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百四十九章 恶毒的埋伏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语烟啊。”张楠郑重地看定她的眼,“我今天跟你说起这么多,并不是想要你增加对父辈的怨恨的。我只是希望你能清楚每个人的不易。而你——童建业和兰芷的女儿,这里的一切,本就是属于你的生活,你能回来,我们高兴的人是远远占大多数的,只是,这份喜悦不是能够说出来的,你知道吗?”

童语烟再点头,重重地点头。张楠说的,她都理解。而且,经过这么一番话,她真的又解开了许多心里的纠结和疑惑。这种感觉,真的是豁然开朗,而又格外的踏实。

她还能去怨恨谁呢?

再多的怨恨,只能让自己不快乐。

对于这一点,她从来不是一个会自寻烦恼的人。

绽出一个会心的笑容,童语烟更想要张楠安心——这个她迷惑之中,为她点亮心灯的长辈。

“看,我们语烟这样笑起来多美,真的好像你的妈妈一样。”

“张姨,我能不能猜测,我妈妈之所以能怀着我离开,并找到安身之所,也是因为了您的帮助呢?否则,为什么那么巧,不是别的地方,就是‘云镇’?”

张楠不由得摸摸她的头,“我能不能说,这聪明的脑袋,也好像你的妈妈一样呢?”

童语烟笑了,笑着紧紧握住张楠的手,“谢谢您张姨,我想,当年痛苦又无助的妈妈,如果没有您的帮助,恐怕已经走上绝路了,更不要说我这条生命还有机会诞生下来。”

“一切啊,都是机缘。只是我也很懊悔,从那时一别,竟再也见不到兰芷的面了。好在,还能见到你。”

机缘……真的就是这么奇妙。

十五岁之前的童语烟哪里能想到,自己和这座城市的这么些人,有着这样的机缘。

此时此刻的童语烟,即便仍旧不知道将来还会有什么样的机缘,却突然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这偌大的城市里,终于找到了那么一点点归属感。

这细微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变得充实了许多,就是双脚踩出的步子,也变得格外踏实。

下午照看张楠做过检查,吃了晚饭,已经傍晚。夜间还有夜班的看护来交接,童语烟妥帖地安顿好,才和张楠告别,出了房间。

人刚刚站定在电梯门外等着,左右身旁就靠近过来两个人影,将她夹在了中间,明显是冲着她来的。

童语烟不得不抬眼看去,竟正是平日里跟着汤丽雅的两个女同学。

“童语烟,汤丽雅找你,跟我们走吧。”

这口气,要多乖张就有多乖张。

童语烟收回目光,只当没瞧见。

两个人都瞪了眼睛,“诶,跟你说话呢,听到没?”

童语烟还只是看着缓缓变幻的电梯楼层灯光,淡淡地道:“我没空。”

“哼,关于你在学校研究室那项实验课题的事情……和伊万教授有关系的哦。”

童语烟不由得瞥过眼去。那项差点被蒋斌搞砸的实验课题,虽然及时挽救,但因此还是让伊万离开了学校研究室。因此听到这件事情,她还是有点在意的。她知道现在蒋斌接手了研究室,那么,她有理由担心他还会继续借题发挥,进一步用这件事颠倒黑白作为威胁。自己倒无所谓了,可是伊万……她不想他平白受过。

两个女生显然也看出她犹豫的表情了,继续道:“走吧,几句话的事情。你不会是没胆量吧。”

童语烟咬咬唇,终还是跟了上去。

两个女生一前一后带着她走,没有走到别处,只是径直走到了这栋楼的顶楼天台。

傍晚温度骤降,天台冷风一吹,童语烟瑟缩了一下。四周略环顾,并没有看到汤丽雅的影子,她脚步顿住了,心里有点异样的不好的预感。

“汤丽雅在哪儿?”

两个人都同时朝她一看,又同时将目光看向了她的上方。

童语烟心下觉得不妙,刚要抬头看去,就听上方传来一声喊:“我在这儿。”

紧接着,“哗啦”一声巨响,还未看清是怎么一回事,一桶冷水劈头盖脸而来,童语烟瞬间浑身浸透,竟是汤丽雅正站在她身侧一个小房子的顶上,一脚踢翻了一只硕大的水桶。而那水桶里是满满一桶臊臭难闻的馊水。

童语烟差点被那突如其来的冲击砸倒在地,再想要怎么稳住自己,却也是脏水淋漓,狼狈无比,冷风吹过,更是如刺骨的刀割。

而那两个带她来的女生早有准备地躲开远远,只是看着她哈哈大笑。

“童语烟,怎么样,你还不明白吗,你这样的人,只配去跟这些厕所的脏水为伍,还不老老实实地回去扫你的厕所!”

头顶是汤丽雅得意的叫嚣,刺耳之极。

童语烟真的没想到自己能迎来这么恶毒的埋伏,她真的恨极了,“汤丽雅,我想,我是扫厕所,还是做特护,都碍不着你的事。”

“是啊,碍不着我。谁让我就是看你不顺眼呢?老娘就是整你怎样?”说着,高高在上的汤丽雅朝着另外两个人一挥手,两个人一齐上前,二话不说,直接将她猛地往后推去。

童语烟脚步踉跄,跌入身后那座小房子里。

房子太小,几乎没有容身之地,脚下就被什么绊倒,童语烟一屁股跌坐下去,被尖锐不平的零碎物体硌得痛得叫出声来。而还不待自己爬起身,那扇小门就“哐啷”一声紧闭起来。并直接从外面落了锁。

黑暗瞬间笼罩而来,童语烟伸手不见五指。

门外随即传来汤丽雅的声音:“童语烟,听说你怕黑啊?那,就好好享受一下,在黑暗里,跟魔鬼起舞吧。哈哈哈……”

黑暗,她不怕。她只是怕狭小空间里密不透风的黑暗——就如同此刻一样。

一瞬间,童语烟只觉得呼吸困难起来。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道死咒,让她无力反抗。

她讨厌这样,恨这样,却不知道怎样摆脱。

外面已经悄无声息,一切的一切,只剩下这个空间里的她这一个唯一。

她再站不起身来,周身越来越冷,越来越麻木,甚至开始微微颤抖,控制不住。

残存的最后一点思想,让她想到了那一次……那个坟场的小屋子……想起了已经完全失去知觉时,唤醒自己的,是他的吻……那时候,她那么怕他。怕他的接近,怕他的碰触……却无力阻拦。

可他也会因为误会了她的月经,而红了脸。因为不忍她的疼痛,而任由她掐着他的皮肉。

那一次,在黑暗狭小的顾蔓林公寓的卫生间,他也是那样吻着她,让她第一次不再怕那窒息的黑暗,让她即使在那样的黑暗中,似乎也能看得清他炽热的眼眸。

童语烟胸口起伏,越来越剧烈地起伏,呼吸越来越短促,越来越压抑,直到……

“唔……”猛地呼出一口气,甚至哽得自己跟着咳出声来。

所有飘散的思想都一瞬间归了位,所有的感知就那样,都回来了。

不再麻木,不再僵硬。

她知道冷了,好冷。

她知道痛了,自己摔得好痛。

她知道,她要出去。她不可以这样被悄无声息地禁锢在这里!

没有东方焰,没有!

即便,她有多想他……想要他在身边,此时此刻,每时每刻……

可是,不可能的啊……

他不在,现在不在!

以后,也不会在。

这里只有童语烟,没有别人。

童语烟深呼吸着,竭力地深呼吸着,将稀薄的空气拼命地纳入肺里。

她要出去!想办法出去。

对的,她有手机,或许可以求救!

她瑟瑟缩缩地终于摸索出口袋的手机,可是,它似乎浸了水,连点亮都无法点亮!

童语烟你就这样毫无办法了啊!

外面的人,汤丽雅,她就是想要看自己在这里瑟瑟发抖,惊惶无措。外面的人,那个人事主任,就是想要看她辛苦狼狈、不堪重负。外面的人,容雪甚至容霜,就是想要她能永远从她们的眼前消失吧,不管以什么样的方法。

可是,童语烟,为什么要让她们如愿?

这个城市,有合该属于她童语烟站立的一方土地,谁也没有权利让她消失!

没有权利!

突然之间,童语烟只觉得胸口凝聚了满满的火焰,连冷也感觉不到了。只有一个信念——她要出去!

伸手,摸到身旁的全都是杂乱的物品,这里应该只是一个被遗忘的杂物间,什么残破的桌椅,废旧的工具,密密匝匝堆满一室。

她抓住了开始硌疼了她的物体——应该是半截椅背。

双臂使力,她将那椅背向前方的黑暗砸去。

“哐啷啷”一声声巨响,腾起一片呛人的灰尘,一切终归于平静,黑暗纹丝未动。

童语烟开始挪动身体,在黑暗中摸索过去,碰触到掉落的破椅背,她捡起来,再用力砸过去。

除了那扇门发出的巨响,仍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她开始上去用拳头砸门,她甚至开始叫喊,所有发出的声响,都好像被那致命的黑暗旋窝完全吞噬。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