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二十九章 鬼迷心窍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可是……推宁澄玉滚下楼梯的,就是欧阳子硕的人。而且恐怕,根本就是欧阳子硕授意的。这些,宁澄玉知不知道?

如果她不知道,她又怎么告诉她知道?她怎么可能相信她,说欧阳子硕也许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

宁澄玉她不会相信的。

如果不是自己一意孤行地只想要离开东方大宅,甚至丧失了基本的思考能力,怎么会由着欧阳子硕的计划,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一直走到了机场。如果没有去机场,宁澄玉也不会出这样的意外。童语烟陷入了深深的纠结和懊悔中,连董晓晴买来了鲜美的鸡汤馄饨,她也没胃口吃。

“语烟不是我说你,整天想那些干嘛啊?你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把自己身体养好,肚子里的宝宝可是需要营养的,都指望你了。”

童语烟牵强地笑笑,努力让自己再吃下了几口,还是再吃不下了,“晓晴,那个……你不用照顾我了,我自己可以。何况,还有宅子里过来的佣人。”

“我不是不放心么。”苏一鸣已经离开了,还特意叮嘱了董晓晴留着照应,只是,始终没有见到东方焰的人影。

童语烟真的已经把这样的话憋了好久了,再也憋不住了,支支吾吾地问出来,“东方焰他……去了哪儿?”

董晓晴顿了一下,神情有些为难,“这……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过来就没见着他。我还问过苏一鸣呢,这语烟躺在病床上,那东方焰怎么跑得没影儿了。苏一鸣也跟我直摇头,说是一来到医院不一会儿,就见他冲了出去再没回来。那脸色,黑得像个炮仗,一碰就能着。所以,他也没敢去碰。”

东方焰一定极生气吧。

是啊,他有足够的理由去生气。童语烟啊童语烟,你这次,真的笨得可以。

董晓晴坐在床边看着她一脸的愁容,心直口快的她自然也忍不住问出口:“我说语烟,你这是跟东方焰搞什么呢?前一阵不是恩爱得不得了吗?我们财经媒体都要被你们两个人的新闻攻占完了。这才没几天,怎么又闹这一出?东方焰最近也很反常,以往不屑于露面的应酬,他也会去,大白天的,在喀秋莎一泡就是大半天。你呢,竟一个人跑到机场去坐飞机逃跑?诶,话说,是逃跑么?苏一鸣那嘴巴,我都不敢信。”

童语烟咬了咬唇,艰难地点点头,又急急摇了摇头,“我只是想要回去陪陪我阿妈。东方焰他不许我回去,我不得已才……早知道会造成这样的后果,我真不该这么一意孤行。”

“你小时候生活的地方?还有你的养母?”董晓晴不愧是做新闻的,什么都清楚,自然,从苏一鸣那里,她也知道了不少。

童语烟点点头。

“那你是准备回去以后,再不回来吗?”

童语烟眨眨眼睛,“这,我、我还没想过。那天知道了他隐瞒了我阿爸去世的消息,我真的是气急了,只顾着说要回去云镇的话了,其它的,都说了什么,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那也难怪东方焰会气成那样了。你肚子可是他的种呢,带着就想跑,说不定还再不回来了。凭东方焰那样的男人,能对你拿出那么大的耐心,还真是很不可思议了。”

“我可没成心要跟他作对。”

董晓晴笑了,“是啊是啊,这叫‘一物降一物’,东方焰遇见你,就得认栽了。”

童语烟哑然。

为什么说的,反倒是自己在欺负他一样?

才不是这样。

就好像,自己现在就是得在医院这么躺着,而他呢?却可以跑得不见了踪影。那么,他跑去了哪儿了?总该不会又是……那些让他原本不屑的,所谓应酬吧。

第二天,童语烟询问了护士,得知宁澄玉已经清醒,且基本稳定。而病房里也恢复了平静。她趁傍晚空余的时间,还是顺着走廊一直来到了另一处监护室,不期然的,在病房门外,看到了坐在休息椅上的宁程浩。

宁程浩看到她,便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看得出,面色挺憔悴。

“我想来看看澄玉,不知道她情况怎么样。”

“还好吧,大人没什么事。”宁程浩涩涩地笑笑,又颓丧地坐回椅子,好似自言自语道:“我算是知道了,当时我是有多气人,谁的话也听不进去。这不,澄玉又要把我爸妈气一次。”

“宁伯伯和张姨他们……”

“我爸跟我妈昨天一晚上都没睡,今天澄玉一醒来,尤其是我爸,就进去一顿大吵,连医生都过来劝也没办法。澄玉这脾气倔的,除了哭,就没说过一句软话。直到下午,他才吵累了,走了。”

“张姨呢?”

“我妈早上就因为情绪不稳定,被医生强制卧床打了两瓶液体,现在人在里面。我不放心,在这儿守着呢。”

童语烟大抵可以想象宁程浩所描述的场景,这样的宁澄玉,可以在生命危急时刻,也只考虑着保护自己肚子的宁澄玉,又怎么可能放弃自己所坚持的一切。而这个时候她又失去了肚子里拼命想要保护的孩子,该是何其脆弱,宁伯伯在这个时候还要逼她的话,让她怎么接受啊?那么留给澄玉的,只有最残忍最痛苦地,和最亲的父母的对抗。

“那么……欧阳子硕呢?他有没有来过?”

宁程浩摇摇头,“澄玉说欧阳子硕人在国外,正在往回赶。那丫头真是昏了头了,说要是我爸妈不答应她和欧阳子硕在一起,她就跟着肚子里没有了的孩子一起去死。真是鬼迷心窍。”

欧阳子硕在国外?除非童语烟眼花了。

这个时候宁澄玉竟然还在为了这个魔鬼一般的男人以死相逼自己的父母,童语烟怎么能不心痛。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能让这样的宁澄玉,放弃这样的念头呢?

宁程浩也看得出童语烟的心痛,忽然想起了什么,目光掠过她的小腹,落在她的脸上,“语烟,差点忘了恭喜你,你、你也是,要做妈妈的人了。”

童语烟的手下意识地覆在自己腹上,在澄玉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同时,接受到这样的恭喜,她无比酸楚。

宁程浩脸上有一丝苦笑,尽管嘴上还是尽可能地平静,“话说,东方焰真是好福气。天底下最幸运的人,非他莫属了。”

是吗?为什么她不觉得。自己似乎也从没让东方焰顺心过,而自己,亦然。

这时候,病房的门开了,缓缓走出的,正是张楠。

“张姨。”童语烟迎上去,看着张楠微红的眼眶,和明显变得灰黑的脸色,她心里只是难过。

张楠伸手握住她的手,似能寻到一丝安慰,再重重捏了捏,“走吧,陪张姨走走。”

“澄玉她……”

“让她一个人好好休息吧,不用进去看了。”

童语烟不放心地看看病房,再看看宁程浩。宁程浩起身过来,张楠拦住他,“你就在这儿守着。要是欧阳子硕来了,给他说,我要见他。”

宁程浩点点头,心里虽不解,但还是没再说什么。

童语烟大概预感到,事情的发展,终如董晓晴预测的那样——澄玉的爸妈,只有妥协。

果然,来到大厅休息椅上,许久许久,张楠长长叹了口气,“唉……我真怕,我这是将我的孩子,往火坑里推。可是,我不想我的女儿,就这么没了啊……”

“张姨……常常我也觉得自己很无力,但是请您还有宁伯伯,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有的事情……可能、可能只是时间问题。澄玉她需要时间……”

童语烟说得颇为艰难,事实上,自己说的这些,连自己都不愿意接受。可是,除了这样,她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面前这位母亲。

对抗欧阳子硕,自己显得很无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离他远远。可这样眼睁睁看着自己在意的人,被他就这样死死控制在手里,她的难过,绝对不比谁少,甚至只有更多。

因为,她太清楚欧阳子硕的可怕面目了。

“张姨,给澄玉点时间吧,这样逼她,她反而会更抵触。”

“是啊。这孩子的性子有多倔,真是比程浩还有过之啊。只是,语烟啊,刚刚有了身孕的澄玉,我们做父母的还不知道,孩子就又这么没了,我真的不能再逼她了。”

“嗯,我明白。这些我都明白。”

“所以……我想通了。儿女自有儿女福。她的路,让她自己去走吧,好与不好,她自己去负责。她爸爸那里,也是考虑到家族生意的关系上更多些,他总是那样,将事业放在第一位。可是,我是当妈的,我不忍心这么逼我的孩子了,所以,我会劝他的,只要我能看到澄玉她开心多一天,我也安慰了。”

“张姨……如果、如果事情只能这样发展下去,请您答应我一件事情——不要和欧阳子硕有接触,不要让他单独和您说些什么。也许、也许真的是需要一点时间,事情总会有个结果的。但在这期间,张姨,离欧阳子硕这个人远远的。”

张楠嘴里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复杂的眼神看着童语烟的脸,思量了许久。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