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百八十九章 雪上加霜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宁澄玉的心口几乎是一直怦怦如小兔跳着,梳洗整理好自己,跟着欧阳子硕一路来到了酒店餐厅。

想起在自己尴尬得不知道怎么从被子里钻出来时,欧阳子硕很自觉地退到一边,看似无意地翻看起了酒店杂志,且目不斜视,给了她最大的舒适。

而就在她一直想着这人真的可以君子成这样的时候,他看到她洗澡打湿的发丝没有吹干,又看似很自然地引她到镜前,亲手拿起吹风机帮她一丝一丝吹干了湿发——这举动,怎么又可以这么亲昵?

这个男人啊,真让她恍惚了,恍惚之间,就想要了解他更多些。

小口喝着清甜的百合莲子羹,桌上还有他点来的各种口味的小点心,每一样都精致可爱,宁澄玉思量了好半天,终于主动开口:“真的谢谢你欧阳先生,还耽误了你这么多时间。”

“宁小姐别这么客气,任何一个人看到一个无辜的女孩儿受欺负,都不可能不管的。况且,我们也算是本就相识的人嘛。”

宁澄玉笑得腼腆,“既然这样,你就叫我澄玉吧,反正你说的,我们也算是熟人了。”

“呵,当然好。”

“其实,我以为……上次东方大哥订婚的变故以后,你们就不会再在这儿出现了,新闻上说,欧阳家和东方家决裂,损失不小。”

欧阳子硕很坦然地摆摆手,“你多虑了。这其实是很普通的商业竞争,在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外界的传闻言过其实,我们和东方家这次合作不成,以后有机会还会合作的,而且,东方焰跟我可算得上是‘老朋友’。”

“原来是这样。倒是我想得太狭隘了。”

“而且我们瑞阳集团本就在c市就有分公司,我将工作重心从国外转回国内,以后还会经常在这里的。”

“真的啊?”宁澄玉心里着实有点暗喜,这么说,以后她还是有更多机会见到欧阳子硕的了。

心里这样想着,就听欧阳子硕说道:“只是,我常年都在国外,突然回国,尤其对这里还不是很熟悉,澄玉你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以后我或许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得多多向你讨教才成了。”

“当然好,没问题。”

童语烟一早,是被楼下传来的争吵声吵醒的。

前一晚睡得太迟,好不容易锁住了门确认东方焰不会闯进来,她才睡在了床上,翻来覆好一阵睡着了,却又陷入了不断的梦魇。似乎人还在刚刚东方焰的房间,自己根本没有逃出来,而是……被他紧紧缠住,她想推推不开,只能像是抓着救命稻草般死死抱着……突然,爷爷推门人就已经站在了他们跟前!

爷爷啊,您终于醒了!您终于康复了啊!

“嘭”一个巨响,竟是爷爷抡起手杖,狠狠打在她的后脑上。

痛!头痛得要炸开了!童语烟跟着眼泪就夺眶而出……

惊然清醒,伸手摸到自己颊上的潮湿,和额头上的冷汗,童语烟再睡不着,头痛了半个晚上,直到天蒙蒙亮时,才又合上了眼睛。

楼下的声音,童语烟听出来了,竟是容霜。

容霜一大早回来这里,对着东方焰吵些什么,难道又是因为她的存在吗?

童语烟起身草草梳洗完毕,坐在房间里,在思量着现在要不要下楼去。下去,听容霜无谓的逼迫和质疑吗?

算了,也许那样,更让东方焰难做。于是,她拿了一本书来看,打算等楼下平静以后,再出去。

可是,不过一会儿的时间,就听到佣人的敲门声,“烟小姐您醒了吗?”

童语烟不得不去开了门,佣人毕恭毕敬地道:“烟小姐,焰少爷说让您下楼跟您说点事情。”

会是什么事情?童语烟有些奇怪。但还是点点头,走下了楼。

果然,楼下客厅里,容霜双眉倒竖,脸色铁青,似乎是刚吵完一轮,看到童语烟下来,狠狠瞪了一眼过去。

东方焰却神态自若,起身向童语烟迎过去,更伸手将她牵在了跟前,抬手抚了抚她的脸,“脸色不太好,没睡好吗?”接着微微凑近,低声道:“我也没睡好。”

童语烟颊边一个微红,就知道他别有所指,可容霜还在旁边,他倒好像压根像是没把自己妈妈往眼里放一般,太没礼貌了吧。

“你找我什么事?”童语烟开口问。

“爷爷的事情。”

“爷爷?爷爷醒了吗?”

东方焰摇摇头,“爷爷昨晚脑血管二次破裂,一度出现了危险,不过,经过抢救,早晨的时候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童语烟已经被惊出一身冷汗,脑子里竟诡异地冒出了晚上那个噩梦。

“和主治医生商议决定,目前爷爷的状况更适合转去疗养院进行特别看护和治疗,因为,这也许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童语烟点头,她知道,这样的疾病雪上加霜,清醒的希望更加渺茫了。

“今天转院,你跟着医生一起去照应一下吧。我公司有个媒体发布会,走不开。”

“嗯嗯,我知道了。”

这时,容霜又起身厉声开口了:“小焰,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老爷子恐怕醒是醒不过来了,我可还是东方家的人呢!”

“所以爷爷才好心没有让你交出百分之百。”

“东方焰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妈了!”容霜真的气得肺都要炸了,也是第一次,开口用他们的母子关系来说事。

但,东方焰却雷打不动地冰冷,“发布会上见吧,院长。”

童语烟照应着一直将东方毅从中心医院转到疗养院里最先进的特级护理病房,又随着办理完了一切的手续,已经是中午了。

看着爷爷毫无知觉地躺在病床上,那没有光泽的脸颊已经不如往日那样饱满,而是塌陷着,布上了一道道皱纹,童语烟心痛不已。握着爷爷的手许久许久,又反复叮嘱特护人员有任何事情给她打电话,才退出了房间。

每一次看到病床上的东方爷爷,童语烟都好似要经历一场残酷的拷问,在走廊了平复了好一会儿,她觉得应该趁这个机会去看看张姨。自己那天匆匆被东方焰带走,连个招呼都没打。

让童语烟没想到的是,在张楠的房间里,正碰到了宁澄玉。

张楠看到童语烟,很是高兴。开口就提到了她和东方焰订婚的事情,并没有要避讳旁边宁澄玉的意思。

童语烟倒不好意思多说,一个是觉得有太多的东西让她不知道怎么说,一个是怕宁澄玉会不高兴。

倒是宁澄玉不同往日,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对母亲提到的东方焰订婚的事,也不知是听到没听到,自顾自冥想着什么。

“老爷子这一病倒,东方集团势必要震一震,毕竟,好几家子都仰仗着老爷子一个人在坐镇呢。不过好在小焰也有那个担当和能力,很快就能稳住局势。语烟啊,今后就得你多体谅和照顾他了,小焰这个孩子啊,到底没让我看走眼。”

童语烟心中有些涩涩然,只能道:“我现在就希望,爷爷能快点醒过来,能再健健康康的像原来一样。”

“老爷子身体一直硬朗着,这次确实太突然。只能祈祷了,但愿能有奇迹发生。”

随后,童语烟又和张楠聊了些别的,便准备告辞,她打算以后天天都能来疗养院,陪陪爷爷,再和张姨聊聊天。

“澄玉啊,去,送语烟两步。”张楠开口,才叫一旁的宁澄玉如梦方醒。

童语烟知道张姨这是故意给她们两个相处的机会呢。因为东方焰,澄玉和她不像以前了,这张楠早就能看出来。

宁澄玉撇撇嘴,有点不情愿,直到童语烟主动伸手拉过她的胳膊,“澄玉送送我吧,正好今天太阳好,我们在院子走走。”

宁澄玉跟着童语烟出了张楠的房间门,便把胳膊从她手里抽了出来。

童语烟心头微微一紧,也没说什么,一直和她乘电梯下了楼,来到楼前广场。

午后的阳光的确很暖,可是,她们之间的气氛,却冰冰的。

童语烟想要打破这种不自然的气氛,笑着开口道:“昨天晚上我去酒吧了,你哥她说你先回家了。”

听到这话,宁澄玉的脸上倒更不自然了,僵硬地笑了笑:“哦,我、我拉不动他,一生气,就先回了。”

“是啊,你哥他喝得太多了,后来让司机送他回来了这里,不知道他今天情况好点了吗?”

“还好,就是醒来精神差点。然后被医生骂了骂。”

今天宁澄玉能够这样和她心平气和地说上几句话,童语烟觉得很难得,只想趁这个机会能够和她缓和一下,赶紧就说:“澄玉,关于最近发生的事情,我不知道怎么向你一一解释清楚,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一直把你当我最好的姐妹,从来没变过,我……”

“好了,我不想说那些事了。”

“澄玉……”这意思是,她不再生她的气了吗?

“有些事情发生就发生了,再解释又有什么意思。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早没那么单纯和幼稚。”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