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六十二章 如此的绝望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她很想将她抱在自己怀里,就像是小时候暴雨天,将她护在自己怀里一样。可是,此刻,无能为力。

而容峰疯狂的目光就那么露骨地直盯上童语烟的脸,“语烟丫头,我不想强迫你啊,你看这万一我暴力点,伤了你的肚子,多不好的是不是?不如你就自觉点,主动点,怎么样?”

童语烟来之前,不是没想过容峰这个畜生的龌龊手段,可是,也没想到,他真的可以这么龌龊!

“你就真的不怕,东方焰要你的命!”

容峰竟呵呵笑出声,“如果东方焰知道了这件事,这个全程,就会以高清无码视频,传遍地球上每一个角落。为了东方焰的名誉,为了东方集团的安稳,你就忍心吗?而且如果那样,你觉得,你和东方焰还有将来吗?嗯?”说着,他的手便径直落在了她的脸庞上,更箍住她的下巴抬起来对着自己,“所以……不如好好享受享受这一次……然后,我们将一切保密,谁也不会知道。”

“好。”童语烟断然开口,目光冷冷地看着他,“我答应你。但是,关掉这里的机器,让所有人出去,并且保证琪儿不受一点伤害,我就答应你。”

能听到“答应”两个字,容峰还有什么可不同意的,示意旁边的人关掉了摄像机,那本以为能拍摄到更为刺激的东西的导演悻悻地走了出去,童语烟才重重看了眼被拖着往外退的景佳琪。

而景佳琪也意识到了将要发生的事情,这是她难以想象的。从来以为自己看懂了一切,可原来,超乎自己认知的事情,太多太多,而这一切,就在今天,要用这样的方式,教会自己认识吗?

眼看着童语烟背过身去,就那样一步一步走向了床边,眼看着她已经解了单薄的外衣,景佳琪泪眼模糊,阿姐……不要啊阿姐……

挡在她视线之前的,是容峰那暗黑的背影,带着十足的得意和迫不及待的欲望,笼罩了那羸弱,景佳琪已经看不见了,已经被人拖着,带到了门口。

突然,一声闷重的惨叫传来,还未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就是容峰暴怒的咒骂,接着“啪”的一个掌掴,“当啷啷”,什么明晃晃的东西飞了出来,掉在了地上。

景佳琪看清了,那是一把,匕首!

原来阿姐在衣服里,竟然藏着一把匕首!

这一变故,自然引得已经出门的几个人,又冲了回来,而景佳琪也终于看清了,容峰的脸颊上被匕首重重划伤,皮开肉绽,而童语烟人却被他回身死死压在了床上,容峰一边狂吼着,一边像个野兽一般,撕扯着她的衣裳。

“妈的,敢偷袭我!看我今天怎么弄死你!”

“别以为东方焰的女人我就不敢上,我今天就让他看看,我怎么连他的女人他的娃,一起上!”

“东方焰算个什么东西?我们容家马上就让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容峰嘶吼着,疯狂地撕扯着,啃噬着,童语烟已经被他一巴掌打得眩晕,他哪里去管她无力的反抗,哪里去管她隆起的肚子。

景佳琪痛哭失声,挣扎中,张开牙齿,狠狠地咬向钳制着她胳膊上的手臂,男人吃疼,松了劲。景佳琪趁机挣脱开来,一把捡起了掉落地上的匕首,冲上前,用尽全身的力气双手刺了下去。

她的速度太快,快到连自己都没有看清楚,容峰一声惨叫,血就溅了出来。

景佳琪这才睁开眼睛,所看到的是自己手握着匕首的柄,而刀刃深深扎入了容峰的后肩处,那汩汩的血已经染红了床单,也染红了自己的手。

惊慌中,景佳琪松开了手,而容峰竟然狰狞着面孔,就那样背手拔除了自己肩上的带血匕首,转身另一只手扼住了她的脖颈。

“臭丫头,给你机会你不滚,我今天就不介意把你们两个一起给剥了!把摄像机都给我架起来!好好给我拍下来这姐妹俩怎么被我上的!”

绝望。

景佳琪从未感觉到如此的绝望。

眼前什么也看不清楚,也似乎直到此刻,才又看清楚了很多事情,可是,为什么要这样……

“滚开!都滚开!”一声震天的怒吼,从门外直冲而入,接着,嘭嘭嘭连连杂乱的闷响,跟着痛呼杂乱一团。

跟着那声音,冲进来的,竟然是宁程浩。

只见宁程浩举着一个红色的灭火器,就那样连连砸在几个人的头上,人已经冲进了房间,发红的眼睛怒瞪着房间里的一切,再狠狠瞪着容峰,再举着灭火器就要砸在容峰的头上。

这样的犹如一头疯狂的狼。

容峰反应迅速,不但闪身躲开,更拖着景佳琪,将那匕首抵在了景佳琪的脖子上。

宁程浩顿住了,高举着灭火器想要上前,眼看着那冒着血光的匕首,又不得不站定。

“放开她!他妈的我叫你放开她!”

倒在床边的童语烟,整个脑袋轰轰巨响,已经连爬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看着眼前的景象,看着那样突然出现,对峙着的宁程浩,看着哭得泪水淋漓的景佳琪,她心痛不已。

而身上染血的容峰,更像是歇斯底里的疯子,冷笑着,狰狞着,挑衅着。

“宁程浩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窝囊废一个,你敢命令我?”

“你个混蛋!你敢碰她一下,我杀了你!”

而就在对峙的时候,门口紧跟着宁程浩找来的童娜兰。童娜兰已经一层一层楼,找宁程浩找的快断气,而眼前这一幕,却跟叫她完全在状况之外。

摄像机、反光板……衣衫不整的童语烟、童语烟的妹妹、几个歪倒在一边的男人、浑身是血的容峰!

“小舅,这、这怎么回事?”

容峰也没想到,跟着会来这么些人,本以为这就得手的乐子,就这么又没了!

好,既然没了,那索性就揭开来,都瞧个够。

“娜兰啊,就你还傻着吧,你老公宁程浩早就跟童语烟的妹妹搞在一起了,你还想给他生儿子过日子呢,呸,真是丢尽了我们所有人的脸面啊!”

宁程浩和童语烟的……妹妹?

童娜兰一时间,完全反应不上来,那么,这么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隐瞒着死都不愿意说出来的女人,竟就是童语烟的妹妹吗?

这是什么样的一种笑话?简直就是天大的侮辱!

“宁程浩,你、你要跟我离婚,就是为了这个丫头?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欠了童语烟什么?这辈子你们姐妹俩个都要跟我抢男人?”

“童娜兰你住口!”宁程浩又是暴怒,又是急躁,冲着童娜兰叫嚣:“这事跟语烟没关系!我也早就不想跟你过了,从来没有想要跟你过过——这跟琪儿也没关系!”

接着,他转向景佳琪,声音变得期期艾艾,“琪儿,琪儿我已经跟童娜兰提出离婚了!我很快就能带你离开这儿了,很快。”宁程浩就那样紧紧盯着景佳琪,此刻,眼里只放着一个景佳琪,似乎,所有的不堪回首的过往,所有的无能为力的失败,在这里,就能看到一切的希望,可是……

“宁哥哥你别傻了,好吧我承认我也挺喜欢你的,可我主要是为了利用你。我知道你离不了婚,我才故意为难你的,因为我根本没想跟你在一起!根本没想跟你走!”

“不是!不是这样的!”宁程浩摇头大叫着:“你不用怕啊琪儿,谁敢逼迫你,谁敢欺负你,都有我在,都有我保护你!”

说着,癫狂状的宁程浩挥舞着手里沉重的灭火器就要再想容峰冲过去,容峰拖着景佳琪向后趔趄地连退几大步,对着门口处的几个男人命令:“给我打!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王八蛋东西!”

那几个人刚被宁程浩偷袭,此刻得令,一拥而上直接将宁程浩扑倒在地,拳脚相加就招呼了上去。

宁程浩无力招架,瞬间头破血流,可是,嘴里还狂乱地叫着:“琪儿你说的跟我走的!去……去个没人认识的地方……琪儿!琪儿!”

景佳琪心里还是痛了,那种痛,是她第一次开始问自己,为什么宁程浩会是这样的……难道自己想要好一点的生活有错吗?难道自己想要有一个依靠有错吗?到底是自己过分了,还是根本因为他的无能没有担当……

可是,自己想要收回做过的那些,有错吗?

“琪儿……景佳琪……”

童娜兰再也受不了了,她恨这样的宁程浩,更恨那突然冒出来的景佳琪,直到现在,宁程浩竟然嘴里还叫着那小狐狸精的名字,当她童娜兰是什么啊?

几步上前,童娜兰扬起手,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了景佳琪脸上。

景佳琪根本无处可躲,脖颈甚至在抵着喉间的匕首上划出了血痕,宁程浩怒吼着,却又被一记重拳打倒。

“小舅你要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小狐狸精,往死里教训!”

“童娜兰你敢动她!容峰你敢动她!我跟你们没完!”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