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总裁有点甜

历史军事 | 紫月阑珊

名门世子东方焰,绝非善类,更谈不上正人君子,否则,他不会趁火打劫, ...

首页 小说中心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四十七章 把自己给你

恶魔总裁有点甜 by 紫月阑珊

2018-5-2 15:42

童语烟只想要找机会跟琪儿说一说这个问题,晚上却总是等不到她回来,她就困得睁不开眼了。

四个多月的身孕,正是胃口好又嗜睡的时候,甚至东方焰常常夜里回来摸上床,将她抱在怀里吻了又吻,都将她唤不醒来,她只是翻个身依偎过去找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不过这一天,童语烟是特意在白天补了一个觉,在晚上打起精神来,等着景佳琪回来的。不单想要和她说一说高考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因为,今天是景佳琪十八岁生日,童语烟每一年都记得。

以前在云镇的时候,童语烟都会在这一天给她的小妹准备一点生日惊喜,要么是一个自己手工做的玩具,要么是攒钱买来的糖果,甚至只是田野里采来的花束……

今天,她也跟阿妈一起下了厨,做了丰盛的晚餐,甚至帮着佣人一起烤了精美的蛋糕,专等着景佳琪回来。

而景佳琪此刻,已经将十八岁的生日蛋糕吃到了嘴里。

却是,宁程浩准备的。

在豪华的酒店套房里,西餐、红酒、蛋糕、鲜花一应俱全。景佳琪吃下一口蛋糕,便红晕满面地凑到了宁程浩的嘴边给他一个热吻,直到那甜软的奶油抹在他的唇角,她又嬉笑着用舌尖舔起喂在他的嘴里。

宁程浩一次又一次发现,这个丫头总是有那么多的法子,制造出他想不到的东西,让他欲罢不能。

可是,即便是这样,她又总是那么懵懂着,那么单纯着,让他像是呵护一个梦境一样小心翼翼。

坐在他腿上的丫头,这么吃下了一口蛋糕,又喝下了一口红酒,甚至如法炮制地哺喂给他半口,让他呛得连连咳嗽。

景佳琪咯咯地笑:“宁哥哥,我今天特别开心。”说着,她又兀自喝下一大口。

“还是少喝点酒知道吗?”

景佳琪点头,复而又说:“可是我今天十八岁了,难道不应该喝酒庆祝一下吗?”

“应该,不过,我怕你又醉了。”

景佳琪放下酒杯,抱住了宁程浩的脖子,贴在他的脸庞上,“宁哥哥你知道吗,我恐怕过几天就得离开这里了。”

宁程浩显然肌肉一紧:“为什么?去哪儿?”

“回云镇啊。”小丫头撅起了嘴,“我猜我阿姐这几天正想要跟我说这件事的。”

提起童语烟,宁程浩的脸色还是极度不自然地僵硬了。要知道,这么多天来,他前所未有地怕见到童语烟,怕接到她电话,甚至怕突然想到她。

以前知道不能见,心里却总是想要见,现在,他已经不知道该要怎么躲了。只因为……此刻怀里这个小女人啊……

每次夜深人静他责问自己千百次,每次眼前浮现这张笑脸,他又拒绝不了,就好像中了毒,上了瘾。

看到他的呆愣,景佳琪不满地伸手扶正他的脸颊对着自己,“宁哥哥我说我要走了,你难道没感觉吗?”

宁程浩摇头,“走多久?什么时候回来?”

“恐怕……不一定能再回来了。”景佳琪一脸的惆怅,“我要回去参加高考。可是,我的成绩就是再努力,从那个小山沟考来这座大城市,也是天方夜谭。所以,我是注定只能待在那里了。”

“这……这要你留在这里上大学,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啊。难道、难道你阿姐她就没说怎么帮帮你吗?这事对东方焰来说,应该就更简单了,连这里最好的医学院都是他们东方集团的产业。”

景佳琪小下巴一翘,“宁哥哥你是不知道,东方焰那人眼里压根就瞧不起我们小地方的人,他对我的成见可大了,压根不想留我在这儿。而我不想让我阿姐为难,所以,宁哥哥,恐怕,以后我们也见不到面了。”

小丫头突然说得伤感,宁程浩心里也生出千万个舍不得,还未待说什么,就被她又一口吻住了唇,这么清冽甜暖的吻,他一直无法招架。

好半晌,才又气喘吁吁地分开些许,“宁哥哥……我一想到以后再见不到你了,我就特别难过。今天我十八岁生日,我想、我想……把自己给你。”

宁程浩显然颤栗了一下子,要说跟这丫头在一起,虽时间不长,却不知怎的,就好像亲密无间的恋人,只想要时时刻刻黏在一起,每每,吻得难分难舍,最后,冥冥之中,心里又总有一丝逃避,使得即使有着许多的机会,他们也没有走出最后一步。

此时此刻,鲜花烛光,红酒芬香,她又主动邀约,他还能否招架得住,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而那依依坐在他腿上的小女人,青涩的眼神看着他,竟开始伸手解自己胸口的扣子了。

宁程浩脑子里一阵狂响,反射性的一把攥住了她的手,“琪儿,琪儿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我不会让你回那个小山沟的。我会想办法让你留在这里上大学,你等我的好消息,好不好?”

“你?你有办法吗?”

“当然,我们宁家好歹也是有些地位的,就算我不能像东方焰那样送你去医学院那么好的大学,其它的大学也是不成问题啊,你等我的好消息。”

“宁哥哥……你真的可以吗?你对我真好。”

看着景佳琪眼中满是激动乃至崇拜的眼神,宁程浩顿觉得自己变得也必须变得光辉伟大起来,立刻坚定地说:“琪儿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开开心心地留在这座城市里,留在我身边的,到那时候……我宁程浩才有资格要你,要是我连这点事都做不好,还有什么资格让你,这么喜欢我?”

“宁哥哥,谢谢你,谢谢你。”景佳琪双臂紧紧抱住了宁程浩的脖颈,那唇角,终是滑过一抹得逞的笑意。

而与此同时,东方大宅里,饭菜已经凉了许久了。景妈妈看着童语烟的眼皮开始变得沉重起来,心疼地提醒道:“烟儿,你先吃点上去睡吧。琪儿这孩子,电话也打不通,你就别等了。”

童语烟摇摇头,强打精神,“阿妈没事,我还不困。我已经多少年没有陪琪儿过过生日了,好不容易还有这样的机会,一定要等啊。”

景妈妈叹了口气,像是思忖了许久,向沙发上的童语烟身边挪了挪,开口道:“烟儿我想,这两天,我跟琪儿也该回去了吧。”

“阿妈?”

“这眼看就要考试了,琪儿自然还得回去才能考,赶早回去呢,还能让她收收心。你看……”

算算日子,的确也是没有几天了,童语烟心里纵有千百个不舍,可还是不得不同意,“阿妈,那能不能您留着,我让人送琪儿回去考了试再来?”

“傻丫头。”景妈妈不由得握住了她的手,“烟儿啊,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哪有娘家人一直住在跟前的道理?你就是不嫌,小焰他……”

“他更不会嫌了啊,他才不会。而且、而且算算日子,宝宝再有四五个月就要出生了呢,阿妈,您还是得在我身边才好。要是您觉得累了,就什么都不用做了,就陪着我就好。”

“能抱上我的外孙,我怎么会累呢。只是担心琪儿,这丫头,让她安心待在家里吧,她又不愿意,一心想要考上外面的大学。这眼看就要考试了,她却这样让别人替她担心。”

“阿妈前几天我也看了琪儿的复习情况了,她基础还是不差的。如果她再努力一把,就算是差一点,我想……东方焰他,还是有办法帮她做些安排的。”

“还是别给小焰添麻烦了。我觉得,琪儿还是应该跟我待在家里比较好。”

童语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在阿妈看来,景佳琪就应该在云镇,而自己,就应该在这座大都市。从内心来说,她觉得,她们反过来才更好。

所以,尽可能的情况下,童语烟还是想要琪儿留在自己身边的,那么,阿妈也就会留在这里,她们一家人在一起。

东方焰回来的时候,童语烟已经倚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身上覆盖着一条薄毯,蜷缩着,看着令人心疼不已。

“今天琪儿生日,烟儿一定要在这里等琪儿回来吃蛋糕,等着等着就睡着了。琪儿这孩子不知道去了哪里,真是不让人省心。小焰,你回来就好了,带烟儿上楼吧。”

东方焰点点头,过去轻轻地将童语烟托入了怀里,就好像以前一样,她似醒非醒,在熟悉的怀里,只是挪了挪身子,便靠过去继续睡了。

直到东方焰将她稳稳地放在了大床上,摆正她的脑袋,她的小手却还有意无意地揪着他的衣服。东方焰笑着牵起她的手在指上吻了吻,又忍不住地落吻在她唇畔。

童语烟似乎感觉到了,牵动唇角笑了笑,眼睛并没有睁开,口中呢喃着:“你回来了……”

“嗯。”他再吻她。

“琪儿呢?”

“她……没事。”

童语烟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好一阵,又好似梦呓般开口:“我得给琪儿说……生日快乐……嗯,还有,早点回来。马上就要考试了,我想她能努力点,能跟我在一起……还有阿妈……”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威望]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返回顶部