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百七十七章 发什么邪火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眼看童语烟的脸色变得又酸又涩,苏一鸣恨不得给自己掌嘴,真是,越描越黑的感觉。其实他想说的是,在之前,以他对东方焰的了解,他对任何一个女人也没有对她童语烟这么用心,这么认真过。况且,他这两年也早没见着有过别的女人。

苏一鸣重重拍拍她的肩:“不管怎么样,看到你们终于走到今天,我这心也就放在肚子里了。语烟丫头,你就该是东方焰的,没人有你这本事,因为你,他被气得死去活来,又被弄得遍体鳞伤。”

童语烟汗,“这听着,不像是夸我。”

“我本来就不会夸人。”苏一鸣哈哈地笑,“哦,那家伙这次伤得还是挺重的,尤其后背的伤口,前几天我找人帮他看,都有点发炎的症状,你得帮他注意着点,像刚才那样用力,很容易再撕裂。”

童语烟睁大了眼睛,很认真地点点头。

送走苏一鸣,童语烟回到客厅,正想着将苏一鸣拿来的食材先一一往厨房码放,就听到了书房传来了叮叮当当什么碰撞的声音。

心里有些没底,只怕东方焰又一个人发什么邪火,像刚才在客厅撞翻茶几一样,要不是苏一鸣提醒,她真的差点忘了他的伤。

于是,童语烟往书房靠近过去,书房的门是虚掩的,透过门缝,童语烟不偏不倚看到了东方焰光luo的后背!

差点想要转过眼去,可立即,她就看清楚了那是他解了自己的上衣,正艰难地用消毒棉在后背抹着什么……那黑红的血,端端从后心处滑落,止都止不住。

“东方焰!”童语烟被吓住了,推门而入,才终于将他后背的伤看了个仔细。

那是一道贯穿伤的伤口,看那缝合的痕迹,足有她的手腕粗!她知道他的伤,却没料到有这么严重。

她能回忆起那天在医院大楼的天台,他的后背撞击到粗壮的金属栏杆,并发出断裂的巨响……可她,当时完全忘了要去在意他的情况,只是被他说的话气昏头了。

东方焰回头看了她一眼,眉心蹙着,额上还有着薄汗。

“要么,来帮我一把。要觉得这要求过分,就出去关上门。”

他就是故意的,知道这样说,她终是不忍心。童语烟没有时间犹豫,上前接过消毒棉就小心而利落地擦拭着那撕裂的缝合伤口渗出的鲜血。

这仅是她知道,已经撕裂了第二次了吧。

童语烟再拿过止血药往伤口上喷洒,看着那血还是不停往外渗,她真是又心急又心疼,嘴上也不由得斥责起来:“自己不知道自己的伤吗,还那么不注意。那个欧阳子硕不管说了什么,也不至于让你这样连自己身体都不顾了。单是他仅仅一句话都能让你气成这样,要真做出什么来,还不把你活活气死。正好,他就得逞了不是?”

是!如果他不气,他就不是东方焰了。欧阳子硕不管说什么他都可以不屑一顾,唯独是她。他在用她跟他挑衅,他在用她对他威胁,他若敢去毁了她,他东方焰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要他的命。

“你……放松点,听到吗?”童语烟眼看着他浑身肌肉每一块都越发僵硬且紧绷起来,让那止血药非但不起作用,那血还越冒越多,真的是急的冒了汗。

“去医院好不好,东方焰你的血止不住,这样下去不行。”童语烟连语调也不稳了,可东方焰还是不为所动。她不得不暂时放弃,转过来来到他面前,蹲下身体看定他的眼睛,“东方焰,你这么大人了连自己的伤都照顾不好,我可不想做了你的未婚妻了,还要顺道做你的家庭医生,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东方焰手臂一揽,突然就将胸口前的童语烟抱了个满怀。

童语烟不由得挺直了腰身,倒吸了一口气,想要推开已经不可能,况且,抬起的手臂只是怕弄疼了他的伤,就那样僵硬地停在了半空中,不知道要落在哪里了。

他的鼻息就那样温暖地喷在她的颈窝,好痒,好热,而紧贴着的他赤luo的胸口,心跳声阵阵敲着她的,让她感受得那么清晰。

童语烟屏息,小心翼翼不敢乱动,但能感觉得到,这样抱着她的他的身体,终于慢慢放松了下来,紧绷的肌肉,也慢慢地松弛了。

落目越过他宽厚的肩膀,看得到他后背伤口的血也终于不像刚刚那么触目惊心,她才终于终于微微放了心,那手臂轻轻落下来,碰触到他的短发,她轻颤了下,还是抚摸了上去,好像在安慰一个孩子。

“东方焰……如果、如果感觉好点了……我帮你把伤口进行消炎处理,再重新包扎一下。”

东方焰却还是不放开她,那下巴在她颈窝里厮磨良久,喃喃地道:“我要未婚妻,不要家庭医生,总行了吧。”

童语烟无奈地撇撇嘴,“好吧,是我愿意,总行了吧。”

东方焰突然离开她,扶住了她的脸颊,“是你说的——你愿意。”

童语烟眨眨无辜的大眼睛,才反应上来他是在说,她这就愿意做他的未婚妻的意思了!这……好吧,暂时不跟他计较,处理他的伤最重要。

童语烟很快给他的伤口再进行了清理,而后消毒,最后用医用绷带一点一点绕着他的胸口仔细包扎好。她知道尤其是消炎药一定让他很疼,看他额头的汗水就知道,虽然他一声没吭,但嘴唇还是因失血,有些发白。

帮他拿了件干净的衬衣套上,再一颗一颗系着他胸前的扣子,感觉到头顶他一瞬不瞬盯着她的目光,童语烟只能找话说:“我不知道你的伤只是这样处理一下行不行,其实你最好能去医院。如果你不想去的话,也得好好休息,保证不能再让伤口撕裂了。”

“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好,这里沙发睡得不舒服。”

童语烟知道他又在趁机找借口,可是,为他的伤着想,只能让步,“睡你自己卧室吧……我可以去旁边房间。”

东方焰竟嗤了一口,悻悻地坐到一边,“你到底挺高估我,既然都这样了,我还能做些什么吗?”

“不、不是这样的……”

“那是怎么样?”

童语烟有点气了,她就是想让他休息好,他却一心往别的地方考虑,“你不想上去算了,我不管你了。”

“烟儿,过来。”他叫住她,可她就是站着不动,“过来扶我上去,行不行?”

“腿总好得差不多了吧,还用扶?自己走,我去做午饭。”

“腿是好了。头晕。”

最后,童语烟还是没能磨过东方焰,扶着他更像是被他抱在臂弯里,上了楼,照顾他侧躺在床上,她才下去忙午饭的事情。

苏一鸣拿来的食材杂七杂八应有尽有,童语烟挑了些平和温性又营养的做了几个精致的小菜,最后又煲了补血的猪肝汤。东方焰好像是终于能回自己卧室了,便赖着不愿意下楼,童语烟无奈,只能将饭菜端上去。

午饭如此,晚饭也如此。

童语烟甚至怀疑他很有些佯装的嫌疑,直到晚饭后,她发现他的体温有些不太正常,才终于又紧张了起来。

“一定是伤口发炎了,东方焰去医院好不好?”

东方焰摇头,“这几天晚上都会。没关系。”

晚上都会发烧吗?那就是一直有炎症他却从来没管过。而自己也没有细心察觉到,真的是太不应该了。

“这不是小事情。如果一直有炎症没有治疗,小伤口也会要命的,更何况那么严重的伤。”

东方焰侧过头微合着眼睛淡笑:“你陪在我身边就好,放心,不会让你守寡的。”

童语烟真是恨不得将他握着她的手狠狠甩一边去,可他的掌心温度还是越来越烫,她又不得不将他握紧,只想自己手心的沁凉能让他舒服点。

而他,微蹙着眉心,再没睁开眼睛,只是昏睡。

童语烟心越来越慌,开始想办法给他物理降温,用毛巾包裹着冰块擦拭着他的额头、颈项,他不适地想要挥开,伸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东方焰,你别乱动,你在发烧。”

他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手臂谙熟地将她直接揽入了怀里,还不待她推拒,就整个人缠上来,炽热的身体本能般地在她的皮肤上汲取着清凉。

“东方焰,嗯……”他明明是在发着烧啊,而且,眼睛还闭着,可双手不知怎的,就鬼使神差地解了她的衣服,直接探入她的腰身……

她只感觉到熔岩般的热浪就那么滚滚而来,将自己完全淹没,再动弹不得了。

“东方焰……”

“抱着你,就这样,我就会好了。嗯……舒服极了。”

童语烟知道这时候不该,可还是忍不住燥红了脸颊,看着他就那样将面庞撒娇般地紧贴着她直往她胸口深入钻进去,她也终是轻轻抱住了他的头。

天……这么原始的降温方式……童语烟,你说你是学医的,都丢脸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