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百六十一章 纨绔子弟的德性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当童语烟终于在宁家大门口拦住宁澄玉并执意要和她好好谈谈时,宁澄玉一言不发连目光也没有正眼看过来,童语烟就知道,今天她还是来的太晚了。

但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向她解释清楚,无论如何,她不能失去宁澄玉这个朋友。

“对不起。”是的,除了这么说,童语烟甚至不知道还能如何开口。

而这一句,却也立刻让宁澄玉像被刺痛了一般厉声道:“别给我说这些虚伪的东西了,你心里还不知道是怎么笑话我呢吧。”

童语烟急急摇头,她知道宁澄玉一定会极生她的气,可她又希望宁澄玉还能信她听她的解释,但似乎并不是这样。

虽然她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可真的面对这样的宁澄玉,她还是一瞬间就乱了,连开口也一时之间没有了头绪,只是急于让她理解,“澄玉对不起,我不是存心要骗你什么的……我、我不应该一开始鼓励你去……其实我一直在矛盾,直到后来我觉得这不对,我应该劝你停下来,所以我才会在电话里给你那样说,我第二天本来是要找你去当面好好说说的,可是还没来得及……”

“呵,还没来得及就被我发现了是不是?如果我没发现,还不知道要被你骗多久。所以你现在给我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不,我没想要骗你。我和东方焰……我和他的事情,其实跟我要给你说的这些是没有关系的,并不是因为我想要和他怎么样,才会阻止你去喜欢他。澄玉请你相信我,我和东方焰……我们、我们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我也根本没想和他怎么样,这些的发生真的是……是场意外。”

“意外?好个‘意外’。那么,这场‘意外’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是不是连我哥,也是你这场‘意外’的牺牲者?”

“不!”童语烟失声而出,嗓音颤抖几乎控制不住,她最不愿意的,是去回忆她和东方焰的最开始,更何况,在宁澄玉面前去回忆。可是……她必须要让宁澄玉清楚一些事情。在这座城市里,她未曾觉得自己多么去在乎过什么事情,但很清楚,宁澄玉这份友情,是她所在乎的,更何况,她的确是做错了一些事情,她不能让自己的错误影响到澄玉啊。

童语烟深呼吸,再深呼吸,眸中的晶莹她却在用力控制着,“澄玉,如果我说……我和东方焰从头到尾,都只是一场交易,你信吗?”

“交易?”宁澄玉狐疑地看着她。

童语烟重重地点点头:“我、我有事有求于他,才不得已答应了他提出的条件——这,就是一场交易,仅此而已。等他订婚了,我们就没关系了。所以我绝不是因为这个,才对你有所隐瞒的,而是觉得,我和他这样的关系,根本不应该在考虑范围之内。”

“你是说,是东方大哥逼你跟他在一起的?”

逼?算吗?如果不是自己找上门去,何来这样“交易”的机会?

但逼与不逼,并不是童语烟想要让宁澄玉了解的重点。所以,她急急拉回话题:“这件事情,原谅我没法跟你讲更多,我只是想让你理解,我没有向你坦白我和东方焰的事情,不是故意想要骗你。从一开始我觉得自己没有权利阻止你去喜欢他,到后来我劝你不要再越陷越深,都只是不想让你难过,让你受到伤害……也是张姨点醒了我,有的事情我不能优柔寡断,这样反而会害了你。所以澄玉,请你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好了,每一次都说得自己有多伟大。这次还搬出我妈妈来说,我就不相信,我妈不帮着自己女儿,反倒要帮着你?”

“这不是帮着我的问题,是……”

“童语烟,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我相信我眼睛看到的,你怎么解释都没用!”宁澄玉再没有耐心听下去,眼前的一幕幕尽是疗养院里他们的拥吻,就好像一张狰狞的假面具,一瞬间被她撕破,露出的,是更加狰狞可怕的嘴脸。

童语烟心里着急,越想要跟她说清楚,越是不知道该怎么让她理解,伸手想要拉住她,她却一把甩开她的手。

“我哥已经让你害成这样了,你还想让我也变得一团糟吗?”

“不澄玉,我没有……你听我说……”

“没这个必要,我再不想听你说什么了,从今往后,我宁澄玉再没有你童语烟这个朋友!”

如此冰冷决绝的话语,被一阵冷风卷起,最终吹散在了初春的寒风里。就这样,萧瑟的街头,一个孑然矗立,一个愤然离去,两个命运相背离,越分越远,有些东西,注定再也找不回来了。

童语烟没有因为什么事情后悔过,离开云镇,离开阿爸阿妈,与宁程浩合而又分,为宁程浩而答应东方焰的条件又与东方焰纠缠太多、太多……那些所有的多是不得已的事情,与其说是没有后悔,不如说是连后悔的权利都没有。

可是这次,她真的后悔了,后悔极了。

如果可以重来,她不会再纠结不会再犹豫,她会第一时间向宁澄玉说明一切,求得她的理解。要是那样,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不会说宁澄玉再也没有童语烟这个朋友……

可是,现在要怎么办?该怎么办啊……

宁澄玉疾步走出好远、好远,直到自己气喘吁吁胸口都开始疼痛难忍了,才停下脚步大口地喘着气。

自己说了什么,此时此刻连自己也不能一一回忆清楚,只记得,自己说,再也不要童语烟这样的朋友了……是啊,是这么说了。而这么多年,除了童语烟,自己真的连一个知心的朋友都没有——这就是她宁澄玉,如此悲哀的宁澄玉。

接到父亲宁远的电话,才打断了宁澄玉这样几乎要溺死自己的愤恨的漩涡,“澄玉,知道你哥人在哪儿吗?”

“我哥?你不是让他在家反省吗?”

“混帐东西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宁远暴怒的声音随即传来,连宁澄玉也胆战心惊,“那小子连我电话都不接,你去给他打电话!务必把他给我带回家里去,看我回去好好教训他!”

宁澄玉还来不及再说什么,宁远已经啪地挂了电话。

当宁澄玉终于找到了宁程浩下落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而当宁澄玉眼睁睁看着灯红酒绿之中,宁程浩左拥右抱完全一副纨绔子弟的德性,她真的理解父亲的暴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纸碎金迷的紫夜阑珊里,宁程浩不知道喝了多少,抱着包间的马桶吐得连胃都要翻出来,之后滑坐在湿漉漉的地板上站也站不起来,宁澄玉为这样的哥哥心痛不已。

“好了,你喝够了没,赶紧跟我回家!”

“回家?我不回去,我不回去!回去还不是要挨骂……”

看样子,他还没喝糊涂到什么都忘了,宁澄玉过去想要扶他站起来,宁程浩歪歪扭扭,跌跌撞撞,走出卫生间没两步还是跌坐在了墙角的地板上,宁澄玉不得不蹲下来看着他。

“哥,不是我说你,你整天这样是想干嘛啊?你既然跟童娜兰结婚了就好好的嘛,她能愿意你整天这样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吗?”

“别跟我提她!童娜兰……童娜兰……要不是她,我能有今天这样吗?她不就是想和我结婚吗?我反正都结了,她还管得了我什么?”

“我怎么觉得你这样根本是在折腾你自己呢。你这样觉得开心吗?好过吗?”

“呵……”宁程浩笑出声来,那笑声中,满是苦涩,好久好久才道:“你觉得我还能开心得起来吗?没有了她……我没有一天开心过……没有一天好过过……”

这个“她”,指的是谁,宁澄玉了解得清清楚楚,而今天面对这样的哥哥,宁澄玉的心里简直是翻江倒海,再也不能平静了,就连自己心里的愤怒和酸楚也一股脑的喷薄而出,止也止不住。

“好了哥!你这样真的一点也不值得。童语烟心里早就没你了,她心里恐怕从来都只有她自己!说什么迫不得已,说什么不是存心的,说什么从头到尾只是和东方焰的一场交易!好像是东方大哥在逼她一样。借口!全都是借口!她只是想要得到她想要的东西而已,根本不管别人会怎么样,根本不管你的痛苦,根本不管我一直当她是最好的朋友,她根本不管……”

昏头昏脑的宁程浩突然一把抓住宁澄玉的腕子,眼睛瞪得好似要着火,“你说什么?什么交易?什么在逼她?”

宁澄玉被哥哥抓疼了手腕,疼得叫出声来,刚刚自己都说了什么,却被哥哥端端只逮住了那么两个词语,她想要挣开他却抓得更紧。

“哥、哥你松手。”

“宁澄玉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从头到尾只是语烟和东方焰的一场交易?东方焰是怎么逼她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