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零一章 有奸情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欧阳子硕已然已被她激怒,面色更加狰狞起来,童语烟踩着坚定的步子,甩他到一边,疾步出了公寓大楼。

天知道,她此刻其实是多难过。

童语烟啊童语烟,你除了如此逞一时口舌之快,还能做些什么啊?还能怎么样,能将宁澄玉拉回来,让她不会再被这个卑鄙的男人伤害?

童语烟苦思冥想间,只觉得远远的什么反光的东西好一个晃眼,看过去时,好像是一架隐蔽的镜头,再仔细看去,一辆不起眼的白色小车已经一滑而过,好像从来没有在路边停留过。

与此同时,在东方国际大厦顶层董事会会场上,又经历了怎样的一场血雨腥风。

容霜在董事会虽然已不占优势,却联合了好几个小董事成员,拿出了一系列的关于童语烟浓墨重彩的绯闻,对公司经营及东方焰个人提出了质疑,说其严重影响东方焰个人形象,乃至影响到整个东方集团的股市和未来发展。要求要么终止这个订婚约定,要么剥夺东方焰部分股权,让东方集团不能成为东方焰的一言堂。

虽然容霜坐在一边一言未发,但这乱成一锅粥的样子,就是她一手策划的,她默默看着静等结果就行。

东方焰心里明白得很,如果容霜这么容易接受自己股权被剥夺大半的事实,那才不正常了。她总得闹出点事来。所以,他也没说话,看着一众人闹。

待那几个闹的差不多了,他才轻咳了声,众人瞬间安静。

就见东方焰犀利的目光缓缓地扫过每个人的脸,那些一直是东方老爷子的死忠之臣自然对东方焰无条件拥护的人,一脸坚毅;那些暗中早被容霜笼络的,各个颐指气使,好不服气,却也在东方焰的目光扫过时,露出些微欲盖弥彰的怯意。

东方焰就是有这样的气场,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刺中每个人心底最不安的那个地方。

末了,在一切的压抑几乎再绷不住时,他终于淡淡开口,却说了句好似跟所有都毫无关系的话:“今天大家都来齐了,好。趁这个机会,给大家介绍个人。”

话音刚落,会议室的门开了,走进来的人一身冷肃,站在了东方焰的身侧。

这是东方焰的司机——大家多多少少都见过。

“李卓——从今天开始,他将成为东方国际集团的执行副总裁,职能呢,就不用我在这里多说了,以后大家都会接触到。”

什么叫做一石激起千层浪,就连东方焰自己的人都一个个惊得张大了嘴巴,那些本就有异心的,更是已经聒噪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他就是个司机!”

“东方焰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啊,虽然东方老爷子不在了,东方集团也不能由着你这么折腾!反对!我们坚决反对!”

东方焰脸一冷,“首先,我需要强调一下——我爷爷还没有不在。其次,即使他现在坐在这里,这个权利也是交给我了。最后呢,请各位清楚一件事——在这里,我以董事长兼总裁的身份,有着绝对的人事任免权。好了,今天我要说的,就说完了。下来,看李总,有什么要说的。”

李总?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那张明显年轻,又明显冷硬得不一般的脸上,而在这么多人各种各样的目光,却并没有让他的脸色有一丝丝的微动,就听他终于开口了,连一句客气的开场白都没有,直接便道:“我首先宣布一份免职名单。”

免职?

是的,就是免职。在他刚刚上任的第一秒,就要裁人?显然,这就是东方焰给的他这么嚣张的权利。

接下来,在所有人面无血色之际,李卓便冷冷地说出了一串人名,没有任何草稿,脱口而出,每说一个,那平静的目光就看向一个人。待那名字,一个一个被报出来时,所有人都惊了。

他说的,竟全是容霜笼络麾下的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一个不差。

可那些人又怎么能不愤怒,甚至腾地跃起来就要张口破骂,可半个字还未出声,李卓便抢了白:“如果想知道原因,可以拿着你们十年来的业务报表,一一找我对质,我这里有更详细的东西,你们会感兴趣。”

更详细的东西?

几个人就这样直接像被抽了筋骨,软塌塌地滑回椅子上,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新上任敢这么干,那就是有百分百的关于他们见不得光的证据在手里,要么乖乖离开东方集团,要么,恐怕一场牢狱之灾都是小菜。

而这个样子的李卓,也让更多的董事们那眼中的怀疑都淡去了,看样子,东方焰推这么个人出来,恐怕是早有谋划,蛰伏了许许多多年吧。

而容霜的脸色更是前所未有的差,被剥夺了大部分股权,被斩了羽翼,即使没明着将她赶出董事会,还有多大差别呢?此时留给她的,只能是嘭地站起来,黑着脸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会议室。

一场董事会,就这样在争吵中开始,在平静中结束。

东方焰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所有都在他的预料之内,并且,以后,谁还敢跟他提起他的烟儿的不是?

阔步走出会议室,陆少卿立刻快步上来低声道:“语烟小姐不见了。”

东方焰顿住了脚步。

“我去疗养院没有接到她,特护人员说,她离开好久了。但是,我电话没有联系上,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东方焰的脸色瞬间不好了。

这女人,真真一点都不让他省心。

其实,他已经查到了,跟那个八卦记者翟伟暗中联系的,不是别人,正是容峰。

从他知道的那一刻,他便猜到了今天董事会上,容霜会上演的这一出。

其实这一切,都是容家姐弟几个的谋划吧。

让八卦记者跟踪童语烟,无孔不入地抹黑她,以此来造成对他的名誉损伤,并用这样的借口,发起今天董事会上对他的抗议,其目的,无非是要夺回容家在董事会所占的利益。

东方焰才不会担心他们这么拐弯抹角的计划能得逞,只是担心了一件事——容峰。

如果容峰不是他小舅的名义,他早可以弄死他。而若他的存在还会威胁到烟儿一丝一毫的安全,凭什么他就不能弄死他?即使,他叫他一声“小舅”。

那丫头突然从疗养院不知道去了哪里,东方焰就不由得不担心,只担心她又撞到容峰的手里。

所以,董事会的麻烦暂时解决了,他现在,也该好好解决一下,这个麻烦。

眼底正闪过一道寒光,苏一鸣突然来电,张口就叹:“乖乖,你家丫头怎么又惹麻烦了?”

呵,看样子,自己不用费力去找她在哪儿了,这女人跑到哪儿,麻烦就跟到哪儿。而且,别人永远比他知道的要早——这是他最郁闷的。

“说,她在哪儿?”

“现在在哪儿不知道,但刚刚在哪儿我知道。不但我知道,看新闻的都知道。那丫头跟欧阳子硕在一起。”

东方焰眉心紧皱,心间顿时起了火。

“肯定又是那个叫翟伟的干的事,说是东方总裁的未婚妻跟欧阳子硕有奸情,两人同回欧阳子硕公寓幽会,这连照片都有了,我看了,确实是语烟那丫头。这、这可不得了啊,除了劈腿的说法,连所谓的阴谋论都出来了,说童语烟从一开始就是欧阳家安插到你跟前的商业间谍,这真是什么都敢说啊。东方,这语烟丫头找欧阳子硕干什么去了?还、还真跟他回公寓了,是怎么回事?”

这又让东方焰说什么好?他现在也很想问问这女人,跟欧阳子硕回他公寓干什么去了?他有这个耐性听她跟他解释,可是,他为什么觉得,这女人估计连解释都不会解释,她可能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跟他解释的必要。

好吧,如果她这么想,他不介意等着,到底要看看,这女人最终能给他干出什么事来。

但在这之前,他觉得,他既然已经知道这翟伟的背后是谁了,那这个叫翟伟的,也就该给他闭嘴了,他是要让对这件事闭嘴呢?还是要他,这辈子永远闭嘴?

这天,东方府回大宅特别的早,早到童语烟刚坐下来吃晚饭,东方焰就回来了。

多少天了,他不到深夜都不会回来,所以,多少天了,他们就没这么面对面过。

童语烟眉目低垂,掩饰着眸光中的意外和局促。早知道,刚刚就不要下楼来吃饭了。

从欧阳子硕那里回来后,她就一直在纠结着怎么给宁程浩去说宁澄玉现在的情况。她知道,因为欧阳家和东方家长期亦敌亦友的关系,宁伯伯他们对欧阳家一直是比较规避的,这些宁澄玉之前就给她念叨过。而现在,欧阳家和东方家彻底决裂,宁伯伯他们肯定更会和欧阳家划清界限。

且不说她现在明知道欧阳子硕没安好心,就是宁伯伯他们不知道这些,也不会同意宁澄玉和欧阳家的来往吧,更何况,这么快就和欧阳子硕同居……作为家教甚严的宁伯伯,怎么能不动肝火。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