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一五章 怦然而动的少女心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不去……你走吧。”说罢,再无生息,只留粗重的呼吸,炙烤的,干裂的。

眼看着东方焰又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宁澄玉心里有些没主意,在卧室里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还是拿起了电话给童语烟打了过去。

“语烟啊,我现在在芷园,东方大哥发烧了,好像很严重,可他不愿意去医院,药也没吃,怎么办啊?”

听筒对面隔了好久的静默,静默到宁澄玉以为电话是不是掉线了,才听到微微的一口出气的声音,接着道:“客厅右面储物间柜子第三格有一个小药箱,你在里面取出体温计先量一下他的体温,然后我告诉你几种药,你应该方便在医院直接配好,然后去给他注射。晚上注意观察,如果情况没有转好……就打电话叫救护车。”

有了童语烟一番叮嘱,宁澄玉心里瞬间有底了。对呀,自己也算是个医生了,也辅修过护理的,怎么这么不镇定。

经过这样一番的折腾,东方焰的体温从三十九度三回落到了三十七度五的低烧,渐渐稳定下来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宁澄玉看着吊瓶里的液体静静地滴落着,东方焰已经沉睡,呼吸渐渐平稳,她才终于缓了一口气。

席地而坐在床边的绒毯上,双手撑着床沿,她就这样看着——原来这样照顾病人,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心里满满的幸福感,就是因为……这是东方焰吧。

天微微亮的时候,东方焰便转醒了。

头还昏重得厉害,浑身也被汗水浸湿了。刚想要抬手拂拂汗,却发觉被什么正握着,定睛看时,床边的一颗脑袋正安静地躺在那里,神态安详地睡着,唇角还有着微微上扬的弧度——宁澄玉。而她的手也正握着他的大手,他的手背上还挂着吊瓶。

东方焰心里却莫名地一沉,昨晚昏昏沉沉中,听到她拨出去的电话,是童语烟。可那丫头,却并没有出现。

宁澄玉就这样守了一夜吧……可东方焰心里却越发烦躁了。将自己的手从她的掌心里轻轻抽了出来,没想还是惊动了她。

宁澄玉睁开迷离的眼睛,看到东方焰低沉的眸光时,一下子漾开了笑容,“东方大哥你醒了!太好了,感觉怎么样?”

东方焰摇摇头,抬手撕掉手背的胶带,将针头顺手就拔了下来。

宁澄玉这才好像完全清醒过来,一下子从地上弹跳而起,“哎呀我都忘了吊针了……还好还好,刚刚滴完。”

由于起的急,还未缓过劲儿的双腿一个酸麻,宁澄玉失重地就直往床上摔去。东方焰避之不及,被她扑了个满怀。

宁澄玉小丫头抬身想起的时候,才发觉自己腿还使不上力气,而自己就趴在这个男人宽阔的胸口,贴着这么近,连掌心都能清晰感觉到他的心跳,而他鼻息的温热,也几乎正和她近在咫尺的缭绕。

宁澄玉脸红了,羞答答地看着他的眼眸,蠕了蠕嘴唇,“东方大哥……你感觉,好点了吗?”

东方焰双手只是左右摊开着,刻意回避着碰触到她身体的意思,而此刻已经心神摇曳的小女人仍旧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也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东方焰不禁咳了咳,“我没事。”

宁澄玉却又放大了胆子,伸手摸上了他的额头,是感觉温度降了不少,但还有点温热,她的手没有立刻离开,只是说着:“昨天晚上吓死我了,东方大哥,你这样可不行,生病了最好还是去医院,要不、要不我会担心的。”

东方焰拉开了她的手,“澄玉,今天还要上班的吧。”

“我可以请假的,我可以在这儿陪你。”宁澄玉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就回话,她觉得他这是想让她留下。

“帮我倒杯水,然后去上班吧。”

“没关系的,我……”

“去。”说着,他作势就要不管不顾地坐起身,宁澄玉只好忙不迭地爬起来,很为自己的主动捏了把汗。唉,宁澄玉,人可是病人,你扑上去想干什么啊,真丢脸。

宁澄玉忙按照他说的,倒了一杯温水上来,看他合目在了枕头上,她放低声音道:“东方大哥,那你一定要吃药啊,我下班了再来看你。”

东方焰淡淡抬了下眼皮,“谢谢。我睡会儿,不送你了。”

宁澄玉摆摆手,笑着从楼里出来,怀揣着一颗怦然而动的少女心,刚刚走到芷园的小园里就忍不住地立刻拨电话给了童语烟。刚刚响了一声,电话就通了。

“语烟,我刚刚出来。”

她不知道,这一夜,童语烟是几乎没有睡的,翻来覆去只是握着手机,只怕她有任何的情况照顾不过来会给她打电话。

“东方大哥烧退了点,人已经醒了。”

“哦,那……就好。那你现在是……”

“我得去上班了,本来想要请一天假的,可东方大哥说没关系。对了语烟,我刚刚好丢脸啊你知不知道。”

宁澄玉心里雀跃着,只想要找人分享自己的心情,也只觉得童语烟可以来分享,便红着脸娓娓道来:“我在床边守了东方大哥一夜,早上趴着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腿麻了都不知道,一下子摔在床上,直接把他扑倒了……真丢脸真丢脸。”

虽然嘴里这样说着,可心里的喜悦却是掩也掩不住,童语烟怎么能听不出来,稳了稳气息只是轻轻地道:“这也不是故意的……没事的。”

“嘻嘻……反正东方大哥没生气,也没推我起来,还那样跟我说了好几句话。语烟你说,要是一个男人不喜欢一个女人的话,肯定不会想要这样的接触的对不对?我觉得啊,东方大哥心里肯定还是喜欢我的,是不是啊?”

“这……”童语烟不知道怎么说,告诉她,男人也许并不像她想象的那样?还是说东方焰才不是什么纯情的白马王子。可是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喉间好像哽住了什么样的东西。

“语烟啊,你白天要是没事的话,能过来帮我照顾下东方大哥吗?我担心他会再烧起来。”

“我可能……不太方便。东方爷爷不让我出门。”

“这样啊,没事没事。再说这种能照顾东方大哥的机会多难得啊,我一晚上一点都不知道累呢,我下午早点溜过来。”

宁澄玉挂了电话,才高高兴兴地走出了芷园的大门,却没有注意到,那开启的二楼的卧室窗口处,东方焰直立的身影,和压抑如深海般暗潮汹涌的眸。

童语烟午饭后本来想要补个午觉,奈何还是睡不着,便索性想要去花房里侍弄下花草,然后一下楼就看到了客厅里似乎有客人,脚步犹豫在楼梯中间时,就听东方毅叫到:“语烟丫头吗?来,下来陪爷爷一起坐会儿。”

童语烟只好走下楼,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东方毅,而对面坐着的,一个人她认识——陆少卿。另一个看年纪是一位长者,看面相,应该是陆少卿的父亲吧。

果然,东方毅向她开口道:“这是陆飞集团的陆董事长和他的公子陆少卿,语烟啊,你们应该见过一次的。”

童语烟微笑点头,“是,上次陆少爷来过一次。”

那陆少卿还是一般的温文尔雅模样,只是脖子上的石膏夹板略损形象,也是看着她笑了笑,笑得有点尴尬。

童语烟随即礼貌地对着陆少卿的父亲鞠躬道:“陆伯伯您好。”

陆少卿的父亲倒也是个持重正派的长者,看着童语烟连连点头,“语烟小姐真是气质非凡,几日前同东方老先生您一同出席宁少婚礼,就非常的光彩夺目,我们都赞叹东方老先生您真是有福气,有这样一位美丽大方又贴心的孙女儿啊。”

东方老爷子也高兴,伸手招呼童语烟坐在他身边,“确实有福气,语烟比我的亲孙子还要亲。”

陆董笑道:“哈哈,这话让东方少爷听了该吃醋了,谁都知道东方少爷可是您最得意的骄傲。这次也多亏了东方少爷出手,才不至于让我陆飞集团从此消失啊。”

东方焰出手帮了陆飞集团?或者说是,他并没有赶尽杀绝。童语烟不禁有点意外,抬眼瞄了瞄一旁的陆少卿。

而陆少卿也注意到了她的眼神,没说话,脸色却略有些企图隐藏的不服气。

童语烟心里渐渐明白了,陆飞集团死里逃生,今天,陆董是带着陆少卿来府上答谢东方毅的。可为什么老爷子要叫她陪坐?

心里刚想到这里,但听陆董道:“商场如战场,一朝一夕风云变幻,如今陆飞集团也和东方集团是一家人了,我家少卿还要向东方少爷多学着点才行。这孩子啊,也是有幸能和老先生家人接触,对语烟小姐也是多有仰慕之心,不知道东方老先生肯不肯给少卿一个机会,让他们年轻人多相处相处……”

这话说的意味深长,也是再明白不过。童语烟收回目光看向爷爷,就见老爷子笑得也是爽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