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八十九章 去除他唇上的气味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最后一个陆少卿,如果能掷出最小点三点,童语烟还能幸免,但是……没那么巧的事情。

一桌人再一次哄笑起来,更异口同声地叫着:“亲一个亲一个。”

童语烟看看陆少卿,不知道刚刚他说的话算不算数,“喝酒?”

就见陆少卿意味深长地笑着,然后起身抚了抚额头,“我……有点喝晕了,不能再喝了。”

童语烟懵了,他不讲信用。

而对面人的起哄更加激烈起来:“语烟小姐亲一个!”

“我们陆少早就等得心急了!”

“亲一个!亲一个!”

而那陆少卿双手一摊,好一副自认风流的模样,就等着她来投怀送抱。

童语烟心里一急,那酒劲就有点上头,想要起身躲开,脚下却有些不稳。

正巧,陆少卿上前就伸手只想要捧起她的脸颊一口亲下去,然一股力量突然来自颈后,那整个人就好像一条咸鱼一般,被直接拎着衣领一甩,便远远摔在了间隔三个卡座的另一边墙角,哗啦啦撞翻了一连串的酒具。

周围的卡座的人全都被吓了一跳,起身张望过来。

张少和丁少眼看这突然降临的诡异无比的身影,一时全都懵了。好半晌才道:“东方总裁啊……怎么?有兴趣跟我们一起玩?”

童语烟怎么可能看不到他,先不说这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但说那一身的肃杀,一脸的冷厉,冲谁啊他?

只见东方焰横眉冷扫,将对面的人一一看过,凉凉地道:“各位,玩什么?”

天知道,这些人对于能这样面对面近距离地跟东方集团总裁东方焰说上话,已经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哪里还顾得上这人脸上是否带着地狱般寒气,更是忙不迭地答话:“掷骰子,输了亲下家……哈哈,就随便玩玩。”

东方焰收回目光,看向童语烟的脸,这丫头脸颊酡红,吐气也含着浓重的酒味,敢情她还当真在这儿玩这种恶劣的破游戏!

童语烟你……

我怎样?我玩了又怎样?童语烟眼神躲也不躲,更是挑衅地看着东方焰,恨不得偏要挑起他的万丈火光。

好好的年会怎么不继续了?舞跳得那么好,怎么不接着跳了?跑到这地方管我玩什么游戏呢?童语烟不由自主地看着他紧绷的唇线,那隐隐的怒气是那么明显,可那上面那贴合着别人的气味,更是明显。

不知谁又不怕死地加了一句:“刚才正好童小姐输了。”

东方焰的眼神更加凌冽得可怕。

“对啊,游戏规则就是这样。”童语烟诺诺得说了这么一句,却一步上前,毫不迟疑地仰起头,一口吻上了东方焰隐怒的双唇。

一众人都惊得张大了嘴巴……这敢情是……要挑人吧?

东方焰被她这么一扑,完全没防备得趔趄地向后退了一小步,但立刻就站稳了身体,那手臂已经顺着她的腰际将她直接揽入了怀里,那么自然而然,不用多一秒的怀疑。

童语烟第一次这么倔强,就是想要占领这方寸土地,童语烟第一次这么主动,哪怕就当这是一场游戏。

东方焰,你想要管我,那就让我把这游戏玩完。

谁让你站在我的左边了,谁让你……

那嫣然的红唇那么放肆地微启着,娇嫩的小舌头更是执拗地探入他的口里。

东方焰第一次脑子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继而,完全出于本能地,将她所有奉上的一切全然吮入了嘴里,且更深入,且更狂乱地反噬回来,让她好好知道一下,玩这样危险的游戏,将会得来什么样的下场,而这女人……难道刚刚就打算这样去亲吻那个不知道被自己丢出去的谁谁谁!

东方焰恼火,越来越恼火,亲吻得也越来越用力。

童语烟气愤,这游戏是上家亲下家的,凭什么他反而又夺去了主动权?这是她想要的,只想要将这里那扰人的气味完全去除,没有别的心思。

她执拗,他掠取……她索要,他纠缠……

就这样旁若无人……就这样肆无忌惮……

直到……晕晕乎乎的顾蔓林涨红着小脸站起身,好像看到了,又好像没看到,指着他们,“童姐姐……你们……你们……”

然后,摇晃了一下,直挺挺往后倒去。

李卓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接在了怀里。

深夜,灯光如昼的医院走廊里,一片死寂。

童语烟抱膝坐在角落的休息椅上,脸色有些惨白。

身上还是那件白色的礼服裙,连披肩外套也没来得及穿,即使室内暖热,她还是有些微的发抖。

自己恐怕,真的有些醉了,这时候,才又清醒了过来。

如果不是这样,她怎么会去玩那么可笑的游戏,如果不是这样,她怎么可能想要主动去吻……东方焰。

是啊,一定是有些醉了。如果没醉,除非自己疯掉。

脑子里还空余着紫夜阑珊里震耳欲聋的舞曲声,显得四周更是静得可怕。

急救室的灯光还亮着。

童语烟知道,顾蔓林一定不是普通的醉酒昏迷而已。她记得,东方焰当时的脸色有多可怕,他的惊恐无措,虽然一闪而过,可她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就好像此时此刻,那浓黑的背影依旧站在距离急救室大门最近的地方,带着点仓惶。

急促的脚步声就在这个时候从走廊的那一头冲了过来,童语烟看到是顾松林,跟在后面的还有卡娅。

她越发觉得,这事情真的没有那么简单。

只见顾松林上来一句话都没说,直向东方焰过去,猛地揪过他的肩膀,狠狠的一拳就那样,直接落在了他的脸上。

东方焰连躲也没有躲。

童语烟心口跟着紧缩了一下,生疼。

卡娅追了过来,死死拉住了丈夫作势要扬起的第二拳,“顾松林你干什么打人!住手!”

一直在另一边默不作声的李卓也过来想要拦在东方焰前面,被东方焰抬手制止了。

顾松林本就粗放的脸上更被急躁和愤怒撕扯得扭曲起来,指着东方焰的鼻子大喝:“东方焰!我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东方焰没说话,只是用手背抹了抹口中被牙齿硌出的血痕,转身继续对着急救室的门。

顾松林被无视,那火气没处发,狂躁地直抓自己的头发,转眼看到了坐在远处的童语烟,就好像找到了什么发泄口似的,过去就冲她道:“又是你这女人!说,是不是你们干什么让我妹受刺激了!说!”

“顾松林你疯狗啊!乱咬人!”卡娅急了,过去想要把顾松林拖到一边去。

童语烟站起身,久坐使得她的脚有点麻,努力站稳无法抬步,只是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能……我们不该去喝酒……”

“喝酒!喝酒!你竟然带我妹去喝酒!”顾松林大叫起来,那撕裂的声音几乎能响彻整个医院。

东方焰终于转过身来,一步上来把顾松林一把摔在了墙上,“顾松林我警告你,有火冲我来。”

顾松林萎了,顺着墙壁滑下去,蹲在地方竟再没有力气站起来,只是喘着粗气。

童语烟觉得,这一定是天大的事,而自己,似乎真的做了不该做的什么。

眼神有点疑惑,有点不安,更有点无助。可是,东方焰依旧又转身看向急救室,不再言语了。

童语烟突然有点难过起来。

走廊再一次陷入了压抑的平静。

卡娅这才过来拉住了童语烟的手,这手冰冷彻骨,她不由得握紧了些,似乎能给予一点热量。

“卡娅姐姐……对不起……”

“别这样宝贝儿,这不是你的错。”

“可我想要知道,蔓林她到底……”

卡娅的眉头紧锁着,好一会儿,才艰难地吐出两个字:“脑瘤。”

童语烟的目光一刹那缩紧一团,太意外!太震惊!无法相信。

这时候,急救室的门终于“啪”的一声开启,东方焰直起身子,更快的,顾松林已经直接冲到了最前面。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扫了一下他们,语气是紧绷的:“暂时脱离生命危险,继续留院观察。”

这个时候,还是卡娅保持着理智和冷静,上去继续探问:“医生这意思是,她可以继续保持这样的状态吗?”

“以前就一直和你们强调,注意良好的生活习惯,注意饮食,尤其不能喝酒,绝对不能。可是你们家属怎么这么草率,还让她喝成这样。酒精刺激血液循环,很容易引起脑部肿瘤的冲击和移位,后果不堪设想。”

“那她现在肿瘤的情况到底怎么样?”

“暂时稳定,病人已经送去了icu监护室,明天开始要进行全面的检查,等看结果再说。”

医生就这样走了,顾松林气鼓鼓地又狠狠瞪了一眼东方焰,才转身去找icu监护室的位置,卡娅再紧握了握童语烟的手,颇有些担心她的样子,然后才跟着顾松林一起离开。

一时间,走廊里就剩下了三个人。

童语烟头有点懵,但脑子却很清楚,脑瘤是怎么回事,作为医学院的优等生,她一点也不陌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