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二十七章 耐不住寂寞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宁澄玉来东方大宅,绝不是偶然。

自从上一次在医院去看童语烟,而撞到了东方焰,且被东方焰警告了一番之后,她一直心有余悸,再没有那个心思去管童语烟会如何。

直到昨天听到了欧阳子硕和欧阳芊芊的谈话。

他们说童语烟现在状况很不好,不但身体状况不佳,连东方焰对她都爱理不理的,甚至有人看到他深夜出入各种会所和娱乐场。貌似,东方焰将童语烟纯粹当作了生育工具一般,单纯地囚禁在了东方大宅里。

宁澄玉初听这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因为她曾经一直以为,东方焰之所以不接受她的表白,之所以不和欧阳芊芊订婚,是真的喜欢童语烟而已。

可难道,事实也并非这样?

欧阳子硕说,东方焰能做出这样的事,太正常了。之前他只不过把童语烟作为了一个推诿与欧阳家联姻的借口,来掩饰自己在商场上的野心。如果不是童语烟怀孕,恐怕他早就将她甩得远远。

欧阳子硕甚至鼓励她说,童语烟现在每天身心备受煎熬,作为她唯一的朋友,她应该不计前嫌地在这个时候帮助她渡过难关。

宁澄玉很感动于欧阳子硕的胸怀,即使东方焰在商场上与他战得水火不容,即使童语烟对他从来没有一句好话,他也能大方地鼓励她不要去计较——这样的男人,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简直又高大了几分。

而当宁澄玉看到了童语烟果然显得苍白和憔悴的面容时,心里更认同欧阳子硕的同时,有一些同情,有一些难过,却更有一些暗暗的胜利感,和自得——这让她自己都不好意思承认的感觉,却支撑着自己,变得很有一种拯救他人的豪迈。

“语烟,你现在的状况,看着真是一点也不好。”

童语烟牵强地笑笑。是啊,相反的,宁澄玉面露红光,眉梢上扬,莫不是上次让她发愁的如何将自己怀孕的事情说出来的纠结,已经有结果了吗?

“澄玉,你怀孕的事,欧阳子硕知道了吗?”

宁澄玉笑得一脸幸福,还很刻意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是啊,子硕非常高兴,每天都很照顾我。”

童语烟没有说话,她无法断言什么,哪怕心里一直为她担心着。

而宁澄玉也是满眼转作了担心的神色,看看童语烟,“语烟啊,倒是你,怎么东方大哥现在这么对你啊?你现在身体状况不好,他反而在外面流连各种会所的,以前都不知道他会这样。”

童语烟眸光有一丝微波,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淡淡地道:“是啊,我也不知道。”

他会吗?以前,她似乎从来没关心过,后来,觉得她没有关心的必要,然后,她觉得以他的骄傲,才不屑于做那些事情,现在……他会因为跟她赌气,反而放纵了自己吗?

童语烟觉得自己,连想也懒得想了。

“澄玉,其实,我现在关心的不是这些事情,而是……”童语烟沉吟了一下,还是说出口,“我想离开这里,我想要回云镇。”

“云镇?就是那个收养你到十五岁的地方吗?”

童语烟点点头,即便是宁澄玉,她也几乎没有对她提及过云镇的事,“我阿爸不在了,我没能在身边,现在,我想回去云镇陪我阿妈,非常非常想。”

宁澄玉心里一下子了然了。来之前,欧阳子硕就给她说了,他说童语烟有任何的需要帮助的地方,让她都答应下来,如果她不想要再待在东方大宅,就让她想办法带她出来,之后需要做的,他自然有办法帮她。

宁澄玉相信欧阳子硕,也越发佩服起他的料事如神。果然,童语烟就是想要离开,而她,或许真的能帮她。

想到这里,宁澄玉有些热血沸腾,笃定地握住了童语烟的手,“语烟,我想办法送你回云镇吧,既然你在这里不开心,想回去,那就回去啊。”

童语烟摇摇头,“可我现在连这个大门都走不出去。”

“东方大哥真的太过分了,这样下去,对你和你肚子里的宝宝肯定都不好。语烟,我带你从这儿出去吧,现在就走。”

现在就走?跟宁澄玉出门,离开这里?

童语烟哑然。

但转念一想,似乎真的是一个办法。只要能走出这个大门,等东方焰知道的时候,恐怕追她也晚了,大不了像上次一样,他再追她回云镇……

不,恐怕他不一定会了……

现在还想这些干什么?现在要想的,就是怎么回去!

童语烟头脑一热,那遥远云镇故乡的所在,竟好似近在咫尺地召唤着她,让她丧失了一切的想法。想回去,想要见到阿妈,就这样,仅此,别无其他。

“澄玉。”终于,童语烟坚定地回握住她的手,“如果可以带我从这里出去,我只要能从这里出去就好。其它的,我都可以自己做到。”

宁澄玉重重地点点头。那一瞬间,似已远去的那份“友情”,恍然全都回来了——那个,只有童语烟的宁澄玉,那个只有宁澄玉的童语烟。

苏一鸣在喀秋莎找到东方焰时,他正在吃饭。看着对面一边吃着牛排、俄罗斯红肠,一边喝着伏特加的东方焰,张口便问道:“怎么大白天的,不在公司,不在家里,跑来喝酒?”

“我主要是来吃饭。”东方焰没有停下口中对美味的朵颐,“你要来点什么?”

“饭我吃过了,来杯酒吧。”

话音刚落,卡娅就已经将一杯伏特加放在了苏一鸣面前。

“美女,多谢。”

卡娅魅然而笑,接着又对苏一鸣道:“东方这几天净来我这里混吃混喝,苏少你行行好,帮我把他打发走。”

苏一鸣对她做出一个ok的手势,看卡娅去招呼别的客人了,他才转过脸来再看定东方焰,“怎么回事?我可听说你最近深夜也会出入各大会所啊,你这是耐不住寂寞了?”

“就是些应酬,我他妈又没干什么。”

“切,平常这些应酬,你可从不自己出马。这是怎么了?你家丫头呢?这个时候你不回去好好陪着,不正常啊。这连吃饭都跑这里解决,你家丫头不管你了?”

“苏一鸣你找到这儿来,就为了吧啦吧啦没完没了?”

“好好好,说正事。”苏一鸣喝了一口酒,像是镇定了一下神色,才道:“这案子捂得太严实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有点眉目。”

“说。”

“那起交通事故,确实有疑点。但当时有很强大的一股势力在操纵,使得这些资料被严格封存起来,且当时坠海的事故车辆已经被销毁,连新加坡官方都查不到任何档案。要不是这次晓晴动用了她在新加坡秘密社团组织的朋友,还真是没头绪。”

“重点?”

“车子被动过手脚,而且手法精妙,正常行驶时完全察觉不到,却会在预算好的时间引起瞬间刹车失灵方向失控,冲出公路坠海。但当时专业研究这个的机械工程师,也就是动这个手脚的人,遇车祸几年前就死了,是巧合是人为,还真不好说。反正这条线索断了,到底也不知道那背后指使的势力是什么人。回头我把详细资料发你,你慢慢看。”

东方焰手指摩擦着杯口,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东方磊和童建业几年前在新加坡交通事故而亡,东方焰没有一刻停止过对这起“意外”的怀疑。只是,全凭直觉和猜测,查了好几年也没有什么收获,也就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自己这种“怀疑”。

目前,苏一鸣提供的东西,只能用来证实自己怀疑的正确性而已,至于幕后的黑手……

他微微地眯起了眸子,一个一个画面在眼前闪过、定格,闪过、再定格……

有时,他真的不想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可是,每每自己的直觉,总是那么正确,让他不相信都不行。

其实,他可以完全不需要证据,也可以将那“黑手”斩尽杀绝。但有时,他只是需要一个说服自己势必冷血的理由而已,别无其他。

一阵铃音打断了他的沉思,是陆少卿打来的。

“总裁,语烟小姐出门了,没有坐我的车。”

东方焰眉心一皱,“谁放她出去的?”

“我也是回宅子取文件,偶然碰到的。佣人说,是宁澄玉宁小姐来看望语烟小姐,然后带她去和家人一起吃饭,还说你人已经先到饭店等着了。”

“宁澄玉。”东方焰几乎是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的。

苏一鸣眼看着东方焰那要杀人的眼神,只是奇怪,“宁家丫头怎么了?”

东方焰已经腾地起身,“要不是她姓‘宁’,真想一块儿废了。”

这事情好像不小啊,苏一鸣只知道宁澄玉不知道怎么着跟欧阳子硕这家伙不清不楚起来,但能惹得东方焰这么大的火,一定是关系到童语烟了。

想到这里,苏一鸣起身也追了上去。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