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迷失了自己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迎上她那十足挑衅的目光,童语烟暗暗攥紧了拳头,等着她到底要说什么。

景佳琪甚至是轻蔑一笑,一字一句道:“宁、程、浩——我跟他好了。”

宁程浩?宁程浩!

即使再做足了心理准备,童语烟觉得这都是完全不够的。宁程浩!怎么会是宁程浩!

童语烟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眼眶也微微发红了起来,“宁、程、浩……他结婚了的,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我还知道,他老婆是你那个童家的妹妹呢,她更是从你手里把宁程浩抢过去的,我都知道。可那又怎么样,我这是替你报仇啊。”

“我不需要!我也不觉得你是为了替我报什么仇。琪儿你说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景佳琪冷冷地笑了,“好,我现在只能告诉你——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留在这里。可是,在这里上大学已经没有可能了,所以我跟宁程浩也没关系了。我只能凭我自己的能力想办法在这个城市立足。至于现在,我已经参加完了专业的艺人培训班,就今天——今天就是要开新闻发布会,将我作为重点新星推出去的日子,东方焰却把我绑到这里来。阿姐,你自己好好看看,这就是你选的男人,对我这么不择手段的男人!”

童语烟一时之间,无法理解得了这些信息,让她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东方焰会对景佳琪百般刁难——但这些,她觉得自己可以当面去问东方焰,此时此刻,她要弄清楚的是:“如果你仅仅是想要留在这里,干什么招惹宁程浩?也不用非靠自己去参加什么艺人培训班啊,这里有我在,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有什么用,你反正都听东方焰的。”

童语烟摇头,“可以你毕竟骗了我和阿妈,你说是去养老院,却是去了什么培训班。琪儿你还这么小,哪里知道这圈子里的形形色色。”

“我去的是非常知名非常正规的传媒公司——君威传媒,不是什么小公司。”

这不说还罢,仅那四个字落在耳朵里,童语烟再一次狠狠颤栗了,“君威传媒?你是说……容峰?”

“对啊。我知道,容总是东方焰的小舅,我还知道他们不和。但我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跟我又没什么关系。容总对我很好很照顾,要力捧我,也是他安排的。”

“景佳琪你不许去!”童语烟的忍耐力就在这一刻崩塌,连语调都已经不稳。

景佳琪真真叫做嗤之以鼻:“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所以,我才不可能告诉你。是的,我是叫你一声‘阿姐’,可是,这并不代表,你能替我做决定。”

“景佳琪这件事你必须听我的。容峰心术不正,做过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甚至逼死过手下的女艺人——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事实。而且,不单单是东方焰和容峰的不和,那不是简单的不和,那是……那是……”

景佳琪抬眼看她,就等着看她怎么说。

可是,童语烟却说不出口。很多事情,她是连回忆都不愿意再去回忆的。

“呵,说不出来了吧。其实就因为你心里只会依着东方焰,你早就不把我、不把阿妈放在眼里了。你以为你让我们来这里,是一种恩赐吗?错了童语烟!你这是一种‘施舍’——我不需要!从八年前你离开云镇的那一天,我心里的景语烟,就死了!”

“景佳琪!”这是怎样一种心痛心碎的感觉……童语烟整个脑子里轰轰巨响,双腿发软几乎要站不住。而景佳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从地上爬起身如闪电般地就要冲出去,童语烟只来得及死死揪住了她的胳膊。

“景佳琪你给我站住!哪里也不许去!不许去!”

“不要你管我!等我成了大明星那一天,我同样会对你不屑一顾!”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就在这一刻,落在了景佳琪的脸上,那是她们几乎已经遗忘了的,一直坐在一旁默默看着这一切的阿妈。

而这一耳光,不比东方焰那一耳光轻,景佳琪差点又跌倒,更实实在在地懵了。

童语烟同样,也愣在了原地,心却痛如刀绞。眼里看到的阿妈,似乎从来没有这么伤痛过,那种伤痛,是从眼中,深刻入内心的。

可她的目光,却没有在看她,也没有在看景佳琪,就是那么茫茫然地掠过一切,转身、挪步……沉重的,苍老的,每一步,都那么艰难。

景佳琪没能再跑出去,事实上,从东方焰进门开始,就命令守门的佣人不许给景佳琪开门的。所有的一切,跟着景妈妈的那一记耳光,变得无声无息起来,却压抑得彻底。

童语烟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走进了卧室,就那样,轻轻低头靠在了东方焰宽阔的后背上,久久无法言语。

东方焰深呼吸着,重将她揽过来抱入了怀里。

童语烟拼命咬着唇,可是,却怎么也控制不住的,就那样,落下了泪,且一发不可收拾。

东方焰只能抱紧她,再抱紧,低头摩挲着她的鬓,已然也将她的泪,抹了自己一脸。

怀里人儿的眼泪在努力平息,可是,又止不住地抽泣,东方焰心疼极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的烟儿……或许我不应该让你知道……”

能让东方焰将“对不起”说出口的,必是他愧疚到极致了,童语烟揪着他胸口的衣裳,死死揪着,说话也因为抽泣而变得断断续续,“不是、不是不该……是你,该早让我知道……我也不是、不是全因为琪儿而心痛……我是、我是痛恨我自己……我这个做阿姐的,真的、真的不称职……”

“这不是你的错。”东方焰只能这么劝慰着她,“你离开的时候,她才十岁,八年了,很多事情就变了很多,这不是你能控制的。”

“可能……我突然的离开,对她的伤害真的很大……我之前,竟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这更不是你能控制的。”

“所以……所以我只想着,我可以怎么样弥补这份感情。”

东方焰抚着她的头,低低地道:“你是不是怪我,为难她来上学的事?”

“我……只是不明白。”童语烟抬头看他,那湿漉漉的眸子里,有着许多的不解和对答案的期待,却也让他忍不住靠近她,吻了吻她的唇。

“好吧,可能让你失望了……我是不想让她走出云镇,任何一个大城市,我都觉得她不应该待,尤其是这里——与你相关的一切,她都应该离得远远的。”

东方焰说的确实理直气壮,但童语烟却只是更加不解。

“你理解为,我对她的偏见也可以。她好奇心太重,又听不进去任何人的话,走出云镇便会让她‘迷失’——就像现在一样。”

童语烟再无法反驳了,是的,骗了她和阿妈、没有参加考试、和宁程浩在一起、去加入君威传媒——这哪一件都是她无法想象景佳琪能做出来的。在她眼里,她的琪儿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

“我也承认,我开始并没有想管这些,只想,别伤害到你就可以。其它的,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去,她执意不回云镇,大不了最后,送她去国外念书,还是离得远远的就好。可,还是让你伤心了……”

童语烟将自己在他的胸口埋得更深,他说的,她懂。这也就是东方焰,有时不近人情到令人发指,却又好像只是用来掩饰着自己那一套不可言说的深情——这还让她如何责怪得起。

“东方焰……东方焰……每个人都是从那个年龄过来的对不对……十八岁的时候,总是容易迷失自己。我相信,琪儿还是十岁之前的琪儿,她只是,偶尔迷失了自己……我相信。”

就这样,似乎平静而又绝不平静的一夜过去,第二天一早,当童语烟眼睁睁看着景妈妈佝偻着背瑟瑟然地站在客厅,还有她脚边那简单的粗布行李包时,心口的不平静完全藏不住了。

“阿妈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要是门口的人给我开门的话,我天不亮就走了。”

童语烟拖着已然挺起的肚子,脚步凌乱差点跌倒。景妈妈于心不忍上前连忙扶住,眼眶便泛了红。

“烟儿啊,阿妈离开太久了,想回去了。”

童语烟使劲摇头,“不,阿妈,为什么要现在走?我不让你走。”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烟儿啊,就让阿妈走吧……阿妈不想看着我的两个女儿变成仇人啊……”

童语烟瞬间泪崩,她知道,是自己和琪儿,让阿妈伤心了。这种争吵在一个做母亲的眼里,是怎样一种折磨,她都懂了。可是,她怎么舍得让阿妈就这么走了?

“阿妈对不起,是我跟琪儿我们不好,我们让您难过了。阿妈我保证我们不会再那么争吵了,我会跟她好好说,我们会好好的……”

景佳琪这时也听到了动静走出房间,站在二楼靠着栏杆看着,她没说话,也没打算走下楼,只是看着,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瓜 子 小说网 更新更快 www.gZbpi.cOm **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