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二九章 少卖乖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到家了,烟儿,快进去。”东方焰在她耳边道,然后按按她的掌心,“我跟着你呢。”

门里面,已经传来说话声,是景佳琪的叫嚷:“阿妈,我带个人回家了,你快来瞧瞧。”

“你又惹什么人让人阿爸找家里来了吧?”

“哪有。”

那是阿妈的声音,虽然变得低哑了些,可还是一听就能听出来。近在咫尺,童语烟再克制不住激动,抬脚小跑了进去。果然,小院子里就看到围着围裙的阿妈正在拿着扫把扫着一地的炮屑。

“阿妈!”童语烟大叫一声,再一直跑过去,冲到她面前,笑得有些控制不住声音,“阿妈是我呀!”

阿妈显然僵硬了下,愣愣地抬头看过来,那眼中的光芒闪了闪,却突然扫把一扬,就朝她身上扫过去,“你个丫头!是不是自己跑回来的?你经过人家家同意了吗?你跑回来干什么来的?你现在跑回来是干什么来的?”

“阿妈!阿妈我就是想回来看看你和阿爸。”童语烟被扫把赶着直往外躲,直到东方焰上来挡在了她前面,那扫把才顿住了。

“阿姨,我带烟儿一起回来的。她就想回来过个年。”

景妈妈抬眼将东方焰看了又看,眉头皱了皱,“你是……”

“东方焰。”

“外面谁来了?”屋里这时传来了粗哑的一声问话,还伴有两声重重的咳嗽。

童语烟听出来了,揪着东方焰挡在自己前面,敞开嗓门对屋里喊:“阿爸,是我,烟儿回来看你了。阿妈不让我进门。”

童语烟就知道往日里阿爸最疼她了,阿妈嘴硬心软,而且会听阿爸的。果然,景妈妈扫把往地上一戳,“谁说不让你进门,就是问你,是不是从人家家偷偷跑回来的?”

“我……我也不算是……我留了个字条。”

“你、你这丫头你……”

“好啦,让烟儿先进屋嘛。”这时候,景爸爸终于披了件外套站在了木楼的门口,眼睛看过来,竟也是晶莹闪烁。

童语烟激动得不能自已,绕过阿妈直跑向了阿爸跟前,一把抱住了阿爸的脖子,“还是阿爸对烟儿最好了!”

景爸爸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脸上不无欣慰激动还有嗔怪,“不过,这样回来还是不好,去,给人家打电话报个平安。”

“哦,好。”

原本,童语烟也就想要回到云镇之后,就开手机给东方爷爷去个电话的。只是,号码拨出去,心里还是没底,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莽撞,会让爷爷怎么生气。

东方焰尾随其后,进入木楼的门槛,迎上景爸爸探寻的眼睛,他显得很恭敬地微微弯腰鞠了一躬。

景爸爸眼中有些不确认的思忖,景妈妈却跟上来低声对他说:“是他——东方焰。”

景爸爸眼中的疑惑顿开,似乎满是欣慰地点点头,低低问他:“你爷爷他,还好吗?”

东方焰笑:“爷爷他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来,进屋坐。”

这样简短的对话,在里面打电话的童语烟没有听到,旁边跑得累了回来喝下一大杯冷水的景佳琪却听到了,过去就拉住阿妈的胳膊,“这个人,阿妈你们怎么认识?”

“小孩子,没你的事别瞎问。走,跟我张罗午饭去。”说着拉着不情不愿的景佳琪就出去院子的灶房去。

童语烟挂了电话走过来,神情很有些阴郁。

“怎么了?”东方焰问她。

“是佣人接的,说爷爷在睡午觉,只带话给我,让我过完年,记得回家。”

“那不就好了。”东方焰不以为意。老爷子赌赌气发发脾气是正常的,但还惦记着要她回家,就是没有真生气。

景爸爸也坐在屋中间的桌边,满上几杯茶,“烟儿你就是太任性,这几年闯下不少祸端吧?那里人多嘴杂,没人像这里的人这么娇惯着你。”

“阿爸没有……我很乖的,而且,那里的人也惯着我。”童语烟说的颇没有底气,知道阿爸估计也不信。旁边坐着的东方焰却伸手在她颊上捏了捏,简直亲昵,跟着说:“是啊,烟儿很乖。”

童语烟一阵肉麻,偷偷瞪了他一眼。

这男人,干什么在她阿爸面前也这么……放肆的!

景爸爸却好像没看见,将茶杯往东方焰跟前推了推,招呼他喝茶。

童语烟这时才想到了什么,忙道:“阿爸,我还没来得及介绍,他是……那边的‘表哥’,叫东方焰。”

阿爸笑道:“表哥不表哥的,来了这儿,都是一家人。小焰,不要客气。”

“谢谢景叔。”

小焰?景叔?什么时候,阿爸变得这么会跟陌生人熟络了?还有这个东方焰,变得这么恭恭敬敬的,装什么装?

“阿爸,你和阿妈身体都好吗?我觉得阿爸你瘦了好多。”

“阿爸我好着呢。”

“刚刚在村口看到小妹和几个臭小子打架,突然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啊,那时候,她才十岁。”

“琪儿以前就爱跟着你屁股后面转,后来,谁都管不住,越来越没个女孩儿样子了,整天在外面惹是生非。”

“小妹上高中了吧?”

“高三了,今天就快要毕业。没个正形的。你阿妈说,要是考不好,不如回来给找个好婆家。”

“我才不要!”端着碗筷走进来的景佳琪正好听到了这句,立刻像是被门夹了尾巴,“我怎么都得考到外面去,咱们这山旮旯我是待得够够的。”

“留着陪阿爸阿妈有什么不好?”阿妈跟着端着饭菜进来,瞅着小丫头的脊梁直抱怨。

童语烟忙跟着一起接过阿妈手里的东西往饭桌上放,看着景佳琪那皱起的小鼻子,还有一脸天真懵懂的模样,心里又是欢喜又是嗟叹。如果自己有得选择,是不会走出云镇,前往那个陌生的大都市的,可是,小妹她体会不到。

景佳琪放下碗筷,小手往腰上一叉,“咱们云镇方圆百里的,哪有像样的男人啊?还找什么好婆家,阿妈你就瞎操心吧。”

“是啊阿妈。”童语烟也笑了,“小妹还小呢,哪需要现在想什么婆家的事。”

说到这儿,景妈妈倒是想起了什么,上前拉住了她的手,“烟儿啊,你也不小咯,嫁人了么?”

童语烟忙不迭地摇头,“阿妈,我也不大啊。”

东方焰倒好像在一旁看好戏似的,一边喝着茶,一边且等着她怎么尴尬。

“姐夫,吃饭了。”景佳琪冷不丁的一声招呼,差点让他呛到。不过,这……还挺顺耳。

童语烟则被吓了一跳,差点没晕倒,“琪儿你乱叫什么!回来还没叫我一声姐的,倒瞅着外人瞎乱叫。”童语烟一边嚷着,一边掩饰着自己的心虚慌乱,扬手过去作势就要“教训”这丫头一下,抬起的手却被东方焰起身拦住,且直接握在了掌心里。

“谁是外人?烟儿,招呼阿爸阿妈吃饭,也别对小妹这么凶的,人家不是十岁的小孩了,是十七。”

“马上十八了,姐夫。”

什么“阿爸阿妈”?什么“小妹”?你叫的倒顺口!谁认识你啊?

而且看小丫头的架势,倒好像自己成了外人了。好你个景佳琪!

童语烟气鼓鼓地从他手掌中抽出自己的手,而他也没强拉,转身像个好好先生一样,主动去扶景爸爸起身往饭桌旁坐,一边还接过景妈妈递来的米饭桶,反倒把她晾一边了。

“烟儿你呆呆的干什么,去打点上好的米酒过来,让小焰尝尝。”

“阿爸你不用管他。”童语烟赌气。

“烟儿我想喝,你给我说了景叔酿的米酒特别好,我刚脚没进院子都闻到了。”

东方焰你少给我卖乖!

“还不快去。”景爸爸听到有说自己酿酒手艺好的,那还不得意极了,开口就催促。童语烟没辙,只能乖乖去院子打酒,心里一边腹诽着东方焰这个两面三刀的。

而当她闻到了米酒那久违的醇香时,什么心情都好了。打来满满一壶,拿来几只小酒碗,先给阿爸满上。

景爸爸心里高兴,脸上也泛了红光,景妈妈却拦住了他的手,“你还是别喝了,烟儿啊,给小焰倒上就行。”

“阿爸为什么不喝啊?”

景爸爸把老伴的手一推,“就喝一碗,今天是我烟儿给我倒的酒,我做梦都没想到啊……还能喝到烟儿倒的酒。”

这话出口,气氛突然变得酸楚起来,童语烟的鼻子也酸了酸,猛吸了两下,赶紧道:“阿爸想喝,我就给你倒,还要陪你一起喝。”

景妈妈也不由得抹了抹眼角,脸上却是油然而生的笑,招呼她赶紧给东方焰倒酒。

童语烟应了,给东方焰倒了一碗,然后又拿过一个碗要给自己倒,想喝,特别想喝。

“烟儿,你能喝吗?这个时候。”东方焰低低提醒,倒叫另一边的景佳琪听了去,抬眼看看童语烟,出口便道:“姐,你怀孕啦?”

“怀你个头!”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