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零九章 娶不娶 嫁不嫁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站着的宁澄玉泪水早已风干,脚下痛得要站不住了,心悬着又不敢问,只能坚持。直到大门外,一步一步走进来的落魄不堪的宁程浩,宁澄玉才飞跑上去一把扶住了哥哥。

宁程浩脚步不稳,耷拉着脑袋,灰头土脸,不但数道划痕,更肿胀了半边,嘴角的血渍已经凝结成了黑红色,有些沾染在衬衣的领口,触目惊心。

“哥,你……”

宁程浩艰难地摆摆手,过来一屁股坐在了最边上的沙发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宁远瞪了一眼,转过眼不去看,就怕自己血压又上来了。

张楠抹了抹眼角的酸楚,也狠心地不去看儿子,但听老爷子发话。

又是过了好一阵,还是没有人说话,东方毅老爷子也是不开口,这种压抑的冰冷死寂,真的要比让老爷子直接开骂还要难熬。

童娜兰先是忍不住了,恨恨地瞪了宁程浩一眼,就直接对着东方毅道:“东方爷爷,今天的事您必须给我做主,他们宁家都在欺负我!”

“宁家”——这打击面甚广,宁远的脸色憋涨着,宁澄玉看到哥哥虽是狼狈但好歹人没大事,也终是缓过神来了,听到童娜兰这么说,她先忍不了了,开口就顶上去,“什么叫我们宁家都欺负你?童娜兰,为了你这场婚礼,我爸爸够忍让了吧,处处都按你们的要求办,说的你多委屈似的。”

“澄玉!”宁远作为一家之主,虽然心里有气,也不能容许女儿这么没大没小,张口就斥道,“这里还没你们小辈说话的份。”

东方毅听到这里,才算是长长吐了一口气,没有上一次的暴怒,却更多了眉宇间的痛心和忧愁,他知道,这一次确实不只是小孩子们惹出来的事,这些当父母长辈的,也都有份。“说吧,你们当父母的,谁先说?”

容雪自是第一个沉不住气的,她当真是憋太久了,终于能开口,那音调都有些控制不住,“丢人!丢人现眼!我们家娜兰难道还嫁不出去了吗?你们宁家这也太欺负人了!让那么多人看你们在那儿耍猴戏啊?你们丢得起那人,我们还嫌臊呢!宁远你今天不给我个说法,我绝对跟你没完!”

宁远这才算是正式抬眼看过去,没有立即答话,而是朝宁澄玉抬手示意了一下,宁澄玉立刻会意,点点头,去翻找自己的包。宁远随即稳稳地道:“今天这事,我先带代程浩道个歉。在现场的时候,我就教训这小子了,可他受了点刺激,听不进去我的话。既然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我也正好要把这事拿出来问一问,咱们明人不做暗事,话说清楚了,再去罚这小子都成。”

听宁远这口气,不失硬气,还有着质问和指责,容雪跟童娜兰互相看了眼,都没再说话。

很快,宁澄玉就找到了那份hcg检查报告,她可是一直小心翼翼压在包底的,就怕什么时候突然就要用上。宁澄玉将那份报告直接放在了东方毅面前,脸上一副笃定的神色。

东方毅看了看一脸硬气的宁远,又看了看眼神躲避的容雪,才拿起了那报告看了起来。

宁澄玉直接在一边解释道:“东方爷爷,这是一份血hcg检查单,也就是女性最早期的一份怀孕检查单,您看上面的名字——童娜兰。再看下面的结果,明明写的是——阴性,意思就是,她根本就没有怀孕!这检查单我是在霜姨办公室找到的,也就是说,她们用童娜兰怀孕的假消息骗了我们所有人,就是想要逼我哥和她结婚的。”

宁远看向对面,“这个,我觉得你们母女有必要解释一下吧?”

东方毅的脸色瘟怒得越来越明显,拍下检查报告在桌面上,冷眼等着容雪的解释。

但容雪眉眼一皱,好一副委屈,“宁远,你这是什么意思?意思是两个孩子的婚事这就算无效了是不是?”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宁家人说出去的话没有再往回拉的,我也绝没有说要给宁程浩小子撑腰,毕竟事是他做下的事,不管怀没怀孩子,他都逃不了责任。可难道因为这样,你这当妈的,就能纵容着孩子这么骗人吗?这可不是一点小谎啊。”

童娜兰眼圈一红,趴在妈妈怀里,呜地哭出声来。

而直到这时,容霜才又站起身来,脸上依旧很冷静的样子,“爸,这件事我不得不跟宁远解释一下,因为……娜兰确实有委屈。”

说着,就好像早有准备一样,她随手就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了一沓纸,同样放在了东方毅的面前,也根本不用他去看,便兀自说道:“娜兰她……确实说了谎。”

宁远瞅瞅她,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些都是娜兰在我医院的检查报告和病历档案,而刚刚澄玉拿的那一份,是娜兰和程浩有过第一次以后,在我医院做出的检查。她当时感觉身体不适,便怀疑自己怀孕了,于是头脑简单地就将这事告诉了宁程浩。可之后的检查结果显示其实当时是一场误会——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一份显示没有怀孕的原因。但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娜兰不知道怎么给程浩解释,犹犹豫豫的时候,宁程浩他……唉,年轻人嘛,就是爱冲动。没想到,第二次,娜兰真的怀上了。这些呢,就是她之后在我医院的所有检查报告,从查出怀孕,到之后的一系列孕检,再到……流产。看上面的日期就可以推算出来这些事情的所有时间——你要不要一份份看一下?”

容霜说完一通话,又将那叠报告递给了宁远面前,宁远眉心早已皱成了疙瘩,没有伸手接,宁澄玉却不死心地接过来,一张一张地仔细看。

没错,正如容霜说的一样,所有的孕检报告都是正常的,连日期也没有出入,这……难道真是搞错了?

这时候,容雪才一边安抚着还在哭泣的童娜兰,一边期期艾艾地道:“娜兰毕竟还是个孩子,没经过这样的事,她也是怕程浩失望,才没敢把第一次没怀孕的事情说出来,可是,说我们处心积虑想要通过假怀孕让娜兰嫁入你们宁家,这也太可笑了,我们娜兰也是千金大小姐的好不好,要不是因为这丫头就死心塌地地喜欢你们家程浩,我这当妈的真不答应,就这样嫁过去了,还指不定受什么欺负。算了,娜兰,咱回家,咱这婚不结了,不结了。”

这一说,童娜兰哭得更是上气不接下气。

张楠毕竟也是身为人母,心软得看不下去了,想过去安慰一下,还双脚发软着,只能连连道:“容雪啊,你可别这么说。这要是误会啊,我们说清楚了不就行了吗?小孩子们啊,怎么能不犯一点错呢。这不怪娜兰,只怪我们程浩这不争气的东西。”

宁远面子上也挂不住了,毕竟刚刚把婚礼闹得一团糟的,还不就是那宁程浩一个人,这臭小子……

容霜看到整个局势扭转了过来,这才又转向了东方毅,“爸,这事你看,本来我们两家孩子能在一起,真是亲上加亲的事,结果好事办成了坏事,要怎么收场才好?如果程浩真是这么大抵触,我看也就算了,我让容雪回去好好劝劝那丫头,就当咱们什么事也没有了。”

东方毅瘟怒,“什么事都没有?就是大家伙一起演大戏给旁人看笑话的?”顿了顿,老爷子将一众人等都齐齐看了一遍,才语重心长地说:“宁远,要是你家不娶,也得正儿八经地拿出了声明来。容雪,要是你不嫁女儿了,也得跟来宾都挨个解释了去。这是要娶还是不娶,要嫁还是不嫁,你们也再别为他们自己做主了,问问他们,到底怎么个办法?”

宁澄玉心里是没了主意,毕竟因为自己闹出了误会,多多少少算是冤枉了点童娜兰,而且,还因为自己的冲动,给这混乱的场面火上浇油,甚至差点害了哥哥的性命。她现在心里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低着头再说不出一句话。

宁远和张楠都同时看向自己儿子——宁程浩从坐在那里开始,就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耷拉着脑袋。

容霜和容雪暗自互相看了看,也都静等着事情最后的变化。

如果不出预料,所有的这盘棋还都在她们的掌握之中,中间的一点小差错——被宁澄玉偷走了检查报告——幸亏容霜及时发现端倪,并早早准备好了一切,那些所谓的孕检及流产的档案,全都是容霜伪造出来的,可是,很完美不是么?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那点小差错立刻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掩盖过去,以宁远的爱面子的劲儿,他也绝对不允许宁程浩再推脱了。

最后,这婚还是得算数,就算再难看,也得让童娜兰进了宁家的大门,否则,今天事情闹得这么沸沸扬扬的,童娜兰不嫁宁程浩,哪个正经人家还敢要呢?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