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一十六章 疯狂嫉妒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这场面,此刻连李卓的脸色也变了。他才意识到,童语烟来,似乎也不是一个好主意。不由得落目看向东方焰。

就见东方焰对他抛了一个眼色,指向了跟在后面被记者冲到一旁,又围堵个严实的手足无措的童语烟。

李卓会意,往童语烟跟前挪去。

而后,就听东方焰咳了咳,开口了——这是他今天整场仪式对媒体的第一次开口,闻风而动的记者瞬间都涌了上去,生怕漏掉了只字片语。

李卓趁着记者对东方焰趋之若鹜,过去伸手拽着童语烟的手臂就走,并且直接塞进了不远处的车子里,然后,自己上车,一脚油门便轰了出去,被甩在后面的记者,想要反应也来不及。

东方焰的目光不经意地从渐行渐远的车尾上拉回来,才掠过众人头顶,淡淡地道:“从今天开始,任何一个人敢干扰到我未婚妻的正常生活,不管是哪家媒体,我东方焰都——不会放过。”

一句解释没有,一句废话多余,客气、礼貌、和缓,对于东方焰来说,都是浮云。

明明云淡风轻,明明慢条斯理,却每一个字,连每一个标点,都如利箭冷刀,横扫而过,片甲不留。

坐在李卓车上的童语烟,也是越来越憋闷。

怎么都觉得自己这一趟来的没什么错。可被最后记者这么一闹,东方焰肯定要借题发挥,怪罪她的自说自话了。

可他怎么不想想,没有苟且行事,哪来捕风捉影,更谈不上夸张其词。

反正照片都照得清清楚楚,那个翟伟也说得明明白白。他到底有没有……只有他自己知道。

不对,还有李卓。

李卓肯定也清楚得很。

童语烟不由得瞅了瞅李卓的后脑勺,这个“木瓜”,当真是对东方焰绝无二话,东方焰在车里不管干什么,他就可以站在车外守着,也是没谁了。

童语烟越想越憋闷,越想越烦躁,越想,那心底里的酸气就越发地往上冒,实在是再也忍不住了,索性不管不顾地开口道:“小李,我有话问你。”

李卓没回头,但明显背脊紧绷起来。

“东方焰他……到底有没有……”

李卓还是不接话。

童语烟咬咬唇,心里竟委屈起来,安静的车里,倒不像给他说了,更像是自言自语:“我知道我可能连问都不应该问,我也想让自己显得不在意,可是……可是我好像管不住我自己……”

李卓握着方向盘的手明显更用力,连牙关也紧咬着。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小李我知道你当时就在旁边是不是?”

“不在旁边,我走远了点。”李卓终是开口,但否定,已然就是肯定。

童语烟的心猛地一沉,看来,照片真的不会作假。

“真的有那个俄罗斯女人?”

已经开口的李卓,还有什么收回的可能,何况,他原本心里就有气。

“那些照片,在喀秋莎外面,那个俄罗斯女人,在车上……都是真的?”

但听李卓闷闷地嗯了一声,反口又说:“不过,是那女人主动的。”他实话实说,也不想添油加醋,算是在这件事上,对东方焰保留最后的忠诚。

童语烟心里早就翻江倒海,谁主动,早就不是关键,关键是……“新闻上说的‘车震’,确实发生了?”

她真的是很艰难说出那两个字,可是,不这样说,她还是无法死心,只怕理解有偏差。

没想到,李卓终是重重点点头,“新闻说的,是第一次。”

好吧,他也只是实话实话。

的确,他没说谎啊。

可是,他的“诚实”,简直就是一记重锤砸到童语烟的心口。那是第一次?那么,还有第二次、第三次?很多次?

“都是那一个女人吗?”童语烟脱口而出,已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问,而又想得到什么答案了。

每一次都是不同的女人,他就是**。每一次都是同一个女人,他不就是情有独钟吗?

那么,哪一个更好接受呢?

不,哪一个她都不想接受。

她开始后悔自己问这些了,真的不如不知道,东方焰我就应该守住自己的心,对你的一切,漠不关心,才是对的。本就告诫自己终要离开你,为什么就是守不住自己的心?

只是,李卓还是认认真真地回答:“两次,都是那个女人。”

两次?好吧,她要知道这个干嘛?

似乎感觉到气氛的紧绷,李卓接着道:“焰少爷不会跟那种女人当真的,蔓林说,东方焰爱的是童语烟,很爱很爱,蔓林说的话,不会错。”

提起顾蔓林,一丝伤感又笼罩心间。小蔓林单纯的眼睛,看一切都是那么单纯,爱的单纯,恨的单纯。

可是,哪里来的那么多单纯?

东方焰爱童语烟?甚至从十岁起,就爱着?

真的有那么单纯吗?

可他,还是会有别的女人,哪怕是他让她成了他的未婚妻,他仍然会心安理得地跟别的女人,车震!

难道真的如翟伟所说,男人就喜欢刺激,男人就好这一口吗?所以,跟未婚妻之外的女人即使不是当真的,也可以玩玩这种刺激?

从来也没有过的这种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冒着汩汩酸水的体验,真是要让童语烟恨得掉出眼泪来。拼命忍着,也忍不住鼻端一阵阵酸热,努力将几欲夺眶的酸水往下按捺着,她第一次知道了,这么疯狂嫉妒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她真的觉得自己要疯掉了,一点点想要守住自己的理智,荡然无存。

“小李,掉头,回公益酒会现场。”

李卓诧异,“我应该送烟小姐回宅子。”

“我说回酒会现场。”

“烟小姐这……就怕现场还混着些记者。”

“我不进去,我就在车里等。”不容置疑,不留余地。

酒会现场设在福利院就近的酒店内,因为是公益性质,酒会设置并不奢侈喧哗,众多媒体记者被东方焰最后一句话的杀伤力摄住,连同被唆使挑事的记者,也都不敢多逗留,在酒会开始前就全散去了。

一场公益酒会,倒是在一片祥和氛围中进行着,直到入夜。

东方焰没有心情继续多待,也没打什么招呼,就从贵宾通道独自走了出去。

心里惦念着李卓应该早将童语烟送回了东方大宅,这丫头似乎也是被最后的场面吓得有点无措起来。别看她可以在台上落落大方如白天鹅,在他跟前又如张牙舞爪的野猫,被好事的记者一围,还不就是一只怯怯的小白兔吗?

真以为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还非要来参合这些事,穿着那么美,笑得那么甜的样子,又被拍去了多少?想想都让他气不顺。

她这样子,就该只对着他东方焰一个人!

漫无边际地想着,竟不知不觉地想到了什么别的地方,真的只想将他的小女人此刻就抱入怀里。什么别扭,什么愤懑,都先搁到一边去。

停车场的最深处,东方焰的车就停在那里。李卓应该已经送过童语烟回去,开车等在这里接他。

李卓比他更不喜欢这样抛头露面的应酬,即使他已经将他推出来,不过,不喜欢便不喜欢,这点由着他的性子,也没什么。

只是东方焰想着,这时候,自己是回家呢,还是回公司,或者,再去喀秋莎喝杯酒。

思绪散漫着,东方焰已经自行过去拉开后车门坐入车内,熟悉的恬淡的暖香就那样萦绕而来,让他不由得暗暗深吸一口气。

这是他的烟儿,独有的,让他舒服的气息。

人还未坐稳,车内的黑暗更还没来得及让他看清楚什么,就听身侧传出一个声音:“小李,你出去。”

东方焰神情一怵,从未有如此的讶然。

竟真是他的烟儿——人并没有回去,而端端坐在车内,他竟没有注意去看。

也是自己脑子里被这丫头给搅扰的,丧失了一切警惕,倘若车内不是她,而是什么别的埋伏,恐怕,他东方焰已经死一百次了。

就在这么想的当间,但见李卓从前面回过头来,复杂的眼神里似乎第一次这么瑟缩。这什么意思?

可旁边的声音已经又开口道:“还真是只听东方焰的话。”

李卓头皮一紧,竟果然开了车门下车,又将车门锁死,迈步走到了一边去。

东方焰适应了车内的昏暗,侧目看向这女人,不由得他不去揣测,这女人,又想干什么?嫌他没带她参加之后的酒会?被那些记者吓得还没回过神?

这能怪得上谁呢?还不是她自找的……罢了,他又怎么能舍得真责怪她的自说自话。若是被吓到,还是得要安慰下,就只怕,她不领情。

东方焰侧目看着她这么一会儿,脑子里已不知转了几个来回,手指摩挲了摩挲,终是忍不住想要伸手试探,如果她还不至于太惊吓,不知道能不能,让他抱着……就一下……

然而,那伸出的手指,在还未碰到她的脸颊之时,突然一阵暖风冲面而来,竟是那丫头由座位深处抬身起来,直接扑向了他的怀里。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