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五十一章 认怂了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他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永远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而为,他恨东方焰,恨他为什么总将他看轻得连他妈一粒灰都不是,他甚至恨父亲恨周遭的所有人,从来没问过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只管命令只管鄙夷只管嘲笑。最新最快更新

每一次,都是自己默默忍痛妥协,过着自己不愿意过的日子,为什么,永远要这样下去?

他对抗不了东方焰吗?对抗不了自己父亲吗?对抗不了那所谓的应该和不应该吗?

可为什么,就不行?

如果自己在这里的存在,就是个最大的不应该,那么,他干嘛非要留在这里,让所有人指责。他只是想做一件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让自己知道,自己还活着。

景佳琪,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不用非得在这里上学了,我带你离开这座城市,我们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我们也可以,活得很好。

宁程浩脑子里,生出这样的念头,而一旦产生,就如同汹涌波涛,充斥了所有的神经。一切都是那么笃定,似乎往前一步,就是一片通途。

他开始急于想要回酒店房间见到景佳琪,急于想要将她抱进怀里,告诉她这个绝妙的想法,他觉得她一定会很开心地窝进他怀里,告诉他只要和他在一起不管去哪里都好。

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刚刚走到酒店大堂,挡在眼前的呼啦过来的几个人着实让他慌了神。而冲在最前面的童娜兰已经挥起拳头抡打过来一边嘶叫着:“宁程浩你个混蛋你竟然拿钱包小三!你个不要脸的!”

宁程浩连连躲避待看到后面宁远发怒发红的眼睛时,那满背的冷汗已经下来了,他根本忽略了自己住酒店刷卡都是有记录的,宁远一定是这样才找到了这里来。

可是景佳琪呢?他们找到这里来把景佳琪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宁程浩也顾不上那么多,甩开童娜兰就想要往楼上客房部冲,这下子,宁远终是忍不住怒气,大喝一声:“你个混账东西,给我站住!”

宁程浩哪里肯听,脚下跌跌撞撞跑得更快,而宁远显然早有准备,大手一挥,跟着后面的几个大汉一拥而上,直接将宁程浩拖住,一把按在了地板上。

宁远就是做好了这样必须将他抓回去的打算来的,这一次,丢脸就丢够了,抓他回去就再不能让他这样在外面丢自己的脸了。

再怎么跟亲家交待,再怎么样把这不孝子往死里教训,都关起门来,宁家真的真的再丢不起这个脸了啊。

宁程浩被死死按在地上,好似发疯的困兽,嗷嗷叫着反抗着,他只想要知道景佳琪怎么样了,他们找到这里来,一定也就找到了房间里去,那么景佳琪那么柔弱的小丫头,怎么能承受得住这些人的欺辱?仅是一个童娜兰,就能将她欺负得半死啊。

他不敢想象,他心急如焚,可是,竟然无能为力,自身难保。

他怎么能不恨啊?怎么能不恨所有的一切啊!

可是留给他的,除了愤恨地歇斯底里的嚎叫,竟什么都没有了。

宁程浩就那样被宁远抓了回去。

怒斥、吼骂、甚至一顿暴打,都是免不了的,宁程浩一边受着,一边还会凉凉地想着,宁远这么把年级还有这么大的劲又打又骂的,别打出自己个好歹,还成了他的事。

最终,所有的暴风雨在宁程浩闭口不言中,总算是告一段落。

容雪和童娜兰看着他口吐鲜血,卧地不起的样子,倒好像自己取得了什么胜利,在宁远反反复复的赔礼道歉和担保声中,一切归于了平息。

宁程浩都管不了了。

从头至尾,他没有被逼问出那个女人是谁的只字片语,可是,这个名字他却在心里念了几百几千遍。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

景佳琪……

景佳琪……

他不知道是该庆幸他们没有找到景佳琪的下落,还是该难过。

最后的最后,只剩下了担心。

房间里没有人,那景佳琪去了哪里?此时此刻,琪儿又在哪里?

他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没有一丝力气站起来,房门反锁着,一片黑暗里,他的信念却越来越坚定——一定要带琪儿走!离开这里,毫无留恋地离开这里!

宁程浩是三天后,终于才从房间里“逃”出来的。

宁远对他的所有训斥,他都忍了,甚至表态说自己会收心,会痛改前非,心底里只想要不再被关着就行。

于是,三天后,宁程浩被宁远亲自带着去容家登门道歉,宁远好话说了一箩筐,又主动补给了容家一百万,再送了一间店铺的房产,容雪才算是作罢。

宁程浩一切都忍了。直到终于找到机会再也忍不了地给景佳琪拨过去了电话,一连拨了好几个都无人接听,就在他已经狂躁地快受不了时,电话终于通了。

“琪儿!琪儿你在哪儿呢?”

“宁哥哥?宁哥哥我都找不到你了,我好害怕……那天我肚子饿了下楼吃饭,然后酒店就说房间被退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宁哥哥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听到这么期期艾艾的声音,宁程浩顿觉自己所有的承受都是值得的,只想马上飞奔到她跟前去才安心,奈何自己现在躲在大酒店的卫生间里,外面包间里宁远设宴给亲家赔礼道歉,他还不能离开,只能再忍耐着。

“琪儿你现在在哪里呢?”

“我打你电话打不通,又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正巧身上装着那张银行卡,就在我们住的酒店旁边的一家小点的酒店住下了,我怕宁哥哥你哪天回来找我找不到我。宁哥哥,我用了那卡里的钱,你不会怪我吧?”

“我怎么会怪你啊?那本来就是给你用的。琪儿我这两天就一定过去找你。”

“宁哥哥,是出什么事了吗?”

宁程浩沉吟了一下,终于还是说出了口:“琪儿……我们,不上学了行不行?”

电话那边迟疑,没有说话。

宁程浩忙抓紧机会说出自己酝酿已久的想法:“我们离开这里吧,我带你走,我们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城市。我自己还有点积蓄,再加上那张卡里的五十万,虽说不太多,我们要生活下来不成问题啊。只要我们在一起了,怎么都好是不是?”

“宁哥哥……”好久,那边终于传来了声音,“我真的不能在这里上学了吗?”

“这……真的出了点状况。是东方焰他……”

“什么?”

“东方焰从中作梗,这里所有的学校都没人敢录你啊,我办法想尽了,没用。不过琪儿,我也想通了,为什么非得在这儿受所有人的气?我们去别的地方不是一样能活得好好的吗?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就听那边重重地嗯了一声,然后也说道:“好,那宁哥哥你要快点来找我。”

“好,好!我一定!我一定!”宁程浩眼前闪过一片灿光,那是不久的将来,再也不用看别人脸色,听别人安排的生活,属于他宁程浩真正的生活。

与此同时,落下电话的景佳琪一把将手机砸在了地板上,“哐啷”好一阵声响。

“姑奶奶你这又是怎么了?”进门来的,是陆少卿,提着买来的外卖,差点被手机砸到脚。

“东方焰!这个卑鄙的小人!”

“东方焰?他怎么你了?”陆少卿放下外卖,捡起手机,看看,摔得关了机。

“他竟然让所有的学校都不许录取我!”

陆少卿先是愣了下,又平静了,“我就说过,你把东方焰想得太简单了。他那人,什么事干不出来?”

景佳琪愤怒,“宁程浩这个窝囊废,就这么认怂了。还要我跟他走?我要是准备走的话,何必还这么大费周章。”

陆少卿咳了咳:“早给你说别招惹宁程浩,惹得自己一身麻烦。”

景佳琪腰板一挺,“麻烦我可不怕,就怕他是个怕麻烦的主。”

“他惹了你已经惹了一身麻烦了。要说这宁大公子也真是倒霉催的。”

“谁让他这么怂?那个童娜兰很可怕吗?”

“反正不是个省油的灯,不然怎么从你阿姐手里硬生生把宁程浩给抢过去了呢。”

“嗬,那又怎么样?现在他还不是一心想要带我走吗?童娜兰还不是一场空。”

“他跟童娜兰结婚的事也闹得沸沸扬扬,宁家、童家、容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很多事情根本由不得宁程浩他自己。他根本做不到带你走,信不信?他以为他走了,他老婆想找他就找不到了吗?他老爸就首先不会放过他。”

景佳琪恨恨地道:“要走他自己走吧,反正我就是得留下来。”

“那你下来打算怎么办?你姐可整天操心你什么时候回去呢,我都快应付不来了。你看你现在反正也是住在酒店,还不如说是忙完飞回来了,直接回宅子算了。东方焰不管你,童语烟还能不管你?”

“不行。”景佳琪摇摇头,“我必须做好自己的打算,再说回不回去那里的事情。”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