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三五章 不一般的刺激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东方焰往她面前一拦,“童语烟,今天带我出去玩。就我、跟你。”

玩?他竟然说玩?而且还不要旁人跟着。

童语烟气鼓鼓地看他,“东方焰你这么无聊的,自己先回去呗。”

东方焰呢,不但不气了,还抬起手指勾绕上她脸庞边的发丝,绕啊绕啊,突然一个使力将她拉近跟前,让她吃疼得咝地吸了一口凉气,才笑呵呵地看着她,“一点不无聊,有意思得很。童语烟,今天带我出去玩。”

童语烟小嘴一撅,就来了心思,“好啊,出去就出去。”

当东方焰跟着一起翻了两道梁穿过布满碎石的坎坷小径和杂草丛,终于看到了满眼的星罗棋布的坟包时,真真对这丫头无语了。

云镇村民的墓地——没错,就是这里。

来墓地,是童语烟早就想好的。甚至那天晚上的时候,童语烟便问了阿妈,自己亲生母亲是不是也埋在这片墓地里。

阿妈给了她肯定的回答,并告诉了她大致的方位,童语烟想要去看一看母亲的坟墓,那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按照阿妈所说,她没用多久就找到了那座孤坟。

是的,一座孤坟,远离属于他们村子的墓地,孤零零立在最角落。因为不是村里的人,所以,不能入他们的墓地范围,只是,收养了童语烟的阿爸阿妈,每逢节气都会去扫墓,所以,那座坟倒也显得不是那么荒芜。

“这是我的妈妈,我终于知道我的亲生妈妈是谁了。”她好像在给自己说的,又好像是在给旁边的东方焰说。

这座坟,连座墓碑都没有,童语烟伸手将那边上新冒出来的杂草清除掉,心里有些五味杂陈。之前跟阿爸阿妈给过世的老辈们扫墓,从来没有注意过这里的这座孤坟,原来,自己的亲生母亲一直在这里。

“那天,我听到霜姨她们的谈话,我才知道原来,童建业就是我的亲生父亲,而我的妈妈,是东方爷爷的养女,叫兰芷。我妈妈怀着我的时候,孤身一个人来到这里,可我还一点记忆都没有的时候,她就不在了。而我的爸爸,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带我回了那个家。可惜,我到现在才知道。”

原来是这样,东方焰明白了,明白了他的烟儿为什么在除夕当晚突然踏上回云镇的路。他就知道,不是一般的刺激,她也不会有这样的冲动。

童语烟悠悠地说完了,抬眼看看东方焰,他的表情沉暮着,却没有什么意外,她不禁道:“这些……你都知道?”

东方焰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我以为……我们这些人,是没人知道的,只有他们大人们知道,又都瞒着我。原来你也是……”

“我为什么就不能瞒着你呢?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了好。”

“还有什么吗?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为什么我妈妈会在怀着我的时候离开我爸爸?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她们说我妈妈是狐狸精,呵,我不相信。”

“你怎么觉得,就怎么去相信,不用管别人怎么说。”

“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应该怎么去相信。”

“那就不用去想。”东方焰将她拉起身,“听着童语烟,待在我身边就好,其它的,什么也不用去想。”

童语烟的心口砰地震颤了一下,为什么,连这句话,她也没有办法确信——自己真的可以吗?也许,根本这也是不可能的啊……可是,现在的她,却真的什么也不想去想了,哪怕,只是这一天、这两天……这么几天,也好。

童语烟将自己的小手,就这么乖顺地钻入他的掌心,另一只手几乎是抱着他的手臂,墓地坎坷难行,她就这样找一个倚靠的臂膀,一点也不怕摔倒。

直到穿过层层坟头,通往外面的路上,东方焰的脚步停了下来,且一直站定了好久。

童语烟抬头看他的目光幽暗着,如无底的墨海,只是注视着一处地方,那里——是一处老坟,立着一个边角已经斑驳的墓碑。

童语烟再看看东方焰,“这个……怎么了?”

东方焰收回目光,摇摇头,“只是觉得,一个坟,同时埋葬了三个人,挺挤的吧。”

童语烟再看,果然,那墓碑正中,并排写着的三个人的名字,看样子,像是一家三口。童语烟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一定是当年收留了我妈妈的那户人家,阿妈说,他们一家人后来在一场火灾中都遇难了,小孩子才五岁。他们一家人一定也都是好心人,可是,为什么好人反而没有善终。”

童语烟很想要走近去看看,哪怕去鞠个躬,东方焰却一把把她拖回身边,“走,有什么好看。”

“你、你真是没同情心。”

“你有点同情心的话,就别带我往这山野坟地里钻,一点意思也没有。”

说着话,他已经拉着她往外走了,童语烟只好跟上,走两步,想起了什么,便拖住了他的手,“我带你去河岸边吧,放河灯那天晚上去的,你根本看不到,那里有很多漂亮的石头。”

说到这里,童语烟的眼睛都发亮了。东方焰喜欢这样的亮光,也很乐意去那个她说的地方——三岁的小丫头,也曾这么对他说着。

“东哥哥,我带你去捡石头,河岸边的石头可好看了!”

“东哥哥你见过水晶吗?人家说,这石头就像水晶一样。”

“东哥哥,我长大了,要一个能看见星星的水晶房子,可以整天在那里面玩。”

“东哥哥,我要是变成了穿水晶鞋的公主,那你就是王子好不好?王子要娶公主……”

……

“东方焰你看,这透明的石头是可以映照到太阳光的,是不是很漂亮?”童语烟握着手里捡来的几块石头,对着阳光凑过去让东方焰看,那神情,就好像是在显摆自己什么了不起的宝贝。

“你看呐,还有这块。”

东方焰回过心神,竟有一种穿越时空的错位感,而眼前那三岁的小丫头,晃眼之间,分明已经长大,长大到,可以兑现承诺的时候,可是,却什么也不记得了。

“烟儿……”

“嗯?”童语烟还摆弄着手里的那几块石头,并没有在意他变得越来越深沉的目光。他却抬手握住了她,连同透明的石头一起,将她的小手纳入掌心,“烟儿,你相不相信……其实很早,我……”

“景家丫头啊!快回家,快回家!”突然,河岸边上跑来了邻居阿伯的身影,一边跑着,一边对童语烟大叫。

童语烟诧异,赶过去问:“阿伯,发生什么事了?是我家里怎么了吗?”

阿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才急急开口:“你阿爸他又病发了,正要往医院送呢,你快回去。”

病发?又?

童语烟心里一瞬间全乱了,直到东方焰紧紧攥住她的胳膊,淡而坚定的一个“走”字,才让她一切的思绪全都归了位。

童语烟深呼吸,再深呼吸,终于稳定了些许情绪,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跟着东方焰一起往自己的小木楼赶去。

童语烟眼睁睁看着急救室的灯光持续点亮着,已经很长时间过去了。急救室外,景妈妈和景佳琪坐在一边,东方焰陪着她坐在另一边,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他们将已经因为疼痛而陷入昏迷的景爸爸从云镇找来车辆送至小城的医院时,已经傍晚。

童语烟的手冰透了,眼睛一直盯着“急救”的字,已经泛上了血丝。

直到东方焰将她的手牵过来,握在了自己掌心里,童语烟的目光才有了一丝转动,回看向了他。

他也没说话,眼中的神色却坚定着,格外让人安心。

就在这时,急救室的灯灭了,大门打开,医生走了出来。

“人现在是抢救过来了,不过还没醒。你们家属看,是转院呢,还是平稳以后接回去?”

童语烟皱眉,“医生,如果说是担心医疗条件不足需要我们转院没有问题,可为什么说‘接回去’?难道你们不负责继续治疗吗?”

医生却瞟了她一眼,好似多余的话根本不想跟她说,只是看了看景妈妈。

景妈妈似乎很会意地连连点头,“谢谢医生,等他平稳了以后,我们就回去吧。”

医生貌似到此就已经尽了责,扬长而去了。

这不得不让童语烟想到了什么,上去就拉住了阿妈的手,“阿妈,我阿爸是什么病?这里的医生都知道的是不是?为什么不能继续治疗?如果是不好治的病,这小医院不行,我们可以去大医院看看啊。”

景佳琪却突然在这个时候过来一把推开了童语烟,那一脸的鄙夷再不能更明显,“少来了,你凭什么这么质问阿妈?你都知道什么啊?几个月前阿爸就查出来肝癌中晚期了,手术前阿爸想要见你一面,给你打电话根本找不到你人,你那个有钱的妈妈还警告我们不许再骚扰你们。多亏那次手术还算顺利,不然,现在你连阿爸人都见不到了!景语烟……不对!是童语烟!你这个时候回来又装什么好人?”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