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三一章 你弄湿我了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云河河面宽阔,河底陡峭,布满石块的河床出去没多远,就已经踩不到底。沿河而居的村民们基本都熟悉水性,只是这个季节的晚上,河水还是冰澈透骨得很。

待东方焰将景佳琪扛上岸边的时候,浑身湿透的景佳琪不住地发抖,一边跌坐在地上连哭带骂,“谁推的我!给老娘出来!唔唔……”

童语烟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她赶紧披在身上,惊魂普定地扶过她湿漉漉的脸颊,“琪儿没事吧,你没事吧?”

“我脚扭了,被石头别了一下,疼死我了疼死我了!是谁干的!不给我跳河谢罪我姓景的绝不放过他!”

“好了琪儿,我们先回家。”

想必是琪儿刚刚和那几个小子在河边打闹,无意中失足落了水,乡里乡亲的都围了一圈,而那几个小子早跑得没了踪影,还上哪儿找去。

童语烟眼看一旁的东方焰也是湿透了,冰冷的水顺着发梢一滴滴滴落,她顾不上照顾,只能去先将景佳琪扶起来。

可是景佳琪不但抖着,那脚也根本用不上劲儿。

“不行不行,我脚疼死了走不了。”

“上来。”东方焰没有多余的话,转过身来给她一个背。

童语烟看了他一眼,再去看景佳琪,倒有点怕她不情愿,“琪儿,行吗?”

“谢谢姐夫。”景佳琪倒没推拒,上去便抱住了东方焰的脖子,将身体的重量全部放在了他宽厚的背脊上。

向旁边阿婆借了个手电筒,童语烟跟着在面前打着光,只想让东方焰的脚步能顺利些,能快些,身上都湿着,吹了冷风是会生病的。

好在家里距离河边不远,童语烟率先冲进了大门里,“阿妈,干毛巾在哪儿,琪儿落水里了。”

跟着后面的东方焰脚下稳健,背身的人儿冰冷的手臂将他抱得紧紧,一路上,那**的小脑袋几乎要靠在他的耳侧。

“姐夫……谢谢你救我……”小丫头呢呢喃喃地说着,那同样冰凉凉的小嘴就有意无意地在他耳垂上一个撩动。

东方焰肌肉微微颤栗一下子,撒手就将她的小身体“撇”了下来。

景佳琪没站稳,差点摔倒,好在他又伸手将她的胳膊拉住了。

“啊呀,脚好疼。”她确实是站不稳,东方焰不得不一只手撑住她,那眼神敛了又敛,划过小丫头清白无辜的面孔。

自己是神经太过敏感了吧。

东方焰开始自省。

刚刚一路上,童语烟一直心急地在前面打着灯赶路,背上这丫头湿漉漉的小身子……却也并没有安分。

十七八的年龄,说是稚嫩,倒也一点不含糊。偏偏这丫头是那么肆无忌惮地将她规模初具的胸脯在他的脊背来回磨蹭,低垂的脸颊也几乎贴着他的颈子,呼出的热气一直在他耳边缭绕着……

东方焰又不是什么毛头小子,可是,他也不想用过分复杂的思想去想一个十七八的孩子,而且,是烟儿的妹妹。

所以,他宁愿自省一下自己的控制力。是他的烟儿让他太干渴了吗?这么一个日思夜想的女人端端站在他面前,就是吃不到嘴里,他真的是要受不了了。

童语烟跟着景妈妈一起抱着干爽的大毛巾出来,景妈妈一边给景佳琪擦拭着,一边止不住怪怨,“你是不是又在外面惹事了?怎么好端端掉进河里?”

“阿妈,是他们几个臭小子胡说八道,还推我了呢。”

“好了好了,幸亏小焰救你,不然这黑灯瞎火的。”景妈妈心里过意不去,又多递了一块毛巾给童语烟,“快让小焰去洗洗,然后换件干衣服。”

“我没事,让小妹先去吧。”

童语烟也担心着,一股脑地将干毛巾往他头发上擦拭着,一边催着让景佳琪先去洗。没法子,院子里只有一处简易的淋浴室,只能换着来。

景佳琪应着,就去了,景妈妈回身给她去找干净衣服。

小院子里,只剩童语烟还在手忙脚乱地给东方焰擦拭着头上、身上的湿气。东方焰就那样低着头任她摆弄,直到越贴越紧,他的手自然而然地勾住她的纤腰,额头就那样倏然抵住她的脑袋。

“烟儿……”

“呃?”童语烟只顾着给他收拾,待他低哑的一声唤,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揽入怀里,身上的薄衫立刻被他一身的水汽也浸湿了,而那眸子就那样紧紧看着她,蛊惑着她,呼吸缭绕纠缠。

“东方焰……你、你弄湿我了。”她的声音竟也沙哑起来。

“你这话……会让我,乱想的。”

“嗯?”童语烟一下子没明白,待明白过来时,那身上自腰间他掌心的抚摸一股麻酥,让她莫名地就颤栗了起来。脸颊漾起了烧红,那羞恼更是不打一处来。

“东方焰你个……流*氓……”

东方焰笑,那笑容倾然流泻,在昏黄的院灯下,魅然得能夺了人了呼吸。

童语烟也刹那间哽住了气息,直到他微合着眸子,在她呆滞的唇瓣上印上一吻,童语烟呼地喘出一口气,脸颊更红了。

而他,只是低垂着眼眸,似是故意摄住她的目光,让她失去神志,一只手托起她发烫的面颊,再一次吻住她的唇,伸出舌,只需微微一个用力,就抵开了她的贝齿,直缠住了她柔软的小丁香……慢慢地享受……贪婪地吸*吮……

童语烟晕了,被他的一个眸光、一个笑容、一个呼吸完全控制……她就这样晕了……小手死死攥着他潮湿的衣服,几乎要瘫软在了他的怀里。

他吻着她,舍不得放开……他微微笑着,含着她变得滚烫的小舌尖……烟儿……这样好像一只乖顺的小猫……怎么可以这么让人爱不释手……

“烟儿……这到底要比放河灯,有趣多了。”

童语烟呼吸凌乱,什么思想都没了,他这样温柔致死的一个吻,还能给她留下什么?真的,什么都没了……

“东方焰……我讨厌你……”讨厌你竟总是这么轻易的,打破我所有的坚持。

东方焰嗤笑,贴着她的脸颊,甚至用鼻尖碰碰她的,“讨厌吗……我怎么觉得你——喜欢极了。”

这样被看穿,还这样被取笑,童语烟到底没有那么厚脸皮,推开他,双腿竟软得有点站不稳,趔趄了一下退开三步远。

“少臭美。你待会儿快洗洗,换件干衣服,要不然,再感冒了,我照样不管你。”

童语烟就这么“逃”了,独留他在小院子里,还有,那透过角落的木门门缝中,随着哗哗暖水,而看过来的,一瞬不瞬的目光。

童语烟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帮阿妈将一件件抹了盐巴的食材往缸里码放着,平时,这些腌制好的酱菜是云镇集市上一个独有的美味,也是这个家里收入来源的一部分。

景妈妈到现在看着面前女儿那婷婷玉衣的身影,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那时候,才十几岁的模样,一晃眼,许多年后,都这么大了。

“烟儿啊。”

“啊?阿妈?”童语烟手下很快找到了当初在云镇帮阿妈做酱菜的感觉,这时候,脑子里反而飘散着,因为小院中那个吻,还让她恍恍惚惚。

“烟儿啊,为什么……突然想到,这时候回来?”

童语烟看看阿妈花白的鬓角,也知道自己时隔近八年,一点联系一点音讯都没有,这时候突然回来的事情,连自己都是没有预料的,阿妈觉得奇怪,也是正常。

她不告而别的冲动,都是因为除夕的那个晚上,她只顾着沉浸在回到云镇的喜悦中,又被东方焰突然而至的跟随扰乱,差点忘记了,自己想要回来探听的,某些事。

“阿妈……我离开这么久都没有消息,你跟阿爸,有没有怪过我?”童语烟贴近过去,坐着小板凳看着一脸皱纹的阿妈。

阿妈笑了,“我们怎么会怪你。倒是你阿爸常说,不知道我们就这样让烟儿走了,烟儿会不会怪怨我们,不要她。”

童语烟鼻尖有些酸涩,再靠近过去,抱住阿妈的胳膊,“如果可以,阿妈,我是一点也不想离开云镇,离开你们。可是……”

“傻丫头,你注定不是云镇的女儿啊。你本来就是……”

童语烟直起身子,看定阿妈显得苍老的眼睛,“阿妈,对不起,我这次回来这么突然,也是因为……因为突然知道了一些事情,我想不明白,所以才会想回来。其实,我在那里的每天都想着回来,可是,我又知道不能。直到那天……我忍不住了,我才走了的。我甚至都没敢给任何人说就走了,我怕我要是说了,任何一个人都能拦得住我,他们所有人都不希望我回来,甚至连云镇两个字都不愿意提。”

“我知道,我跟你阿爸都知道。烟儿呀,其实,我们晓得,丫头你心里也有苦。”

“阿妈……那年找到我们家,领我走的——童建业,真的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吗?不是什么‘好友的遗孤’,其实我根本就是他的亲生女儿的,是吗?”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