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四十五章 偷听很刺激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景佳琪高兴地又拖住了他的手,这举动,放在别的女人,就显得略有轻佻。最新最快更新可偏偏放在她身上,怎么看都是十足的单纯、十足的真诚。

“宁哥哥,我是想跟你说谢谢的,因为那天在紫夜阑珊,你带我出来,可是帮了我大忙呢。”

景佳琪一句话便说到了那夜,那让宁程浩不堪回首的迷乱的夜,此刻,连耳根也隐隐发烫起来,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她却抓得更紧。

“我是真心想要谢谢你的。宁哥哥,那天要不是你,我恐怕要让坏人欺负了去呢。虽然、虽然我不记得从紫夜阑珊出来之后,我又是怎么回去的……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

原来、原来她忘了啊……忘了就好,忘了就好啊——宁程浩在心里默默庆幸。庆幸之余,不知怎的,又有些淡淡的……失落……

宁程浩甩甩头,心里暗暗责骂自己一句,不料景佳琪却又拖着他的手直往门口走去,“宁哥哥我们去外面说话吧,这里空气好闷,而且好吵啊,我不喜欢这地方。”

另一边的童语烟环顾一周,并没有找到景佳琪的人影,只看到了陆少卿。而陆少卿正四处张望着找着什么,目光不经意落向这边时,看到了她,又装作无意地躲闪开来,再不往这边看。

童语烟确信,景佳琪是自己跑丢了。

如此这般,她还怎么能坐得安稳,那目光自然也往四处探索而去。酒会现场人越来越多,灯红酒绿间,人影攒动,出入口又多,有的通向内场,有的通向大门,有的通向偏厅,有的穿过走廊到花园和广场……

童语烟环顾了三周,也没有看到景佳琪的人影,这让她不由得有些心焦,摸出手包里的手机,拨出去景佳琪的电话号码,却一直是无法接通。于是童语烟站起身来,再仔细去看。

而偏就在这时,那一处出口的圆柱背后,粉嫩的小礼服裙背影一闪,虽然只是一个瞬间,童语烟还是看到了,那应该正是景佳琪。

这丫头,让她来了这里就跟着陆少卿不要乱跑的,真叫人操心。

童语烟起身向那个方向而去,只想叫住景佳琪跟着自己身边,却不想,走出那出口位置,穿过走廊和景观花道,也没找到景佳琪的人影。

再沿着花道向前拐了个弯,还未见到什么人,却隐隐约约传来人声。出于礼貌,童语烟想要走开,可是,却听到了什么特别的让她不得不关注。

“东方焰这次,是想从我们东南亚的市场入手吧,刚从新加坡回来不久,就利用商会庆典占尽先机,笼络了大批的盟友,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才可以。”——这,是欧阳芊芊的声音。

“这次他去新加坡的目的,可没有这么简单。”

“那是什么?”

“芊芊,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总不会真以为,当年东方磊和童建业在新加坡的车祸,是场单纯的意外吧?如果容霜知道东方焰去新加坡的目的,她可就不会再这么沉得住气了。而我们,必须要让她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样的危机,她才会死心塌地跟我们合作,拿出她手里所有的底牌。”

“我知道要怎么做了,容霜的事情,交给我去办。”欧阳芊芊沉吟了一下,继续道:“那么,童语烟你又打算怎么办?还有那个宁澄玉,她要是知道你一直在骗她……”

“有什么证据证明吗?更何况,我现在就是面对面告诉她,我就是在骗她,她也会觉得我是在开玩笑。这点,你就不操心了。”

“好吧,哥,无论如何,你得帮我狠狠出口气才行。”

“放心。”

欧阳芊芊心里有了底,走出阴暗的角落,依旧是一只美丽高傲的凤凰鸟。隐在花道屏风后面的童语烟,心口却狂跳不已。

仅仅是关于东方磊和童建业的死,另有隐情这件事,就足够自己震惊了。这让她蓦然想起了东方焰从新加坡回来之后,在研究的那些车辆机械的图片,想必是他早就对此有所怀疑,而且,一直在调查。

那么,这件事……跟容霜有关系吗?难道是,容霜一手策划?

童语烟不敢想下去,这件事太严重,容霜可是东方磊的妻子,东方焰的母亲啊!难道,东方焰与容霜长久以来水火不容,其实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就连自己的父亲童建业,也是被容霜……

“偷听到秘密的心情,是不是很刺激?”突然而至的声音,让童语烟一个激灵,看到的,正是欧阳子硕似笑非笑的脸。他似乎一点也不惊讶于她的存在,而且,早就知道她在这里吧!

童语烟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也淡淡笑道:“这本来就是公众场所,何来‘偷听’之说?倒是欧阳子硕,你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想要对付东方焰,就连他的母亲容霜也要拉拢起来。这就算了,张姨只是爱女心切有什么错?你要欺骗澄玉,为什么要害张姨的性命?”

“我害她?呵,是她的承受力太差了,我只不过实事求是给她说,我就跟她女儿玩玩,她就晕过去了,啧啧,难道她还盼着我娶她女儿?别开玩笑了。”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澄玉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你蓄谋让其流产的对不对?你就是想要澄玉跟家人决裂,被你完全控制对不对?而你,从接近澄玉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

“阴谋?别说的那么难听。”

“难道不是吗?你在紫夜阑珊给澄玉下药,又在酒店拍了她的裸照,最后却装作英雄救美博取她的好感,这一切,难道不是阴谋吗?”

“呵,是又怎么样?你有证据吗?”

“对啊,唯一的证据和证人,那个叫大刚的,在街头被人砍死,伪装成了被放高利贷的追杀,可是,这根本就是你干的对不对?”

欧阳子硕笑得云淡风轻,一点也不意外地看着童语烟:“我们,都是聪明人。那么聪明人和聪明人过招,就不用什么‘阴谋’了。童语烟,我一点也不介意你知道这些,因为,我就是想让你眼睁睁看着,你的所谓闺蜜,是怎么被我一步一步玩死,而你自己,又是怎么无能为力。包括东方焰,不要看他今天多么风光,总有一天,我会让他一无所有。”

“你不会得逞的。像你这种卑鄙无耻的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们……走着瞧。”欧阳子硕笑得好不得意,脚步优雅地从她身边阔步而走,童语烟僵硬的背脊,早已冷汗涔涔。

直到再看不到那具背影,童语烟才长长呼出一口气,踉跄地靠在了一边屏风上,冰冷的手伸入手包中,按下的手机的录音停止按键。

是的,这一切,她都录了下来。

就在她发现了欧阳子硕和欧阳芊芊的谈话开始,她就悄悄打开了手机的录音设备。虽然那个大刚死了,什么证据都没了,可她却受到了启发,如果能录下欧阳子硕的真面目给宁澄玉听,那一切就是可以挽回的。

只是她没想到,自己录到的更多,甚至被欧阳子硕发现了自己的存在,那么,索性自己就套出他所有的话,让宁澄玉能听个明白,听个透彻。

而与此同时的花园另一边,却是另一番景象。

景佳琪和宁程浩相谈甚欢,景佳琪率直地给宁程浩讲着自己在云镇家里好玩的点点滴滴,讲着自己小时候和阿姐童语烟的趣事,同时也毫不避讳地讲着自己第一次离开那个小山洼,来到这座大城市的新奇和忐忑。

宁程浩被她逗趣的言谈惹得频频发笑,那点尴尬也早就忘在脑后,同时,他也发觉到,虽然同是云镇走出来的女孩子,自己也曾被那眼神中,同样的纯净、空灵恍惚过,但其实,景佳琪和童语烟,却是完全不同的。

这个景佳琪啊,完全就是个无忧无虑的小丫头。

“宁哥哥,我唯一觉得特别幸运的,就是在这个城市,认识了你哦。”景佳琪说着说着,突然就冒出了这么一句,却还不待宁程浩反应,便转过身来正对着他,紧接着说:“我上次说的——我喜欢你,不是随便乱说的。”

宁程浩讶然。

她不是说,不记得那天出来后的事了吗?

而景佳琪竟又紧上前一步,几乎逼得宁程浩无路可退。

“宁哥哥,你说,你喜欢我,也不是假的咯?”

“我、我没说啊……”

景佳琪非但没显得生气,反而噗哧笑了:“宁哥哥你出汗了。”说着话,她便抬手去拂他额角的细汗,宁程浩反射性地抓住了她的手,可是,一旦碰上了,他就觉得自己的脑子全乱了。

那晚的那个吻,甚至夜里,他迷乱中脑子里尽是这么一张脸的画面,让他惶恐至极。

他觉得自己应该逃开,脚下却如灌铅般动也动不了,他觉得他得说些什么澄清的话,却呼吸越来越急促,喉咙好像被什么堵着,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