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三十三章 过来陪我睡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童语烟还是摇头,“阿妈你才陪我没有几天啊,我不让你走。你总要等到,参加了我们的婚礼再回去是不是?总要等到,抱一抱您的外孙再回去是不是?”

“烟儿你是说……”

童语烟认真的点头,是的,东方焰,如果我现在说,你可以向我提结婚的要求了,我会肯定地答应你,不知道,你会不会等急?

童语烟自从知道怀孕以来,已经好一阵没有来看爷爷了。

晚上她央了东方焰好一阵,他才同意她第二天只来疗养院一小会儿,并且,他亲自送。

从一上车,童语烟就能感觉到东方焰的目光时不时地就往她身上扫动,她低头瞧瞧自己,并没有什么异样啊。

“你在看什么?”

东方焰轻咳了声,“几天时间,气色确实好多了,也长了不少肉。这样……抱着睡觉应该会很舒服。”

童语烟刹那红了脸,好吧,这样的话也能说得一本正经。比脸皮厚的程度,他从来都是上风。

“东方焰,专心开车。”

东方焰嘴里应着,眼睛却还是流连忘返,“烟儿……我有意见。”

“呃?什么?”

“你不能白天陪着阿妈,晚上陪着阿妹,我呢?你就不想吗?”

童语烟顿时无语。想?哪种想?她恐怕是清楚得很了。

要知道,虽然他们每天都能见一会儿,可晚上小妹依旧要缠着和她睡一个房间,他脸上好一股幽怨的气息,她怎么看不出来。每次即便好不容易逮到她一个人,他甚至迫不及待地想要抱一下吻一下,每次又都被小妹突然的出现打断。

这个男人啊,恐怕是比她更想,想百倍。

“烟儿……说话,想不想我?”他还在穷追不舍。

童语烟咬咬唇,“神经病,你不就在我旁边。”

“可是……”一个红灯,让他停了车,趁这个当间,东方焰突然俯身过来紧紧盯住了她的眼睛,“可是烟儿,为什么,你就离我这么近,我眼睁睁看着,还是……很想你……”

他的眸子,那么认真,眼底深得好似可以沉溺一切的墨海,童语烟就这样也被沉溺了,脸上的红晕更是明显。这样的男人这样的话语,让她怎么答啊。

自然,他也不用她答,只用她感受,感受他给予的唯一的那一份毁灭一切的温柔。即使绿灯亮起,即使催促的鸣笛此起彼伏,也干扰不到这小小的空间里,浓浓的吻。

疗养院的特级护理病房里,老人还是如之前一样,没有丝毫的起色,依旧如一尊老石一般,一动不动地昏睡着。

童语烟执意让东方焰在外面等着自己,她就那样细心地又为爷爷做了一次肌肉的按摩,再用温润的毛巾为老人擦拭了脸颊和双手,坐在床边,看着老人紧闭的双眼,心口扑扑地跳。

是的,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在这个时候对爷爷说些什么,无论怎么样,都要给爷爷一个交待,这块压在胸口的大石,她不能忽略。

脑海如同放电影一般,想起了东方焰和自己的最初。

即使他从童年的时候,就放她在心里了,可真正让他走进自己记忆,走进自己生活的,却是在那十九年后,更是因为宁程浩……

这,对东方焰,是否太不公平?

可即便这样,这个男人啊,却还不愿意说出来一个字,她的排斥、她的愤恨,他全部承受,他的霸道、他的无理之下,又包裹着怎样的温柔……却从来不肯告诉她。

童语烟就是这么傻吧……一次次变得柔软,一次次又强制自己竖起满身的利刺,一次次的陷入,一次次又让自己竭力地逃跑……

可是,终究逃不开的,还是这样的他啊。

“爷爷……对不起,求您原谅我。我没有听您的话,和东方焰不要有任何关系,不许……爱上东方焰,我……做不到。”这样的话终于说出口,童语烟好似一下子卸去一身的重担,那不敢于正视的心底里,也豁然开朗了。

胸口满满的灼热,让她越发坚定起来,掌心覆在自己小腹上,唇角便漾上了笑容,“爷爷,这里,有东方焰的宝宝了。我想要将他生下来——东方焰,和童语烟的孩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人真的听到了这样的话,那监控仪器上的心跳显示,倏然变得快起来。童语烟注意到了,忙抓紧了爷爷的手。

无论如何,她宁可相信爷爷是真的听到了,而且,他,也许还在生气。

“爷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惹您生气的。我是真的、真的控制不了我自己。我试过很多次,用尽了各种办法想要离开他再也没有一点关系,可是……我真的做不到。爷爷对不起,有任何的不好的后果,都让我一个人来承受好不好?如果您生气,哪怕您醒来,打我、骂我都好……求求您爷爷,求您醒来。求求爷爷……不要逼我离开东方焰,我真的、真的做不到。”

童语烟心口跳乱了节拍,可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却又坚定无比。这一次,她真的不想妥协于任何一个人,她只知道,只需要知道——她想要。

想要和东方焰之后的一切可能,哪怕任何的惩罚,她都愿意承受。

童语烟心里默念着,一遍又一遍,直到,那监控仪器上一切的数值,又恢复了平稳,她的眼眶竟模糊了。

东方焰……你做好准备,娶我了吗?

这一辈子,只有童语烟,这一个女人。

迎着童语烟走出病房,仅仅一晃眼的不见,东方焰就觉得这个女人有什么不同,似乎连眼中,也闪动着异样的光彩。

这让他唇角微微一挑,这会心的笑容,连自己也没有注意到。

而迎面走来的小女人,双手一伸,就将他抱住了,且紧紧地靠近了他的怀里。

东方焰笑,自然而然地长臂一揽,将她抱紧。这女人,不怕有人看着,自己怕什么?

许久许久,她就是这么近乎于执拗地紧紧抱着他,也由他抱着,就是不愿意分开。

虽然很享受这样的香软在怀,可他还是忍不住低头探问:“我的烟儿,这么投怀送抱的,是又干了什么错事了吗?”

小手就那样擂了他一拳,小小的声音却道:“是,我是做错事了,错了好多。可是我知道,不管我做错了什么,你都不会介意的是不是?”

“呵,你还真是自信……”调侃的话音未落,撞上童语烟虎虎的眼神,他心情就莫名地好,忙低头吮了一口她的唇瓣,正色道:“东方焰的眼里,童语烟没有错。我的烟儿,怎么会有错,所有的错,都是应该的。”

好没道理的一句话,可是,东方焰怎么就能这么没道理地包容着童语烟的一切啊?

“东方焰……东方焰……你、你有什么要说的吗?”童语烟抬眼看着他,眸中含着一抹羞涩,和更多的期待。

东方焰也看定她,能感觉到她的心此刻,贴得如此之近,可是为什么,自己越来越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东方焰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她微微嘟起了唇。

东方焰再看她,脑子很认真地转了一圈,奈何这丫头粉突突的唇实在诱人,让他忍不住低头又贪婪地摄住,直到她很有些羞恼地逃开他的侵占,还是端端看着他。

“你、你不是说……有什么话,想要说的时候……”

“哦。”东方焰终于点了头,很邪肆地凑近低声道:“晚上别理景佳琪那个丫头了,过来陪我睡……”

“东方焰!”童语烟真真无语了,从他怀里挣出来,气鼓鼓地瞪他一眼,“你慢慢做梦吧,我才不陪你。”

童语烟并没有真的和东方焰赌气,她的羞涩多过于赌气。

她甚至觉得,一直以来都急于要她答应结婚的东方焰,偏这时候愚钝起来,真的是叫人好气更好笑。

东方焰第二天离开去新加坡出差,童语烟竟第一次将那种不舍感受得这么明显,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没出息极了,临送他早晨出门,飞快的留一个吻在他颊上,东方焰总想要伸手将她揪住,她又都像只小鱼般地溜了出去。

她可不想他那么惹得他她乱了心思,却留下她一肚子的空虚。

好在,有阿妈和琪儿在跟前,她也可以满满地幸福着,等他回来。

景妈妈端着自己晾晒制成的花果茶上来,看到童语烟正埋头在书桌上写着什么,不由得将花果茶放在一边道:“烟儿啊,都忙了一下午了,得注意休息,过来喝点东西。”

童语烟应着,将手里的东西一一规整好,才过来坐在软塌上,很有成就感地炫耀:“阿妈,我给琪儿整理复习资料呢,将各门功课结合这几年的热门题型一一帮她整理出来,她只要按照这些复习,一定差不了。”

“好是好,你一坐一天可不行。还有那琪儿,你帮她整理资料呢,她自己倒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真是,这丫头。”

“刚来几天,总得给她玩一玩,放松放松嘛。阿妈你不用着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