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玩够了吗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宁程浩被直接刺痛了要害,癫狂地嘶吼了起来。“混蛋!王八蛋!是你逼她的!是你要挟她的!你根本是在玩弄她!你个混蛋你明明有别的女人你还不放过她你……”

“是,又怎么样?她童语烟愿意把她的人给我,跟你有什么关系?她童语烟愿意被我玩,跟你有什么关系?她童语烟明知道我有别的女人就是愿意粘着我甩都甩不开,这些又跟你有什么关系?她……”

“够了!”突然而来的尖锐的话语打断了东方焰自顾自地咄咄逼人——那是冲上天台的童语烟,脸色煞白,眼神的萤光闪闪包裹着浓浓的……怨愤。

“东方焰你放开他!我叫你放开他你听到了没有!你要敢伤他一点点,我绝对、绝对不会原谅你!”

那一声声怒斥,颤抖着,怎么都有着歇斯底里的痛。可是,东方焰全然听不出了,他甚至忘了自己刚刚想要故意刺激宁程浩,而信口雌黄了些什么。这时候,耳朵里全是他的烟儿威胁他不许碰那小子半分的话,眼睛里看到的全是他的女人奋不顾身跑向那小子的情形。

一瞬间,他脑子里翻江倒海全乱了。

而宁程浩更是趁机摆脱了东方焰的钳制,连跌带撞地扑向了童语烟,“语烟!语烟你不用再怕这个混蛋了!我说过、我说过他要欺负你,有我保护你呢!你不用再怕她威胁你了。”

“童语烟,你给我过来!”东方焰压抑着最后的愤怒,只想把这女人带回自己身边。

可是……

“东方焰你够了吗,你玩够了吗?是,我自己贱!我自己贱到主动贴上去让你玩!现在你够了吗!”

“童语烟!童语烟你……”

“其实最自以为是的是你自己!东方焰你搞清楚,如果当初不是想要救程浩,我死也不会答应你的条件,根本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要看见你!再也不要!”

东方焰不止是眸中燃气了熊熊烈火,他整个人,从里到外,几乎就要被烧成了灰烬!

而宁程浩则瞪大了眼睛,突然之间知道了什么,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原来……

童语烟冲动说出口之后,才意识到了身旁的宁程浩。可是……她顾不上那些了。有没有人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心……竟痛得好像一刀一刀被剜剐着,她有多不想承认,自己在东方焰眼里,原来竟低贱如此。

宁程浩就在这时,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原来语烟心里从来都只有我一个!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东方焰你个王八蛋竟然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他妈的我绝对饶不了你!”

这一次,也不知道宁程浩哪里来的力气,整个人像一发炮弹一般腾地跃起直向东方焰撞去。东方焰没防备,跟着他的蛮力连连后退,直到天台边沿,那半人高的围栏根本挡不住他高大的身躯。就那样,他冲撞着他,他企图阻拦着他,而他却埋头死也不松手,两个人一直向那围栏冲去!

不!不!童语烟惊呆了!

眼前这一幕是她完全没有预料到的,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天台之外根本就是一张巨大的怪兽的口!

“不要!东方焰!”

就在东方焰后背已经被抵在围栏之上,上半身已经被宁程浩挤推了出去,甚至那铁质栏杆发出一阵骇人的崩裂之声……

东方焰突然双臂一把擎起,宁程浩好似沙袋似的被他举过头顶,再奋力摔了出去!

“嘭”的一声巨响,宁程浩就那样被砸在了十几米外的天台角落,腾起一片灰尘。

童语烟双腿一软,跌坐在地,冷汗已经布满,眼前亦是模糊,再也看不清任何。

宁程浩这一摔,便断了三根肋骨。

好在人就在疗养院,直接送去了急救室,才没有让肋骨刺穿内脏发生更严重的危险。

童语烟呆呆地守在监护室外,意识仍有些涣散。

宁程浩已经做完手术人就在监护室里,童语烟没有进去,是赶来的宁澄玉将她挡在门外的。

其实,她就算不挡,童语烟只要心里知道了宁程浩没有危险了,也就安心了。她没有进去,只是有些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去。

她不知道东方焰现在人在哪里,她也不想知道。

是的,一点也不想知道。

她怕她走出两步,就会遇到东方焰。所以,她索性就在这里待着,哪里也不想去。

她不想见他。不想见东方焰。再也不想见东方焰。

从来没有这个时候,这样嫌弃过自己,为什么明明知道东方焰这个混蛋是什么样的,明明知道自己绝不可能和他有任何继续,可是,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纵容自己不断地向他妥协。

非要亲耳听到他那讥诮的话语,才肯承认自己是多低贱吗?

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痛成这样?干什么为这样一个男人,痛成这样啊……

监护室的门“咯噔”一声开了,走出来的宁澄玉一脸寒冰,瞟了一旁的童语烟一眼,很不情愿的语气道:“我哥要见你。”

童语烟目光黯了黯,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宁澄玉回身将病房门拉好,走过来两步刻意压低了声音,却掩不住忿忿,“我哥他现在这样了,你满意了?”

童语烟眸光闪烁了下,看定宁澄玉的眼睛。

“我到现在都不敢把这事告诉我爸,我爸要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教训我哥。童语烟,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我哥上辈子到底欠了你什么债,你这辈子是找我们一家人讨债来了吗!”

童语烟咬咬唇,竟失语了。

她说什么,还有用吗?

她想说这样的结果是她一点也不想看到的,宁程浩若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生活,她也就欣慰了——这样的话,澄玉她能信吗?

她从没想过要害程浩变得这样偏执这样不顾后果地拿命去往出豁,她只是觉得一份感情变了、断了,她无能为力了,那么放手,就是唯一的选择。

这些,澄玉她已经完全不愿意去记得。

而对澄玉,童语烟竟更是惶惶失措。

这一切,都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可为什么……一切都乱了。

“童语烟,别再害我哥、别再害东方大哥,也别再害我了好不好?如果你从来都没有出现在这个城市里,我们这里所有人还都是好好的,都是你!都是因为你!”

“澄玉……”童语烟声音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如果自己……从来都没有出现……在这个城市……

天知道,连这件事,都不是她自己所能控制的啊!

“澄玉,语烟在外面吗?”监护室里传出宁程浩的叫声,他显然是等得不耐烦了,“语烟!语烟你在外面吗?”

宁澄玉狠狠地吸吸鼻子,充满警告地再看过来,“我哥要见你,你进去吧。但是你要记住——我哥他现在是结过婚的人,而你什么都不是,不许你再干扰他的生活。”

病床上的宁程浩脸上还是失血的苍白,神色却是许久许久不曾见到的光彩熠熠。看到床边站着的童语烟,即便她的脸色也如同他一样的没有血色,也不影响他此刻的激动。

“语烟……语烟对不起,我一直都那么不理解你,原来一切都是因为我你才落入了东方焰那个混蛋的圈套。对不起语烟,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只有我的,我现在什么也不管了,什么也不怕了,我回去就跟童娜兰离婚,我们重新开始,我们重新开始!”

看着那企盼的眼神,如果不是躺在床上不能动,就一定会上来直接将她抱过去的激动,童语烟心里只是越来越冷,越来越痛,她摇头,再摇头,好久好久,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语烟你别伤心,都过去了,那些你都是被逼的我知道,我绝对不会介意那些过去的,我们重新开始!”

童语烟深呼吸,再深呼吸着,将一股一股冲将上来的酸涩死命地往下压制着,终于开口,声音萧瑟着,却不容置疑:“错了程浩,我们……不可能重新开始。因为,我们早就结束了。”

“不,我已经知道了你的逼不得已,你一心为了救我的命才会屈从于东方焰的,我是做了那些对不起你的事,可我心里一直都只有你啊!”

“不,都过去了。我……就算是‘逼不得已’,也早就变成‘不由自主’了。我和你,不可能有什么‘重新开始’。”

“什么……什么‘不由自主’?你是说……你对东方焰那个混蛋……”

“是,他是混蛋,天底下最大最大的混蛋。可为什么……偏要让我碰上这么一个混蛋……”一滴清泪,就那样滚落自眼眶,好似无暇的珍珠一般。

病床上的宁程浩再也说不出话来了,浑身的肌肉紧绷着、颤抖着、一切让他难以置信。

“所以程浩,放过我吧……也是放过你自己。还有,放过东方焰——我的‘不由自主’与他无关。”

“语烟……语烟……”

“你好好休息,我走了。”童语烟退后一小步,“从这儿出去以后,我们再也不要见面了。程浩,我希望你好,真心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