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九十三章 不想离开芷园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这老爷子,对童语烟的事情,似乎格外上心。即便平时看不出来,每次一遇事的时候,倒是维护起烟儿来,不惜祸害一大帮。

就是,就是在祸害。

要让烟儿从芷园走,可不是在祸害他么?他的烟儿啊,这才刚刚……

“东方爷爷。”童语烟终于才算是收拾好了一切,踩着小步,从楼上下来。那脸蛋上的红晕真是格外的好看,还有那展娇艳欲滴的柔唇,因为微肿着,而嘟嘟的,煞是可爱。

东方焰只消一眼,竟又觉得下腹热浪滚滚,喝水。

东方毅看到童语烟确实没什么大碍,脸色似乎也不错,才算是放了心,抬手让她过来。

童语烟紧张极了,在卧室匆匆洗了个澡,又特意换了件高领的薄衫,在镜子里确认那满布的吻痕一点点也看不出来了,才敢下了楼来,又刻意一小步一小步地走得稳稳,掩饰着自己浑身的酸软,可为什么,站在人前,还是觉得人家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的难堪呢。

尤其是东方焰火辣辣的一眼,差点让她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穿衣服。

“语烟丫头,给爷爷说,昨天晚上吓到了没?有没有事?”

“啊?没事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那个歹徒,没伤到你吧,好在李卓在跟前。”

“呃……哦。”原来问的是那件事啊,童语烟被吓得一股脑都忘了。

东方焰咬着杯沿,差点失笑。

童语烟怎么能没看出东方焰那鬼鬼祟祟的神情,心里咒骂了他千百遍。

就听东方毅继续道:“没事就好。但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有下一次了。语烟丫头,让佣人帮你上去整理整理,一会儿就跟我搬到宅子里去,那里安全。”

“呃?”童语烟一时脑子短路,没反应上来是要她干什么,就听东方焰放下杯子开口了。

“爷爷,人已经抓住了,指使人也跑不了。你放心吧。”

“这些事情你去做我没什么不放心的,我现在说的是语烟的事。平时这儿就语烟一个人,这么大的园子,连个佣人都没有,到底不方便。就这么决定了,去吧语烟丫头,跟佣人去收拾一下,我在这儿等你。”

童语烟总算明白过来了。这是……东方爷爷要她搬去东方大宅,不要再在芷园住了。

她不由得直看向东方焰,那眼中的慌乱,还有不情愿的抗拒很是明显。

东方焰却被她这一眼看得心情大好起来——这丫头不想离开芷园,或者说,不想离开他跟前。

可佣人已经按照东方毅的指示上楼去了,他心里还是有点不乐意,“爷爷,你不是说要问问语烟自己的意思吗?”

“不用问了,这种事,我说了算。”

老爷子就是老爷子,即使对待他唯一的亲孙子,决定的事情,也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可能,甚至更加严厉。

没有再给旁人说话的机会,东方毅已经站起身,对着东方焰,“你,跟着一起回去一下,我有事跟你说。”

于是,童语烟在芷园就待了这么几天,行李一打包,还是坐上了东方毅的车。

东方焰坐在老爷子的书房,心里还是愤愤懑懑的。

从芷园出来,东方毅就让童语烟坐了他的车,而自己,反而一个人开车在后面当了跟班。那个憋闷啊,不是一点点。

东方老爷子点了个烟斗,吧嗒吧嗒抽了几口,才道:“我听说,昨天的年会上,你跟欧阳芊芊……小焰啊,是不是你有什么打算?”

东方焰挑眉,“爷爷,我以为,这是你们都希望看到的。”

东方毅瞅了他一眼,“爷爷心里怎么想,别人不知道,你应该清楚得很。没错,所有人都知道,欧阳家跟我们东方家一旦联合,那就是匹敌天下的。可是,有的事情也不得不防着。毕竟,人心都是贪婪的,欧阳震云的野心也不是一点点——这也是我一直顾虑的事情。就连欧阳震云借着我大寿那天提这件事,我也没明确答复,就是想继续摸一摸他真正的心思。”

“爷爷你恐怕不知道,容院长已经跟人家一起吃过亲家饭了。”

东方毅有些意外,但立刻就横了东方焰一眼,“什么‘容院长’、‘容院长’,她可是你亲妈。容霜的心情我这老头子也能理解。毕竟我老了,你爸他也不在了,她无非是想要东方家能更稳固一些,她一个女人也没个能仰仗的。”

“爷爷你倒是个开明的公公。”东方焰说不清这话里有多少调侃的意味,没办法,说起容霜,他总是像在说个外人。

“好了,总之爷爷不是说反对你跟欧阳芊芊,欧阳芊芊这么多年跟着你在公司,也算是尽职尽责,尽心尽力。正好你妈妈她也有些日子没有回来吃饭了。改天,跟她说声,然后邀请欧阳芊芊到家里来,一起吃个饭。毕竟,你昨天年会上闹这样一出,整个商界恐怕已经没人不知道了,咱们东方家,也不能不拿出点态度来。”

东方焰翘着腿听着,那神情,又好像根本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

东方毅有时候觉得,自己这唯一的,也是引以为傲的孙子,自己是越来越看不懂了。罢了罢了,可能自己也真的是老了。

东方毅这么暗暗叹着,一边拉开书桌抽屉,取出了一个厚厚的文件袋,重重地推到东方焰面前,“小焰啊,三十岁了,这就当是爷爷送你的礼物——我所有在东方集团的控股,今天就都交给你了,爷爷也就正式宣布退休了。以后呀,我就在这宅子里颐养天年,什么都不用管了。没事了让语烟丫头陪我下下棋,嗯,舒坦。”

东方焰看看那文件袋,知道这东西的分量。东方毅虽然早已深居简出,但一直作为东方集团的董事长,手握很大一部分股权。这部分相当于是东方世家最重要的遗产,如今老爷子身体还硬朗着,就早早给了他,相当于整个董事会都是他东方焰说了算,没有任何人包括老爷子自己,都不再有反对的权利——这分量,能轻吗?

不过,东方焰受得起。

但是,他倒想到了别的事:“爷爷,为什么这么照顾童语烟?是因为那个‘兰芷’?”

东方毅瞳孔缩了缩,“你怎么知道……这个人?”

东方焰笑,“我今年三十了,不是十岁的小孩了。”

东方毅将最后的那点烟丝重重地在烟灰缸磕了嗑,严肃地道:“关于这个人,你不要再提一个字,如果要问为什么这么照顾童语烟,就当,那丫头啊……跟我有缘。”

到宅子后的第一顿午饭,是童语烟帮着厨房的佣人一起做的。在童家的时候,她已经这样习惯了,况且,她不去帮忙,也没有事情做。

午饭上桌的时候,东方毅爷孙俩正好也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正好,吃了午饭再走。从来没回来正经吃顿饭。”

东方焰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正在盛饭的童语烟身上——这午饭,当然得吃的。

平时,每顿饭都是老爷子自己一个人吃,佣人一丝不苟,每顿饭都做的精致美味。老爷子是个讲排场的,即便一个人,也会端坐在偌大的餐桌主位上。

但今天,看着一左一右两个人,心情又大不一样了,就连饭也加了第二碗。

“语烟丫头啊,听说学校最近也要放假了,你也不用再往学校跑了对吧?”

“嗯,是要放假了,东方爷爷。”

说到这里,东方毅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腰背挺了挺,看着童语烟,“语烟啊,爷爷心疼你,你是知道的。从今往后啊,你就不要什么‘东方爷爷’,‘东方爷爷’的叫了。跟你表哥一样,就叫‘爷爷’成不成?我这老头子啊,眼下就小焰这么一个孙子,往后,就当作我又多了一个孙女,怎么样啊?”

“东方爷爷,这……”

“诶,怎么还这么叫。”

童语烟突然觉得窝心不已,这种久违的亲切感让她满心里鼓胀,好不真实,又格外珍惜。看着那老人布满了深刻皱纹的脸,那深陷的眼眶里目光却是柔和而认真的,更有一种期待在满满堆积。不得不说,她被感染到了,不为任何,只为这样一个老人最真实的情感。

童语烟重重点点头,“爷爷。谢谢您,爷爷。”

这样温暖而脆生生的称呼,让东方毅立刻满脸的纹路都圆润了起来,连连称好。一种特殊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动,就这样弥漫开来,让整个房间都变得热烘烘的。

“年底了,这外面也越来越冷了。正好语烟你也不用出门,在家好好休息一段儿。”

“嗯。爷爷,我其实,最近还在复习想要考研。可能需要出去买点书和资料。”

“买书啊?我叫人去给你买就行了。”

“我去吧。”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东方焰突然道,“一会儿我去公司,正好捎上语烟一起。要买什么,还是让她自己去挑。爷爷,叫人去买不一定能买得对。是不是?语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