸣,可根本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只是努力吸吸鼻子压抑着几欲夺眶的泪水,躲开他,就脚步不停留地直接冲出了总裁办公室大门。

苏一鸣正想着要拦着追出来的东方焰,却并没有见到动静。于是进去一看……

东方焰只是坐在床边喘着粗气,也是那样衣衫凌乱,一只水晶烟灰缸掉落在脚边,而他的眉骨爆裂,分明有一道鲜红的血迹顺着脸颊淌下来,触目惊心。

这样的东方焰非常之可怕,完全像是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苏一鸣权衡再三,还是冒险开口,“喂!东方焰!”

一声叫唤仿佛这才惊醒了他,只见他手臂一扫,将床头柜上所有的东西摔飞了出去。一只水杯正砸在那边的书架,书架上摆放着的各式水晶摆件哐啷哐啷摔落下来,破碎一地。那只原木盒子也跟着跌落,里面一颗半透明的石头,咕噜噜滚出了老远。

童语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房间一路跑下来的,飞奔到东方国际大厦外的辽阔的广场中央,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一屁股跌坐在地,眼泪终是不争气地滚落下来。

自己真是傻的可以,竟然用“死”来威胁那个混蛋。

在他眼里,别人的命恐怕都是一钱不值。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刚刚……刚刚真的恨不得从那幢大楼里跳下来,死了算了。

不行!不行!不可以……

童语烟拼命咬着唇,抹了一把冰凉凉的泪水。

干嘛那么想不开?不就是一个东方焰吗?

她童语烟的命就是再不值钱,也不是为了他东方焰要死要活的。一定不会无路可走,一定不会。

童语烟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不想要自己就这样如此狼狈。

这时,自己的手机响起,再擦拭干净模糊的泪雾,她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对面传来公式化的礼貌声音:“请问是童语烟童小姐吗?”

“是我。”

“我是君威传媒有限公司的hr,您早晨有来过我们公司应聘助理一职。”

“哦,是的。您好。”

“是这样,经过我们反复的考虑,决定可以给你一次机会。请问你现在方便来公司吗,我们总裁需要面谈。”

“这……可以的,马上到。”

落下电话,童语烟突然觉得,真的不是无路可走的,这也许,就是一个转机。

君威传媒位于cbd中央商务区的一栋现代化的写字楼上,这里是她拿着招聘报纸误打误撞来的,因为他们所招收的艺人生活助理并没有对学历的严格要求,所以她便来试了一试。没想到同样碰了一鼻子灰。

所以,突然又打电话过来,童语烟有些许奇怪。而且……总裁面谈,是不是有点过了?

无论如何,她还是找了一个处公共洗手间将自己简单整理了一下,进入了君威传媒的大厅。

很快,她就被带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

领路的员工叩了叩门,然后对童语烟说:“总裁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稍候需要办什么手续,来我办公室找我。”

童语烟点点头,有些忐忑地推门而入。

办公室的环境很是豪华,偌大的空间内一时没有看到什么人在,总裁办公位也是空的,她只能开口问到:“您好,请问有人吗?”

这一开口不要紧,就听传来一声低低的女人的惊叫,童语烟循声望去,原是那个背对着大门的一侧的沙发处。

两团人影纠缠起伏,被她惊扰,上面的男人这才直起了身,转过头来摆弄了下自己的发丝,朗声一笑,“哦,是语烟来了啊。”

童语烟不只是意外于自己扰了别人好事,而更让她意外乃至震惊的是,这个人,竟然是——容峰。

刚刚惊叫出声的女人也坐起了身,那豁然开启的领口完全遮不住胸前的春光。童语烟忙侧过脸去,不好意思再看。

这厢,容峰才慢条斯理地将自己上上下下整理好,看着一脸不情不愿的美女,上手拍拍她的翘臀,低语道:“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有通告了我亲自去接你。”

长发美女巧笑倩兮,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扭着腰肢这才往外走去。路过童语烟身边,抬着尖削的下巴一脸不屑。

这表情……好似童娜兰一个模样。

唉,自己也不是有意打扰的不是?

而余光里,感觉这个美女颇为面熟。自己并不是多么热衷于明星、偶像,不过街头也似乎经常见到这个女人给国际品牌做的广告画面,应该叫做……安馨。

“来来,语烟,坐吧。”

容峰没有坐回总裁办公位,而是引她在沙发接待区落座——就这个沙发。童语烟刻意只坐在了最边的单独位。

容峰没有着急说话,而是悠悠然摆弄起了手里的功夫茶,稍适,一小杯精致的红茶就放在了童语烟面前。

“来,先喝点暖和暖和。外面挺冷吧。”

不知为什么,在容峰面前,童语烟总觉得局促。她也没有端茶,只是先说起了正事。

“小舅,我不知道君威传媒是你的,所以……”

“那有什么关系,是谁的都一样。”

“早晨我来应聘的时候,hr已经拒绝我了。”

“哦,你知道的,这个岗位其实不需要太高的要求。hr负责人觉得你的履历太优秀,所以担心你做不来。好在我看到了,觉得你没问题。”

一份缺少学历证明的履历,在hr眼里,真的能称得上“优秀”吗?

“语烟啊,我这里确实缺人,你今天去办手续,明天就上班吧。”

“啊?”

“有什么问题吗?”

童语烟一时语塞,脑海中却已经把这件事反复碾压了好几遍。第一个念头便是——不行。

但,自己需要一份工作。而自己也说不出什么“不行”的理由,那么,为什么就不行?

似乎看出了她的犹豫,容峰爽朗地笑起来,“语烟你不用担心,虽然你妈妈她……我也知道,但是这不影响你来我这里上班。你是凭自己本事应聘来的,只不过,恰巧我是这儿的老板。其它的,还有什么顾虑的?”

是的,无论如何,她需要工作,很需要。

打定主意,童语烟站起身,“谢谢小舅,哦,应该是‘容总’。那么,我这就去人力资源部办手续。”

容峰也站起身,“语烟你可不能跟我客气,我们怎么说可还是一家人呢对不对?明天早上过来,你就跟着我到处跑跑,多认识些人。”

“可是……我应聘的不是艺人生活助理吗?怎么……”

“生活助理……这个,语烟你知道那得多辛苦吗?听着是个助理,干的就是个保姆的活。”说着话,他如同一个慈祥有爱的长辈般,伸手拍拍她的肩头,那手再没落下来,“小舅我是怕你辛苦,心疼你啊。”

“没关系。”童语烟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让开了他的手掌,“小舅,其它的我也做不来。就艺人生活助理吧。如果是这个岗位已经不需要人了,那我就不过来了,省得给你添麻烦。”

容峰干干地咳了咳,双手一摊,“好吧,既然你一定要这样,小舅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语烟呐,工作中、生活中有任何的困难,一定要给小舅我说啊?”

“嗯,我会的。”

“从童家出来,没有合适的地方住吧?明天搬到对面的君豪,我们那里有给员工的房间,这样,你上下班也方便。”

童语烟顺着窗子向外看去,这才发现,君豪酒店可不就在马路正对面吗?君豪、君威,两家都是容峰的产业,自己怎么早没联系到一起?

“小舅不用了,我现在跟一个小姐妹合住,那里也很方便。”

“这个……”

“谢谢小舅。没有别的什么事我先出去了。”再不等他说什么,童语烟忙恭敬地鞠了一躬,只想快点退出去,刚想要转身,手腕却被一只大掌猛地拉住。

童语烟只觉得顺着那手腕迅速扩散了周身一层鸡皮疙瘩,想要甩开来,却见容峰正一脸担忧地看着她的脸颊。

“哟,这里怎么了?这么长一道血痕,我怎么才发现。”

“没事。”童语烟终是用了些力气地挣开了他的大掌,更躲开了他试图抚摸上她脸颊的手,心口还砰砰狂跳个不停,“只是不小心划伤了,没有什么的。小舅你忙,我先出去了。”

看着那逃也似的背影,容峰下意识搓了搓那刚刚抓过她手腕的手,那冰凉凉,丝滑滑的感觉,真是拨弄人的神经呢。

他微微眯起泛着狐狸般黠光的眼睛,冷呵一声。先给你两天小助理当当,让你知道什么叫知难而退。到时候,小白兔……看你能逃到哪里去呢?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