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二一章 色欲熏心的男人们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脑子里一团乱糟糟,以至于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好几遍,她才听到,冰冷僵硬的手好一会儿才掏了出来,也没来得及看是谁,就接在了耳边。

“童姐姐。”是顾蔓林的声音,似乎还刻意压得很低,“你到哪儿了?快到了吧?”

“呃?”童语烟确实脑子有了一瞬间的短路,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来机场啊。飞机还有二十分钟就要起飞了,你到哪儿了?”

童语烟眼眶竟蓦然涌上一股强烈的酸涩,她记得清清楚楚顾蔓林白天发给她的短信,内容写的是晚上的飞机起飞时间和航班号……二十分钟,她没打算去,而且,现在也根本来不及。

一时间,她竟被那一股酸涩哽得一个字也发不出来,只是喘着。

“刚才他们都打算要进去了,我非让他们再等等,没忍住,说你可能会来。焰哥哥脸色变得好差,现在就在入口处死死盯着表,你再不来,恐怕他都快要跟催他的工作人员打起来了。”

“蔓林,我……”童语烟好不容易找到了点声音,却还是颤抖的,“我过不去。”

“你来不了?啊……那我早知道不给焰哥哥说了。”

“能、能把电话给他吗?”

“好好好,你等下。”

顾蔓林忙不迭地从机场大厅的柱子后面拿着电话朝东方焰跑过去,眼看他一脸的暗黑,她真是胆战心惊,“童姐姐让你听电话,焰哥哥,是童姐姐!”

东方焰的脸色却更黑了,一把接过电话,却只是喘着粗气,听到听筒那边也传来不均匀的呼气声,虽然仅仅是遥远的气息,他也能听得出就是她,他的呼吸越发重了,她的声音也越来越不稳,却也是不发出一个字的声音。

东方焰捏着手机差点能捏碎,终于还是压抑地开口,满是歇斯底里的语气:“童语烟你他妈是不是找死!”

“东方焰……”她的声音却每一个字都在颤抖,好似被冬日冷风就要吹落的枝头那破碎的树叶,听得人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

东方焰一瞬间心口软得一塌糊涂,几乎就要开口叫他的烟儿不管在哪儿,都原地站着等他过去,却听听筒里传来一个刺耳的急刹车声音,然后就是一个短促的惊叫,接着“嘭”的一声巨响,一片忙音。

东方焰的脸登时煞白,一把揪住顾蔓林的手腕,“她在什么地方?她在什么地方!”

顾蔓林被吓得不轻,连连摇头。

而东方焰已经回身往机场外冲去。

童语烟被绑了。

她被扭住了手脚,捂住了口鼻,架上了车。

而绑她的人不是别人,就是从童家追出来的容峰。

容峰知道东方焰今天离开,所以他有恃无恐。容峰也咽不下这口气,为个小丫头害的自己君威传媒一落千丈,君豪酒店损失巨大,自己也差点被拆散了。这都是因为这个小丫头片子——他怎么能服?

得不到的,也不能见她好。要不到的,还不兴玩玩了?

容雪不让他在家玩,那他就在外面玩。只玩玩,不过分。

童语烟被扔进包间的沙发时,胳膊被几个接应的人强扭得疼痛不已,手腕也被容峰在车上用钢丝绳索勒出了红色的血印,而这里她竟也不是第一次来——紫夜阑珊。

这个所谓上流社会声色犬马的糜烂场所,果然来了都不会有好事情。

包间里好几个男人已经喝得酒气熏天,有的甚至在一边堂而皇之地吸食着毒品!

童语烟心里不禁有些恐惧,不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又能找什么样的机会逃出去。

几个男人摇摇晃晃地上来将她围了一圈,一个人攀着容峰的肩膀调侃,“容总,今儿是换口味了?带个雏给哥几个尝尝鲜?”

容峰已经解了西装领带,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有没有被东方焰玩过不知道,不过,绝对好货色。”

“东方焰?”

“哈哈,这是玩上亲外甥的女人了,刺激啊!”

“那咱今天怎么玩?”

容峰摸摸下巴,“老规矩。”

童语烟不知道什么“老规矩”,也不想知道,从沙发上爬起身来就想要站起身推开靠近过来的容峰,可还未站稳,就被旁边一个男人一把拽住了她的外套棉衣扒下去了大半,童语烟伸手想要扯住,另一边的男人也动手一扯,她再抓不住,贴身的毛衫也掩不住凸凹有致的身材,让围拢过来的人都红了眼。

“不错不错,有点料。”

“唉唉唉,刚谁动的手?喝酒喝酒。”

那两个动手的男人便自觉地一人喝下一杯黄橙橙的酒,酒还没见底,又有人上手就去继续扯童语烟的毛衫。

童语烟大叫起来,“住手!酒拿来!我喝酒!”

她算是明白什么“老规矩”了,但凭什么只能他们喝,她只有待宰的份儿?

这话一出,一屋子人眼睛都亮了,有人更是来了精神,“哟哟哟,果然够味儿,哥哥喜欢。”

有人跟着就端来一满杯啤酒,要她喝下去。童语烟接过啤酒在手里,却没有立即喝下去,而是说:“一样的规矩,我喝一杯,你也脱一件!”

一圈人哄地一下都笑了,那端酒的人也哈哈笑着,脱去了自己的西装外套。

童语烟一仰头一杯酒见了底,根本不在话下。

男人就是这种动物,你越跟她斗,他越有精神。那想要上来拼酒的一个个挤过来,但更是想在她身上动手扒,待扒到没什么可扒的时候,就可以喝一杯酒动一下手,坚持到最后的,直接为所欲为,不在乎众目睽睽,简直想想都过瘾。何况,还是这么“火辣”的新鲜果子,男人们个个都红了眼。

容峰并没有往前凑,他才没这么笨,有酒让那几个打了鸡血的先喝,最后,这丫头还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吗?他之所以带她来这儿,就是想要好好吓吓她,美美玩玩她,出事了,有这帮人顶着。不过却确实没料到,这丫头还挺玩得起,而且酒量不错,连番六七个人上去,不但没动得了手,还被扒了自己的衣服,有个不服的连着上去三次,直接光了膀子。

啤酒的度数对于童语烟来说的确不算什么,她就是想要用这样的办法拖延点时间,并且能让这些人衣冠不整的最好,这样自己一会儿找机会跑的时候,不至于被这些人立刻追上。

可是当喝下第八杯,啤酒竟然被换成了高度数的威士忌,她喝得太猛,一下被呛住了,酒水被泼洒了一半。

一帮早就急红眼的男人总算找到了机会,那个光着膀子的一口喝尽了自己手里的酒,杯子“啪”地一扔,上去就直接扯住童语烟的毛衫,粗手粗脚根本不顾她的抵抗,连扣子也扯脱了三颗,童语烟周身一凉,上身只剩下薄薄的浅色衬衣,酒渍沾染上胸口,半透明的效果几乎能看得到粉色内衣的蕾丝边。而那个得逞的男人还顺手在她腰上好一个揉捏。

童语烟惊叫地想要躲开,一圈的男人却一拥而上,全都伸出肮脏的手生怕自己吃亏一样。

容峰这时候喝了一声,挤开围拢的人红着眼睛上前,“该我了。”他呵呵一笑,也喝下手里的酒,接着酒杯一扔,便一步一步靠近。

童语烟已经被逼退在了角落的沙发上,什么规矩?什么信用?在这些**熏心的野兽般的男人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而那容峰显然早已精虫上脑,上去直接扑倒了她,一般扯着她的衬衣,一边将那臭嘴就直接往她颈子里拱去。

一帮人哇哇地起哄,更有上去毛手毛脚地只想能在她身上沾点便宜的。

直到“嘭”的一声巨响,容峰捂着头歪倒在一边,众人一惊,竟是童语烟不知怎的摸到了一个酒瓶,就那样直接砸在了容峰的头上,那血顿时喷溅了一脸。

“都给我闪开!”手里还拿着半截破碎的玻璃瓶,童语烟恨极大叫。

一众人都安静了,被她这样子的气势吓得酒醒了一半。

“闪开!”不管不顾地挥舞着手里的瓶子,童语烟知道只有这一个机会了,如果再逃不出去,她就完了,所以,必须一鼓作气。

喝斥着,吓退了一旁的人,容峰也一时头晕目眩爬不起来,童语烟连连往门口退去,眼看有人互相交换了眼色,她知道大事不好,再也顾不上了,转身就跑。

跑出包间的门,炫彩的走廊让她慌不择路,后面的人也跟着追了出来,她只能跑。撞翻了穿梭的服务员手里的酒水,撞倒了来来回回的人,身后的叫骂声脚步声越来越近,童语烟不知道自己拐了几个弯,好像走进了迷宫,直到一个急转,一头撞到了一具宽阔的胸口,只觉得耳后一阵冷风,余光中就有追上来的人伸出大掌朝她抓了过来。

童语烟下意识地只想要往什么地方躲,那前面的胸膛护着她一个翻转,接着一股力量出去,那追上来的人就被踹飞了出去,更砸到后来的几个人都摔倒了一片。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