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九十九章 笑得那叫一个贼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童语烟不好意思了,“爷爷对不起,让您等我这么久。”

“没关系没关系,我一个老头子自己吃饭也没意思。不过语烟啊,看书还是不要看得太晚,睡不够,对身体不好。”

“哦,谢谢爷爷。”童语烟连连应着,眼看东方焰也放下了报纸,大咧咧地跟着一起过来往餐桌对面一坐,她就只顾着垂下眼。

“爷爷,有的事情晚上做效率高,语烟可以白天补补觉。”

什么意思啊?什么有的事情?东方焰你个厚脸皮的!童语烟偷偷瞪他,狠狠的。看他也是不瞧她,只是嘴角含笑,笑得那叫一个贼,童语烟真是又羞又恼,恨不得将手里的汤匙扔他脸上。

东方焰却抬眼瞟她,“表妹,趁热吃,小心汤匙别掉了。”

又被他看出来了,哼!

“小焰,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老爷子随口问。

“哦,半夜了。”

“怎么那么晚想起回来?”

“正好在附近有个应酬,看太晚了,就顺道回来过夜了。”

“哦,那天跟你提的事情,我已经跟你妈妈说好了。”

东方焰的手顿了顿。

“就今天晚上吧。你下了班就别耽误了,直接带欧阳芊芊回来吃个晚饭。嗯?听到了没?”

东方焰淡淡地嗯了一声,余光看向对面的童语烟——她还在一口一口地喝着碗里的粥,淡定自若,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好心情瞬间扫空,推开手里的碗筷,“我吃饱了。爷爷,先去公司了。”说罢,东方焰起身已经走向门口。

午后,童语烟确实有点撑不住了,不得不回到床上补了一个觉。直到窗外一阵“丁零当啷”的声音把自己吵醒了,才知道这一觉睡过去了两个小时。

童语烟隔着落地窗看向庭院,耀眼的反光正透过玻璃照着她的眼,原来是几个工人在院子里忙活着,似乎是在修建花房,而东方毅也闲不住地站在边上指手画脚,一派热火朝天。

童语烟于是也来到庭院,并特意端了一把椅子放平稳,过去扶住了东方毅的胳膊坐下,“爷爷,您坐着看吧。”

东方毅一瞧是她,忙道:“正好,语烟,你帮着瞧瞧,这花房到底要弄个什么样子好,工人们说的那个,我不满意。”

“啊?爷爷这个……工人师傅比较专业,我们还是尊重他们的意见吧。”

老爷子沉吟了一下,“唔,也对。那语烟你就盯着吧,爷爷相信你。”

这老爷子,也是在商场上说一不二叱咤风云的人物,如今,却也有小孩子的一面,这种毫不掩饰的表现,让童语烟心里暖暖的。她能感觉到东方爷爷对自己的与众不同,似乎更关照,更保护,更和蔼,更温情……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温暖感,她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去回报,只能更珍惜,更呵护,更诚惶诚恐、小心翼翼。

虽然话那样说,童语烟还是和工人们一起讨论着,提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意见,就这么忙了一下午,结构刚刚有了雏形,也能看出它的精致和气派,老爷子很是满意,脸上也泛着红光。

容霜停好车,走入庭院小路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那面色一紧,眉就先皱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

童语烟只顾着和工人们比划着图纸,突然听到这么森森凉的一声,转身才看到容霜,不由得就有些紧张。

“呃,姨妈。”

“我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

“是我接语烟来的。”东方毅从花房一角的钢架拐过来,对儿媳并没有好语气,只因为他听得出来容霜对着童语烟浓浓的敌意和嫌弃,心里便有些不高兴了。

“语烟以后就住在这里了,怎么,有意见?”

“爸,不是的……”

“不是就好。小焰也快回来了吧,走,进屋。”说着,就拉过童语烟的手一起往屋里走去。

握着老人粗砾而温暖的手掌,童语烟心里有些忐忑,背后那道冰冷刺骨的目光让她不能忽视。不知道爷爷对自己这么好,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起码,她知道,有很多人是不乐意看到的。可是,她同时也知道,有些目光,她无法全部放在心上,因为,自己无论去怎么在意,也是改变不了什么,那是一种根深蒂固的,与生俱来的东西。

目前来说,最让她放松的地方,还是厨房。

童语烟洗了手,将身上沾染灰尘泥土的衣服换掉,便一头钻入了厨房,帮着佣人们一起准备起晚饭来。

晚饭很丰盛,平时对吃就很讲究,今天厨房又特意多加了三四道菜,每一样都精致考究得没话说。

童语烟只是给大厨们打打下手,待都准备得差不多时,才跟着佣人们一样一样往餐桌上摆。待她手里捧着一盘酱爆大明虾再出来时,看到远远的客厅沙发上,已经端坐着几个人,东方老爷子正对她招呼着:“语烟呐,让佣人们去忙吧,你来休息休息。”

童语烟没法,只能走了过去,看到容霜和欧阳芊芊坐在沙发一侧,靠近的样子,好像一对母女般,而对面的,正是翘着腿倚靠在沙发里的东方焰。

童语烟只看向东方毅道:“爷爷,晚饭就要准备好了,我去帮忙盛一下。”

“不用不用,你都忙了一下午了,坐着喝口水。”

童语烟只得依依坐在了一侧的单独位上,目光乖顺,谁也不招惹。

欧阳芊芊从在这里看到童语烟第一眼开始,心里就暗暗惊讶了,但是,她很快就不以为意起来。要知道今天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东方老爷子让东方焰的母亲邀请她来东方大宅共进晚餐——这代表什么?

不用多说,自己在东方家的地位已经得到了东方家人的认可,而东方焰自己呢?年会上众目睽睽之下那一个悠长的吻,就能说明一切问题——东方焰接受她了,而且,还是如此地高调。

这个男人啊,就是这样,他的冷,能从外而内,冷到骨头里。但是不代表他不想要。他可以成为寒冰极地突然喷发的火山,给她这样的突然袭击——这对极了她的胃口。

东方焰这么绝顶聪明的男人,怎么能不懂得,拿来随便玩玩的女人和用来扶持其事业和地位的女人之间天差地别的不同。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她欧阳芊芊都是他东方焰的不二之选。

而童语烟?她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心里这么想着,口气也就高高在上的样子,欧阳芊芊率先挑起话题:“语烟小姐不好意思啊,上次文件夹划伤了你,不是故意的。下次我会小心。”

下次?意思是,下次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吗?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童语烟又怎么能听不出语气里的挑衅,只是,她不想应而已。

而容霜却不解道:“芊芊啊,是怎么回事?”

“哦,霜阿姨,也没什么事啦。有回语烟不知道怎么着,去了东方大厦,和里面的工作人员起了冲突,我本来想劝一劝来着,没想到帮了倒忙,文件夹还不小心划伤了语烟的脸。不过,看她的伤已经好了,想来也不是太严重,幸好。”

容霜皱皱眉,瞅了眼童语烟,“这丫头没什么规矩,芊芊你别放在心上。”

童语烟抿着唇没有说话,余光中,东方焰也只是淡淡地抿着茶。东方毅倒有点维护地开口道:“语烟这孩子单纯,不比那些从小长在豪门中的大小姐那么重的心思,芊芊,你说是不是?”

欧阳芊芊没想到东方毅会这样说。这话明里是说童语烟的不对,实际上反而是在指责像她这样的豪门出身的大小姐有心机?

看样子,这个老头儿对童语烟不一般啊。以后想要笼络东方家,直接从老爷子上手看来是行不通的,还得迂回。

于是她又亲昵地拉住了容霜的胳膊,展露出一副娇娇女状:“霜阿姨,妈妈就经常跟我说您的好,说您大气、优雅、独立,是真正名流女性的代表,让我要跟您多学习。以后霜阿姨您看芊芊有什么不对的,一定要给我说啊。”

容霜听惯了各种恭维,只有这种最和她的意,于是也不吝热情,拍着她的手连连点头,“要我说啊,这些小辈里面,就芊芊最懂事最优秀。这其实,也是我们小焰的福气。是不是,小焰?”

欧阳芊芊含笑看向对面的东方焰,东方焰呢,清了清嗓子,却转过眼不看,只是道:“语烟,去看看晚饭都上桌了吗?我饿了。”

“哦。”童语烟正如坐针毡,却强忍着。听他这么一说,如蒙大赦一般起身就跑开了。

餐桌上,东方老爷子自然是主位,东方焰和欧阳芊芊坐在一侧,另一侧,就只能是容霜和童语烟。

容霜极尽招呼,欧阳芊芊也大方回应,气氛不冷不热,直到东方老爷子以一家之主地口吻说道:“芊芊啊,今天邀请你来在家吃饭,其实呢,是要说说你和小焰的事情。”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