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百九十七章 点点意外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宁澄玉的脸更红了,好像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就这样放弃了回家的可能,更答应了和他——一个才见过两次的男人,睡一张床。

直到直挺挺地躺在了床的一侧,宁澄玉还是紧张的。她只脱了外衣,身上还包裹得严严实实,合着眸子,只想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无所适从,直到听到了另一侧和她离得一臂远的男人已经呼吸均匀显然熟睡了时,她才又对自己鄙视起来——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瞎紧张个什么啊?

正打算安安静静再睡时,一边自己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宁澄玉忙不迭地伸手抓过来,一眼看到来电是宁程浩,她直接便暗灭了,然后想了想,便不再犹豫地关了机。

呼,可不能让哥哥知道她现在是和谁躺在床上呢,不然,他指不定怎么大惊小怪。

是啊,她现在可是和欧阳子硕躺在一张床上……宁澄玉将头埋在枕边,止不住地唇角上扬,直到也陷入了甜甜的梦乡。

而与此同时,那个男人的眸子微微张开,清冷就那样闪过眼底,在幽暗的夜里透着寒光。

童语烟也记不清自己已经几天没有见过东方焰了。

即使就在同一座大宅内,即使,她能听到每天夜里他回来并进入自己卧室的声音,也知道他每天早上都是什么时候出门的,但是,他们就是没有见到过。

就从那一晚,他喝了酒的那晚。

童语烟可以让自己将这一切都不放在心上,她可以让自己现在满世界里,都是爷爷。她持续每天都来疗养院,可以陪着爷爷一整天,每隔两小时给爷爷进行按摩,这些,她可以当作自己的全部,其它的,她可以让自己都不看在眼里,不放在心上。

陆少卿开着车,一早又送她来了疗养院,远远的,童语烟就不经意地看到了疗养院门口的宁澄玉,她正从一辆银白色的轿车上下来,转身对着车内挥手告别,才踩着轻快的步子进入了疗养院大门。

童语烟并不意外在这里看到宁澄玉,只是离这么远,便被宁澄玉脸上洋溢出的甜蜜的笑容晃到眼睛,这让她有点点意外。

这样的笑容,有点熟悉,又有点陌生。

是的,曾经在宁澄玉满心思里憧憬着东方焰的时候,她看到过。但是……却又比那时候,深刻许多许多?

在宁澄玉的身影进入大门之后,那辆银白色的车子便很快启动,正与她坐的车子迎面交错而过。童语烟不由得转眸去看,那车子的车窗已经缓缓上升合拢,可是,童语烟还是看见了!

就在车窗几乎合拢的一刹那,童语烟分明看到的是——欧阳子硕的脸!

脑子里“嗡”的一声响,心里便狂跳了起来。

也许只有一秒,甚至一秒都不到!

可是,是欧阳子硕——她绝对没有看错!绝对没有看错!

童语烟紧紧地攥住了手心,指甲硌入了手掌里,直到陆少卿将车子已经挺稳了好一阵,不见她动静,回过头来看她,童语烟才反应上来,那手心已然冷汗涔涔。

“有什么事吗?”

童语烟胡乱摇头,突然又抬头问道:“陆少卿,你知道关于欧阳子硕的事情吗?”

陆少卿立刻露出了一种警惕的表情,“你问的是,关于哪方面的?”

“欧阳子硕被国际刑警组织经济犯罪科调查,结果怎么样?”

陆少卿却咳了咳,“这个……该是公司工作上的事,东方焰他没公开说过……”

“你还真是‘忠诚’呢。东方集团的员工是吧?”

陆少卿不明所以,点点头。

“东方集团谁的?”

“东方焰啊。”

“我是东方焰的未婚妻,是不是?”

陆少卿再点头,全天下人都知道。

“那东方集团的事情也是我的事情,你说不说?”

陆少卿被问住了,支吾了好一阵,才不得不说道:“欧阳子硕把一切都打理好了,在东欧的罪名早推得一干二净,现在他最多就是损失了东欧市场,自己毫发无损地回来了,那还怕什么啊。再说商场上的事,本来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欧阳家的瑞阳集团现在是元气大伤,但欧阳子硕这个人绝对不是省油的灯,谁知道谁能笑到最后。”

那么更证明,自己刚刚一定是没看错的了!

可是怎么会……宁澄玉怎么会和欧阳子硕……

“外界媒体只报道了瑞阳集团的失利消息,没提欧阳子硕的内幕,这些我可都是在东方焰跟前捕风捉影听来的,语烟小姐,你可别说出啊,毕竟,我现在就是个司机。”

这个“司机”当得可真是“不简单”呢。

虽然从他嘴里问出了想知道的,但童语烟还是难免腹诽一下陆少卿此人的职业操守。但此刻她并没有多大心情去管这件事,她心里已经被宁澄玉给填满了。

来到熟悉的病房,童语烟帮爷爷做了一次按摩,心里就一直惦念着这件事。那天宁程浩不是也说起了澄玉从酒吧消失一夜未归,而后却不说自己去了哪里的事吗?如果真的是因为欧阳子硕……

她不敢想下去。她觉得自己需要找宁澄玉问个清楚。

这个时候,宁澄玉自然是在张楠的房间里。而今天可不是她自己要来的,而是被张楠打电话叫来的,宁澄玉心里还老大不情愿。

因为,这两天她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和欧阳子硕在一起,虽然只是简单地一起吃吃饭,喝喝咖啡,甚至帮他收拾收拾新公寓,还是让宁澄玉感觉到每天都生活得格外精彩。今天原本欧阳子硕要带她去瑞阳集团位于c市核心商务区的分公司去参观的,却被妈妈电话里要求务必过来,这心里能高兴吗?

再者,张楠在电话里问她宁程浩在哪儿,要他们俩一起来,宁澄玉就知道肯定是关于哥哥和童娜兰吵架的事情,怎么这事要她来干什么啊?

无奈,跟宁程浩联系,宁程浩坚决不去,被夹在中间的宁澄玉便不得不来一趟。唉,真是苦命啊。

果然跟宁澄玉猜的一模一样,童娜兰把宁程浩要跟她离婚的事哭诉给了妈妈容雪,容雪二话不说就闹到了宁远那里,无奈,宁远在外地脱不开身,电话里又是赔罪又是好说歹劝不管用,只能说等他把重要的事安顿好马上回来收拾宁程浩。

可容雪等不及,又闹到了张楠这里。

以往都知道张楠身体不好,常年在疗养院,没大事谁都不会打扰她,而容雪这一闹,张楠措手不及,血压都上来了,疗养院赶紧给用药治疗,这才算是稳住,张楠几个电话过去,宁程浩竟然连接都不接,无奈,只能叫来宁澄玉。

宁澄玉心里实实在在把哥哥骂了八百遍,可嘴上又只能劝妈妈放宽心,童娜兰是个什么样,这谁不清楚啊,气头上的话怎么能当真?

“回去给你哥哥捎个话,那么大的人了,做事要有担当才行,生气了,就躲起来不见人,让父母在这里为他承担别人家的逼问和指责,他还有没有点男子汉的样子?”

“妈妈,这有时候也是童娜兰她欺人太甚,干什么整天对我哥大呼小叫的,乱发大小姐脾气。”

“话是这样说,可是,毕竟两个人已经结婚了,就要相互妥协相互体谅才行,你哥他也该有点做丈夫的样子。你雪姨说,你哥他从结了婚就经常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这……”宁澄玉没话说了,其实这是八卦小报上早登过了,妈妈是从没去关注过而已。

张楠果然脸色也不好了,“就这样,还让别人怎么相信你呢?说童娜兰不相信你哥和语烟,也是可以理解的。”

“要真是因为这样,这更不能全怪我哥。童语烟就是整天装好人,才总惹得我哥把她放不下呢。我哥其实就是傻。”

“澄玉你怎么能这么说语烟?”张楠很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女儿,“外面的人风言风语就算了,你怎么也这么说?你哪怕不信你哥,你连语烟也不信吗?”

宁澄玉不满地撅起了嘴,“妈,你干嘛对她那么心近,不就是伺候了你两天么。”

张楠更加觉得痛心了,“澄玉啊,要不说呢,语烟就是比你们两个都懂事。最起码,语烟她不管什么时候,从没有怨过你,而是总在为你想着。可你呢?”

宁澄玉闭了嘴,从心里,她其实还是不接受妈妈这样的说法的,因为,她就是不信童语烟什么事情总在为她想,不然,就不会因为东方焰,而骗她那么久了。

不过,对她来说,那已经是过去式啦!宁澄玉现在可以往前看!

想到这里,宁澄玉心情顿时又好了起来,看妈妈也说的差不多了,那要不要一会儿她赶去瑞阳公司去找欧阳子硕呢?

正想得小兴奋,童语烟便轻轻敲门,然后进来了。

张楠忙招呼她过来坐着,童语烟笑着跟她打了招呼,问候了几句,才看向宁澄玉,笑着说:“澄玉啊,我知道你在张姨这儿,所以特意这时候来看看的。”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