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二十章 忍的很辛苦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他的烟儿要醒来了,便将笔记本合起,刚打算转过身来,手机响起震动声。

来电是苏一鸣,东方焰起身走到窗口更远处,才压低声音道:“什么事?”

“刚接手了一桩案子,可能跟你,有点牵连。”

“说。”

“雁鸣山背后废弃的水库发现一具女尸,法医鉴定是机械性扼颈窒息而亡,而后沉入水底,死亡时间三天以上,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但死者身份已经查明,是……那个从俄罗斯来的过气女明星——米利亚。”

东方焰眉心紧皱了一下,又缓缓释放开来,也许他不该意外,只是,偏偏死在雁鸣山附近,怕是有点巧吧。

就听苏一鸣继续道:“现在只有证据证明这女人自入境到这儿以后,就接触过你一个人——这可是连照片都登上新闻的,而人又死在雁鸣山,所以,稍微有点麻烦。”

“苏大队长,这事儿很大吗?还用来问我。”

“我要能轻易摆平就不找你了。问题是这牵扯到‘外交问题’。”

东方焰冷嗤。

“明显是有幕后黑手啊,人死了以后,原经纪公司突然跳出来,动用国际关系要求彻查凶手,否则就要上升到外交问题。东方,这摆明是黑你啊,你要灭个人,怎么可能用这么拙劣的手段。”

东方焰笑,“谢了。”

“得了,我的大少爷,没跟你开玩笑。你现在人在哪儿,我拿些案子的资料和勘察照片过去,你自个儿看看。”

看什么?不用看东方焰也能想得到是谁。

早警告过那个女人,不要自作聪明以为用手里的那点把柄就能防身,更别企图用木婉清的下落张扬地去跟别人做交换来保命,越是这样,她越活不长。她不听,便是自己找死。

可是死就死了,还让人最后利用了一次,这算什么?物尽其用?

对此,东方焰只能表示无奈,连同情都没有。

而如此“温柔”的一刀,似乎并不是要置他于死地,充其量算是一个“骚扰”。但对这头一步的宣战,东方焰若不理会的话,是不是也太不给他面子?

呵,欧阳子硕,说你总是拿女人开刀,真是一点也没错。

落下电话,东方焰转过身时,才看到已经倚坐在床上的童语烟。

“醒了?”东方焰走过去,自然而然地俯下身子在她唇边落下一吻,“要喝水吗?我倒给你。”

“东方焰。”童语烟拉住他,“出什么事了吗?”

东方焰笑,“没什么,公司的事,我一会儿需要回公司处理下。”

可是,她明明听到是苏一鸣。

东方焰抬手捏着她晦涩的小脸,“舍不得我走?”

童语烟拉下他的手,小嘴不自觉地撅起来,心里有些不服气,“每天躺床上,我都快生疮了。”

“哪里生疮了,我瞧瞧。”说着话,这男人竟然死皮赖脸地大手倏然钻入薄被,就往她身上一股脑儿地摸去。

童语烟被吓得不轻,倒不是怕他那不正经的手,而是怕房门再突然被那主治医生推开,免不了又是一顿教训。

“东方焰你别、别闹了,出来,出来。”

东方焰的手狡猾地钻入了她衣服里,却端端往她小腹一滑,“我就是摸摸我儿子睡醒了没,又不干什么。”

“谁说是儿子了,我就说是女儿,是女儿。”

“好吧,女儿。女儿,要不要跟妈妈再睡会儿?”东方焰一边像模像样地打着招呼,一边手臂揽着童语烟的身体,就又放倒在床上。

童语烟小脸一红,想推推不开,只是紧张不已:“医生一会儿来了,看她不骂死你。”

“我算是摸清楚了,每天下午她两点半开始查房,走到这里差不多两点五十分。这时候不会来。”

童语烟无语了,这男人,这是观察多久了啊。

“烟儿,今天脸色比昨天看着更好了。来,让我好好亲一下。”

“东方焰你别……唔……”

不容她说,他已然将她的唇满满地含入嘴里,亲密地厮磨着……

这么多天,他真的忍的很辛苦。

每天看着温温软软的小女人近在眼前,想亲一下碰一下,生怕被医生撞到,更怕碰到了她和肚里的宝宝。直到医生说胚胎发育稳定良好,他才敢亲近这么一下子。自然也是不敢太放肆,只能这么吻一吻,也满足。

童语烟绯红着脸颊,喘息不已地贴着他的唇,她不想承认,自己也好想,好想他的吻。忍不住唇端的麻酥,更忍不住心底里的丝丝渴望,张开小白牙俏皮地咬住了他的唇尖,一个逗弄般地舔尝,这还了得?即刻,就被他狠狠缠住了。

这丫头想要,他只是更想啊,痴缠地深吻,那薄被下的手也克制不住地顺着她滑嫩的身体蜿蜒而上,满满感受着……

“嗯,焰……”童语烟到底是怕了。

东方焰粗重的喘息喷在她鼻尖上,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却还舍不得放手,竟邪恶地捏了捏,“啧啧,大了呢。”

童语烟又羞又恼,“这是正常的妊娠反应懂不懂?”

“这样手感果然更好。”

这是嫌她之前小吗?童语烟来气了,推打着,“东方焰拿开你的手!不然我叫医生了。”

东方焰这才笑嘻嘻地退出自己的手,双手举起投降状,更是一脸的委屈,“摸一下都不给摸,女人,你心太狠了。”

“让你嫌我小。”说着说着,童语烟自己就脸红了。这种话都能说出口,童语烟,你这脸皮也是越来越厚了啊。

而东方焰更是被这可爱的小女人逗得心都要化了,低头不怕死地再夺一个吻过来:“可不小,配我的手,刚刚好。”

童语烟真是要被这个男人给羞死了,再比不得他的脸皮厚,作势拿过旁边的抱枕就要往他身上砸,才叫他笑着连连退至门口。

“慢点慢点,我的烟儿,我先去趟公司,晚上来陪你。”

总算“赶跑”了东方焰,童语烟躺在床上脸上的红晕久久才褪去。扯着被角,手掌忍不住摸了摸胸口……哪里小了?

呼!童语烟,你想什么呢?

都怪东方焰!

想到这个男人,童语烟才又想起来他接的那个电话。电话里,明明是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可是,他不告诉她。

他不但不告诉她,刚刚分明是故意逗她一番,让她连问也忘了继续问清楚。

这,会是什么事情呢?

童语烟心里隐隐地有些不安起来。

事情绝不出东方焰所料,米利亚的死,和欧阳子硕脱不了干系。

从苏一鸣拿来的勘察资料和尸检报告及照片中,东方焰更加能够断定,不但和欧阳子硕脱不了干系,更甚至,就是他自己亲手干的。

脖颈椎骨及筋脉被外力一击扼断,不出三秒钟毙命,手法干净、利落、冷酷、邪恶——他可不是第一次见了。

“这哪是只狐狸,简直就是只豺狼!”苏一鸣将资料往桌面上狠狠一掷,咬牙切齿。

“东方我说你也是,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玩车震倒罢了,偏跟这个女人,跟这个女人也倒算了,还让人给拍了。”

“滚!”他东方焰有他的烟儿,需要跟别人吗?一想到这儿,脑子里竟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他的小女人在车上那娇蛮妖娆的模样……

不得不干咳两声,暂且把这时不该有的念头放到一边去。亏得苏一鸣火急火燎的,自己还在这儿神游太虚,很不够意思啊。

可是,东方焰确实也没把这件事看得太严重。

“欧阳子硕要玩,就陪他玩玩。你就按该有的程序来,要怎么调查,我配合。看看最后,能查出个什么结果。”

“可这不是关键啊。即便最后也查不出什么来,可是这查的过程,就足够欧阳子硕大做文章。他势必要暗中利用国际势力制造舆论压力,到时候,东方集团又要遭到冲击。这一次又一次的,伤不起啊。”

“东方集团还没有那么不堪一击。真正要考虑的是……”欧阳子硕窝藏在背后最深层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果不让他尽兴制造小麻烦,那他真正的阴谋就难以露出马脚。所以,东方焰倒想等等看看。

苏一鸣看着东方焰话里有话,知道他肯定是另有打算。东方焰这个人总是这样,即便别人着急也没办法,他仍然可以稳坐泰山。

所以,他只能叹口气,拿起那些卷宗资料,“好吧,按你说的,我公事公办。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反正整个东方集团都在你手里,你爱怎么玩怎么玩。”

苏一鸣起身,看东方焰也跟着起身,他不禁问道:“你这几天是忙什么呢,总不在公司。真是有了李卓,你无事一身轻了?”

东方焰跟着一起往外走,一边那唇角就止不住的一丝暖暖的笑意,就是不开口。

苏一鸣更摸不到头脑了。

看东方焰笑,还是这种似笑非笑,最渗人。

直到两个人一起进了电梯,他还是忍不住问:“怎么,你这是要去哪儿?”

东方焰终是咳了咳,开口道:“医院。”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