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八十一章 他的卧室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童语烟没由来地有些紧张,且不论自己等了多久,他终究不是丢她在这儿不管的。

如果真的不管,他就不会在昨晚掀出那样的风波——虽然到现在她也没有弄清楚到底有多大的动静;如果真的不管,他早上也不会那样冲进警局,虽然只是跟伊万起了冲突,并没有理她一点点;如果真的不管,他完全不用还要她回芷园;而且如果真的不管了,他就根本不用过来,也不用这样抱她上楼……

童语烟反反复复在心底里寻思着,而人已经被他抱着走进了卧室——他的卧室。

童语烟更有些紧张了,她想开口说,东方爷爷让人送她来的时候,随行的佣人们已经帮她将另外一间卧室整理好了,而且自己那些行李也都放进了那间卧室,显然爷爷的意思是要她住那一间的……

这么想着,却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已经被放置在了大床的中央。童语烟心口瞬间提在了嗓子眼,这才抬头看他。

他的眸子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似乎压抑着什么隐在那两汪墨黑当中,只是这样和她对视了一下,便瞥开了眼,随即,两只手臂就那样抽回,人已经离开床边三步远。

童语烟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丢脸,这样任他抱来他床上,一句话都没有算什么啊,于是咬咬唇,才终于开口道:“东方爷爷让我住里面那间……我想我还是……”

“这儿,我说了算。”不容置疑地断然开口,只是一句话,生硬的,没有余地,也没有语气。而他,就这样一转身便出去了。

卧室的门“啪”的一声,重重合上,带起一阵刺骨的冷风。

东方焰没有再回卧室,童语烟却再没有睡着。

那张床她已经不算陌生了,可却辗转反侧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就起来了。卫生间里曾经她用过的洗漱用品还都一一在原位,梳洗过后,她便出了门。

二楼没有一丝动静,对面最里面刚刚给她整理好的卧室她还都没有来得及仔细看,这时候也没有心思去看,顺着楼梯而下,客厅已经透入了些微光,落地灯还点亮着,整个一楼也是悄无声息的。

童语烟心里越发地空落落的,站在偌大的厅中央,不由得裹紧了外套,好冷。

直到不期然的一个转身,一侧的一扇房间虚掩的门映入了眼帘,那个房间……好像是一间书房。

童语烟放轻脚步走过去,透过门页,果然看到了书房的样子,可是里面依旧没有动静。

她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看到了古色古香的楠木书桌,看到了整排的书架和满满的书,唯独没有看到什么人。

踩着柔软的地毯,她一步一步走了进去,环顾一周,才终于在靠近落地窗的一展椅塌上看到了东方焰——手边的小几上歪斜地放着一本打开的书,烟灰缸里还有燃尽的烟头。

东方焰睡着了,过高的身材在椅塌上显得并不舒适,身上盖着黑色的西装外套,有一半已经拖拉下地面。脸颊向内倚靠着,只能看到他一侧的面孔,唇线轻抿,浓眉微微扭结着……

童语烟心里不单是空,还闷闷地疼起来。

他就这样在这里将就,也偏不上楼睡在卧室里。东方焰你还不如别来芷园,省得这么徒惹心烦。

差点想要就这么直接出去,再不去管了。可终究看到了他眉骨上的伤口,还是那么清晰,显然仍旧没有好好处理过。

那天他的怒火历历在目,自己无理取闹都说了些什么,却连自己也记不清楚了。似乎是些故意要去激怒他的话,恨不得他永远消失,永远别让她看见……

可是这时候,还不是近在眼前?

童语烟深深吐出一口气,有些事情,既然逃不了,就得认。

轻轻靠近,她蹑手蹑脚地拿起他掉落一半的衣角想要给他盖好。不愿意理会她就不理会,自己也别着凉了。

然而,刚刚想要拉高他的外套领口再向上点,手腕突然就被他一把抓住了。

“咝……”童语烟忍不住倒吸一口气。手腕上的刀口正被他抓在手里,好疼。

东方焰这才看到了她手腕上的绷带,不由得松了手看她,“怎么了?”他瓮声瓮气地道。

“没、没事。”童语烟起身将手腕藏在背后。天冷,她又穿得厚,伊万那一刀刻意靠近内侧,所以一直没人看到她受伤的包扎。她也不想让人看见。

“我看你睡得不好……楼上卧室……我空下来了,你可以上去。”说罢,她转身急急退了出去,生怕他还要问她伤口的事。

她并不想说……自己那天被下了药后,那副身不由己的样子,她连回忆都不想回忆,而且和伊万……有些混乱,她更不想说。

东方焰心底里的火却更旺了。

他弄丢了他的烟儿,连那晚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一概不知。他不想去想象,不敢去想象……而她完全不想说的样子,又让他不由自主地去联想……

他觉得他快要抓不住他的烟儿了,即便人就在这里。

可是,他又曾经抓住过吗?

似乎从来没有……她从来都没让他感觉到过——她就是他的。

东方焰哪里还有什么继续睡的念头,什么楼上卧室空下来了?可以上去睡了?那是他的卧室好不好?他要想睡,还用她管。

只是……他不想看她一副惊吓惶恐的样子,若是这丫头急起来,再扬言要离开c市,再威胁要死给他看……不如让她憋着。

童语烟退出了书房许久,也没有见到东方焰的动静,也不想要再进去书房看他。于是想了想,想起厨房里放着许多前一晚佣人们拿来的饭菜粥汤全都没怎么动,不如热一下当个早饭,也不用在这儿无所适从。

这么想着,她便动手开始。很快就热了一锅粥,盛了些鸡汤煲,温了些小馒头,刚刚摆上桌面,就见东方焰终于从书房走了出来。

他已经穿着整齐,似乎直接打算出门。

“东方焰。”童语烟有些负气,自己就端端站在餐桌边,他却连看都没看一眼。

他顿住脚步,却还是没有正眼看过来。

童语烟稳了稳气息,才刻意平静地说:“我正要吃早饭……你可以,也吃点。”

东方焰这才转过来,一步一步走向餐桌,看了看桌面,再看向她的脸,“书桌上有一张卡,你拿着随便买你需要的东西,但是出门必须经过我同意,我会让小李跟着你。另外,隔夜的饭,不要吃。”

说罢,转身而走,头也不回。

童语烟鼻尖蓦地发酸,心里那个翻江倒海。

什么隔夜饭不要吃,你不吃我吃!抓起碗筷,童语烟大口大口,狼吞虎咽。

中午的时候,佣人们又来送了很多吃的用的,还拿来了一张卡给她,说是东方老爷的吩咐。童语烟留下了东西,让佣人们将卡送了回去。

她现在吃住不愁,还有什么需要钱的地方?

而东方焰说的放在书桌上的卡,她更是连看都没有去看一眼。

下午的时候,宁澄玉打电话说要来看她,不一会儿人就到了。

“语烟,这地方漂亮是漂亮,可你一个人,不怕吗?”

童语烟笑笑,“一个人挺好的。”

“不过也对,这样我倒觉得比你之前在童家好得多了,自由,还不用受那两母女的欺负。东方爷爷要是早管管就好了,也不用你这么遭罪。现在啊,可算是出了口气了。”

“澄玉,谢谢你,一直这么维护我。”

“哎呀,别这么说。我也不知道我能帮上什么。对了,昨天霜姨说你可以继续把学业完成,这样最好了。这学期正好也结束了,你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等明年开学,让霜姨把你也安排到中心医院实习,这样我们又可以天天在一起了,多好。”

“希望如此。这个,明年开学了再说。”学校的学业,童语烟确实不想半途而废,在医学院学习,能在是中心医院实习那是最好的,但也要等到来年开学。童语烟有些打算想要利用这段时间多看看书,准备一下考研的事情。她不想要自己太闲。

宁澄玉这时握住了她的手,表情有点深沉起来:“语烟,你这边我是放心了。我现在最操心的是……我哥的事。”

童语烟心里咯噔了一下,竟觉得“宁程浩”这三个字,离自己不知不觉好远了。

“我哥他情绪很低落。眼看就要结婚了,可他天天闷闷不乐。我是不敢在他面前提你的事,不然怕他又闹出什么事来。”

“哦,是啊……是快了。”

“童娜兰把我哥盯得别提有多紧了,好像生怕自己一眼看不见,他就又来找你一样。”

“娜兰她不应该这样总担心。”

“她啊,莫名其妙的事太多了。语烟,你知道吗,我……我最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童语烟眨眨眼睛,不懂她的意思。

宁澄玉思忖了好久,才又郑重而小心地说:“我怀疑……童娜兰肚子里的孩子,有问题。”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