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百五十九章 过来哄哄我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童语烟脑子里嗡的一声响,不管不顾地跟着就往1020房间位置冲过去,挤过凌乱的众人,惊然发现那被炸地开裂的房门——却不是1020!

是的,不是1020房间,但的的确确是最东边的位置,却是1020的对面。

一众人已经将明火扑灭,继续奋力地用灭火器在消灭着一些隐患,可那被熏黑的1020房间门,竟死死关闭着!

童语烟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更担心了,伸手去拧门锁,没有拧开,便用力去拍门板,砸得门板哐哐响,但是,竟一点回应都没有。

保安瞧着她的样子便道:“没人了,我们刚才敲了好一阵。”

可为什么,童语烟总觉得,东方焰就是在里面。她没看到房间空着,就是不死心。

“东方焰!开门!”童语烟大叫,“东方焰!”

就在这时,门竟然真的“咯噔”一声,开了。

果然是东方焰,活生生地站在里面。

因为一个腿不能受力,他斜斜倚在门厅的墙壁上,懒懒的看着她。

童语烟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又有激动、又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和豁然释放,又有着十足的怪怨,跨步进去逼近他跟前,气息还是凌乱的,说话也不顺畅起来:“我、我以为是你……以为是你的房间。你、可你为什么,为什么还在这儿?”

“我的房间,不在这儿在哪儿?”

“可是,危险啊。所有人都离开了。”

东方焰回身一步一踮地往里面挪,一边说着:“我这儿又没有危险。小闪爆而已,对面的人还是我拖出来的。火也着不起来,我看了。”

敢情,别人都是大惊小怪瞎操心了?

不过,事实也像东方焰说的一样,对面的险情已经排查完毕,动静是大了点,但还没造成什么大的损害。烟尘渐渐落定,工作人员也开始慢慢撤离,去安排病人秩序回房。走廊一时静了下来。

童语烟跟着东方焰的脚步进去,气鼓鼓地拦在他面前,“东方焰,我刚才可是从一楼楼梯一口气跑上来的,你倒是跟没事一样。你我行我素惯了,根本就不管别人有多急吗?你说你这么大人了,还是堂堂东方集团总经理,怎么整天跟个孩子一样?一不乐意就不吃饭、摔东西、不治疗,遇到险情连跑两步都不跑,那万一火情没控制住呢?你怎么就这么自以为是!”

“童语烟。”东方焰又倚在墙上,认真看着她尽是焦躁的脸庞,目光中却是格外地柔软,“你这意思,是在紧张我吗?”

“我……不可以吗?”

东方焰目光中的柔软渐渐蔓延开来,直到唇角,“我要是说,我这么着,就是想要你紧张我呢?”

童语烟愣了,好半晌才忿忿地吐出两个字:“幼稚。”

对于这样的评价,东方焰倒没觉得很刺耳。反而从他的烟儿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悦耳。于是,那唇角的柔软更漾成了一个无赖一般的笑,一抬手便拉住了她一只手腕。

“那么,你要不要过来哄哄我呢?”

“你……无聊。”

童语烟想要挣开他的手,他们现在站在门厅里,房门可都敞着呢,这男人,又想干嘛?可是,她的手却被他拉得更紧,更微微一个用力,将她整个人也拉入了怀里。

“我无聊,我幼稚?那也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不知道哪个无聊又幼稚的小东西,整天想着把自己的男人往别的女人怀里推,你以为是拿个玩具送着玩的?童语烟,你还敢说我幼稚。”

自己的男人?童语烟可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可是,他这么说,怎么就让她心口好似被大掌揉了一把一样,说不出的堵心和窝心。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蠕了蠕唇,“我知道……我是错了。”

东方焰脸上的笑意这才是完全漾开了,不由分说,一手托起了她的脸庞,低头便吮住了她的唇。

童语烟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自己说错了,只是说没有及时阻止宁澄玉那不现实的感情而已,并不是说对他……可……好吧……算了吧……

她所有的神志抵不住他放肆的深入,身体也只能软绵绵地轻颤着,被他抱得更紧,更紧……直到……

“童语烟!”——凄厉的一声尖叫,让童语烟反射性地从东方焰怀里退开一大步,就在门口——三步之外,宁澄玉脸色惨白,目光充血,整个人都在剧烈地震颤。

童语烟眼前就是一黑,身体晃了一下差点摔倒,东方焰伸手及时将她稳住,那目光却根本没有在意门口的人,而是担忧地看着他的烟儿。

这样一刹那魂飞魄散般的烟儿,让他有点害怕。

“烟儿。”他不得不叫她。

这一声,落在门口的宁澄玉耳中,牵动了她的目光朝东方焰看去,看得到他的眼里完全都被童语烟占据,根本没有别的位置,根本不管,这里还站着她。

宁澄玉所有的神志都恢复了,跟着,所有的愤怒、愤怒、愤怒,也铺天盖地而来,让她再待不住一刻,转身飞也而跑。

童语烟趔趄着直想要追过去,她知道她必须追过去,一定要……可是,腿脚竟使不上力气,几欲摔倒,被东方焰狠狠抱住,撑住她几乎要瘫软下地面的身体。

童语烟唯一的一丝气力,只是咬住了他胸口的衣襟,死死地咬下去。

宁澄玉脱口而出的是她童语烟的名字。比在意东方焰更在意的,是她童语烟啊……她的友情她的亲密,她的鼓励她的规劝,在她来看,全是虚伪!

可是澄玉事实不是这样,她都是真心的啊,都是真心的。

童语烟浑身颤抖着,松不开牙关,只是死死的。

东方焰抱着他的丫头,大手一遍遍抚着她的脑袋,她震颤的肩头,“烟儿烟儿……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的烟儿啊……这不是正好。”

你不懂……东方焰,你根本就不懂……那是宁澄玉啊。

宁澄玉疯了似的一口气跑出大楼,跑过一个个庭院一个个广场,跑出疗养院大门,落入眼帘的,是悠悠倚在车门上的欧阳芊芊。

宁澄玉抹了抹迷蒙的眼睛,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淌了一脸的泪。

这模样,被欧阳芊芊看得仔细,那面孔深处的神情,是多得意。

她掌握得清楚,童语烟每天午饭和晚饭都会在1020室和东方焰一起,每次呢,又会耽误很久很久,甚至晚上还在房间里过夜!

想到这里,欧阳芊芊不由得狠狠咬咬牙根。

哼,他们以为别人不知道,怎么可能。也许东方焰是根本不在乎别人知不知道,可童语烟呢,就是自欺欺人,她最怕让谁知道,恐怕非宁澄玉莫属了。而宁澄玉对童语烟的伤害,东方焰是连保护都无能为力的。

所以,欧阳芊芊才选在这个时候让她自己去瞧。但里面火情的事情碰巧了,似乎变得更“精彩”。

此时此刻的宁澄玉,整个人除了强烈的愤怒找不到其它的情绪,她甚至昏头昏脑地转身自己往外走去,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此时盛怒下的狼狈,尤其是欧阳芊芊。

“宁澄玉,现在你唯一能倾诉的出口只有我了,你的所有心情,我都能理解。”欧阳芊芊却开口拦住她。

宁澄玉更恼了,冲着欧阳芊芊就大声道:“你根本不可能理解!那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最好最好的姐妹!”

“那也是我的未婚夫——该是我最亲密的人。”

“可你是怎么知道的?而我,却一直被蒙在鼓里。她一直在骗我!一直在骗我!”

“呵,恐怕也只有你这么单纯的女人会这么相信别人了。他们的事,早就有很多人知道,哦,包括你的哥哥。可是你说你哥多傻,竟然被她哄骗地,答应替她保守秘密,连你也不要告诉。”

宁澄玉难以置信地摇着头,“我哥……我哥怎么……”

“你哥他对童语烟用情有多深,我完全看得出来。他结婚前不久的那次车祸,也是因为突然发现了童语烟和东方焰的关系,而受了刺激造成的。可是,童语烟有关心过吗?过问过吗?她那时候,一心就在想着怎么把东方焰攥在手心里了。你看,在你哥结婚典礼上,他不惜用跳楼自尽来挽回童语烟的心,可她呢?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呵,你就该知道,这个女人有多无情了。欺骗你,简直再容易不过。”

“可她一开始……还支持我去向东方大哥表白……”

“要不说你也是傻呢?她这样一方面看我和你争来斗去,她便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一方面,她不把你捧得越高,怎么能摔得越惨?你看就像现在,你是感觉到更痛苦呢?还是一开始她就劝住你更痛苦?你自己好好想想。”

宁澄玉脑子里完全混乱了,反反复复出现的画面,就是刚刚看到的……拥吻。

就好像毒针一般,越刺越重,越扎越深。

直到慢慢清醒过来,慢慢的,完全清醒。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