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二三章 先成家 再立业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每年的除夕几大家子所有人都会聚在东方大宅陪老爷子一起守岁,人多热闹,也就有了过年的气氛。

宁澄玉带来了宁远让捎过来的东方毅爱喝的黄酒,便跑上楼找童语烟聊天。

童语烟好多天没有出门,倒是啃下了好几本书。

宁澄玉看着那一摞摞的书,也禁不住感叹连连,“语烟啊,我真佩服你,你这是立志要做医学狂人啊。”

童语烟笑,她只是无事可干。

“我是越来越不喜欢做这一行了。语烟啊,我想去学经济。”

“经济?”

“对啊,我学了经济以后,就可以去协助东方大哥工作了。别以为就欧阳芊芊有这样的能力可能帮东方大哥,语烟你说对不对?”

“这……主要还要看你自己。”

“我自己无所谓啦,东方大哥做什么,我就去学什么,这样我们才更有共同语言嘛。唉,东方大哥这一走,我好无聊啊,给他打过几个电话,他都很忙的样子。所以我想,我还不如改行去帮他呢,能分担点就分担点嘛,是不是?”

“其实……只是工作上的话,他有的是员工来做。”

宁澄玉眨巴眨巴眼睛,突然茅塞顿开状,“对啊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又不是要当他的优秀员工,我不能做第二个欧阳芊芊啊。多亏语烟你点醒我了,不然我都被欧阳芊芊气糊涂了。好,我明天开始就去学厨艺,学养生保健,还可以学学按摩推拿什么哒,哈哈,东方大哥一定需要这个。语烟你太棒了!我爱死你了!”

说着,宁澄玉还夸张地多去抱着她的脖子在她脸颊上啵儿地一口。

童语烟努力让自己笑笑,这样的确不错,宁澄玉也乐在其中,谁说将来有一天,事情就不可能呢?

宁澄玉似乎是解了心头的大困惑,人也轻松了,随意地就说起了别的,“眼看过年就没几天了,今年除夕呀,肯定没有往年好玩。”

童语烟知道她的意思,其实往年对她来说,也都是这个样子了。而每次越是到了年跟前,她越是会想起云镇的一切。在那里,每年的除夕虽然没有那么多人聚在一起,却会在晚上的时候拿出一年里酿的最好的米酒,还有阿妈准备好的最香的腊肉,自己和小妹穿着阿爸买来的新衣服,围着暖炉其乐融融,总有说不完的笑话,讲不完的家长里短。

“唉,今年我哥和童娜兰变成一对小夫妻了,焰哥哥也不回来,你小舅那个最活跃的……”说到这儿,宁澄玉意识到自己提到不该说的,忙又住了嘴,“你看,就剩我们几个落单了,能有多好玩?”

“以后慢慢的,都会这样的。”

“要是明年可能还会有点意思吧,我听说,雪姨急着抱孙子,让我哥和娜兰今年一定奋战出来一个小宝宝,哈,要真有了,明年过年就有小的玩了。”

这么说来,这时间过得确实挺快的,一晃眼,自己来到这个城市第七个年头已经过去了,离开阿爸阿妈身边,马上就要八年了啊。

除夕这一天,东方毅像往年一样,给佣人们放假回去老家,只留了两个在东方家待了几辈的也没家的老佣人一起。童语烟从一大早便跟着一起忙着准备年夜饭的事情,忙了整整一天。

尤其应景的是,从中午开始,天空就开始飘雪,且便越下越大。待下午有人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喜气洋洋来登门的时候,室外已经一片银装素裹。

第一个到来的是宁远夫妻带着宁澄玉,宁澄玉在家待着无聊,自然吵着要早早来,好和童语烟一起。而宁程浩则和童娜兰一起要去接了容雪再来。

第二个来的,是苏国安夫妇和苏一鸣,苏一鸣一来,那气氛就立刻热闹得多了,一会儿去厨房混吃混喝被赶出来,一会儿跟老爷子插科打诨引起一堂哄笑。

第三个来的人,很特别。待那人进门抬手拍落了肩头的雪,还有莹莹的雪珠挂在发梢,灯光映照下,晶莹闪烁,俊逸的眉梢下眸光一挑,一派风华流泻,连刚刚捧着果盘出来的宁澄玉眼睛都亮了亮,撞撞旁边童语烟的胳膊,低声道:“谁啊?”

童语烟转手接过呆愣愣的宁澄玉手里的果盘,“你一定想不到。”

“谁?”

“欧阳芊芊的大哥——欧阳子硕。”

宁澄玉果然瞪大了眼睛,看童语烟将果盘放在了客厅茶几上,看东方毅招呼着欧阳子硕坐下攀谈起来,再看童语烟退回来,宁澄玉才缓过神来,“怎么会是欧阳芊芊的大哥,不像。”

“怎么不像?”

“比那个欧阳芊芊顺眼多了。”

童语烟不由得再扫过去一眼,顺眼吗?她怎么还是觉得哪里不顺眼。

欧阳子硕只是简单地代表父母来拜访东方毅,送了几件稀有的礼品。东方毅客气地邀请他留下吃年夜饭,欧阳子硕也客气地说要赶飞机回家陪父母,便告辞了。

童语烟授命送客,于是一直将欧阳子硕送到门口,并趁机将手里的提袋递给他,“你的衣服,清洗好了,谢谢。”

“童小姐,其实我今天过来除了看望东方老先生,还有另外一件事。”

童语烟静待他继续。

“之前一直在海外发展事业,父亲年龄大了,希望明年我能将重心转移回国内,将瑞阳全权交给我,但是,要求我先成家,再立业。并且给我一个月时间,决定人选。”

童语烟淡笑,没有说话。

“就是你现在想的——我挑你了。不过今天我暂时就不跟老爷子提了,年后我会再正式登门拜访,也算是不违了父亲一月之期。”

“冒昧问一句,你何以这么笃定?”

“合适。”简简单单两个字,欧阳子硕唇角一挑,便转身而走,未多做一丝停留。

童语烟皱皱眉,明白过来自己为什么觉得他哪里不顺眼了——自以为是。

什么“一月之期”,跟她有什么关系?童语烟转过头便抛之脑后了,刚走近屋子,就被闪身出来的宁澄玉堵住,一脸的探寻,“诶,语烟,你刚递给他什么东西啊?你们之前认识?”

“很偶然的见过一次,没别的事。”

“不老实,有问题。”

傍晚的时候,容霜才忙完医院的事情回来。而容雪母女和宁程浩来的时候,年夜饭已经上桌等了好一会儿。

童娜兰一进门的脸色就很不好,而宁程浩也闷闷地不说话,只有容雪在打着圆场,直说是车子路上出问题了,才耽误了时间。

众人也没多问,都互相招呼着围坐下来吃年夜饭。没了圆滑世故的容峰,宁程浩也变得不大说话,童娜兰也没有往年那么疯了,所以场面虽热闹,但怎么也热烈不起来。唯独东方焰的缺席并没有大的影响,他即便在,也总是冷眼看着,没什么话说,似乎,从来都没有人在意一般。

饭后,外面已经能听到此起彼伏的隆隆炮声。

苏一鸣便拿着准备好的烟花要去院子放,每年这事都是他挑头干的,今年同样,拉着宁程浩就往外冲。宁澄玉想要拉着童语烟去,童语烟怕冷,宁可在屋里帮佣人们收拾餐后的甜点和水果。童娜兰也不愿意出去,便和容霜、容雪说在二楼挑台上去看烟火,又不冷又看得全。宁远夫妇、苏国安夫妇便陪老爷子喝茶聊天看晚会,

烟火爆竹在院子里亮起来,那年味便更足了。

童语烟将准备好的甜点水果一一端出来放在客厅茶几上,再给几位长辈满上热水,东方毅便招呼着,“这帮小子也放得差不多了吧,语烟你上去叫你妈妈她们下来也吃点水果。”

童语烟应着,便拾阶而上去叫人。

自从上次离开童家之后,她真的没有再和容雪有任何的交集,即便有时接到过她打来宅子里问候东方毅的电话,她也只是转接一下。

走到二楼,穿过落地窗和厚重的帷幔,就是宽阔的挑台,院子里隆隆的烟花爆竹声正歇下来,童语烟就不经意听到了落地窗外传来的嘤嘤哭泣——是童娜兰。

童娜兰一边哭一边抱怨,口口声声能听得到宁程浩的名字。

容雪在一旁可劲地劝着,“好了娜兰,这人已经攥在手里了,还怕他跑了不成?男人嘛,花天酒地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也别这么小心眼。”

“可他以前怎么就不这样呢?我就知道,他以前心里就只有个童语烟,现在跟我结婚了,他就是不甘心他就跑出去乱玩故意气我!”

“什么话!什么童语烟,现在你还跟他提这话干嘛?你不是找不自在呢吗?你说你怎么这么笨?”

“我不提好像就不存在一样。”童娜兰的声音真的委屈得不是一点点,“姨妈,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容霜叹了口气开口了:“这些话都别说了,上次交待你的赶紧和宁程浩要个孩子的事,怎么样了?”

“对啊对啊,有了孩子以后,男人也就能收心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