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四十九章 无家可归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我的景大小姐,你什么意思啊?我现在人已经落地了,你说你没上飞机?那怎么办?赶紧补张机票啊。”

而那边,景佳琪只是笑:“陆哥哥,给你个任务呗?”

“什、什么?”

“你不是下飞机了吗,拍张机场照片给我阿姐发过去报个平安啊,说我到了。”

“啊?”

“然后你就继续按我们的行程走,每到一处,都发张照片给我阿姐哈。”

“可、可你呢?”

“我?我才不要回去。”

“那你考试呢?”

“陆哥哥你不会真以为我回去考试就能考来c市吧?给你说,我回去就是给我阿妈和阿姐做做样子。东方焰要是想让我考过来,我不用考都可以,可是,他是不会让我考上这里的学校的。所以,我回去考也是白考。”

“可你现在没上飞机,又打算怎么办?”

“我又不用非得求东方焰,他也管不上我想干什么。但是为了不让我阿妈操心,就只能让你到那边待个一星期的,权当度假啦。”

陆少卿可真是没想到自己被搞了这么大一乌龙,度假?他闲得发慌啊到这里来度假?再说了,这景佳琪瞒着所有人搞了这么一出,那她又去哪里落脚呢?念头一想到这里,陆少卿不由得就想到了一个人。

“你是不是打算去找宁程浩?”

景佳琪呵呵一笑,事实上,她现在人已经在宁程浩这边了,宁程浩临时给她在酒店包了一间套房,此刻人在前台办理些入住手续,而她就正翘着腿靠在软塌上悠哉悠哉,一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等我光明正大地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站在他们面前,看他东方焰还能把我怎么样?”

“你把东方焰想得太简单了。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是吗?那倒是走着瞧瞧,我想干什么还由得了他了。”

“这……好吧。但是……干嘛非是宁程浩?你也知道宁程浩现在老婆跟你姐一直不对付,你这不是惹一身骚么?”

“诶,我还偏就要找他,看看有这本事最终把宁程浩能攥在手心里到底能是谁。陆哥哥你不会是吃醋了吧?你可是我哥呢!”

吃醋?陆少卿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爽就对了。而且,陆少卿也终于明白了点什么,敢情这丫头的目标也不是宁程浩啊。她是一边利用宁程浩在c市落脚,一边要跟童语烟、童娜兰摽劲儿,证明自己最牛啊!

“你还是省省吧行不行,每天跟你都提心吊胆的。这事要是让你姐跟东方焰知道了……”

“看你敢多嘴!你只要不说,这就没你的事,你要是敢说,就绝对跑不了你的麻烦,自己掂量吧。”

“诶……”陆少卿还想说话,电话却已经啪地一声按掉了,不是一般的任性。

这边宁程浩刚刚进了房间,还打包来了下面中餐厅的美食。

景佳琪甜甜腻腻地迎上去,打包的东西还没放下,人就已经抱上去献上一记热吻。

宁程浩哪里招架得住,双手还直愣愣地举着,人已经酥了。

“宁哥哥,我现在开始,就无家可归咯。”

宁程浩心里那份责任感再次爆满,“放心,有我呢。我肯定能让你上个好大学,这几天就能有信儿。”

“其实,其实我只是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方法能留在这座城市,能陪在你身边。”

“我知道,我都知道。”景佳琪越是这样说,宁程浩越是心疼。心里也会升起一些怨气,去鄙夷东方焰的“六亲不认”,逼得一个小姑娘这么无法立足,对他有什么好处?

就这样,景佳琪就这么被宁程浩“窝藏”了。而宁程浩肩上的压力,可就更大了。

这个时候,景佳琪已然放弃了考试的机会,他就必须兑现自己的承诺啊。找不了人情关系,找点利益关系总是可以的吧,花点钱就花点钱啦。

只是,让宁程浩措手不及的是,这样的关系有是有,但没有任何人情可说,甚至对方看准他是宁家少爷,反而狮子大张口,一口价五十万。

宁程浩不想让人看出自己对五十万都如此艰难晦涩,再者时间上也耽误不起,于是满口答应。

可自己,一下子拿出五十万,也不是件简单的事。

上次要一百万,童娜兰差点闹出八级地震,这五十万虽少一半,可也防不住她继续一毛不拔,还要刨根问底啊。

一想到这事,宁程浩就一肚子火。那些可都是他的资金好不好?怎么自己想用一下就这么难?

然而,此时此刻跟她去争辩这个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就是争恐怕自己也不及她的强词夺理,那么,还是先考虑怎么把那些钱弄到手,最为关键。

好在童娜兰时常不在家里待,不是回娘家,就是跟别的小姐太太去喝茶去消费,所以,宁程浩就决定不问自拿,反正是自己的东西,凭什么还要给她说?

于是,宁程浩花了整整一下午时间,终于还是在她压箱底的嫁妆首饰盒的最底层,找到了他所有的股权文件。

再用了不到两个小时,宁程浩就抛售出了所持的东方集团的股票不多不少一百万,五十万打给了帮忙办事的人,五十万存了一张卡很是殷勤地塞给了景佳琪手里。

景佳琪发誓自己从小到大没接触过这么多钱,她真的很想知道五十万如果是现金的话,会是一个多大的矩形面积。但,她绝对不会让自己显得这么飘飘然,而是眼含泪光地将卡退还给了宁程浩手里。

“宁哥哥,你给我钱让我觉得我们之间就是一场交易。这感觉一点也不好。我其实什么都不想要,就是想要每天能看到你就好。”

宁程浩无疑是感动的,如此被需要的感觉,让他将一切的罪恶感都忘记了,什么婚姻,什么童娜兰,甚至包括童语烟……

他们只是彼此需要,彼此陪伴,何罪之有?

宁程浩第一次就这样留下来跟景佳琪度过了整整一晚。他们只是依偎在床上,抱着,吻着,深深地吻着难分难舍,但他终究没有继续干什么。

好像若是干了什么别的,就污染了这份纯洁,打破了这份神圣,他宁可在这种略带悲情的依偎中,沉溺着。

但仅过了这一夜,事情就已经不平静了——童娜兰发现了自己藏起来的股权文件被动过,一查,整整少了一百万,登时就爆发了。

这一次,她却是二话不说,直接拖着妈妈容雪一起,找到了宁远跟前。

宁远被从会议室揪了出来,众目睽睽之下被亲家指着鼻子要一个交待,简直一头雾水,更颜面尽失。

好不容易请到办公室关了门,容雪开口直截了当,说宁家那小畜生偷偷拿了一百万去包小三,现在就让宁程浩把小三交待出来,并拿着钱过来负荆请罪。

宁远懵了。心想这小畜生结婚后一直没断过是非,花天酒地的就算了,包痒情人可确实非同小可,难道跟前几天说的帮人入大学的那小姑娘有关?

这可是一下子一百万啊!怎么就这么诨呢!

宁远心里没底气,嘴上也只能硬撑着,一连串的电话跟追缉令似的,直接把宁程浩吓得躲在卫生间里偷偷地接。

“怎么了爸?”

“你个兔崽子你还好意思问我,你说你是不是偷偷拿了一百万在外面乱搞了?”

“是去包小三了!”——这是容雪在那头大力纠正着。

宁程浩也听出来了,他是真没想到童娜兰跟她妈这么快就闹到了父亲宁远那里,而且还一副杀之后快的架势,他忍不住有些腿软,但心里却气不过,命自己斩钉截铁地说:“我那不是偷偷拿,本来就是我的资金,我只不过卖掉了一些股票而已,我拿我自己的钱,她们凭什么管?”

“你个混蛋,你说你把钱用到哪里了?是不是给什么女人用了?”

“我、我这是正事。”

“狗屁的正事!”宁远已经顾不得自己什么会长身份、长辈威严地破口大骂,“你现在就给我回家等着!你要是不交待出来那人是谁看我不打死你个兔崽子!”

宁程浩再回不过去一句话,按掉了电话,又直接关了机。

这时候让他回去,不是送死?

况且,他们一口咬定他拿那钱包痒情人,他又绝对不可能把景佳琪说出来。而且,从心底里来说,他就是不认为和景佳琪的关系属于所谓的“包痒”,他们很“纯洁”。

于是乎,宁程浩也变成了无家可归。

他始终觉得自己花的自己钱,别人——包括童娜兰、包括宁远,都没权利管,所以,他就耗着,想等着景佳琪学校的事情敲定了,他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童娜兰跟容雪再要闹,又能拿他怎样?父亲宁远就是再气,大不了再抽他一顿。

就这么,宁程浩跟着景佳琪在酒店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又腻了几天。饿了叫酒店送餐上来,无聊了看影片玩游戏喝酒聊天,晚上便搂着睡觉。

宁程浩手机一直关机,最后怕那拿钱办事的人联系不到自己,便用酒店座机打了过去,对方一副焦急语气:“宁少啊,我这不是一直没联系到你么。”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