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一一章 这个男人太温暖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也别往语烟丫头身上赖,这里面最赖不上的就是她了。你们一个个都安的什么心我知道,不就是看不顺眼她吗?可这事从头到尾你能怨上她吗?要怨就怨童建业……唉,可是人已经不在这么多年了,你也得叫你那妹子想开点,过去的就过去吧。”

“爸,这事……本来也就是过去了。可是……”容霜说到这里,不由得踌躇起来,好一会儿才道:“其实,这事就是我刚刚没走,想要跟您特意来提的事。”

东方毅瞅瞅她,“什么事?”

容霜面容更加严肃起来,“爸,你知道的,我们东方家现在和欧阳家走得近,这是一件利好的事,我们两家联姻,也是你赞成的对吧,我电话里已经和欧阳夫人把话说明了,小焰和芊芊订婚的事,也可以看着安排的,可是这阵子……”

“可是什么?这阵子怎么了?”东方毅不耐烦,催促着。

“爸你就没觉得,小焰最近有什么奇怪的吗?”

东方毅蹙眉。

容霜撇撇嘴,“要么我说,有的事就是过不去的。童语烟这丫头,怎么都不该找回来。”

“你、你到底要说什么?”

“小焰跟童语烟这丫头,不清不楚地凑到一起了,爸,你就不知道?”

“住口!”东方毅突然大喝一声,那大掌猛地砸在桌面上,手里的烟斗也弹飞了出去,容霜被这样的反应生生吓了一跳。

“爸……”

“胡说八道!容霜你在胡说什么?他们、他们两个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童语烟又不像娜兰一样跟小焰是亲的表兄妹,他们两个本来也就没血缘关系……”

“住口!”东方毅再次喝止了容霜的话,而他脸色已经变得蜡黄,拳头攥得紧紧,布满皱纹的手背上,青筋一条条地要爆裂般。

老爷子极生气,极生气。

容霜就知道这事得让东方毅知道,只有东方毅能管得住东方焰。老爷子就是再看重自个儿孙子,就是再护着童语烟,也不会让东方焰这样不顾整个东方集团和欧阳家的将来,去自说自话把联姻这么大的事闹崩。

所以,她还要不失时机地火上浇油,“这事欧阳芊芊已经有意见了,我只能安抚着她,最好不要弄得她父母也知道。要说小焰本也不是个爱胡闹的人,如果是平常的什么人,胡闹乱玩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若是童语烟就……毕竟,因为她,宁程浩闹得在婚礼上要跳楼……而且,她这样的身份……”

“够了!”老爷子气息不稳,一巴掌一巴掌砸着桌面,“走!给我走开!滚!”

童语烟回到大宅大门外时,已经午夜。

心里不由得有点忐忑,住这里以来,第一次这么晚回来,真的是不太好的事情。

是怪雁鸣山的星空太美,还是怪那水晶穹顶太壮观……或者根本就该怪这个男人太温暖……童语烟耳边不由得又飘起两朵红霞,看看身边的东方焰。

昏暗的车内,他似乎也能看得到她的每一丝变化,伸手摸了摸她的耳鬓,“别担心,爷爷这个时候早睡了。”

“哦……”童语烟点头,解开安全带就想要下车,他的大掌一滑,便揽住了她的后颈。

童语烟眨眨眼睛看看他,“你……不下车吗?”

东方焰贴近过来,低语,“烟儿……如果你让我也去你卧室,我就下车一起。”

“不要。”童语烟面红耳赤。上次他潜入她房间,当真要把她吓个半死。她可不敢要第二次。

“可是……刚在山顶我早就后悔了。”

“嗯?”

“真应该带你去芷园……好好地要。”

“东方焰!”童语烟真的羞个半死,一拳砸在他胸口,还不待他伸手抓住她,就已经拉开车门,跳了出去。

东方焰不甘心,也跟着下了车,“烟儿。”

他叫住她,走过去将自己的西装外套再披给她肩上,将她拉近,“总这样不行……跟爷爷说再住回芷园吧,这样,我就可以……天天要……天天要……”

“东方焰你够了。”童语烟脸蛋红得要滴血了

“不够……怎么都不够。”我的烟儿那么美……怎么能够?永远都不够……

童语烟昏头昏脑地走进院子,嘴唇上被他临走时难分难舍的最后一个吻又惹得通红肿胀。下意识地左右拉紧肩上他的外套,嗅到的周身都是属于他的味道,暖暖的……还有淡淡的烟草香……

突然感觉整个心里都满满的,像要溢出来,唇角的上扬是那么油然而生,掩都掩不住。

他说他回公司了,省得离那么近又摸不到,害他一晚睡不着。

这男人啊……怎么那么多歪理。

不过这样更好,如果他真要跟她一起进来,就是自己睡不着了。

童语烟屏着呼吸,轻轻推开大门,整个小楼都安静极了,所有人都已经睡下,她更加放轻了脚步,不想惊动任何人。

然而,刚走两步,突然房间通亮,童语烟眼睛没有适应过来,伸手挡了一下,眯着眼睛再看时,竟是东方毅端端坐在沙发上,手里的手杖拄在地上,跟着掌心在微微颤抖着。

“爷爷……”童语烟竟莫名的紧张,这样的东方毅似乎有点和平时不一样,她不得不小心翼翼,“对不起爷爷,我……回来晚了。”

东方毅抬眼盯着她,看到她肩上披着的外套,他的双手颤抖得更厉害了。

“去哪儿了?”他的声音压抑的沧桑。

“我……我从酒店离开……去、去医院看了个朋友,她生病住院……表哥刚、刚送我回来。”

“跪下!”他突然一声大喝,让她一个激灵。

“爷爷?”

“我让你给我跪下!”

童语烟被吓着了,知道自己这谎话真的太拙劣……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骗爷爷……她双腿一抖,乖乖地就这样跪在了冷硬的地面上,肩上的西装外套滑落在了脚边,她的心砰砰乱跳。

知道自己不该……回来这么晚,让东方爷爷担心,还说这样的谎话,真的不应该,她忙老老实实地承认道:“对不起爷爷……我不该骗您……对不起。从酒店出来后,我是……是不想回来碰到所有人,才……表哥就带我去了……去了雁鸣山……一直在那里……对不起爷爷,我不应该回来这么晚。”

东方毅的眼睛通红,脸上的皱纹更深刻,每一条都紧绷着,他拄着手杖颤巍巍地起身……一步……一步……走近了跪着的童语烟面前,那手杖用力往地上一戳,“语烟,你说,爷爷待你怎么样?”

童语烟甚至不敢抬头,只是看着那微颤的手杖顶端……她有点不明白……自己是撒了谎,是回来太晚……可为什么会说得这样的严肃和深刻?但,她立刻又否定了自己的不该有的质疑——爷爷一定是太担心自己了,让这么大年纪的老人这样担心自己到半夜还不睡,就是自己的大错。

于是她眼观鼻,鼻观心,诚心诚意地回答:“爷爷……语烟知道您对我好,就像亲人一样,在这里……我是把爷爷当唯一的亲人了。”

“爷爷确实也是把你当亲孙女,你能知道吗?”

“我知道……爷爷,我知道。”

“如果,如果爷爷有要求,必须要你听,你能不能做到?”

童语烟抬头看着东方毅,老人的声音也在轻颤着,却是不容置疑的。童语烟点头,所有的感知都告诉她,她没有说“不”的权利。

“好。童语烟,你给我举起手,我要你发誓。”

“爷爷?”

“举起手。”

发誓?可童语烟同样觉得自己没有说“不”的权利,她跪着,巍然不动,挺起了腰身,缓缓的举起一只手。

东方毅重重喘了一口气,将手杖攥得紧紧,一字一句地道:“你跟我说——我童语烟发誓……”

童语烟咬咬唇,同样的一字一句:“我……童语烟发誓……”

“今生今世——绝不和东方焰,有任何关系!”

童语烟脑中“轰”的一声巨响,瞪大了眼睛看向东方毅。

只是着震惊的一眼,就让东方毅怒火中烧,握着手杖狠狠地敲向地面,在冰冷的黑夜里,发出骇人的声音。

他甚至更加急躁地喝道:“说!你给我发誓!今生今世,绝不和东方焰,有任何关系!说!”

“爷爷……”一股酸苦的热浪直冲上眼眶,童语烟声音发抖,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童语烟,你不是说爷爷是你唯一的亲人吗?你不是说爷爷的话你听的吗?为什么不跟我说?快说!说——今生今世绝对不和东方焰有任何的关系!说话!”

“我……我没有……”童语烟张口结舌……她开始搞不清楚,这“任何关系”包括什么?而自己,现在算是和东方焰有着关系吗?可是……为什么就不可以“有关系”呢?为什么一个“没有任何关系”竟要用这样的方法让她说出口呢?为什么?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