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二五章 跟老婆回娘家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童语烟心里暗暗叹口气,将身子再往车窗紧靠了靠,不料,身侧的感觉跟着她的退缩,竟得寸进尺,跟着向里靠过来。

童语烟心里有些不高兴,睡意也谈了,但她忍了忍,又向里缩了缩。

可是,那人竟再次靠近过来。

童语烟着实有些恼火,睁开眼睛看过去,很想给旁的人一点眼神的警告。

可这一睁眼不要紧,一张放大了的棱角分明的脸庞就那样近在咫尺地充满了她的视线。

童语烟吓得瞪大了眼,反射性的向后猛靠过去,后脑勺“嘭”的一声撞到冷硬的玻璃窗,连疼都忘了。左看、右看、右看、左看,自己确实是在火车上,在通往南方小城的火车上,不是在做梦,可是……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你、你、你……我……我……”

舌头打结,一句话没说出口,差点咬到自己。

就见那脸庞扬起一抹促狭的笑意,大掌一伸,直接将她的脑袋揽过去,就那样靠近了面前的怀里。

童语烟发誓自己根本还是短路的,根本完全丧失了反应能力。直到头顶传来真真切切的他低哑的声音:“童语烟,大白天的,你撞鬼了吗?”

能不能说,比撞到鬼都要可怕?

他的问话,终于让她找到了飞散的魂魄,感觉到他的手掌还在轻轻揉着自己后脑勺被撞痛的地方,她登时又找到了剩下一半的神志,一把推开他的胸膛,瞪大眼睛好像真的看到鬼一样的看着他,然而,语言能力还没归位,出口的话还是语无伦次的:“东、东方焰……你、你怎么会……你不是在……你怎么可能……”

没错,不是东方焰又是谁?

此时此刻的东方焰,没有往日的西装笔挺,一身休闲的装扮,肩上一个简单的背包,发丝也随性而微乱,整个人不若之前的冷酷严肃、生人勿近,却依旧是出尘不凡、卓尔不群的低调的张扬。

可是,这怎么可能让童语烟接受?自己除夕夜从c城“逃走”,他人还在国外吧,他怎么可能现在跟自己坐上一列通往南方小城镇的火车?

但他似乎对她的疑问一点也不感兴趣,只是一只手臂撑在不大的台面边沿上,就那样歪着头,斜看着她:“你不是说,有机会让我去看看云镇,也会喜欢上那里?那么,就带我去看看。”

童语烟鼻端竟蓦地有些酸涩,脸颊微红地抬手揉了揉鼻子掩饰着,“东方焰,我现在不想带你去了。”

“晚了。”东方焰抬抬下巴指指窗外,“已经发车了。”

童语烟这才发现火车的确已经开动了,而且已经驶出了站台,慢慢在加速。就好像,从自己决定踏出东方大宅那一刻起,就只能往前走,没有回头路一般。

童语烟心里有太多的疑问,而东方焰显然对她的疑问都知道,却偏偏不开口讲一般,只是手往怀里一摸,便掏出了一团什么东西,放在了她面前。

“吃吧。”

“呃?”童语烟看到那应该是航班上的航空餐,上面还有某国际航空公司的标志,想必,是他刚刚坐飞机时带下来的吧。

看她没动,他又拿起来直接塞给她手里,“吃。”

“你呢?吃了吗?”

“让你吃就吃。”说罢,他也不用问,直接拿过她面前喝了一小半的那瓶水,打开来一口气就喝下了一大半。

捏在手里的一小包航空餐,似乎还带着他的体温,童语烟只觉得心口砰砰直跳,那感觉太诡异,太奇妙了,让自己感觉堕入了异度空间,只能继续,继续。

对于饿了一夜,对着干巴巴的饼干毫无食欲的童语烟,这份算不上丰盛的航空餐已经是人间美味了。她不消一会儿就一扫而空,肚子立刻舒服多了。

一直斜眼看着她吃的东方焰这时候伸出手臂来,用拇指抹去了她唇角的米屑,那份温柔,简直想要将她一起融化了般,让她登时又恍恍惚惚起来。

“你们也是赶回家过年的吧?”——对面座位突然传来问话声,童语烟看过去,这应该是一对年轻夫妻,穿着很朴实,脸上也挂着风吹日晒的痕迹,连口音也带着浓浓的南方乡下味道。

童语烟不知怎么回答,只是笑笑算是回应。

东方焰的手臂却突然将她的肩膀揽住,更顺手揉了揉她的发,“我跟我老婆回娘家。”

童语烟倒吸一口凉气,诧异地看着他,那一张脸竟然满是不容置疑——这人就是有这本事,撒谎时比真话的可信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刚刚说话的那女人憨厚地笑道:“我就说咯,肯定是刚刚结婚的,你男人真体贴哦。”

“他、他不是……”童语烟头皮直发麻,她不知道东方焰是哪根神经抽了,这样子很好玩吗?

可不待她解释,那女人便自顾自的继续道:“你看啊,你老公都会陪你回娘家嘞,我家这个,要不是我今年怀宝宝,他都连着三年没有过年陪我回娘家咯。”

一旁的老公跟着忙解释:“不是因为怀宝宝噻,是前面几年厂子里都不放假。”

童语烟笑。这样一对夫妻是多么真实啊,那女人的肚子确实微隆着,她老公时不时就会把目光落在那隆起的肚子上,满眼的期待和欣喜。

“我们也刚刚有。”东方焰突然又开口,那手掌竟然还在她小腹上像模像样地摸了摸。

童语烟小腹跟着一个轰热,脸颊跟着也发烫起来,一把推开他不安分的手,低斥他:“东方焰你胡说什么?”

对面的女人捂着嘴咯咯笑:“哎呀还害羞呢,刚刚才有的?那应该还没有反应呢吧?我已经过了反应期了,哎呦吐了整整两个月,人没胖反而瘦了呢,不过现在饭量特别好,都补回来了。”

女人本就是个爱说话的,这下碰到了知音一般,滔滔不绝。

童语烟尴尬地想要打断又不好打断,只能嗯嗯啊啊地听着陪着点头,东方焰唇角含笑,跟着煽风点火,“烟儿你听着点,好好学习学习。”

童语烟手又一次推开他缠过她腰际的手,没法子了,只能狠狠地一把掐过去,气鼓鼓地瞪他,“东方焰你再胡说。”

不料他不退缩,反而更靠近过来,唇角几乎贴上她脸颊,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女人,我们可从没做过防范措施,怎么就不可能有?”

童语烟脸颊蓦地一红,想来自己这个月似乎确实推迟了好几天还没来呢……这不可能……

趁她一个呆愣,他的手就那样得逞地抚着她的小腰一个收紧,头便肆无忌惮地靠在了她肩窝里,喃喃道:“你困不困?”

童语烟摇头。她刚刚倒是困得很,这阵子早被他吓得无比清醒,一个瞌睡虫都没有了。

“我困了,让我靠着睡会儿。”说着,他就合上了眼眸,在她颈间摩挲摩挲,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真就要睡去了。

童语烟怎么拒绝?根本没有给她拒绝的余地。而偏偏,他和她,就这样的姿势,竟这么契合。

连对面的女人都啧啧地咂响了嘴巴,“你瞧你老公这么粘你,羡慕死人了。”

“他、他平时不这样。”

女人又咯咯笑了:“我老公平时也不会,只晚上会。”

童语烟汗,自己还不如不说。

颈窝里也传来一声轻笑,童语烟更羞恼了,手下暗暗掐住腰间他的手背,被他一个反手将她的小手纳入了掌心,十指交握。

火车有节奏的咔嚓声,像一首绵延无期的长歌,就那样一路往前,一路往前。

就在这样的长歌中,童语烟也最终耐不住困意来袭,变得迷迷糊糊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蜗里生痒,她抬手拂了拂,没有拂去,才睁开迷离的眼睛,看到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换了姿势,东方焰已经没有靠在她肩窝里了,而是自己伏在他的胸口,被他满满抱在怀里。而刚才的瘙痒,竟是他贴近她耳边不安分的吹气。

童语烟反射性地推开他,发现对面的座位已经空了,整个车厢都已经空了一大半。

“到哪儿了?”

“还有十分钟到站。”

自己竟睡了三个多小时。车窗外葱葱郁郁,景色越发的精致,童语烟知道,自己的确离云镇越来越近了。

“东方焰你到底为什么会跟着来这儿?”睡过一觉,脑子清透了不少,对面也没有旁人了,她决定要好好质问清楚。

哪知东方焰还是不正面回答,只是抬手将她颊上凌乱的发丝一点一点理顺,口中像是自言自语地道:“是什么样的事情,让我的烟儿突然在除夕夜里跑出那座城市,你说我要是不跟着,弄丢了她怎么办。”

童语烟哑口无言。

这样的东方焰让他迷惑了,可是,又该死的……迷人。

她犹记得自己是怎么样决绝地要他去选择和宁澄玉在一起,然后倔强地对他不闻不问,直到最后又忍不住在电话里想要听到他的声音,哪怕只是最后的一句,而他的声音,又是那么的暴躁和压抑,还有和她一样凌乱的呼吸……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