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七十三章 吃到嘴边的美味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童语烟知道了,这只不过是一场拙劣的炒作,而且,正是容峰安排的。

如果不是那个叫“董晓晴”的记者这样揭发,连她也觉得他们之间真的就是……毕竟,这种事情在上流社会和演艺圈里是常有的事,一点也不新鲜。

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为什么就不可能呢?之前没有,那也许只是对花边**的好而已。

否则,他怎么会祸害到才十五岁的小孩子身上?

童语烟撇撇嘴。是啊,这次没有,不代表他真是什么善男信女。

只是……自己到底是错怪他了——故意让她找不到工作的不是他……但谁让他也没否认过呢?何况,现在知道又能干嘛?自己现在这样不是正好,可以再也不用被他要求来要求去,求之不得。

童语烟一边思绪乱飞着,一边手下不停整理着房间内乱糟糟的一切——安馨的专访不欢而散,晚上即被媒体踢爆其借豪门绯闻上位的负面消息,难免被容峰指责了一通说她自乱阵脚前功尽弃。

安馨心里不爽回来正好对她撒气,让她把她化妆间翻乱的东西全部重新整理一遍,而且要按照她的指使全部重新倒位置,相当于一下午的活全都白做。

这时候,早就过了下班时间,公司的人也都走得差不多了。房间暖气很足,童语烟忙得气喘吁吁,浑身冒汗。手里的一大包杂物要放在柜顶,站在椅子上也有些够不到,她只能努力地再踮起脚尖,不想椅子腿一滑……

童语烟一惊,眼看就要摔倒,只觉得腰间一个力量将自己稳稳撑住,才算是化险为夷。

手里举着的一大包东西她还谨慎地一点没敢撒手,否则这砸下来也不是好玩的,然而,腰间扶着她的力量竟软软地顺着她的腰线好一个抚摸。

童语烟一个慌张,终是完全失重从椅子上跌落下来,但却更快地被人从背后抱了个满怀,手里的那一包杂物已经踢里哐啷摔散了一地。

童语烟反射性地就是一个用力地挣扎,硬是从那背后的手臂里挣了出来,转身一看才叫她惊出了一身冷汗——容峰!

“容、容总裁。”童语烟在公司是想要以上下级关系称呼的,可当她意识到此刻恐怕连整个公司都已经下班没人的时候,立刻又改了口,“小舅,你、你还没走?”是的——小舅——他是长辈,必须清楚。刚刚那腰间的一个抚摸,希望是自己的错觉,刚刚那一抱,希望只是他防止她摔下来。

童语烟努力这样说服着自己,想要显得一切都自然一些,然而,容峰的深层次的笑意却叫她完全没底。

“语烟啊,怎么这么晚还没下班?”容峰确实是笑着的,那一对不大的眼睛却在她身上上上下下扫了一个来回。

刚自己准备离开公司的,偶然走到这个楼层看到安馨化妆间还亮着灯,他往这边一走,就正巧看到了童语烟踮着脚尖站在椅子上的背影——啧啧,一件单衣贴合着玲珑的身段,伸臂向上的姿势让她整个人曲线毕露,尤其是那柔软的腰线、紧~翘的臀,弧度美妙极了。容峰自认在娱乐圈里,什么品相的女人没见过,可真真被这身子吸引得蠢蠢欲动——事实上,早就按捺不住了。

别说这丫头现在已经不是童家人了,就算她还是,他容峰想尝一口还没有尝不到的。

“小舅,我还有点东西没有整理完。做完了就走。”

“哦,上班感觉怎么样,辛不辛苦?”

童语烟摇头,“还好。”

“来来来,坐着休息一会儿。你看你这丫头,我们一家人你反而这么生疏呢。”说着话,容峰显得很“亲切”地过去拍拍她的肩头,示意让她跟他一起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

童语烟没有动。

容峰也没有强拉,只是那放在肩头的手没有离开,悠悠然地慢慢绕着她踱步,看这丫头仍旧一副高度戒备的样子,他越发觉得心痒。

“语烟呐,你明天还是跟在我身边做事吧,怎么说你也是大家小姐,做这些出力的粗活,我看着也于心不忍呐。”

“我不是什么大家小姐,这些活能做。”

“就算你不是……凭你的底子,要是进娱乐圈,我可以三个月就让你打出名气,半年让你比安馨都红,信不信?”

“我不是那块料。”

“啧啧,谁说不是。”容峰从她背后绕了一圈,那手臂已经自然而然地将她的肩头揽在了怀里,刮得光滑的下巴几乎已经凑到了她的颈窝里,落目而下的,是她因暖热而解开两颗纽扣的领口,诱~人的沟~壑因她胸口剧烈的起伏而若隐若现。

童语烟原本还想要强忍着,强忍着最后一丝底线,劝自己相信一切都是错觉,一切都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关爱。她只是想工作,有一份工作而已……或许,她只是不想承认,被那个男人说中——自己无论如何不应该在这里上班!

就在那另一只手刚刚想要抱住她的腰肢,还未得逞,童语烟再也忍受不住地一个躲闪,鱼儿般地滑出了那手臂。

“小舅,没别的事我先走了。”童语烟忍着心里的狂跳,伸手去抓旁边的外套和包,而这个时候容峰哪里能放得过她,跟着上去将她手臂一扯,使她一个趔趄摔倒在旁边的沙发上。紧跟着那个男人已经没有了伪装,欺身而上。

“小舅你干什么!”

“小语烟,小舅只是在关心你啊,是不是?你看你一个人多辛苦的,只要你跟着我,要什么有什么,更不用去看别人的脸色,对不对?”

“放开!放开我!”童语烟恐惧,比恐惧更有甚之的,是愤怒!

那愤怒的挣扎连容峰都意外——在他眼里,这丫头柔软得像个水蜜桃一般,一咬一口汁,哪来的这么大的蛮劲!

于是他也来了硬的,上去控制住她的两只手腕按在沙发靠背上,膝盖死死压住她不安分的两条腿,“童语烟你别给我装坚贞了,真以为自己是大家小姐了?要不是我收留你,你他妈就是饿死街头也没人管!”

“放开我!放手!”

放手?做梦去吧。容峰一股邪~火上来,拱起嘴巴就去噬咬她的粉~颈,童语烟呼叫挣扎全是无用功,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手机铃音突然响起。容峰微微一个停顿,童语烟趁机挣脱出一条腿来用力一踢,连同自己也摔落下了沙发,翻滚下地面。

是自己的手机在响,就在自己的裤兜里。

童语烟好似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随手一摸接在耳边,出声道:“表哥。”

容峰楞了一下,童语烟已经拿着电话踉踉跄跄爬起身往门口退去。

“我在公司加班……嗯,就要结束了。”

东方焰?容峰也站起身,拍拍自己被踢乱的裤腿,抬眼看她,并没再上前。

童语烟眼中满是愤怒的戒备,和不容置疑的笃定,一字一句地对着电话说着:“小舅?他……他应该在他办公室。好的,谢谢表哥来接我回去,我这就下来,我马上下来。”

说着话,还没有挂电话,童语烟已经退出房间门口,转身跑向了电梯。

容峰恨恨地吐口口水,吃到嘴边的美味就这么跑了。

这个东方焰,护着这丫头倒是护得紧,该不会是也有什么心思吧?

只是,甭管怎么护着,他容峰想要的东西,还没有要不上的。哼!

童语烟就这样跑出了君威办公楼,如疯了一般,一直跑一直跑。包没有拿,连外套也落下了,身上只有一件单衣,只是跑。

不知道跑了多远,脚下被台阶绊到,扑倒在地,手机摔出去老远。

童语烟努力爬起来,过去将手机紧紧攥在手里,却双腿发软,站也站不起来,就那样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浑身瑟瑟发抖。

东方焰……东方焰……东方焰……

手里的手机铃音一直在响,响的手机发烫,她紧攥着的手只是发抖。

刚刚的电话,根本不是东方焰。事实上,她根本没有来得及看是谁,便直接按下挂机键,然后佯装是他来的电话。

除此以外,她脑子里没有别的任何想法。只想到,这个人可以在这个时候救她,哪怕,只是他的名字……

是的,事实上确实是这样,她就这样逃出来了,根本没有真的东方焰……

他根本不可能再出现……因为她说了——约定结束。因为他说了——他明白了。

那么,他怎么可能再出现?

呵……童语烟,这本来就是你要的样子。

鼻尖一阵阵发酸,那**的感觉直冲眼眸,童语烟努力吸着鼻子,不想要自己更狼狈,还有什么能让她此刻更狼狈……

手机铃声还在响,童语烟抹了抹眼角的水雾,终于看清楚了,是顾蔓林。

心里不由得还是狠狠一沉,继而难免又在心里恨恨地骂自己——那么,还希望能是谁?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