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三十七章 陪自个儿老公睡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阿妈你不是着急让我复习呢吗?”

“不急于这一时吧。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那我叫阿姐睡觉去。”

“琪儿。”景妈妈再拦住她,“从今天开始啊,你要是不想一个人睡一屋,就跟阿妈睡。”

“为什么啊?”景佳琪一脸的不明白。

景妈妈只能拉住她的手,“你也不小啦,要为你阿姐想想啊,总得给他们留点自己的时间,你这傻丫头。”

景佳琪转转眼珠,突然好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哦,阿妈说是阿姐和姐夫他们啊。”这个东方焰,百毒不侵,她就这么一点点小招数就能让他干干受着没办法。让他瞧她不上,让他自命不凡,到底看他又能将她怎么样,又敢将她怎么样?

不过嘛……本小姐现在兴趣不在这里了,算我放你一马。

心思想到这里,景佳琪小手一挥,“我知道啦我知道啦,这么多天我也适应啦。没事的阿妈,从今天起我都自己睡。”

童语烟可谓忐忑地轻轻进了东方焰的卧室,看他果然是埋头在笔记本上工作着,背对着门口,巍然不动。

她一步步过去,决定乖乖地放下矜持,双臂一伸,就从背后抱住了他的颈子,脑袋伏在他的脸侧,吐气如兰,“你知道并不是琪儿说的那样的对不对?东方焰,不许生气。”

也就是她在他背后,才没有看到他唇角漾出的笑意,可是却偏不动声色,“我怎么就该知道呢?你倒是说说。”

“我去疗养院是因为张姨的事,宁程浩也去了。因为张姨那边出了点事,现在人还在icu没有醒来,我正准备晚上和你说的呢。”

“那么……景佳琪为什么那么说?”难道你这笨丫头,就感觉不出来你的小妹是有意为之的吗?东方焰倒是真没生童语烟的气,而是着实忍着景佳琪那只小狐狸,忍着不想跟她在她们面前起冲突,才提前上了楼。

童语烟又哪里知道,她只当是东方焰不相信自己,忙绕过来蹲下身子认真地看着他,“东方焰,琪儿那么说也是无心的,但是你得相信我,我真的是因为张姨的事才会在疗养院耽误那么久。再说那是疗养院,不是什么别的地方,我能做什么?”

“那不好说。算算时间,我们儿子都该是在那儿弄出来的……”

“东方焰!”童语烟着实有些恼了,低声下气来解释,他竟然这样说!

东方焰却不理她的火气,一把攥着她的手腕将她拉起来并直接拖入了怀里,将她放置在了自己腿上,再看时,那脸上分明是挑衅的笑意,“哟,说两句就急,给我坐安稳了,蹲在那儿不怕压了我儿子。”

童语烟不乐意,只想起身,东方焰索性一把按住了她紧翘的小屁股,更甚至放肆了摸了又摸,惹得她好一个颤栗,脸跟着就红了。

这丫头身体调养好了,倒越发地敏感了,本想逗逗她,他倒一瞬间喉咙也干热起来。

不得不咳了咳,稳了稳心神,转口问道:“说吧,出什么事了?”

这东方焰倒是认真问了,童语烟一下子却被他惹得忘了要说什么,直到他的手顺着她的臀线而上,捏住了她柔软的小腰,童语烟才急急叫道:“听我说听我说,是欧阳子硕去医院看宁澄玉了,张姨应该是被澄玉逼得没办法了,想好好和欧阳子硕谈一谈,就让他去疗养院找她。”

“然后呢?”

“然后,我从宁程浩口中知道了这件事,怕张姨出什么事,毕竟欧阳子硕这个人太阴险了,让人不得不担心,便赶去了疗养院。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童语烟的眉心已然扭结了起来,继续道:“张姨晕倒在房间地板上,欧阳子硕已经不在了。幸亏抢救及时,才没有波及生命安全,但是,人一直在昏迷中,医生说预计明天才能醒来。因为当时程浩也赶去了疗养院,所以我们才会一直在抢救室外等候,直到转入了icu病房,我才离开。”

欧阳子硕?倒是一点也没停止过小动作。要他的烟儿离他远远的,似乎也是阻止不了他的企图。从一开始由宁澄玉那丫头下手,到现在,连宁澄玉的母亲也被牵连,只怕这波及面还会越来越广啊。可是,谁又能抓住他什么把柄?

如果能这么轻易抓住他,他就不是欧阳子硕了。

童语烟自然更加的忧心,“好在张姨被抢救回来了,这一次,澄玉她总该能看清楚一些事情吧。”

东方焰却冷哼一声,“未必。”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等张姨醒来以后自然就清楚了。事实摆在眼前,澄玉怎能不信?”

东方焰瞧瞧她,“你可以试试。”

童语烟咬咬唇,“反正,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澄玉受到伤害。欧阳子硕他不会对澄玉负责,甚至连澄玉肚子里的孩子也未必想要。如果我说那天在机场,欧阳子硕就在暗中指使他的手下,把澄玉推下去的,你相不相信?我不想等到最后的时候,澄玉一无所有。”

东方焰揉了揉她的脑袋,这颗脑袋里啊,恐怕还是将事情想得有点简单了。欧阳子硕对宁澄玉所做的一切,恐怕都不在于宁澄玉本身。

“你说的,我信。但是烟儿,听我说,现在这件事,由不得你不眼睁睁看着。先不说你现在肚子里带个宝宝,就是你自个儿,我也是不会让你去面对那个家伙的。不过么,我知道你放心不下的是宁澄玉,原本她要做什么,我是不想管的,但现在,我算是答应你,任何的情况,都有我在,最后我保一个囫囵的宁澄玉在——这算是最大的限度了,行不行?”

“她没有一点坏心思的,只是太单纯。”

“但愿吧,真像你说的一样。若不是,我可就不敢保证了。”

“必须保证。”童语烟紧张地揪着他的领子。

这丫头,若是他不把话说死,她真是不会安心的,她要不安心,保不齐又去干些什么他都无法掌控的事。东方焰只能点头,“好,保证。”

这样的话,似乎才可以释放了她所有的忧心——任何情况,都有我在——好,保证——这是有着怎样神奇力量的一句话,不但让童语烟安心了,也让她就这么感动了,主动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紧紧抱着,“东方焰……”谢谢你——这样的话,她却还是说不出口。但她知道,他明白。

东方焰笑,也伸手抱紧了她的身子,了然地说:“要是感动了呢,就得有点表示。我的烟儿,从今天开始,不许再去跟景佳琪那丫头睡了,做人家老婆,就得陪自个儿老公睡才行,知不知道?否则,我动动手指就能将那丫头再丢回云镇去。”

童语烟不满地捏着他的脸颊,“小妹这才跟我培养了几天感情,你怎么这么凶?东方焰你不许对琪儿凶知不知道?”

“我没对她凶啊。”

“漠视也不行。”

“呵,那要怎么样?”

“要……热情。”

热情?只怕他只要“热情”一丁点,她下一秒就能上了他的床。也就这丫头,还傻着呢。

“东方焰你倒是答应啊?”童语烟双手扶正他的脸,不许他打哈哈。

东方焰索性对着腿上端坐的人儿脸一扬,“你是不是应该先对我‘热情’一点,我再考虑考虑对她热情的事。”

这、这还谈条件呢?

“嗯?”他不甘心地抬腿迫使她的身体更靠近过来,就连脸颊也撞上他的,被他准确地吻住了双唇,似乎是晚饭前的那个吻的热情,又再继续了,且更激烈,更难分难舍。

直到她喘息不已,脸颊酡红,才不得不和他分开。而紧坐的臀,却将他那一处存在,感受得一清二楚。那脸颊,越发红得要命。

“东方焰……你……”

“怎么办,吻就吻么,干什么磨蹭来磨蹭去的。”

哪有?分明是他自己好不好?

童语烟又是羞愤又是无辜,可是,又确确实实挺为他犯难,“那……我还是,睡我自己房间吧。”

“休想。”东方焰将她箍住,那处硌得她好生难受,可是,恐怕他更难受。

童语烟分明看到他连鼻尖上,都冒了汗。

他若不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宝宝,哪里还能这么忍着啊。

这个男人啊……

“东方焰……”童语烟低头伏在他耳边,几乎是无声地喃喃,“医生不是说……三个月以后,可以的……”话说到最后,再没勇气说出来,张开粉唇,小白牙一口将他的耳尖咬在了嘴里。

东方焰好似触电般,整个人都惊颤了,双臂一个使力,就将他的小人儿托起,稳稳抱在怀里,朝那柔软的大床而去。

童语烟这一觉,睡得非常的香甜。

睁开眼睛时,日头已经升得老高。而自己,舒适得好像包裹在云朵里,只是身旁的人已经不在了。

她记得,他离开时,还依依不舍地将她吻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又抚摸着她微隆的小腹,更落了一个吻上去,才下了床。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