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一九章 那家伙骗你玩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看到他们的到来,在座的长辈们也都热情地招呼着,欧阳芊芊跟着东方焰一一跟大家打了招呼,正好坐在了空余出来的两个位置上。

东方焰目不斜视,童语烟也是低垂下眼睛。

宁澄玉则很是不服气地横了欧阳芊芊一眼,嘴里低声地念念有词,“看她得意的样子,以为自己已经是东方家媳妇了么。”

而欧阳芊芊落座后,就笑意满满地将手里提着的一个精美的袋子递给了童娜兰面前,“娜兰送你的新婚礼物,祝你们白头偕老啊。”

童娜兰意外又欣喜地接过来,“欧阳小姐不是都把大礼送到家里了吗,怎么还这么客气。”

“那是我爸爸妈妈的礼物,这是我准备的。”

童娜兰一层一层打开来一看,竟是一套南非定制的钻石项链,格外的美丽耀眼。童娜兰当即眼睛就亮的好像那钻石一样,“天哪!好漂亮!”

容雪也自是高兴得合不拢嘴,连连向欧阳芊芊道谢,最后又忍不住说:“你看芊芊这么懂事这么好的女孩子,咱们小焰得赶紧娶进门才好啊,是不是?”

这一说,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了东方焰和欧阳芊芊方向,欧阳芊芊春风拂面,含笑不语,倒是显露着小女人一般的娇态。

容霜这时候也附和道:“我们小焰和芊芊的事也就快了,大家很快能喝到订婚喜酒。”

这一说,宁远、苏国安也都连连笑着,并连连向东方老爷子恭贺。老爷子则弯着眼睛笑出了皱纹。

“还订婚啊?怎么不像我和程浩一样,直接结婚就好了啊?”童娜兰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容霜、容雪的脸,登时就不好看了。

这丫头是不是傻?像他们这些有头有脸的传统世家,哪个不是先订婚再结婚的?这要不是童娜兰自己闹得这么一出,不得不赶紧结婚了事,谁愿意把事情办得这么仓促啊?这时候还好意思再提出来。

这时候,也唯有苏国安及时开口道:“这也是个传统嘛,显得我们对欧阳家的礼仪和重视。咱自己家的就不用那么多繁文缛节了是不是?”

这一说,旁的人跟着嗯嗯啊啊地附和着,才算是把这尴尬圆了过去。

一贯嬉皮笑脸的苏一鸣却皱了眉,看看东方焰,再看看童语烟,再将目光落向东方焰——这小子,还真能沉得住气呀。

却听宁澄玉却突然道:“东方大哥自己也没说这话呢啊,八字还没一撇。”

顿时,气氛凉了一大截。

宁远又尴尬了,自己这儿子不争气,今儿个怎么女儿也这么口无遮拦的,忙跟着圆场,“小焰跟芊芊是天造地设,不管从两个孩子来说,还是东方家和欧阳家来说,再找不到更相衬了的,多好啊多好。”

“爸,‘企业联姻’还说得这么好听啊。”

“澄玉!你胡说什么。”宁远有些瘟怒。

企业联姻——这字眼,着实让欧阳芊芊不爽极了,只因为东方焰也是这么明明白白地给她说过这个字眼,以来打击她的热情和独占,只为了那个——童语烟。

但自从上次自己将童语烟和东方焰的关系透露给了容霜,童语烟就再没在公司出现过,东方焰也对她更和气了点。而这时候,她没注意到,怎么又冒出一个宁澄玉。

不过,宁澄玉而已么,就算是宁远的千金,她也没往眼里放,甚至对这种没大脑的女人,更瞧不上眼。于是,欧阳芊芊柔情蜜意地直接将东方焰的手臂一挽,好一副小鸟依人状地道:“在外界看来,确实是企业联姻,可是,这不妨碍我们的感情啊。况且,一举两得的事情,不是更好?是不是,东方?”

而东方焰则将自己手臂上她的手握在手里捏了捏,淡淡地道:“没错。”

“对呀对呀。”容雪得了欧阳芊芊不少的好处,自然乐得帮她说话,“这两个孩子,感情又深厚,事业又能互相助益,看着真叫人羡慕呢。”

“什么感情啊……”看到东方焰这样的举动,宁澄玉更不服气了,出口半句话被童语烟使劲拉住了胳膊打断了她。

宁澄玉单纯直爽,心里有事藏不住,可是,她这是将欧阳芊芊的火往自己身上引,却还不自知着。

苏一鸣忙打岔道:“澄玉这丫头是瞧着人成双成对了,自己落了单闹小脾气呢啊,哈哈,来,要不坐在哥哥我跟前。”

“呸,谁要跟你坐。”

“那你和语烟一人坐我一边更好。”苏一鸣的油腔滑调引起众人一场哄笑,才算是将这尴尬化解了过去。然而又有多少人是食之无味的,谁知道。

接下来的话题,渐渐都转移到了东方焰和欧阳芊芊身上,宁澄玉越来越憋闷,索性拉着童语烟一起去了洗手间,而这一路又在不停地抱怨。童语烟甚至不知道该去拦着她还是该去鼓舞她。而自己又确实不喜欢欧阳芊芊,也确实希望宁澄玉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可是,东方焰想要做什么岂是她能左右的。

“澄玉,你也别急,而且,一定不要和欧阳芊芊正面冲突,这样无济于事,甚至会让你越来越被动的。”童语烟只是怕宁澄玉受到什么不该有的伤害,她这么单纯、这么无害,不应该受到任何的伤害。

宁澄玉冲她笑笑,上前一把抱住她,“语烟,还是你最好了。我就知道,就算全天下人都对我不好了,你也是会对我好的,唯一的。”

“澄玉……”童语烟回抱她,拍拍她的肩,却再说不出更多来。她不敢对她说,自己其实哪里有她说的那么好,有多少事,是她所不知道的,但也绝对不能让她知道。让那些事都成为过去,深深埋葬起来,对谁都好。

两个人一起走出洗手间,刚刚拐过走廊,就碰到了站在一边的宁程浩。

“哥,你怎么也出来了?”

宁程浩却是看了看童语烟,才又转向宁澄玉,“你先过去,我有话跟语烟说。”

宁澄玉反射性地抱住了童语烟的胳膊,警惕地看着自己哥哥,生怕他又闹出什么乱子来。

“去去去,没事。”

童语烟便也拍拍宁澄玉的手背,“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就过去。”

宁澄玉这才无不担心地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宁程浩表情有点僵硬,上前了一步,又不敢太靠近的样子,目光复杂极了,“语烟……为什么东方焰跟欧阳芊芊要订婚了?”

“呃?”

“那你呢?”

童语烟抬眼看看他,着实有点意外。

这不明所以的目光,让宁程浩一下子烦躁了,“我就说东方焰那家伙是骗你玩你的是不是?他现在这样是什么意思?”

“这……没什么,都过去了。”

“过去了?他就这样把你白白欺负了?”

“没什么‘欺负’不‘欺负’的,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童语烟你可不应该是这样随随便便的人,是不是从头到尾都是东方焰胁迫你的?你有什么委屈没人替你撑腰了,还有我啊,他要敢这么欺负你,我就找他算账去!”

“程浩!你不用自以为是,我也知道我在做什么。你就是要说这个的吗?说完了就快进去吧,不然娜兰一会儿多心。”

“语烟……”

“哦,还有,我还要祝你新婚快乐——是真心的。我想,只要你好好对娜兰,娜兰也不会辜负你的。”

宁程浩叹了口气,“反正我也想通了,我做的事情,我就得负责。”

童语烟笑了笑,又想到了什么,“另外……我和东方焰的事情……你别让别人知道,尤其是澄玉。”

看着她坚定的眼神,宁程浩只得点点头,“语烟,要是有什么委屈,记得,还有我,我一直都在呢。”

他的目光,还是那么温暖,也只有看着她的时候,才又那么清澈。童语烟心里莫名地柔软了一下子,知道了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却包含着多么沉重的承诺,虽然只是淡淡的一眼,也是一种真正的告别了。

宁程浩,祝你好,一切,都好。

跟着宁程浩的“平静”,一切似乎都平静了下来。

宁澄玉还会经常找童语烟聊起关于她和东方焰的一切,她开始找各种机会去接近他,去公司找他,给他送咖啡,陪他加班帮他整理文件……有时会欢呼雀跃于东方焰夸她有商业头脑,有时又会颓丧于东方焰对她不理不睬……完全一副恋爱初期懵懵懂懂又患得患失的少女心。

东方焰的母亲容霜期间回来过一次吃晚饭,对她仍旧冷冷淡淡,又包含着一种打量和审视,临走时算是带话给她,说容雪让她抽时间过去取她落下的一些没整理完全的行李。

顾蔓林也会时常和她通话,小丫头乐陶陶地给她讲着自己又如何调戏李卓了,又如何沾了李卓的便宜,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乐观,总会让童语烟深受感染。

“童姐姐,我觉得我越来越喜欢李卓了呢,怎么办,突然觉得离开的话,好舍不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