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二十二章 抽痛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如果……能有他当时不在场的证据,总能摆脱嫌疑吧。”

“可是也没有啊,我正在想别的办法。”

“我可以证明的。他这段时间天天都在医院,不但我可以证明,这里的医生护士包括监控都可以证明。只要能证明他当时不在现场,那也没有证据去说他的指使对不对,疑罪从无,他就没有关系啦。”

“这……”苏一鸣似乎是犹豫了一阵子,还是开口道:“还是算了,东方焰不想让你牵扯进来,他只想让你好好休息,要么连我都是才知道的你这天大的好消息。”

童语烟沉默了,看来,这个办法,不是不行,而是,他不想罢了。

可是,东方焰,你不能什么事情都要按你的想法来啊。

挂了苏一鸣的电话,童语烟一时间思绪翻腾。她觉得,既然是自己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就不可以去做?也许,更多的事情自己做不了,但,这么一点事情,还是可以的。

拿定了主意,就是如何去做的问题了。既然苏一鸣要听东方焰的,不肯用这个办法,那么她何不……

好吧,既然对方想用新闻舆论兴风作浪,她就也用新闻舆论来乘风破浪,看谁占上风。

拿起手机,很快拨通了一个号码,童语烟开口便道:“翟伟,我有东方焰的最新新闻,要你来写。”

那边踌躇了一下,才说:“我现在在《全球经济时报》,不写八卦了。”

“不全算是八卦,嗯……和那个俄罗斯女人的命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显然,翟伟感兴趣了,但已经变为了新闻人该有的谨慎,“这事情现在都在写,没几个是靠谱的。你那里让我写什么?”

“写……我怀孕了。”

宁澄玉来到医院的时候,轻轻推开房门,就看到了童语烟笑意莞尔的样子。脸色红润,神采灵动,刚刚打完电话,一抬眼正看到她,那目光中意外和惊喜,也在熠熠发光。

“澄玉!”童语烟的确很意外,也很开心。宁澄玉主动来看她,这真是想也没有想到的好事情。

宁澄玉走进房间,脸上的表情,却让人捉摸不定。

“澄玉快坐。”童语烟甚至高兴得从床上下来,招呼她一起坐在了窗边的沙发上,“你是来看我吗?我真的没想到。”

“是啊,我也没想到,你有了东方大哥的宝宝。”

童语烟心头一紧,看着宁澄玉脸色并不怎么好,心里那一直存在的疙瘩,让她总是对宁澄玉有这说不出的愧疚。

“澄玉,我一直有好多话想跟你好好说。”

宁澄玉摆摆手,“我来可不是想听你说那些老生常谈的。我就是来看看你,哦,还有,子硕让我代他给你说声恭喜。”

欧阳子硕?童语烟心里一阵厌恶,可又不好表现得太明显,怕引起宁澄玉的抵触,只能慢慢来,“澄玉,你现在……还和欧阳子硕……”

“对啊,为什么不?”

童语烟一把握住她的手,郑重地问:“告诉我,你现在好吗?”

宁澄玉脸色一僵,随即眉头也竖了起来:“为什么会不好?你不用总是抱有这样的偏见,我来看看,并不代表我就接受了你的所谓‘忠告’,童语烟,别总把自己当救世主。”

童语烟摇头,“我没那个本事,只是想你能好,而已。”

“你们都口口声声为我好,可以,从来没有问过我,我想要的是什么。我爸,他只想着自己需要依仗的东方家这样的势力,不允许我和欧阳家有这样的来往。我妈呢,她长年在疗养院,从小就没带过我,哪里知道我的想法。我哥更是不可理喻,都自顾不暇了,还瞧不起别人,根本不看看他自己连子硕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如。所以我的事,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管。”

“好吧澄玉,如果你现在觉得快乐,那么,谁说什么也都没用的。我不再说了,只想告诉你,如果可以,尽量多回家吧,宁伯伯很心疼你的。而且,虽然张姨长年在疗养院,可是她把什么都看得很通透,又怎么可能看不透你的心呢,毕竟你们是母女啊。”

“别说的我的妈妈跟你比对我都亲。”宁澄玉弹坐起身,动荡不安的心情让她随时都能被触痛,“我不知道为什么,似乎你做什么都是对的,你就可以和东方大哥在一起,而我有这样的想法,就是错的。你就可以和东方焰订婚,而我,和欧阳子硕在一起,就是罪不可赎。我干什么都不对,我妈处处都要拿你来跟我比较,你说你到底比我好在哪里?”

“澄玉。”童语烟起身拉住她,只想要平复她的心情,“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比较,很多东西是不能这么比较的。而张姨她也并不是这个意思。”

“算了吧。”宁澄玉一挥手,就那样将童语烟甩回了沙发上,“最起码,你现在怀孕了,还有东方大哥这么呵护着,我呢?我爸妈要是知道了,都不知道会不会打死我!”

童语烟吃了一惊,突然摔落在沙发上,引起小腹微微的抽痛,她已然顾不上了,再拉回宁澄玉,“澄玉你说什么?你、你有了?”

宁澄玉竟然有了欧阳子硕的孩子!欧阳子硕竟然,让她怀孕了!她不信他是真心要澄玉给他生一个孩子的!

“澄玉你、你告诉我,欧阳子硕知道吗?你怀孕的事,欧阳子硕知道吗?”

“我还没告诉他。我不是真的想要让爸爸妈妈这么生气的,如果他们能接受,我就不用这么每天发愁了,我都不知道我肚子里的宝宝要是被我爸知道了,还有没有机会来到这个世界上,要我怎么告诉子硕?我怕到时候我反而让他更为难。”

“你现在要考虑的不是你的父母要如何让他为难,而是欧阳子硕对这件事情会怎么看。”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自己要做爸爸了,会不高兴吗?”

“这……真的未必。”

“童语烟你凭什这么说!凭什么你就可以,我就不可以!凭什么总是这样!”

“澄玉!”童语烟再一次被宁澄玉甩开,差点摔倒,而就在这一刻,房门口冲过一个身影,长臂一揽,便将她稳稳接在了怀中。

“东方焰。”甚至不需要看,童语烟也能肯定是他。这个时候,他会来,而多少次她需要的时候,他都会在。

东方焰手臂未松,凛冽的目光已经扫向宁澄玉。

宁澄玉神情一紧,待反应上来是自己手重了时,已经晚了。再迎上东方焰那冷酷的眼神,她已经不寒而栗。

“东方大哥……”

“东方焰。”童语烟也不免担心起来。东方焰这样子,如若生气起来,真的不管对方是谁的,“澄玉只是来看看我,我们在聊天。”

她揪着他的衣服,小声嗫喏。东方焰看看她紧张的小脸,那神色才些微放松了下来,继而幻化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来,“乖,躺着多休息一会儿,我送澄玉出去。”

好像,这疾风暴雨又渐渐散尽,眼看这东方焰真的温和地走到了宁澄玉面前,“澄玉,语烟需要多休息,我送你出去吧,改天你们再聊。”

宁澄玉似乎是劫后余生般庆幸,忙点头应允。一边脚步凌乱地朝外走着,一边又想要强装镇定。在东方焰面前,她总是有些神经压迫,此时犹然。

“东方大哥……”走廊外,宁澄玉还想要说些什么化解一下这种尴尬,东方焰就打断了她。

“欧阳子硕让你来的?”那声音,冷的不能再冷。再看时,刚刚的温和表情,哪里还有一丝半毫。

宁澄玉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听着,从今天开始,不许来看她,不许接近她,任何对她不利的事情,我都不会放过,不管是对谁。”

这样冷酷到极致的东方焰,让宁澄玉第一次感觉到了可怕。

她甚至于还想要申明自己不过就是来看看童语烟,又没干什么。可,竟说不出口了。他是觉得,她的存在就会威胁到童语烟的安全吗?为什么他会这么想?

可东方焰明明刚刚在童语烟面前对她还温和着,一转脸就变了个人,显然,是不想让童语烟看在眼里心里不快——这么处处为童语烟着想的东方焰,怎么能不让她心生嫉妒。

童语烟乖乖坐在床上,等着东方焰回来。

小腹有些隐隐作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摔坐沙发的原因。

难道自己的身体就这么脆弱?她不敢去假设,也不敢去跟东方焰讲。只怕他迁怒于刚刚离开的宁澄玉。

看他一脸悠悠然的浅笑,甚至凑到床边那么自然而然地落在她唇上一吻,看不出一点对刚刚宁澄玉的不满,也看不出一点因为那桩命案带来的干扰。

他总是这样吧,任何事情他都觉得可以自己扛下来,与别人无关。

可这样的东方焰,到底让她不忍了,伸手拉住他的胳膊,“我知道关于那个案子的事了。”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