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零五章 败给了她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童语烟没想到,自己沿着走廊刚走了几步,就见拐角处探出一个小小的身子,紧贴着墙摸索着,不知道在干什么,那不正是叮叮吗?

她刚想要走过去,就见叮叮身后来了一个保洁模样的大妈,指着叮叮就训起来:“喂!你怎么又在墙上乱画?说你的你听到了没有,不许画了!”

但是,小女孩的手还是贴着墙继续摸索,那保洁大妈不耐烦了,伸手就将叮叮拉开,且用了很大的力气,几乎将她甩落在地面上。

“天天乱画、天天乱画,知不知道这很难擦的?听不懂人话啊?”大妈嘴里一刻也不停地唠叨着,可小叮叮的手指头捏着半截粉笔还在空气中比划着,那眼睛根本没看她。

“这小傻子,看我让你一次长够记性!”说罢,那大妈端着一大盆水过来,几乎是掷在了地上。

“过来,用抹布给我把这面墙洗干净!”

那一满盆水一个猛烈的震荡,清水泼洒出来,正超小叮叮溅过去。

童语烟突然想到了什么,脚下已经飞跑过去,想要拉开叮叮,却还是晚了。那溢出的水正好全都泼溅在了小丫头的腿和脚上,湿了一大片。

只听啊呜一声尖叫,小丫头浑身抽搐着就要倒地,童语烟上去一把将她抱进怀里,并离开了那滩水迹。

保洁大妈被这情景吓住了,一边叨叨着,“这不关我事啊,不关我事啊。”一边就躲得不见了人影。

童语烟紧紧抱着瘦小的小丫头用手抹干她湿漉漉的鞋子一边哄着:“没事没事,叮叮没事了,我们不怕啊。”

怀里的小人儿瑟瑟发抖着,好在没有晕过去,只是大大的眼睛直勾勾地一直看着某处。童语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那是被她画花的墙壁,上面一朵一朵的,是她画出来的小花吧,虽然凌乱的,但又稚气可爱。

童语烟更心疼了,这样的孩子内心一片空白洁净,让她留在这里,没人能尽心照顾她,如果再有像这样粗暴对待她的人……她不愿意再想下去。

既然,自己不能让翟伟出来,那照顾叮叮,总还是能做到的吧。

“院长,我想把叮叮带走。”抱着叮叮来到院长办公室,童语烟开口便是坚定。

老院长抬抬老花镜,将童语烟上下打量了一下,想起昨天才见过她,是跟着翟伟一起来的,但还是免不了问道:“她爸爸人呢?虽然不是我们福利院的孩子,可是这样直接交给你,也不太好吧。”

这院子看似还有点责任心,童语烟只能笑着给她解释:“是这样,我是翟伟的朋友,他昨天有点事这几天都不能过来,知道您最多只能看叮叮两三天,但还是特别谢谢院长您,我们也不想太给您添麻烦了,所以我先领叮叮走。要是您不放心,我给您留个电话,随时能找到我们的。”

院长想了想,这孩子在她这里也确实待不了,也就点头同意了。

童语烟抬笔思忖了一下,除了留下自己的姓名电话,第二行又写下了东方焰的。自己带叮叮回了东方大宅,好歹也算有东方焰一份吧,不管他同意不同意了。

没想到,老院长一看到她写的东西,那老花的眼睛都亮了,“东方焰?是东方集团的总裁东方焰吗?”

这名字,同名同姓恐怕不多吧。童语烟点点头。

“啊呀,原来是东方总裁要领叮叮走啊,我就说东方总裁是个有爱心的好人,东方集团每年都会给我们福利院捐款,不然我们这儿这些孩子早就没人管了。”

童语烟呵呵笑了,倒是真没想到,还有人夸他“有爱心”呢。转念想想,这企业做公益也是一种建立正面形象的手段吧,说不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给福利机构捐过哪些款。倒是应该叫他大方一点,多捐些钱把这里好好翻修改造一下,让孩子们的生活条件再好一点。

东方焰在公司的时候,就从陆少卿的电话报告中,知道了童语烟从儿童福利院带了个小女孩回家的事情。不用多想,这肯定就是她说的,那个翟伟的患自闭症的小女儿。

这女人还真是……跟她有个什么关系啊,同情心泛滥?还是故意跟他对着干?

对面的苏一鸣看着他一脸的憋闷,只是咯咯笑,“哎呀我的东方总裁,这么有爱心在家里都能开儿童福利院了。”

东方焰瞪过去一眼,怎么都觉得这苏一鸣提前知道些什么呢,“是不是童语烟找过你?”

苏一鸣老老实实承认,“语烟丫头是不忍心看人家家小孩没人照看,让我看能不能别对那个翟伟那么狠。”

“那你怎么说?”

“我?这事本来也不是我说了算的啊。”

“所以你让她找我说?”难怪,这丫头突然对他献殷勤,是被苏一鸣这家伙给教的啊。想起昨晚那顿夜宵,他还是一肚子气。

苏一鸣笑道:“你也不能怪这丫头。女人嘛,都是天生的母爱泛滥,看到小猫小狗都会想要抱在怀里,何况是个活生生的小女孩。”

“那个翟伟能判几年?”

“十年。你要刑期上限,我自然给他能加的都加了。”苏一鸣也是说的轻巧,末了才想到了什么,“嗳,你家丫头该不是要照顾人家女儿十年?”

东方焰脸都青了。

“我的乖乖,十年!”苏一鸣夸张地大叫着,“我看你还不如让你家丫头给你生一个,到时候她就没心思给别人养小孩啦。”

“滚!”还生一个?他的烟儿让他多久都连碰都没碰一下了,怎么生?

但眼前这个,这人都给她领回去了,他要是敢丢出去,他家烟儿绝对敢收拾行李跟着一起走。这算是在威胁他吗?

不管是不是她存心要威胁他的,东方焰内心已经抓狂了。第一次觉得,自己被一个女人给打败了,真的败给了她。

下午的时候,东方焰在办公室再坐不住了,又一次更早的时候,就驱车回了大宅,他倒想看看,这丫头这么自以为是,领着一个自闭症的孩子觉得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吗?也许根本不用他说,她自己就知道难了。

开门的佣人帮他打开车门,毕恭毕敬,“少爷今天回来的早,晚上有想吃的菜吗,我让厨房去加。”

东方焰摆摆手,“童语烟呢?”

“哦,烟小姐领回来个小客人,这阵子正在花房呢。我去给烟小姐说一声少爷您回来了。”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吧。”

初春的气候早已回暖,花房里外有些开的早的花都吐了蕊,别有生气。往日东方焰都是深夜回来没注意到,今天难得见到一次,只觉得人还未走近,眼前便开阔了。

与此同时,他也隔着玻璃墙,看到了里面晃动的一大一小两个背影。

那个小的背影,身着一件崭新的鹅黄色小套裙,好似一抹耀眼的迎春花,埋头在小木桌上做着什么。

而他的烟儿,正半蹲着身子专注地看着,浅绿的薄衫衬得她如一株鲜嫩的新芽。就见她一边看着,一边对小女孩说着什么,脸上尽是柔软温暖的笑意。就这样,融化在一丛丛花草中,就这样,晃了东方焰的眼睛。

他停下脚步,连呼吸都轻了,好像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打破了这般不真实的幻境,就连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了上扬的弧度,也不知道。

终于,童语烟站起身来,不经意间,就正看到了站在花房门口的东方焰,也看到了他唇角的弧度,这让她刹那间忘记了前一晚的不愉快,拿着手里的几张大纸就轻快地跑到了他跟前,小声道:“东方焰你快看,这些都是叮叮画的。”

东方焰将目光从她那神采奕奕的脸上移开,扫了眼她手里拿的画,画笔稚气,却也大胆,色彩明艳,不失夸张和细腻。他虽不懂,却也觉得,看着这些只能叫涂鸦的东西,心情会好起来。

而童语烟更是得意地好像在现自己的什么宝贝,“叮叮她很喜欢花,而且,好像对那几盆鸢尾花特别感兴趣,鸢尾刚刚长出花苞,她就把那些都画下来了,你看,画得真好。”

东方焰冷嗤一声,“好吗?没看出来。”他不是不懂得夸奖,只是,被这样显摆的童语烟惹得有些郁闷。这丫头,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也能高兴成这样,对着他,就永远高兴不起来,为什么?

被东方焰泼了冷水,童语烟有些不服气,白了他一眼,心里清楚他应该早知道了自己带翟伟的女儿回来的事,今天又回来这么早,怕也是为这事的吧。

所以,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只是,刚刚被叮叮的画惊艳到,一时兴奋过了头。

“东方焰,你不能有意见。既然你不肯放过翟伟,我帮他照看一下女儿,也不算是左右了你的决定,你大可以当是我从儿童福利院领回来的随便一个可怜孩子,就这样。”

随便领一个孩子?你当时从街边捡来的小猫小狗吗?童语烟,你真是天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