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八十三章 女人发神经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东方焰不禁冷着目光看她,看她究竟想干什么。

但见童语烟脚步没停,也没说话,直接绕过书桌径直走到了他正坐着的椅子跟前,近在咫尺停住。

东方焰微微偏过椅子直面对过来,做好心理准备等着她又要怎么气他。

可是,她竟突然伸出手来,直往他的脸颊而来。

东方焰倒提一口气,着实被这丫头暗暗惊到了。可待他感觉到眉端的一丝清凉时,才发现她一只手握着一支药膏,另一只手的指尖,正将那膏体涂抹在了他眉骨的伤口处。

嗤……这女人!这又是突然发了什么神经?

东方焰眉心不禁扭结了起来,压抑着汹涌的眸光看向她的脸。然而,她根本没有看他,只是关注着他的伤口而已,好像这伤在谁脸上根本不是重点。

东方焰心里真真是越来越憋闷。这丫头的闪着光的眸子,平时看他,要么冰冷,要么怒意丛生,这时候,却柔得好像一捧水。或许就是因为没把他这个人看进眼里吧……才这么放松戒备。

那粉突突的唇尖微微嘟着,一股子认真劲儿……就连那淡淡的香味儿,也一丝一毫没有逃过他的鼻端。

指尖的冰凉就这样传到他的面颊上,让他的每一个神经和细胞都呈立正状态。恍惚中只有一个想法——这暖气是得烧得很足才行,一会儿就得去吩咐。

眉骨处的伤口有两厘米,当时如果能去缝几针就好了,这时候,恐怕就是再好的愈合药,都得留下疤痕。不过,隐入在如剑的浓眉中,还是能有些遮挡。

童语烟一边涂抹,一边琢磨着,一边余光中,感觉得到他直露的目光……他的眸子深如墨海,鼻骨显得越发得俊挺……脸侧如刀削般的棱角分明,唇线轻抿,弧度格外得……好看,即便是这时看不出一点向上的笑意,相反,还露着隐隐的寒气,可还是……就连唇边新冒出的青髭,都那么晃眼。

童语烟开始觉得自己的目光不受控制……都是因为他一直这样看着她,连眼也没眨,她的指尖甚至开始不知道要往哪里抹了,索性就罢了,收回手,想要离开。

可她刚刚准备直起身子,后颈就被他的手掌猛地一拉……她本就在离他脸庞不远处,咫尺之间面对面,这样一个短短的距离,她的唇就那样放肆地直和他的撞在了一起……

童语烟瞪大了眼睛……眼前似闪过一片炫光……唇端就感受到一个用力的吸~吮……

她的呼吸一瞬间全乱了。

“铃……”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偏在这时候响起,童语烟被吓了一跳,触电般地退了一大步。

东方焰更是有些压抑的微喘,看向桌面,是苏一鸣来电。

东方焰竟又有了想杀人的冲动。

铃声依旧响个不停,童语烟人已经退到了书桌外侧,背靠着,双肩微颤,不言不语。东方焰狠狠攥了攥拳头,才终是接起了手机。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自己这又是得罪谁了?苏一鸣心里纳闷。

“那个……我是不打扰你了?”

东方焰怒。

“咳……要不我一会儿再打?”

“苏一鸣你他妈要是说不出正事,就是找死。”

“正事正事,绝对正事。那个爆炸的案子,知道背后是谁了。”

“说。”

“董晓晴白天找我说的这个事,她在一次在国外做战地记者时,深入了一个特殊组织,才很偶然地知道了这个一直躲在幕后的人……”

“说重点。”

“欧阳子硕。”

东方焰眉心微蹙,“你确定?”

“照片我亲眼验证了。又从这个方向进行了各种印证,才敢给你说。不然也不会从白天耽误到这阵儿给你打电话,还打扰你好事……”

“你可以闭嘴了。”

“我闭嘴我闭嘴。哦,还有另外一件……那丫头在你跟前没?”

“你说呢?”

“要在我就不说了。”

东方焰火大了:“说话。”

“语烟丫头白天给我打电话问过关于邱欣然——就那个死了的女明星的事。”

东方焰不禁抬眼扫了扫那抹背影,“嗯,怎么?”

“现在这样冷处理,她好像很不能接受。还说想象邱欣然一样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这话我当时没多想,后来越想越后怕,所以给你说声,别这丫头又去干什么傻事。”

东方焰沉默,随后“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再看那背影时,真恨不得自己能有一双透视眼,看得清这丫头脑子里整天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童语烟没离开,也是因为有事情想要给他说。随后电话里隐约听到了似乎有提到“邱欣然”的名字,才终于收敛了刚刚被他搅乱的神志和思绪,转过身来。

这突然的一转身,正对上东方焰探究而来的目光,她脸庞不禁有些发烫,努力让自己平静,才开口道:“明天……我想出去一下。”

“去哪儿?”

“去……参加葬礼。邱欣然她……”

“不许。”

“为什么?”是他说出门必须经过他同意,她姑且一听,才会真的来征求他同意的。可他竟然不同意!他凭什么不同意?

东方焰冷了脸。邱欣然的葬礼,可想而知会有多少媒体抱着猎奇的心态凑热闹。她还嫌自己惹不上事吗?

况且,刚刚苏一鸣电话里这样一说,他更不可能放她出门了,绝对不行。

“东方焰,我给你说,并不是征求你同意。腿长在我自己身上,我想去就去!”

东方焰腾地站起身,冷笑出声:“突然跑到这里,原来是想用这样的方法讨好我,让我答应你出门?这时候,恼羞成怒了吗?童语烟,听着——没用。我不同意,你就是插着翅膀也别想着飞出去。”

东方焰这样的态度不打紧,童语烟却气不打一处来,所有对邱欣然所遭受的不公和冤屈,都一股脑地算在了他头上,就算不是他的主意,他也是那个阶层的代表。所以,再开口尽是一股怨气:“东方焰,你们这些人就这么了不起吗?只要自己高兴,就要全天下人都任由摆布!因为要保护所谓的名流人士的虚伪的风度,竟然这样不顾别人的生死,殊不知,背地里全是龌龊的勾当。”

东方焰举步上前,居高临下,“那么,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吗?你是正义的化身还是法律的代言人?你自己睁开眼睛看看,那个邱欣然自以为是最后又是什么下场?在有的人眼里,她连‘ji女’都不如!难道,你是想跟她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东方焰,其实,对你而言我也就是个‘ji女’而已!比‘ji女’都不如!”童语烟大喊出声。

一瞬间,一切都安静了。

东方焰浓眉下的眸子,立刻燃起了熊熊烈火,刹那就能将一切烧成灰烬!

童语烟有些胆颤……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ji女……说了自己,其实也就是个ji女……对他来说……就是个ji女……

是这样吗?难道不是……

东方焰拳头死死地握住,那一道道青筋张牙舞爪,喧嚣着此时此刻所有的愤怒……愤怒之极。

一阵剧烈的厉风就这样一冲而过,几乎刺穿了她的身体,他已经消失在了大门处。

随即,一声刺耳的汽车引擎声,惊破了整个暗夜,直至一切又陷入了死寂。

童语烟呼吸困难……

自己刚刚说错了什么吗……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自己仅仅是想要……给他的伤口上药,而已。

第二天,当童语烟见到李卓就那样一语不发地坐在大门口时,她就知道,东方焰来真的了。

可是,她必须得出去。

“烟小姐,焰少爷吩咐了,你不能出门。”

“我……有事,只出去一会儿就好。”

李卓摇头。

童语烟皱皱眉,“我只是回学校办个期末手续,很快。你可以跟着我。”

李卓没说话,像是在犹豫。

童语烟趁机继续:“是东方爷爷吩咐的,因为今天容院长跟学校特别交代过让我早上过去的,所以不去不行。而且,会很快。”

“我……没听焰少爷说。”

“容院长应该不会因为这些琐事还要打搅到东方焰吧。”

那倒是,别说是这些琐事,没有天大的事,容霜都基本不会和东方焰有联系——这李卓很清楚。

“学校离得那么近,用不了一个小时就能回来。”

李卓再犹豫了下,终于还是点了头。

开车很快就到了医学院门口。童语烟下车来,余光不禁向四处望了望——她和顾蔓林约好了,就是这个时间。

李卓将车停好,就想要跟她一起进学校。已经没有听吩咐而将她带出门了,自然要寸步不离把她再带回去,否则,他就错大了。

童语烟的脚步却有点踌躇,磨磨蹭蹭整整衣服,理理背包……直到一道亮黄色飞驰而至,正驶来路边准备减速,童语烟趁李卓一个不注意,拔腿就往那辆车冲了过去。

李卓没料到她突然这样,转身去追的时候,童语烟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