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零七章 女人作武器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他们好像朝这边来了。”童语烟看到欧阳子硕看过来的目光,且一手托着酒杯,一手挽着宁澄玉抬步而来,她竟有些无措起来,“要怎么样才能让澄玉清醒过来?要怎么样?”

“成长的代价需要她自己去买单,别人谁也代替不了。童语烟,你就操心好你自己吧。”

东方焰对谁都可以这么冷漠,童语烟才没指望他能想什么办法,童语烟悄悄白他一眼,“那你一会儿拖住欧阳子硕,让我和澄玉说说话。”

正说着,欧阳子硕就已经过来了,对着他们很是有气度地点头示意,“东方,我们又见面了。童小姐,你好啊。”

东方焰默不作声,只是回看了他一眼。

这就是他们两个男人的不同。东方焰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装都懒得装。欧阳子硕则不同,他可以装到世故圆滑,让人摸不清他到底的面目。

童语烟是讨厌透了欧阳子硕这副假面,但这时候,她理他作甚?她所关心的,只有宁澄玉而已。

于是,她趁机就过去拖住了宁澄玉的手腕,“澄玉,让他们去聊他们的,我们到那边聊。”

他们有什么好聊了?东方焰真服了这丫头的自说自话。但看宁澄玉也是不情愿地看了看欧阳子硕,而欧阳子硕开口道:“去吧,我正好有事和东方说。”

这下子,宁澄玉才悻悻然地被童语烟拖着走了。

看着两个小女人的背影,东方焰同时也将欧阳子硕的目光看得一清二楚。他透着寒气的目光只是从宁澄玉身上一掠而过,却是落在了童语烟的背影上,才变得尖锐起来,且久久没有离开,久到故意能让东方焰看到。

是啊,他就是故意地挑衅着东方焰的火气。

童语烟拖着宁澄玉走到了另一边,还未站定,宁澄玉已经甩开了她的手,“你抓疼我了。”

童语烟抱歉地笑笑,此时的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她小心翼翼为好,想了想,刻意平静着口气道:“我听你哥不是说,你已经回家了吗?”

“奇怪,难道回家了以后,我就不能有自己的外出活动了吗?”

“那、那你现在跟欧阳子硕……”

“怎么你看不出来吗?我已经是他公开身份的女朋友了,不然,他怎么会带我出席这样的公众场合。”

“这宁伯伯也知道了吗?”

“我爸?过了今天晚上,我爸自然也就知道了啊。子硕他说了,他对我是认真的,所以,我也不用怕我爸知道。”

这事情,可能远非澄玉她想的那么简单啊,童语烟心里着实扭成了一团,看着宁澄玉那洋溢着幸福的脸庞,好多话徘徊在喉间,始终还是不知道怎么说出来。良久,只能郑重地道:“澄玉,不管怎么样,你答应我——我们永远是最好的姐妹,好不好?无论你遇到任何的事,记得,我永远都在你身边。”

“别说的好像我不会有好结果似的。”

“我当然也希望会好……”可是,欧阳子硕?怎么可能?她只希望,澄玉不要伤得太重,无论怎样,她还有家人,还有她这个朋友。

另一边,东方焰已经微微一个侧身,挡住了欧阳子硕看过去的目光,其实,他真的很想一拳打爆他的眼睛。

欧阳子硕目光流转,抿了一口杯中的酒,看回东方焰一脸的瘟怒,让他心底里越发满意。还有什么能这么轻易挑起东方焰的波澜,这真的很有意思。

东方焰又怎么能不知道这只老狐狸想得什么呢,开口便不需要掩饰:“总是从女人身上打主意,早晚遭报应。”

“啧啧,你这是心疼谁呢?难道你身上的情债,比我少?”

“只是警告你——不该碰的,不要碰。”

“不该碰的?你碰的也不少。”欧阳子硕狭长的眸子瞥了他一眼,“那个女人找到我这儿来,要跟我做一个交易。我知道,她也找过你。”

东方焰知道他说的是那个俄罗斯女人米利亚,并且他也知道,如果他不答应她的条件,她下来就会找欧阳子硕。因为有的信息,欧阳子硕比他,更想知道。

“可是,你并没有跟她达成交易。”

“我要怎么去相信一个信口雌黄的女人,你不是也没这么傻?”

“错了,我只是觉得——木婉婷死没死,跟我没有关系。”

“东方焰,你少装了。除非,三年前,你就知道她没死?”

东方焰目光深远,完全让人看不出那表情下更深层的意思,他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道:“没死?呵,如果我告诉你,三年前,我是亲眼看见她,死在我床上的,你做何感想?”

欧阳子硕手下一紧,玻璃杯竟“咔”的一声被捏得炸裂,酒水混着血水,就那么淌下来。

东方焰和欧阳子硕,彼此都太了解彼此的要害在哪里,想要刺中对方,就看谁更“厚颜无耻”。用女人作为攻击的武器,东方焰不是不会,只是不屑。

显然这一动静引起了一周人的侧目和低叫,宁澄玉更是惊恐得跑了过来,握住欧阳子硕的手,脸都白了。

“这怎么回事?东方大哥你做了什么?”

跟着过来的童语烟心里却不大乐意了,她倒想知道欧阳子硕到底做了什么,让宁澄玉这么快就失去理智,什么思想都围着他转,竖起一身的刺,向外攻击着所有人。

“澄玉,你不应该先问东方焰做了什么,而是欧阳子硕他自己。”

“难道他会自己弄伤自己吗?”宁澄玉横了她一眼,再心有怪怨地看向东方焰,“东方大哥,我知道你对子硕他有意见,但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女朋友了,过去的事情你们就让它过去不好吗?就当别让我难做。”

“这根本不是过不过去的问题啊……”

东方焰一把将挡在前面的童语烟拉回自己身边,自然而然地揽在臂弯里,这样为了他据理力争的小女人,虽然什么作用都不起,却就是让他高兴。

那边欧阳子硕也是将宁澄玉拖回了自己跟前,柔柔软软地说:“没关系的,东方他应该也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怕我欺负你,质问了我两句。”

这下子,宁澄玉更是不能忍受了,理直气壮地更像是在对着周围所有认识的、更多是不认识的人宣告:“我宁澄玉不需要谁替我操心,我和欧阳子硕在一起是我自己的事,我会让你们看着我是怎么幸福的。”

说罢,她扶着欧阳子硕就急急走了,只留下周围议论纷纷的人群,和因为这样的宁澄玉而心急、心痛得肩膀都在颤抖的童语烟,还有紧紧揽着童语烟的东方焰。

任谁都能看出来,欧阳子硕手上的伤,是自己弄的吧,或者哪怕是个意外,也不可能是东方焰干的,他几步之外站着,滴酒未沾。

童语烟的脸都涨红了,东方焰却还笑得出来,更甚至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也不管旁边还围着多少人,尽显亲昵。

童语烟到底脸皮薄,躲开他的手低声道:“看我说的吧,澄玉她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话,你怎么也不跟她说呢?”

“说什么?伤的是他,又不是我。”

这……

正在这个当间,李卓快步走了过来,伏在东方焰耳边说了句什么,东方焰眉心微微一皱,看向了童语烟。

童语烟眨眨眼睛看他,东方焰才牵住她的手,“走吧,回家。”

“怎么了?是不是叮叮?”

虽然东方焰还是很不情愿应付那事的,可他也确实不想在宴会厅再待下去了,才拉着童语烟往外面走去,边走边轻描淡写地说:“佣人打电话来说,那小丫头哭闹着不睡觉。”

童语烟这一听可不得了,“我就担心这个!她肯定不适应别人带她睡觉的啊,因为昨天是我带她睡的,在那个陌生地方,对着陌生的人,她肯定会害怕。”

“嗤,那么你是她的谁啊?”东方焰还是忍不住冷嗤,一个素不相识的小丫头,不,还不算是素不相识,明明是他要整治的家伙留下的,她倒上起这份心!东方焰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自找麻烦。

回到东方大宅,其场面可不像是东方焰轻描淡写的那样,叮叮正蜷缩在房间的一角,尖叫哭喊得脸色发青,浑身颤抖。佣人越是心急想要去哄,越是惹得她颤抖得厉害,眼看就要抽搐成一团。

自己出门时明明叮嘱过佣人们用湿毛巾给她擦身,不要让她淋水的,那么还有什么能让她反应这么剧烈?

童语烟忙将手足无措的佣人请出房间,才急急地问晚上的情况。佣人们七嘴八舌说一切都按照她的叮嘱,吃晚饭、擦身都很正常,换睡衣哄她上床时,才突然发生了这种状况。

“换睡衣?”

“是、是啊,白天烟小姐您才让送来的一些新衣服和新睡衣。”

童语烟突然想起来了,昨天自己接叮叮来这里睡的第一晚,因为没有来得及给她买睡衣,便用自己的t恤临时给她当了一晚上的睡衣啊!怎么忘了这件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