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一七章 这一次 将你吻够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她的牙关终于有了一点点松懈,非但没有紧闭,而是微微再张开……那被他几乎割裂的柔舌,也软软地、生涩又努力主动地,绕上他的舌尖……

东方焰一个微颤,整个身体都松弛了下来……童语烟趁此机会,双臂抱住他的脖颈,挺身坐了起来,更顺着他的力量,直接将他压在了沙发背上。

他粗重的一个呼吸是那么明显地泄漏出来,童语烟不但不放松,反而两只不安分的小手就那样爬上他的面颊,几乎是捧着他的下巴,就那样将这个强吻反被动为主动……将他的唇、他的舌,细细的品尝起来。

烟儿啊……我的烟儿……东方焰所有的怒火就这样……慢慢、慢慢……变成了一汪包容一切的暖水……双手扶着她歪歪扭扭的纤腰,任她倔强的小身子,就那样,直立起来,面对面地,坐在了他的双腿上……她非但不停,还这样更贴近地吻着他,吻得更深入……更放肆……从未有过这样的彻底,似乎想要将他的所有,都纳入她的口中……

东方焰……如果可以,就让我……这一次,吻去你的所有……如果不会再有下一次……就让我这一次,将你吻够……

对不起……爷爷对不起……我只是想要……最后一次,吻他最后一次,以后无论他怎样,我都不会再让自己这样……这样地对他如此地想要……

“烟儿……”东方焰呢呢喃喃,这样柔软至妖娆的他的烟儿啊,怎么能让他忍得住……不想要更多。

滚动的喉结显露着他强烈的**,他再也忍耐不住的双手就那样急躁地去撕扯她的衣裳,唇端却突然一个刺痛,竟是他的烟儿一口咬破了他的舌尖,趁他一个皱眉的停顿,她就那样撤身而走,从他的腿上离开,滑出了三步远。

“童语烟!”就这样被她完全搅乱了满腹的邪火,她竟这样溜了?“给我过来。”他的声音都是撕裂的,连嗓子眼里都冒了火。

童语烟却是那样的一派无辜,双手背后,一副乖乖女的模样,又退了一步,“东方焰,你感冒着,别给我传染。”

“童语烟。”东方焰眼中闪烁着丛丛的火苗,“如果不想让我追究你跟那个姓陆的去喝什么狗屁咖啡的事,立刻给我过来。”

东方焰真的是咬牙切齿,这丫头这么几天躲着他、不理他、不管他死活就算了,今儿个竟然跟那个陆少卿去约会!要不是他忍不住地去找她想要揪她过来,还不知道他们下来还想要干什么去!

东方焰怎么能不愤怒,怎么能不想狠狠把她给撕了,可这丫头竟然……好吧,既然这样了,她怎么敢挑起他浑身的欲火之后,又没事一样站出去老远!

要不是自己现在若是要起身……那裤子搞不好都要被撑破,他怎么也不会任她站那老远扮无辜!

这个样子的东方焰,童语烟又怎么能看不出来。其实刚刚……坐在他腿上,她已经将他的坚挺感觉得一清二楚。所以她绝不可以再继续这样下去,绝对不可以。

眼看外面天色已经接近傍晚,她不能再在这里多逗留,而且,本也就是想要看他一眼,现在看了,看到他活得好好的,“精力”还不是一般的足,那么,她是不能再继续待下去的。“东方焰,我得回去了。”

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你说什么?”

“我要走了。”童语烟笃定无疑。

“童语烟,你故意的是不是?”

故意什么?童语烟咬着唇看他,不知怎么,竟有些心虚。

他的眸光更深了,“你躲我。”

“没。”她躲闪着他锐利的目光,“回去晚,爷爷会担心。”

“是吗?”东方焰突然嗤笑,“好,那我现在就给爷爷打电话,说你晚上在芷园,不回去了,让他以后再也不用担心!”

“不行!”童语烟惊恐,过去一把拦住他伸向茶几上手机的手臂,抓得紧紧,连两只胳膊都在颤抖,“不能打电话!不能!不能让爷爷知道我来了芷园!不能!”

“童语烟!”东方焰反手扭住她的腕子,一个用力,童语烟直接跌坐在了沙发边,“给我说,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东方焰不耐烦了,一手捏住她的下巴抬起来,“说,为什么躲着我?不接电话!锁着房门!明明知道我生病,你不闻不问,还让宁澄玉过来!你安的什么心?”

“没接你电话是电话正好没在身边,锁房门是我的习惯——‘那一次’才是我忘记了的偶然,你生病了爷爷不是让佣人送药送姜汤了吗?宁澄玉是她想要过来,我能安什么心?我躲你?我干嘛躲你?我倒是从头到尾都想躲着你,但是哪一次躲过去过?”

童语烟说得无辜极了,一条一条竟然叫他无法反驳。

是啊,她倒是从一开始都想要摆脱他的控制,可难道到最后……难道直到雁鸣山的水晶穹顶下,她也只是一心想要躲的吗?明明不是!明明不是的!

“童语烟你说谎。”

童语烟微微一笑,笑得那么云淡风轻,“是啊,我还知道,你就要和欧阳芊芊订婚了,你说,我好歹得注意下对你的影响,要是把欧阳芊芊惹急了,欧阳家不要你这女婿了,会影响到整个东方集团的吧?”

“欧阳芊芊?”东方焰却不信她这话,他也从没觉得这丫头真的在意过欧阳芊芊的眼光,但或许是别的什么,“是不是因为这个,爷爷或者容院长给你说过什么?”

童语烟摇头,“这话不用说。”

东方焰的目光更加深奥了,控制着她下巴的手松懈下来,转而揉了揉她被捏疼的地方,声音低低地道:“童语烟,只要你说,你不希望我和欧阳芊芊订婚——我就不订。”

“我说?”童语烟眨眨大眼睛,“如果你可以不订也行的话……为什么还要听爷爷和你妈妈的?”

“你说不,我才听。”

童语烟低垂下眸子,压抑着心里横冲直撞的涌动,咬了咬唇,才又抬起眼来,“如果不订婚也是可以的,那你是不是可以和宁澄玉在一起?”

东方焰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声音:“童语烟,我他妈说的是——你。”

“我?”

“为什么为她就可以,不能是你?”

“因为,她喜欢你啊。”童语烟呵笑出声,“我又不喜欢你。”

就在那一个瞬间,只是在那一个瞬间,她分明从他的瞳孔里看到了那绝冷的死光,腾地燃起,又倏然熄灭,冷得让她的心口跟着不由自主地轻颤……

“叮……”突然响起的门铃声,让童语烟从那道死光中恍然清醒,接着,又是不断响起的门铃声,紧接着,远远的大门外甚至还听得到呼唤声:“东方大哥开开门,我是宁澄玉。”

童语烟忙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想要退出去,可是又不想要宁澄玉撞到,想要找什么地方躲,又更躲无可躲,东方焰却也跟着站起身,竟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拽着她就往外走。

“东方焰你干什么?不能让澄玉看见我在这儿!”

“难道你不让她当面谢谢你这好姐妹替她幸福努力争取的好心?”

“不,澄玉她不知道我和你有多熟,她……”

“有多熟?那你倒是让她知道啊,知道一下我们有多熟,熟到也就上过几次床而已,熟到刚刚跟我热吻完,下一秒就能替她当说客,她知道了会更加感激你的!”

“不!不可以,东方焰你不能这样……求你……”童语烟这次真的要哭出来了,她只是想要他接受自己的疏远甚至不相往来,既然自己不可能,而宁澄玉又是那么单纯而热烈地喜欢着,她宁可他真的能和宁澄玉在一起,好让自己的心里好过一点点。可是她绝对不要将自己就这么暴露在宁澄玉的目光下——她不会感激她的,只会认为她的欺骗是多过分。

东方焰不会不知道,可他就是故意想要她难堪,去报复她的冰冷吧。

可是,他就这样钳制着她一直穿过小园的回廊,宁澄玉的叫门声越来越近,近在耳旁,童语烟挣扎,东方焰却抓得更紧,在仅仅隔着一道门的时候,他就那样从她身后控制着她的腰,低下头,贴近她的耳旁:“给我说——你刚说的,都是真心的?”

“东方焰……不要逼我……”她在哀求。

“说,你是真的希望我和宁澄玉在一起的?”

一滴泪就那样顺着她的脸庞滚落,她却还在强忍着,她知道如果说“不”,那么,她就全完了,所有的伪装、所有的强撑,就全完了!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是不是真的要我和宁澄玉在一起?”

童语烟死死咬着唇,重重地点头,“是!我是希望你们在一起。”

那强硬的手臂倏然滑落,童语烟只觉得身体一空,而他已经伸手去开大门。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