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三三章 这么彪 谁敢娶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我找姐夫。”

房门处的东方焰蹙了眉,但见景佳琪大大方方地一把夺过他手里拿着的湿漉漉的衣服。

“我刚好要去洗衣服,问姐夫的湿衣服要不要我顺道洗了啊。”

东方焰双臂一抱,倚着门框瞧着这丫头的“表演”。

童语烟过来横了他一眼,“自己的衣服怎么让琪儿洗?”

“她要洗,就当是尽尽孝心。”东方焰笑道。

童语烟从景佳琪手里接过东方焰的衣服,真的觉得这人的脸皮越来越厚了,“琪儿你别理他,我一会儿去洗吧。”

景佳琪趁机摆摆手,“好吧好吧,那我先下去啦。”

待她哼着小调没事儿一样地跑下木楼,东方焰才瞧着童语烟和她手里的衣服,悠悠地道:“你洗?那就是尽妇道了。”

“呸。”童语烟作势要将他的湿衣服扔回他怀里,东方焰却双臂一展,直接连人一起揽入了怀中,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

“辛苦了,老婆。洗完早点休息啊。”说罢,人便直接退回了房间,啪地关了门,只留童语烟一个人,瞪大了眼睛,好半天没缓过神。

“琪儿,起床咯。”童语烟早上已经叫了景佳琪第五遍了,这小丫头,还像原来那么喜欢赖床。

童语烟心底里油然而生地想笑,好像一切都回到了许多年前,自己一切都收拾完毕,准备出门赶去学校,而这小丫头竟然还在赖床不起,于是……

童语烟冰凉的双手一下子从被角钻了进去,直贴上了她小肚皮上暖热的皮肤,“哈,让你再赖床!”

“啊!”景佳琪一声叫,啪地将她的手打了出去,抬起身便一眼瞪过去,那眼神中,颇有些嫌弃,“你当我还小吗?我想起的时候,自己会起。”

童语烟有一瞬间的呆愣,而后才发觉自己好像确实不大合适了,琪儿现在是大姑娘了,不是当年那个不到十岁的小丫头。而且,她们确实分开得太久……

“那个……早饭都准备好好一会儿了,再不起要凉了。”

“我平时都不吃早饭。”景佳琪说罢,又躺下,用被子蒙住了头。

童语烟刚想再开口说什么,想想,算了。别让她觉得,自己这个当姐姐的,是个爱唠叨的人。

童语烟走下楼,看到东方焰正在小院的水池边刷牙,满嘴泡沫的样子……有些滑稽,却又有些让她……心疼。

哎,这大少爷,恐怕从来没有过在露天地方洗漱刷牙的经验吧,真是,何苦?

东方焰漱干净了嘴,又就着水龙头草草地洗了把脸,一边用毛巾胡乱擦拭着,一边转身直接往楼梯口的童语烟瞟过来,“怎么,洗脸刷牙的样子,也能把你看迷吗?”

童语烟一个激灵,好似从虚幻的唯美世界被一把拉回了现实,不由得白他一眼,“东方总裁,我只是在想,你这样子让你的员工知道了,该多丢份儿。而且,传出去,一定会成为上流社会人士的笑柄。”

东方焰却过去那么顺手地一把揽过她的小腰,低头便在她的唇上狠狠一个吸*吮,根本没给她反应的时间,那手便已经得意地离开了,更露出一抹迷惑人心的笑容,开口便道:“早啊老婆。”

童语烟汗。唇边尽是他满口的清爽气息,竟让她想要痛斥他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东方焰却越发“过分”地捏着她的脸蛋晃啊晃,“你阿妈说今天街上有集,还不赶紧收拾吃饭,带我去赶集,你这懒丫头。”

敢说她懒!童语烟拍掉他的手,虎虎地瞪他,“赶集不是去玩的,我是要帮我阿爸阿妈卖货。”

“好啊,不用你阿爸阿妈去了,我跟你去卖货。”

童语烟不可思议地瞧瞧他,好像瞧个陌生人。

而东方焰说出去的话,就是当真的。早饭后,他真的蹬着小货车,装上景爸爸酿的米酒、景妈妈腌制的酱菜就出了门。

童语烟跟着后面帮忙招呼着车子,只因为村里的小路疙疙瘩瘩太坎坷,她边一路扶着车上的东西跟着,边走着,边不由得看向前面蹬车的背影——这真的是东方焰——东方国际集团总裁,这时候,根本无法想象得到,那每一个用力使得肌肉紧绷的张力,都是那么刺眼,可,又那么和谐。

“哟,烟丫头,去赶集啊?”

童语烟看向小路边,笑着应着,“是啊,张阿婆。”

“不错不错,你男人不错啊,一回来就帮着干活。”

“这……阿婆……”

童语烟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东方焰倒抢了白,“应该的啊张阿婆。”

“蹬你车!”童语烟对着那背影就喝道。张阿婆竟在一边咯咯地笑,边笑还边给旁边门口的阿婆说:“看我们烟丫头,对自个儿男人彪得嘞。”

“是啊是啊,这外面的男人脾气就是好哦。”

童语烟汗,看着前面那个后背抖啊抖的,就知道又在偷笑了,她再不敢搭腔,只能猛推着车子赶紧走。

可是,一路而来的,知道的认识的都热情地跟童语烟打着招呼,末了,还都要对“这个男人”评头论足一番,童语烟知道,在村里人眼里,都将他看作她带回来的夫家了,唉,就不该让他出来现眼。

可是,瞧东方焰的神气,却怎是一个得意了得,到了集市,搬东西下车的劲儿都大了,完了又将东西一一摆好,才笑嘻嘻地瞧着童语烟一脸的憋闷,“烟丫头,你男人给你长脸吧。”

“呸!”童语烟狠狠啐他一口,“东方焰你得意什么啊,赶紧给我老老实实站后面去,站得越远越好。”

“啧啧,这么彪,谁敢娶。”

童语烟真真被他气得无语了,顺手拿起盛酒的竹筒就要往他脑袋上砸,旁边就有声音道:“景家的米酒哦?怎么换人卖了?”

童语烟赶紧过去招呼,“是我阿爸的哦,今天阿爸在家歇着,我来卖。阿伯你要多少?”

“哦,你是景家大丫头吧?你回家了啊?”

童语烟点头,认出是以前镇上总光顾她家米酒的阿伯。

这阿伯也热情,开口就要半斤,东方焰却凑过来,兀自道:“阿伯今天这酒是刚开封的好酒,新年第一坛,讨个好彩头,是不是?”

“哦哦,对啊,新年第一坛,那就一斤吧。”

“两斤吧阿伯,好事成双嘛。”

这一说两说,阿伯真的兴高采烈地买了两斤走了,临走还对东方焰连连夸赞,边夸赞边对童语烟竖大拇指,童语烟只得赔笑。

东方焰更得意了,哪里顾得上童语烟一个个对他甩过来的大白眼,越发地往前凑。

这,还仅仅是开始。随着集市上来往的人越来越多,围拢过来的人也越发不可收拾,有的认识,更多的,根本不认识,说要买多少的,都被东方焰三言两句哄得多买了好几倍,更有一拨一拨年轻的女娃儿们争着过来趁买米酒买酱菜的机会跟他聊起来,那冒着粉色星星的眼睛恨不得将他刮去一块肉。

童语烟只有跟着忙活着收钱打酒装酱菜的功夫,然后就是腹诽不已,这年头,怎么云镇的女孩儿们都不懂得矜持了呢?

往常要卖到下午才卖完的一车货物,才半上午就售卖一空,东方焰将空酒坛空菜缸三两下往车上装好,过去把正在点钱的童语烟拦腰就抱了起来。

“喂!你……”

童语烟一个天旋地转,人已经被稳稳放在了车斗里。

“走,老婆,回家。”

童语烟心里一阵暖热,扶着车子边沿,看他已经一脚轻松地蹬起了车子,越发地驾轻就熟,就好像……本就是这里土生土长的人一样。

童语烟笑了,怎么可能啊,他可绝不是。

从熙熙攘攘的集市而归,车轱辘压着疙疙瘩瘩的青石板,发出咯咯噔噔的声音,那么单调,又何其悦耳。

童语烟穿过他的肩膀,看着远处的山峦,竟也恍惚了,忍不住糯糯开口叫了他一声:“东方焰……”

“嗯?”

“东方焰。”

他没应,只是头也没回,却向后伸过一只手来。童语烟看看那宽厚的掌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忍不住地将自己的手伸过去,放入那掌心。

他还是没回头,却攥住了她,将她的手拉过去,抱住了他的腰——他的腰际随着每一步蹬车,强劲而有力地摆动着,她就那样感受着,咬着唇,一点点放松了紧缩的心口,甚至垂下眼眸,只是看着脚下掠过的青石板,头也不经意地靠近过去,枕着他的后背,那么舒服。

她不再说话,他也没说话,就那样,他握着她的手,她抱着他的腰,不管小车是怎么穿过那一道道小街小巷,不管这样的她和他落到多少人的眼中,已然已成风景。

直到车子缓缓停在那扇小门旁,童语烟还恍恍惚惚着,他已经迎面将她像抱宝宝似的抱下来,更低头在她唇边偷了一个香。

童语烟抿抿唇,迷离地抬眼瞧他,脸颊还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