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零七章 乱成了一锅粥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是啊,你就是觉得丢脸而已!你根本不问我自己喜不喜欢!想不想要!”

“你他妈还有脸跟老子提这话?你把人家娜兰肚子弄大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不喜欢你不想要呢!”

“爸!爸!怀孕是假的!是假的!”眼看父亲手里的凳子就要砸过去,宁澄玉再也忍不住了,歇斯底里地大叫出来。

一瞬间,一老一少两个男人都愣住了,只剩粗重的喘气声,一个比一个重。

“你说什么?”两个人异口同声。

宁澄玉心口狂跳,但已经说出了口,她便再也憋不住了,索性都说个明白,“童娜兰怀孕根本就是假的!她根本就没怀孕,她是骗人的,她、还有雪姨、还有霜姨,她们都联合起来骗人的。她们只是想要娜兰嫁入我们宁家,所以,假装怀孕,逼哥娶她。”

宁远浓眉紧蹙,“澄玉,这可不是随便乱说的事情。”

“爸,我没乱说。我早就对童娜兰有怀疑了,直到我前几天偷偷去了霜姨的办公室,才找到了一直被她藏起来的童娜兰在医院的检查单,上面显示的她根本就没有怀孕,千真万确!”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说?”

“我……我被吓到了,后来我犹豫了好久,我怕这件事带来的影响太大。而且……而且我还将我的怀疑告诉过童语烟,语烟却说让我不要去查,说即便是查出来也于事无补,所以我……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而直到这时候,一旁的宁程浩才醍醐灌顶,血红的眼睛熠熠放光,整个脸上的线条都上扬了,“假的?她根本没怀孕?哈,哈哈,那我就不用结婚了!我就不用娶她了是不是?是不是爸?”

宁远的脸色却黑得前所未有,压抑地说道:“童语烟说的,是对的。”

“为什么爸?”宁澄玉根本无法理解,她觉得自己说出来,爸爸一定就会有所动摇的啊!

而比她更震惊的自然是宁程浩,他大吼着,像是受了惊的马驹一般弹跳起来,“为什么!她敢拿假怀孕骗我,还骗你,她骗所有人,你还让我跟她结婚?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她怀孕是假的,那流产就也是假的是不是!她竟然还陷害语烟说她害她流产!为什么你还要我娶她,为什么为什么?”

“是啊爸,这样的女人你还要让她当我嫂子吗?我不要。”宁澄玉不服气,更不服气自己对事情的推断是错的,而要被童语烟说中了,她绝对的想不通。

宁远眼睛一瞪:“为什么?你小子你怎么不问问自己,就算怀孕是假的,你把人家带床上了是不是真的?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

“可是爸……”

“没有可是!下面所有人都来了,就等你下去,宁程浩你给我老老实实的下去把仪式进行完!回头再说什么其它的。”

“不行!我不去!”宁程浩疯了一般直往后躲,一边挥舞着手臂想要推开父亲的逼近,“爸,我不要结婚!我不要结婚!爸你别逼我!你别逼我!”

宁远怒不可遏,又抓起了凳子,宁程浩一步冲出了阳台,从外面锁住了玻璃落地窗,声嘶力竭地大喊着,整个脸涨红得几乎成了血色。

宁远才不吃这一套,举着凳子就要去砸玻璃窗,竟眼睁睁地看到宁程浩跃上了阳台栏杆,做出了就要往下跳的姿势,那一声声狂叫很快惊动了楼下的人,人们的惊呼尖叫声迅速围拢,此起彼伏。

这样,就这样,宁远心口一阵绞痛,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宁澄玉被彻底吓住了,拼力扶着爸爸的身子阻挡着他要滑倒在地的趋势。她眼泪狂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冲动之下在这个时候说出口,没有挽救哥哥,反而让事情落到了这样无可挽回的地步……自己错了,错了……怎么办才好啊……

室外的尖叫声很快引出了宴会厅里一直在焦急等待的宾客,而且一传十十传百,很快酒店大楼外就围满了人,

所有人都抬头看着三楼阳台上坐在边缘的宁程浩——今天本该出现在婚礼礼台上的新郎官,他却在这里凌乱地狂叫,挥舞着手臂像个疯子一样。

“你别逼我!爸别逼我!我不结婚!你再逼我娶童娜兰我就死给你看!”

轰的一下子,所有围观的人炸开了锅,一时间议论声沸沸扬扬,跟着一阵又一阵的尖叫,场面难以控制。

本就身体虚弱的宁程浩的母亲张楠也由佣人扶着来到了院子里,眼看着阳台这样一副场景,瞬间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这下子,人群中更乱成了一锅粥。帮扶的,急救的,打电话叫救护车的,甚至报警的,乱七八糟,但更多的,是交头接耳,尖叫起哄的。

容霜、容雪和童娜兰哪里还能坐得住,跟着就下了宴会厅,看到整整一层人去楼空,徒留一片狼藉,而外面混乱的场面传来的声音更是一浪高过一浪,待她们跟着走出去,没有人注意到他们,都围着那一处三楼阳台的位置,而宁程浩嘶吼的声音更加不堪入耳。

容霜面色铁青,容雪发怒脸色涨红,而童娜兰当时就要扯着嗓子哭出来,被容霜一声吼住:“闭嘴,还嫌不够丢人么?走,我们走。”

在人群之中,被气得不轻的,还有东方毅。气得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童语烟用力撑着老爷子的胳膊,而她又何尝好过……她浑身都冷透了,从头到脚,从里到外,连整颗心都冷得好似好碎掉。

这样的宁程浩,不是她想看到的……他在那里,一定很痛苦,很无助……

可是,所有人都在逼他。

宁伯伯在逼他……容霜容雪童娜兰在逼他……其实这里所有到来的每一个人,何尝不是在逼他呢?他们都在用一切的行动在逼他必须娶童娜兰,没有第二个选择。

而自己……又做过什么?

也许,宁澄玉说的对,自己爱他,没有他爱自己那么多。也许,她说的没错……

她当时觉得这说法是不对的,她若不是爱他,怎么会为了他的安危……将自己送给了东方焰?这难道不是因为爱他吗?爱到,将所有对他的爱加在一起,倾尽全力,去回报他,去还给他曾经给她的所有。

可是童语烟啊……面对这样的宁程浩,你还敢说你那仅仅是因为对他的爱吗?难道……不也是用这样的方法,来让自己去摆脱自己无法承受的他的爱的重量吗?

如此这般,你就可以当之无愧地拒绝他苦苦的哀求谅解,因为觉得自己已经回报给他了,已经可以两不相欠,可以忽视了他真的爱的太多,爱得她太累了。

宁程浩面目狰狞,伴着发疯般的狂叫,几次都差点跌下围栏,引起围观者一阵高过一阵的沸腾,直到童语烟就那样、就那样一步一步穿过人群,孤零零地走到阳台正下方,抬头看他,看着他脸上沾染着不知是汗水或是泪水的痛苦的容貌,宁程浩的叫声一瞬间没有了,全场都陷入了诡异的死寂。

“程浩……能别这样吗?我们……回房间,好好说话,行吗?我听你说。”

她的声音不大,却如灵魂的回响,可以穿透一切。

宁程浩紧绷的肌肉松弛了下来,脸上狰狞的面目变得委屈得像个孩子,大颗大颗的泪顺着眼眶流出来,喉间发出一声声悲哀的哽咽。

可是,他还是僵持着,没有动。

“回房间里面去,今天的婚礼到此结束,可以回家了好不好?”

宁程浩却摇摇头,脸上的痛苦更加明显,“语烟……语烟你原谅我了吗?你给我说你愿意原谅我吗?”

童语烟点头,再点头,“我原谅你。我早就原谅你了。我本来也没有多少立场怪你。”

“语烟你知道吗……童娜兰她是骗人的,她……”

“我知道,我都知道了。”童语烟打断他,不想让这样的事实让所有人听到再引起轩然大波——这是她愿意为童娜兰做的最后一次维护。

“那语烟,你能回到我身边吗?我不跟她结婚,我们重新开始行不行?行不行?”

童语烟张张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紧缩的心却有了一丝松弛……原来,他还是不了解……起码,不了解,怀不怀孕,和他们能不能继续,是两码事情啊。

站在最外围所有人身后的东方焰就那样冷眼看着,从开始看到此时此刻,只是静静看着,就连童语烟就那样孤零零一个人站在了宁程浩的脚下,他也只是看着。他就是要看着,他的烟儿,想要怎么说。

“哎呀呀,这是我参加的最精彩的一场婚礼了。”——恐怕也只有苏一鸣还能这么说得出来。

东方焰白他一眼,“苏队长,人命关天的事,不归你管吗?”

“切,我今天休假好不好。”苏一鸣嘴里这么说,实则那心啊,才是一个愤愤不平呢——为童语烟鸣不平。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