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一百九十五章 借酒装疯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童语烟咬咬唇,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清楚,“我跟程浩他真的只是简单了说了几句话,没有别的什么了。我、我跟他……你应该清楚的,怎么会还……”

“我不清楚。”东方焰再上前一步,手臂一伸,便将她控制在了他的胸膛和墙壁之间,高气势地压迫着她不得不抬头紧紧看着他。

“童语烟,我是真的不清楚,作为我的未婚妻,怎么还能被人拍到单独和别的男人——哦,是前男友,在一起卿卿我我的照片?难道是别人拿着刀子逼你们站在一起的吗?”

什么叫“卿卿我我”?童语烟也有些火了,东方焰这话分明是蛮不讲理,她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语气也不再小心翼翼了,只是压不住满腹的恼怒,“东方焰算我想错了,我担心了一晚上想等你回来给你说这些,真是多此一举。既然你也同意那些人说的,认为我就是那样一个人,你何必自讨苦吃让我整天抹黑你的光辉形象,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本来就不是我想要的!”

这女人,一旦丧失了淡然,那杀伤力绝对不在他之下,而且简直就是专冲他来的啊!

东方焰哪里还有理智,一把过去就直接将她扛起,两三步过去扔在了床上。

“那你想要的是什么?”东方焰怒吼着,西装外套被甩脱在地,人已经上去将她死死按住,“想要跟那家伙再续前缘?还是想跟那俄国毛子远走高飞?童语烟,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童语烟被摔落在床,即使大床柔软,还是被这过猛的劲道撞得肠胃都快翻个个儿。想要逃到一边去哪里还有余地,那高大厚重的身躯重压下来,双手便已经凶狠地扯着她的衣服了。

“东方焰你放开我!东方焰你……”

“凭什么叫我放开?童语烟这辈子只能是东方焰的女人难道你忘了吗?我为什么要放开!”一声失控地怒吼,他已经一口堵住了她的唇。

冲撞着,噬咬着,死命地狂shun……

童语烟痛,痛得眼泪直往上涌,用尽力气踢他打他,根本不起一点作用。

而他口中浓重的酒味,简直让她难受得胃部一阵阵痉挛,嘶声力竭地哭喊出声:“东方焰你放开我!不许吻我!不许碰我!我……我难受……”

“难受?那么,跟谁不难受?你又想跟谁呢?”

东方焰的眼睛发红,“刺啦”一声撕扯开她的衣服,那疯狂的吻便直压而去。

浓重而异样的气味扑鼻而来,童语烟的胃好像被人狠狠攥着蹂躏了一把,整个人抽搐着,翻滚在床边呕了起来。

这样剧烈的反应让东方焰也愣住了,那奔涌上头的怒气和酒气也一瞬间有了一丝回落。

而童语烟已经衣衫凌乱地踉踉跄跄跑入了卫生间,止不住地呕吐起来。

直到呕得胃部抽痛,浑身颤抖,并没有呕出什么东西,泪水却止不住地簌簌而落。

他身上,除了酒味……那刺鼻的不属于他的香味,让她完全不受控制的浑身从里到外的难受,真的,难受极了。

她忽略不掉,也不想让自己多想,可是……东方焰你干什么要这样?你何必这个时候又来招惹我呢?你如果生我的气,为什么不干脆不要理我?

眼泪就是那么止也止不住,童语烟滑坐在冷硬的地板上,哽咽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样的声音一丝不漏地传入东方焰的耳朵,他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嗡嗡狂响,整个晚上此时此刻的心情才是糟透了,糟到极点。

东方焰知道,自己明明不是真的因为宁程浩而跟他的烟儿生气,她没想错,他怎么能不知道呢?明明知道他的烟儿,他怎么还可能为这个这样生她的气?

可是她不知道,他气的是她对他的退缩,对他的回避,对他的小心翼翼。

他只想让她明白,他东方焰有多想要童语烟,为什么,她却总是想要推开他呢?

可是,东方焰,你都做了什么?你这根本是在借酒装疯,仗着她为你的担心而逼得她也要发疯吗?

“烟儿……烟儿……”他心里默念着,一步一步走到卫生间门口,却怯步不前。“烟儿……烟儿……”他喃喃着,平复着心里翻江倒海的焦躁不安。

“烟儿……”他的烟儿还在哽咽不止,他只想让他能听到他的声音,却不敢再进去让她愤恨,让他害怕。

“烟儿……我们,结婚吧。”

结婚吧……

这样的声音那么轻那么惊颤地落入她的耳膜,却又如钢针一般刺入她的胸口,眼泪又大颗大颗地涌出来,童语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烟儿说了,长大了,要给东方焰,做老婆……童语烟,你不能说话不算数。”东方焰的额头就那样一下一下轻轻撞击在墙壁上,紧闭着眼睛,思绪好像回到了那温柔缱眷的云水河畔。

童语烟的心口揪紧,几乎要喘不上气来。

“烟儿……烟儿……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眼前又是一片模糊,童语烟咬着唇,咬得渗出血来。

“东方焰……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能不能,也忘了啊……”

关于东方集团总裁东方焰的未婚妻,与已经成婚的宁家少爷有私情的传闻,呈愈演愈烈之势,更被挖出据说是“知情人”爆料的各种关于童小姐的黑历史,简直被添油加醋说得绘声绘色。

甚至网络上集结了一批“反童”组织,号称要“保卫东方”,来造势要东方总裁解除婚约。

三天了,这明显有策划的幕后源头,还没有抓住,这才是东方焰最不能忍受的。他甚至动了杀心,想要把那个叫翟伟了直接绑了沉海,硬是被董晓晴拦住了。

“不至于,新闻媒体上的东西,本来就是一阵风,硬着头皮过一阵子就没事了。更何况,对方可能还正等着你动手呢。要说这个翟伟,以前在官方媒体新闻圈里还是有点小名气,写的东西刁钻又犀利,可是因为报道一些敏感话题得罪了人,被官媒封杀了。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甘心当个狗仔,跑去替八卦小报报道那些没营养的东西。但对幕后的人来说,一个翟伟只不过是个小兵小卒,丢了他们才不可惜,要被曝光说你干预舆论自由甚至杀人灭口,东方焰,你就没那么好过了。”

苏一鸣瞧瞧董晓晴,“你是不知道,这家伙是只要碰上关于语烟丫头的事,什么理智都没了。”

“继续监视翟伟的一举一动,我倒要看看,他的后台要藏到什么时候。”

“小事一桩。”苏一鸣一口应下来,转而又道:“最近东欧的黑道有点异动,就在咱们附近,好像出现了点他们的动静,这个,你知不知道?”

东方焰确实知道,但他也知道,他们的目标这次应该不是他,而是——米利亚——那个逃到这里的俄罗斯女人。

可为什么他就是不信她手里真有什么足以让老k致命的证据资料,他更愿意相信,他们找她,是另有目的,而这个目的会不会是——木婉婷。

想到这个名字,东方焰的眼底闪过一抹微动。木婉婷——如果真的只有米利亚知道她现在在哪儿,会不会老k找的,其实是她?

看到他的沉默,苏一鸣就知道他心里是有数的,那么,他也就不用多说。

而为这些新闻烦的,绝不止东方焰一个人。

此时此刻,宁程浩也是快抓狂了。

从出院回家以来,童娜兰就没给过他好脸色。这么长时间,童娜兰没去疗养院瞧过他一眼,他是一点怨言都没有,可是,她拿着新闻图片和报道就在他面前大呼小叫,他真的受不了了。

“你他妈爱信信,不爱信拉倒。”郁闷到极致,他大斥出声。

“宁程浩你有哪点值得我信的啊?你说你从结婚以来,哪天想着要跟我好好过过?三天两头在外面找女人就算了,到现在还跟童语烟那小狐狸精藕断丝连,照片都被人家曝光了,你让我信什么啊?”

“童娜兰我不许你这么说语烟。她没做过一点对不起你的事,你跟我过不到一块儿去别往她身上赖,你最好先检讨检讨你自己!”

这宁程浩不说还罢,说出来简直就是一脚踩到了炮仗,童娜兰瞬时就炸了,大呼小叫道:“什么?你的意思是还赖我了?宁程浩,我就知道你是不想跟我过了,你想跟我离婚呢是不是?你是不是想离婚呢?你以为我怕你啊,离婚!离婚!”

宁程浩也要被气炸了,张口就接上:“离婚就离婚。”

登时,童娜兰的脸就白了,眼睛瞪了好一会儿,眼泪就出来了,什么念头没有,抱着电话就给自己妈妈打了过去,一张口就哭哭啼啼起来:“妈!宁程浩他要跟我离婚!他说他要离婚!”

一旁的宁程浩简直火光冲顶,话都说不出来了。

每一次,他从心里都告诫自己,做的错事得担起责任,每一次他都逼着自己什么都不想了,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可是,每一次碰到这样的童娜兰,他的所有自我谴责都没了,剩下的就是悔不当初。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