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零三章 吃软不吃硬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童语烟恍然回过神,已经不见了翟伟的踪影,她只能边往里面走,边四处张望着,福利院不大,不一会儿,她就听到了什么样争吵的声音。

跟着那声音过去,果然就是翟伟。

童语烟看了看面前的挂着“院长办公室”牌子的房间,门内的翟伟正抱着个小小的身体蹲在地上对着面前一个五六十岁的女人声嘶力竭地说着:“院长你就再宽限我几天吧,叮叮不呆在这里,她没地方能呆啊,就几天行不行?我很快就有钱把她送到专业的机构了。”

那女人连连摆手,“不行不行,不是我们没有同情心,是我们担不起这个责任啊。你看这孩子平时一个人坐着谁也不理,可一眼没看到就出了这样的危险,我们福利院真没这么多人力专门守着她是不是?”

“不是的院长,我们叮叮不用太费心的,她很乖不会惹事的,就是、就是怕见水而已,不让她见水就没事。”

“这谁能说的准呢,我们老师就是在浇花,她过去沾了点水就昏倒,吓都被她吓死了。翟先生这事情原本说好的我们就帮着看一周时间的,这都快一个月了,你女儿在这儿实在不能再待了,今天你快领她走吧。自闭症可大可小,你还是赶紧送她去专业机构吧。”

自闭症?

童语烟不由得将目光投向那个被翟伟揽在怀里的小女孩。

短短头发的小女孩,小小的脸庞,尖尖的下巴,看身高模样不过五六岁,虽然皮肤应该随了爸爸有些偏黑,但大大的眼睛煞是可爱,只是那眼睛,目无焦距地投向远处,不管耳旁自己爸爸和别人怎么争辩,好像完全激不起她一丝反应。

童语烟对自闭症还是有些了解的,这样的孩子看上去和正常孩子一样,可是,他们完全生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对外界的人和事物交流障碍,甚至会有许多不为人知不为人理解的怪癖。

那么,这个翟伟就是想要挣一笔钱,送自己女儿去专业的自闭症儿童治疗机构吧,难怪……

“院长,院长,您行行好,再给我三天时间。专业机构我都联系好了,这几天我交了钱就能马上送叮叮过去。就三天,我保证。”

翟伟虽然又瘦又小,可一个男人这么低声下气地去求人,可以看出这个中年女院长也是心软的人,终是一边抱怨着,一边让他先带孩子换件干净的衣服,更再三强调再给他最后三天时间。

翟伟连连点头哈腰地道谢,抱着小小的小女孩出了门,童语烟跟着礼貌性地冲院长鞠个躬,跟着翟伟一路回到儿童宿舍。

她并没敢太靠近,只是在三步之遥看着这位父亲对着自己的女儿,变得无比地温柔和耐心,一边小心地给她换着身上的衣服,一边软软地哄着让她别害怕,嘴里念念叨叨:“叮叮乖啊,爸爸不来,让这里的阿姨帮你换衣服也行知不知道?不然,这么多天不换衣服,变臭丫头咯。”

换了衣服,那男人又拧了一条干毛巾,帮女儿擦脸擦手,末了才又将她抱进怀里,爱抚着她的头。即便小女孩一眼也没看自己爸爸,嘴里嘟嘟囔囔着什么。童语烟听了好一阵,才听清了,似乎说的是“花”。

而翟伟也听清了,只是说着:“不去看花,有水,怕怕的,不去看花知道不知道?”

小叮叮还是没看他,嘴里也是有一下没一下地念着,然后,小脑袋一耷拉,好似无尾熊一般,伏在爸爸胸口像要睡着了。

这画面,瞬间让童语烟心里堵堵的,又热热的,说不上来对这个翟伟的轻蔑和讨厌了。在女儿面前,父亲永远都是伟大的,仅此而已。

走的时候,童语烟还是如影子般坐上了翟伟的车。

那翟伟继续把她当空气,一路开着车,直到又回到了疗养院门口,才将车停住。

童语烟清了清嗓子,打破了沉默道:“是不是,你必须要从那个人手里拿到钱,才能送女儿去专业机构?可能,你也不用非得用这一个方法,那个是多少钱?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你。”

憋闷了一路的翟伟像是突然爆发了似的,对着童语烟大骂:“滚开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你这是可怜我?我他妈有这个能力,我是在自己挣钱,才不用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人的施舍!滚开!给我滚!”

童语烟这时候对这男人也气不起来了,这个时候还是不要火上浇油得好,于是,自行打开车门下了车,朝疗养院方向走去。

早过了陆少卿接她的时间,自己电话调的静音,怕是他又没联系到她,还是先在疗养院里面给他打个电话等着他过来,然后,想想关于那个小叮叮的事,她总觉得,自己有点放不下了。

正这么想着,就听身后突然警笛大作,童语烟回头看去,竟是前后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两辆警车,将翟伟和他的小白车夹在了中间,从警车上下来的警员,不由分说地上去就将还呆愣着的翟伟反剪双手钳制住,一副明晃晃的手铐就将他铐住了。

翟伟这才反应上来,嗷嗷大叫。

这时,从后面的警车上下来一个人,过去对着翟伟亮了亮手里的一张拘捕令,“翟伟,有人揭发你,和三年前一桩人身伤害案有关系,走吧,跟我走一趟。”

童语烟看得清楚,那人可不就是苏一鸣吗?

能让堂堂的c市警队队长亲自出马,拘捕一个这么“小”的嫌疑人,童语烟才不信有这么单纯。

于是,她忙返回去叫住了苏一鸣,“苏大哥!”

“哟,语烟呐。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天快黑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童语烟走过去左右瞧了瞧,“算了,我可不想坐警车。那个……他怎么回事?”

童语烟说的,自然是翟伟,而翟伟已经挣扎着被几个警员往前面的警车上押了,看到童语烟跟苏一鸣熟络的样子,扯着脖子叫:“我知道了!你们都一伙的,你们想陷害我!放开!放开我!”

童语烟眼睁睁看着他还是被按进了警车,不知怎的,就心有不忍起来,小声问道:“是不是故意的?东方焰叫你这么干的?”

苏一鸣讪讪笑道:“不管怎么说,反正没陷害他。三年前他是刺伤过人,他老婆跟一个男人跑了,他追过去就把那男人给刺伤了。只不过,那时候人家没告他。”

这么一说,童语烟又一次想起儿童福利院的叮叮了,难怪她无家可归到只能靠福利院的人看护,她的妈妈竟是这么狠心抛下了她的啊,那么,如果这时候翟伟再出了事,谁能管小叮叮?

童语烟越想越不对,赶紧开口道:“苏大哥,这人也不是什么大恶之人,算了吧,他也就是拿人钱财帮人做事而已。”而且,还没拿到钱呢。

苏一鸣耸耸肩:“这已经对他很宽大了。东方焰本来想拿他去沉海喂鱼的。”

童语烟大汗。

“那……那吓唬吓唬他就行了吧,关两天就放出来?”

“两天?故意伤害,最少三年以上。他是罪有应得。”

三年!

童语烟使劲摇头,三年怎么行?要是今天她没有跟着去看到他的女儿,三年五年她都不会去管的,可是……

“苏大哥你是不知道,他有个女儿才五六岁的样子,患了自闭症无处安身,一个条件很不好的儿童福利院在帮忙看护,可是人家现在怎么都不愿意看了,要他带女儿走。要是你们抓他去坐牢,他女儿怎么办?”

“这……”苏一鸣搔搔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晕!男人都是这么没同情心的吗?

“我主要也是觉得,他不也没把我怎么样嘛,写的那点东西,不痛不痒的……”

不痛不痒?她倒是不痛不痒,东方焰心里那是个水深火热啊。这丫头,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苏一鸣心思转了转,故意沉吟道:“这想想,你也说的有点对呵。不过,这事我说了不算,你得找东方焰说去。”

“他……”

“语烟丫头不是我说你,东方焰这家伙天生的吃软不吃硬,你还摸不清了?这么些天是又呕什么气呢,那家伙整天饭都不好好吃,把自己搞得一副丧尸样,简直是生人勿近、谁近谁死。丫头啊,凡事不能跟他对着干,要让他听进去你的话,你得顺毛摸。”

他不好好吃饭,怎么能都赖她呢?可听到后来,童语烟心里又有些忍俊不禁,苏一鸣这话,是把东方焰当炸毛狗了吧。但是转念想想,其实好像也是,他就是一只炸毛狗,还是一只野蛮、霸道、不讲理、阴晴不定、自以为是的炸毛狗。

这么一段时间来,就前一天他回来的早,她跟他面对面了一次,一句话就又把他气走了,今天,他还不知道有没有心情听她讲话。

何况,夜已经很深了,童语烟坐在客厅沙发上等了好久,也不见他回来。是不是,他不打算回来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